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鑫虽然极不想上去,也知道武长风用的是激将法,但既然武长风已经吃定他了,他能不去吗?

    如果自己当场回绝,那就是承认自己没有用,没有用的人,哪里有跟着他混的资格了?

    好容易和武长风混熟络了,本以为可以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,却没有想到,他冷不防的让自己干这种送死的差事,李鑫彻底郁闷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说他不想上岳王山,那是因为忌惮落入岳王宗之后的下场,自己辛辛苦苦几十年练就的一身本事,还没有大展宏图就被人给废了,而且只是为了这点小事,那多冤啊。

    然而在他内心当中,却是极想上去的。

    没有别的原因,只是因为他是夜蝠。

    想想看,一个自称天下轻功第一的人,他心中该有多么骄傲?天南地北,五湖四海,还有什么地方能挡住他了?

    就连高手如云的东林寺他都进去过,更不用其他普通地方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岳王山折了风头的李鑫,岳王山便成了李鑫心中的一个死结,一个只有他偷偷潜入了岳王山,才能打开的死结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不逼他这么做,他自己也会等时机成熟以后,找机会再来试探一番。

    所以,李鑫在武长风激烈的言语,以及自己心中那点小自负作祟的情况下,终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毕竟,上一次他上岳王山,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他的轻功与之前相比,已经上升了不止一截,他也很想自己,自己现在能走到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武长风拍了拍他肩头,微微一笑道:“如果你真的被抓了,就说是凌王府大总管让你干的,他们虽然不会轻饶了你,但看在我的面子上,多少会留点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狠的心啊,这是真的打算我一去不复返了吗?”

    李鑫心里暗自嘀咕,对武长风这种做法表示极为不满,这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啊,可耻的是,自己居然同意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不住的腹徘武长风,却对武长风后面那句话颇为受用。

    不管是生命人,只要听到凌王府三个字,哪一个不礼让三分?

    这其中,或许有朝廷的威严在里面,容不得宗门侵犯,但更多的是,武长风在凌王府大小姐大婚之上,大涨了周国国威,大街小巷,只要听见武长风三个字,哪一个不竖起大拇指了?

    所以,有了武长风这句承诺,李鑫心里踏实多了。

    当下与武长风打了个招呼,便径直沿着峭壁而上。

    武长风想要阻止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我只是让你去试探一番,没有让你现在动手啊,大白天的,即使是个瞎子也能看见你的位置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明白,以他这样的身法,为什么两次都没有成功登上岳王山了。

    无奈摇了摇头,却仍旧放开眼力,扫视起整个岳王山来。

    只见寂静的岳王山上,不仅没有半个人影,就连鸟兽,武长风也不曾见到一只。

    这,是不是有些奇怪了?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暗自猜测有可能的情况是,只见高空中一个黑点逐渐扩大,到了半山腰,已经张开成一张巨大的天网,所投掷的方向,正是李鑫上山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早就有了防备的关系,见到大网飞下的瞬间,李鑫已经停了登山的势头,朝一旁躲避之时,迅速朝着山下攀援。

    等到大网落到他身边时,他已经躲开大网老远了。

    见对方仍旧用先前的伎俩,使得李鑫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你不是瞧不起我,认为我一定会被他们抓住么?好,我就让你瞧瞧,天下第一轻功的厉害。

    等大网彻底落在自己脚下,李鑫并没有折转而回,反而是脚尖轻点石壁,又朝着岳王山顶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以为他会退下山来,心中已经暗暗松了口气,打草惊蛇的事情,他可不想做。

    但见到李鑫再次朝着山顶而去时,武长风舒缓的脸,顿时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你这傻子,难道不知道对方已经发现他了吗?这样上去,定然会有人再来阻拦的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是真有些后悔了,自己真不该跟他说后面那句话的。

    只是想开口将李鑫叫回,却又怕暴露了自己的行踪,只是又急又恼的看着李鑫,只等他无功而返之后,自己再好好教训他一番。

    果然,等李鑫到了半山腰之时,武长风亲眼见到,在半山腰之上,两人手中依着一个巨大的网球,也不论方向,便直朝李鑫砸去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别人撒网,都是有一定方向的,但看那两个的随意,似乎并不准备将网撒得多么漂亮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,在网球下落之时,网球外面的铁球,却按着一定的规律旋转开来,带动着整张网徐徐铺开。

    等到了半山腰之时,大网已经完全打开,其所盖的范围,以及网张舒的程度,丝毫不亚于一个熟练的老渔民。

    他们,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不解,但总算得到了一点消息,就是知道了对方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要能看见他们,武长风就能清楚知道他们是利用什么办法,知道李鑫位置的。

    至于网下的李鑫,此时却已经愁眉不展了。

    先前两次,他被发现之后,便迅速下山了,所以他只经历过一次大网的压迫,但现在,他人在山崖之上,无论是前行还是后退,都极为的艰难,此时又有大网来袭,他已经很难轻巧的躲开大网了。

    但鉴于前一次的经验,李鑫放弃登上,立时朝着山下奔去。

    也多亏他见机得快,在身子刚刚钻出大网覆盖范围的时候,大网已经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抓着山崖上的一株苍松,李鑫拍了拍胸脯,一副好险的模样。

    武长风暗自摇了摇头,不住朝李鑫打手势示意他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武长风有眼力在,李鑫却没有啊,两人相距少说有两三里地了,哪里还能看清对方的身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武长风一番徒劳无功的挥手之后,李鑫再一次启程,继续朝着岳王山攀爬而去。

    你不是说我怕不上去吗?我骗要爬给你看,到时候看你还能用什么话来刺激我?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已经有些坐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