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正在思量之际,忽然听见一声暴喝。

    “姓武的,你欺人太甚了!”

    抬起头来,武长风赫然见到,原本文质彬彬的张跃群,此时涨红了脸,宛如一头暴怒的小狮子一般。

    额,不好意思啊,我想问题去了,没怎么在意,你多担待些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虽然有些愧疚,却不会地张跃群说出来,仗势欺人的东西,还配不上自己的道歉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怎么着,难道想动手不成?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早就蠢蠢欲动的李鑫二人已经踏前一步,只要对方敢动手,他们会毫不犹豫挡在武长风身前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,张跃群气急反笑。

    哼哼,好大的狗胆,你们也不去打听打听,整个郭河镇,哪一个敢得罪我张家?只要我一声令下,所有人丢一块石子都能将你们埋了,在这里跟我耍横,你们还嫩了点。

    哈哈大笑道:“这样跟我说话的人,如今他风头的杨柳树都已经被我砍了去卖钱了,你们如果识相,给我磕几个头,本公子高兴之下,或许还能留你们一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李鑫没有武长风那么好脾气,听他口出狂杨,便想出手教训他一番,只是他刚欲动手,武长风已经伸手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对李鑫微笑道:“仗势欺人的狗,永远都是这副德行,与他一般见识,只会失了自己的身份?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李鑫这才露出婉尔之色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这句话,却戳中了张跃群以及他身后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虽然说在郭河镇,谁都不敢这样说张跃群身后那些人,但在其他人心里,他们就是张家养的狗,说咬谁他们就咬谁,就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下得去手,这样的人,不是走狗是什么了?

    所以在武长风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的时候,毫无疑问的戳中了他们的软肋,只是因为张跃群没有开口,他们只是怒目等着武长风三人。

    而此时张跃群却是气鼓着腮帮,半晌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身为张家的长子,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张家的接班人,对于控制了整个郭河镇的张家来说,没有谁不给张家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至于张跃群这样的存在,其他人巴结他都还来不及,又怎会当着他的面,骂他是狗呢?

    看着脸色通红的,憋着一肚子火,却半晌说不出话来的人,先前开口之人,此时又适时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直接将他们做了,出了事有老爷顶着呢!”

    他说话声音虽小,武长风却是听得清清楚楚,不由朝他多打量了两眼。

    只见此人略显枯瘦,与寻常老头没什么区别,只是左侧脸上有一个黑痣,痣上生着一撮白毛。

    武长风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他这是要怂恿张跃群搞事情啊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,但武长风从对方的言行之中,已经猜出了他的用意,至于他受什么人指使,武长风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你想让他搞事情我不反对,你搞到我头上来了,就对不起了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只是对他微微一笑,便没有了下文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担心主动出手,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利,主要是幕后之人不找出来,他觉得总是有人会盯着自己,与其浪费时间,不如来个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然而,张跃群却没有他这么冷静了,在听见干瘦老者说话之后,他蓬勃的怒气,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给我打,狠狠的打!出了人命,由我张跃群一力承当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冷笑一声,一力承当?殴打王府大总管的罪名,是你一个人能承担得起的?

    不过他并不想动用王府的力量,想亲自教训他一番,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,居然敢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?

    武长风的不屑,并没有让他们在意,反而是他先前的话,让这些人如同野牛一般朝三人冲来。

    扫视了众人一眼,见并没有什么出众的高手,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,便推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这些人,交给李鑫一个人应付就行了,至于王文平,他也该多练练手了。

    张跃群带来的这些人武功虽然不差,但确实没有什么高手,这些人在李鑫鬼魅般的身影,以及王文平不算熟练的拨浪七式之下,只盏茶的功夫,便全部倒地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还一副吃定武长风的张跃群,此时已经目瞪口呆了,见缓缓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武长风,他居然不知道逃走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好奇,眼前这个人,是自己第一次在凉亭之中见到的那个人吗?上次听他说话的口气,还以为他是一个心思极重,有些城府的人,却没有想到,今日居然赶出如此糊涂的事来。

    既然他知道运来客栈的事情,难道就没有派人去打听一番?既然派了人过去,为什么不知道自己当初在运来客栈出手的事情?

    思索之际,却发现一人倒在不远处,似乎是在嚎痛,眼神却一直留意着这边。

    武长风忽然明白过来了,不是张跃群没有派人去打听,也不是打听的人不知道自己出手的情况,实是因为他身边这个人,将这件事瞒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趣,就不知道他背后的人,是不是更加有趣?

    武长风收回目光,在张跃群肩上轻轻一拍,原本张牙舞爪的张跃群,却在毫无力道可言的一拍之下,双腿一软,居然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等跪实之后,这才觉得有点失了自己公子的身份,但想到自己先前对武长风所说的话,他无论如何都没有站起来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身子一侧,一脸惊惧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,告诉你,我可是张家的大公子,你如果敢动我一根毫毛,你看我父亲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听张跃群吓唬自己,武长风没有丝毫的畏惧,从心底,反而生出一丝同情之意来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这个张跃群对自己的事情一无所知,可怜别人利用了却浑然不觉,这样的人,自己与他为难也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张公子是吧,以后说话还是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再说,免得得罪了让人,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转过头来,却发现那干瘦老头正看着自己,又对张跃群说道:“还有,你还太年轻了,有些事情你还是问清楚了再动手,免得被人糊弄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拍了拍手,一拂衣袖道:“走吧,这里恐怕不会欢迎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只是初来,但张家的势力他还是知道的,或许对方不会对自己下手,但排斥自己的事情,他们总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为了查清楚那个干瘦老者的来历,他也不想总被人盯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