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雷脸上那个红啊,比猴屁股还要鲜艳几分,他什么时候看过星星了,又懂什么狗屁的天文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幌子,幌子你知道吗?就是骗人鬼话,大半夜的不睡觉,谁还有心情看星星了。

    别说是北斗七星了,就算是……

    咦,北斗七星?

    张雷本来无地自容的脸上,忽然露出一丝自信来,其他的大熊星小熊星他确实不知道,但这个北斗七星和启明星他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小子,是犯傻还是真不知道,这么简单的东西,他也不知道?

    脸上露出一副洋洋得意之色,谦虚道:“我只是个粗人,陪夫人数数星星而已,上知天文这样的本事,我确实不知道,但如果你要问北斗七星的话,我还是能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不用武长风招呼,张雷已经挪近了武长风几分,一副极为亲近的模样一手搭在武长风肩头,另外一只手指着天上说道:“要说道这北斗七星,我是再熟悉不过了,每次内人都望着它们发呆很久,我就算闭着眼睛都能指给你看,你看那边最亮的七个星星,你用线连起来,是不是很想一个勺子的模样?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张雷本来指着北斗七星的位置,准备详细的解释是哪七颗星星,抬起头来,他脸色瞬间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,星星呢?说好的最亮的七颗星就是北斗七星,你们倒是跑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下可就尴尬了,自己说出来陪夫人数星星,现在好了,天上没有星星,自己的话岂不是不攻自破了?

    张雷心中那个郁闷啦,如同百响的爆竹在心里炸,烦躁得很。

    然而武长风早在他手指向天的时候,就已经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了。

    今夜多云,并没有星星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却一直抬着头,脸上并没有丝毫的错愕,见张雷忽然住口,武长风忽然开口说道:“哦,我看见了,是不是就是那七颗星星?他们就是北斗七星?”

    张雷一愣,猛然抬起头来,漆黑如墨的夜空之中,哪里能看见一个星星了?

    微风拂过,张雷整个人都凌乱了。

    他这是睁眼瞎,还是有着穿透乌云的视力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张雷心中是兴喜的,毕竟自己陪夫人出来数星星的事,在武长风面前并没有被戳破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武长风故意戏弄自己,还是他真的能看见那七颗星星,抬头又望了一眼漆黑的天空,随后又朝武长风瞧了一眼,如此往复三次,却见武长风真津津有味的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狐疑,却还是想将自己先前骗他的话掩盖过去,小心谨慎点头说道:“嗯,就是那七颗星星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张雷整颗心如同马上女子的胸部一般,忽上忽下的,好不刺激,一双眼睛,更是如同盯着鱼的猫眼一样,片刻都没有离开过武长风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武长风这才点了点头道:“哦,我还以为是一颗星呢,没想到是七颗,难怪叫做北斗七星呢,那这七颗星星,都有自己的名字没有?”

    武长风将目光收回,正好撞见了一脸忐忑的张雷,只是武长风脸上的诚恳以及狐疑,让张雷彻底相信,他真的看得见北斗七星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些忐忑的他,现在是彻底放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真能看见北斗七星,还是他是一个睁眼瞎,既然他自己都说能看见星星,自己又何必主动戳破自己的谎言?

    脸上的狐疑彻底散去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脸的兴喜,侃侃而谈道:“当然有名字了,你看这把勺子的最顶端……”

    听张雷继续说起来,武长风头再一次抬了起来,只是在他抬头的瞬间,眼神中并没有任何明亮的光点,反而是极大的失望,填满了他空洞的眼神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的脸上,却是一脸的兴奋之色,时不时的提问,让原本胆怯的张雷更加胆大起来,依照自己心中的星空图,开始一一给武长风解说起来。

    当女子沏完茶给二人送来之时,看见的,就是两人坐在院中,对着漆黑一片的天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两人有说有笑,如同亲兄弟一般有爱,而这样的画风,更象是两个天真的小孩,真在激烈的讨论天上的星星一般。

    自从他走后,张郎就再也没有现在这么开心过了。

    听两人细数着天上的星星,女子也忍不住抬起头来,却发现自己心目中那璀璨的星空,并没有如约而至的挂在的天上,取而代之的,则是漫天的乌云。

    见两人继续讨论着,她放下茶盏,使劲揉了揉眼睛,漆黑的天空,还是一览无遗的黑。

    他们,是不是疯了?还是说,自己是不是瞎了?

    如果说自己已经瞎了,那为何自己能清楚瞧见他们两人,四周的一切,也都能清清楚楚的映入自己眼睑?

    那,他们是真的疯了?

    “张……张郎!”女子再也忍不住,一脸惊惧,用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轻轻叫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对于女子来说,张雷就是她心中的星空图,张雷就是他的天,张雷就是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往日里两人如胶似漆温柔缠绵不说,最重要的,是张郎那强健的胸膛,有力的臂膀,以及坚挺的……

    她很难想象,自己没有张郎的日子,会是什么样子的?

    砍柴挑水的事情都是张郎做,修补房屋的事情也是张郎弄,外出争取银子的事情更是张郎来办,晚上伺候自己舒舒服服的,还是张郎在干。

    他如果真疯了,自己以后的日子,可该怎么过啊!

    然而,正当她心存担忧望着张雷时,却发现武长风与张雷同时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脸疑惑的望着她,似乎想弄明白她这是怎么了?而一旁的张雷却是眼珠子一转,便拼命的眨起眼来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担心二人变傻的女子,见到二人脸上如此怪异的表情,一时之间,她真的不能判断,两人是否还是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女子亦步亦趋的朝着张雷走了过来,闻到他周身浓烈的男子气息,女子不知怎的,竟然落下晶莹泪珠来。

    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把张雷那棱角分明的脸,他身上的火热依旧还在,就是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女子心中一痛,猛然将张雷整个头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随后心中如同被万千只箭羽刺中了一般,不敢再看这等近距离的杀伤性武器,只得起身转向一边,给二人发挥的空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