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出了院门,李鑫这才一脸好奇的问道:“武大总管,咱们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对于张跃群这样的人,他见过的不少,口气比谁都大,本事却半点没有,全是仗着自己父亲那点声望,四处做横行霸道之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就该好好收拾他们一番,即使不能将他怎么样,赏他两个耳刮子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不想与张跃群一般见识,所以才没有对他动手,此时见李鑫心中似乎有些不平,微微一笑道:“你如果咽不下这口气,回去再教训他一顿不迟。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便见李鑫转身朝院内而去。

    “下手别太狠了,不然咱们就真的惹麻烦了。”见他如此迫不及待,武长风只能无奈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难道他就这么恨张跃群,非要教训他一顿不可?

    等王文平出来,武长风翻身上马,听院内传来惨叫求饶之声,武长风也懒得去管,扬鞭催马之下,只是高喝一声道:“你快些,咱们在岳王亭等你!”

    岳王亭与其他凉亭相比,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,只是因为建于岳王山上,所以才得了岳王亭这个名号。

    但说起这个岳王山,却是大有来头,江湖上传闻,四国形成之前,东山这一块地方,出了一个绝世顶尖的高手,因其武功练至化境,最后得道升天了,世人称其为岳王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一点,岳王居住的这一处高山,便取名为岳王山了。

    对于得道升天这样的事情,武长风还是抱着怀疑态度的,在他看来,即使一个人武功练得再好,不过是能改造自身身体,最多能控制外界细小的事物,想要得到升天,恐怕只有死人吧。

    话虽然如此说,但江湖上的传闻终归有些依据的,他之所以来此处,就是听了这一传说,想在岳王山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李鑫一脸兴奋的疾驰而来,看他脸上高兴的程度,就知道那个张跃群受了多大的罪。

    武长风对于他这种做法,并没有阻止,不是因为他有纵容手下行凶的意思,只是不想干涉他的私怨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说张跃群想对自己不利,这件事是因为自己而起的,但将张跃群的人打趴下的,是他夜蝠而不是自己,至于李鑫为什么非要教训张跃群一番,他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而李鑫的想法就更简单了,你想狠狠打我们大总管,这是没将我放在眼里,大总管大人大量,不与你一般见识,但如果不好好教训你一番,以后恐怕谁都敢对我们大总管出言不逊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我可有的忙了。

    所以,得到了武长风的许可之后,他没有半分犹豫,便将张跃群给打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一脸高兴这色,也不过问细节,只是指着身后的高山说道:“岳王山你可曾去过?”

    李鑫抬起头来,只见高耸入云的山峰直插运点,若有若无的云雾缭绕其上,颇有几分仙境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道:“天尊岳王门下门徒极多,这岳王山就是他们的宗门,一般不得许可,外人不能进入,我曾经好奇,想进去看看,两次无功而返之后,就死了心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一脸诧异望着李鑫,李鑫轻功他是亲眼见识过的,堪称当时一流,他很难想到,天底下居然还有他不能的地方。

    问道:“连你都不能进?上面有什么玄机?”

    李鑫摇了摇头道:“玄机倒是没有,沿途并没有人出来阻拦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明显不信的眼神,夜蝠只得无奈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百般不情愿的说道:“或许并不是没有,只是我没看出来罢了,不过每次我上去,到了半山腰都有一张大网抛下来,第一次我没有防备,差点被他们抓住,如果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心思听他将这样的细节,他现在心中存了两个疑问。

    天尊岳王?

    以前他只是听说过岳王这个人,堪称当世习武之人效仿的榜样,能够得道成仙的人,谁不羡慕了?

    但他前面加的天尊二字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当世有名望的高手,都是在前面加上自己修习的武功,好让慕名前来之人,知道他所用的武功,岳王名字前面加的是天尊,难道说他修习的也是天尊诀?

    这一发现引起了武长风的极大好奇,更想上岳王山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大网?

    不用李鑫解释,武长风就知道当时的情形,或许他第一次偷偷摸上山,确实是巧合,被对方看见了,所以才抛下大网,想将他抓住。

    但夜蝠李鑫又不是傻子,第二次肯定不会从同一个地方上山的,对方能再次抛下大网,说明他们知道李鑫的位置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们眼力惊人,就是耳力过人,再不然,就极有可能能预判出李鑫的位置。

    为了证实这一猜想,武长风打算让李鑫先试探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再次上山,胜算有多少?”

    李鑫瞳孔瞬间放大,一副不敢相信的瞧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大总管这是想让我上山?这是要我去送死吗?

    他轻功虽然了得,但上岳王山,他却不敢,即使是试探,他也不想冒险。

    一来,成功的几率非常的低,自己很难上去。

    二来,上一次自己上山,他们已经有了防备,如果不是他们太过心急,低估了自己的实力,第二次他们就能将自己抓住。

    已经有了经验,自己如果再去,他们只要将自己再放上去一些,抛下大网的同时,找几个人缠住自己,自己如果不被大网套住,就只能坠入万丈悬崖了。

    武大总管究竟在想什么,他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用?还是说我打了张跃群,给他惹了什么麻烦?

    心中一阵猜测,嘴上已经不由自主的说道:“大总管,咱们别开玩笑了,就算借我一百个胆,我也不敢上岳王山了,能不被他们抓住就已经不错了,更别谈什么胜算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是让你真的上山,只是想试探下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你的位置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有眼力在,能看清七里以外的东西,李鑫上山,对方一定会有动作,自己只要看一遍,就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李鑫位置的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已经彻底怂了,鬼知道落在岳王宗手下,会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私闯宗门的事情,其他一些小门派都会将来人废去武功,更不用说岳王宗这样的大宗门了。

    见李鑫一脸的不情愿,武长风只得改变策略,讥笑道:“怎么?你不敢?枉你自称轻功天下第一呢,我看你也就嘴上那点本事,想要跟着我敢一番大事,这点胆子可不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