虽然说他是王府的大总管,对方多少会给他些许颜面,但这样的人情,能够不欠就不欠啊。

    这个李鑫,是怕自己脸皮不够厚,要让自己变得死皮赖脸一些吗?

    然而,见到李鑫逐渐逼近山上两人的方向之后,武长风所有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李鑫手脚并用,如同一只熟练攀援的蜥蜴,只片刻的功夫,便向上逼近了百米,眼见便要到山腰的栈道了,突如其来的网球,加上漫天飞舞的箭石,即使是武长风这样的高手,也不禁心惊肉跳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李鑫所在的高度,已经临近武长风眼力的极限了,不说其理,三五里高是绝对有的,这样的高度摔下来,即使有人接应,恐怕也得摔折两条腿,从此成为残疾。

    面对巨网与箭石的夹攻,李鑫现在只能做两件事。

    其一,按照先前的法子,想办法躲避箭石的同时,朝着山下退出来,可是箭石如此密集,而且接连不断的动半山腰的栈道投下,即使是在平地上,他也很难躲开吧!

    至于其二,与其说是法子,倒不如说是一种自取灭亡的做法。

    放弃依附之物,直接坠落山崖,毫无疑问,李鑫必然会变成一滩肉泥,与其如此,还不如放弃抵抗,被岳王宗用大网套住呢!

    武长风此时已经顾不得暴露自己,大喝道:“李兄,你实在没有办法,就让他们将你抓了,等我上山之后,一定想办法救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他极想知道岳王山上的秘密,才能更加从容的上山,而且李鑫这等轻功,对他以后还有很大的帮助,如果就这样折在这里,实在是有些可惜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觉得李鑫避无可避之下,武长风选着不惜暴露自己,也要保住李鑫的做法。

    岳王山不能暗攻,咱们就明上,最多买个人情,少知道一些消息而去。

    但如果人没了,自己损失的可是一位得力助手。

    钱财名声没了可以再挣,但人没了,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围攻,李鑫早就有了放弃的打算,但武长风远远传来的这一句话,无形之中又刺激到了他。

    让他们抓住?我需要你救?

    为了显示自己的本事,李鑫当下一咬牙,双掌一推之下,整个人便朝着山下坠去。

    见到李鑫如此做法,武长风真的是恨的牙痒痒,叫你丫的逞能,就你能?

    然而,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责怪李鑫了,见李鑫双掌推出之时,武长风已经动了。

    以他这个高度,如果没有人接应的话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大致猜测出李鑫可能坠落的位置,武长风已经到了山下,抬头望着缓缓坠落的李鑫,只等他离地不过里许之地时,自己便顺着山崖拉他一把。

    眼见李鑫便要到离地里许之地,武长风已经有出手的想法之时,武长风眼睛忽然一亮,觉得是不是自己眼花了。

    只见李鑫像是算准了一般,他徐徐坠落之时并没有偏离山崖多远,在离地里许之时,双腿轻轻一蹬,便将一块方圆一米大小的巨石蹬了下来,随后在巨石上轻轻一点,人便攀上了山崖。

    武长风看得目瞪口呆,还有这么玩的?

    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间,被李鑫踢爆的碎石已经滚滚而下,犹如冰雹一般,朝着武长风砸来。

    臭小子,你这是想砸死我吗?

    刚想出手清除了头顶的碎石,却发现头顶一黑,只见一个人影已经到了自己头顶。

    嗯?王文平你也来凑热闹了?难道说,你还想骑在我头上不成?

    刚想呼喝,却见王文平手舞足蹈之下,飞下的乱石已经朝着四面八方射去,唯独自己头顶,连一点灰尘也没有?

    这是?

    武长风心头一热,他这是在给我挡碎石?

    但猛然想起来,王文平不过是六等武师,面对如此密集的碎石,很难尽数挡住。

    想要出手,却已经晚了,只见王文平一个轻身,便落在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从王文平焦急的神色中可以看出,他是真的急了啊。

    而后,武长风听见了他来到此世,觉得最感人肺腑的话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,平平凡凡,放在寻常时候,或许只是一句客套的话,即使是危难之时,这句话也显得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自己只是有可能被一些碎石砸中,而这些碎石,自己又有能力清除掉,王文平这样做,是完全没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种不必要,才更能体现出他对自己的重视。

    他这是,不想自己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啊。

    看着满头是包,还有几处被砸出血的王文平,武长风心里暖暖的,只觉自己先前对他的好,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。

    人心换人心。

    只要有我武长风一口干的,就绝不会让你王文平喝稀的。

    丢给一块手帕给王文平止血,再也忍受不了李鑫给自己带来的麻烦,低沉着声音喝道:“闹够了没有?闹够了就给我滚下来。”

    好容易躲过了天罗地网的李鑫,在见到王文平狼狈不堪的模样时,早已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但不等他放声大笑出来,就听见武长风这么一句话,知道武长风是真的恼了,也不敢再耍宝卖萌,当下老老实实顺着山崖,来到了武长风面前。

    他很是不解,自己明明按照他所说的在做,除了给他制造了一点被王文平当下的小麻烦,自己就再也没有犯什么错了。

    我可是在一本正经的做事,出的力气比那个姓王的要多得多了,你不关心下我,还要说我胡闹?

    虽然不解,却不敢开口问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想好好收拾李鑫一番,好好质问他一番,但看见他低垂下的头,以及额头上的汗珠,那些锥心刺骨的话却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他也是听了自己所言,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,虽然急功近利了些,用心却是好的。

    算了,吃肉喝汤的时候,也少不了你一份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努力平复了一下翻涌的情绪,问道:“上一次你上山,也是这么干的?”

    李鑫有些不明所以,不知道武长风究竟想干什么?他不是在恼怒自己吗,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?

    上一次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,谁还记得啊,不过,上一次自己遇到的情况与今天也没有什么两样,缓缓点了点头,算是承认了此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