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晌,白衣之人忽然开口道: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从对方说话的声音,武长风已经断定,眼前这个儒雅的白衣少年,就是先前说话的张跃群。

    事情?什么事?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个张雷恐怕就是张跃群的爪牙,难道说,他将自己等人留下,也是奉了张跃群的命令?

    可是不对啊,自己只是随意挑选了一家蹭饭,难道就这么巧,偏偏碰上了这些人?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点极为可疑,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东山之地,他们又不可能知道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张跃群下令将自己等人留住的事,就站不稳脚跟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武长风心念电转,却没有放过两人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只听张雷语气坚定道:“都办妥了,只等你一声令下,咱们便可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少年点了点头,似乎对张雷所言颇为赞许,缓缓说道:“好,只要东西到手,咱们就有机会让父亲让出族长的位置来了。”

    东西?什么东西?难道说,他们是奔着藏佛砚而来?

    武长风一拍脑门,这才想起李鑫回客栈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一心沉迷于八宝菜的美味道中,并没有警惕周围的情况,而李鑫实验过藏佛砚之后,回来便一脸兴喜的将东西抛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出一个砚台,怎么会不引人注意了?

    更何况,藏佛砚虽然是东林寺的镇寺之宝,却并没有并东林寺藏着,许多去过东林寺的人,都认得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真的是准备打自己的主意啊。

    见张雷点了点头,随后那白衣少年继续说道:“咱们后半夜动手,你动作快些。”

    而后便见张雷点头告辞,朝着家中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好奇,这个白衣少年究竟要干什么,所以在张雷走后,武长风并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而后便见那白衣少年仰头望天,一副惊叹之色,随后喃喃自语道:“老头子真是病的不轻了,这么大的家业,居然要交给一个外人!哼,只要有我张跃群在的一天,这件事就不可能发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掌拍出,可怜凉亭之中那圆润的石桌,已经碎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功夫,武长风暗赞一声,看来,自己还是得小心点了。

    等少年伫立良久,折转回去之后,武长风这才一跃出了树林,脸上一脸沉思状。

    后半夜动手?外人?呵,有趣。

    将零碎的话语凭借在一处,武长风大致猜出了事情的始末,只是事情是否属实,还需要自己印证一番。

    只要你们不打我的主意,咱们一切都好商量,一旦敢对我动手,呵呵,我让你知道我的手段。

    扫视一眼四周,见并没有旁人,武长风这才一跃而起,朝着张雷家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故意不走正门,一面引起旁人的怀疑,跃上墙头,扫视一眼院中,却发现张雷不顾那娇小女子的盘问,正在匆忙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不是说今晚动手么,怎么收拾起东西来了?难道说,他这是怕东窗事发,提前做好准备?

    而后,武长风便看见张雷提着包袱,示意女子不可做声,而后轻手轻脚推开房门,发现武长风等人已经熄灯睡下,这才挥了挥手,示意女子出门。

    出了小院,两人推开院门,两人向着屋前早已准备好的马车而去。

    “张兄,这么晚了,这是要出去吗?”不用多想,武长风已经明白了,他这是怕后半夜动手,惊动了那个娇小的女子,所以打算趁着自己等人熟睡之际,悄然将她送出去。

    张雷闻言一愣,微笑转过头来,所幸武长风出来之时,他已经将包袱丢进了马车之中,不然被武长风当场撞见,他还真没有办法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“内人睡不着,说要数星星,我怕她有什么闪失,便出来陪她了!”

    女子闻言,翻了个白眼,但还是微微颔首,帮张雷圆场。

    呵,你真当我是瞎子不成?

    心中虽然极为不满,但还是不想与他撕破脸。

    张雷可以对自己不仁,但自己却不能不义。

    毕竟对方留自己做客,又整了一顿,不,是两顿大餐给自己,对自己而言,自己还欠他一份人情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正好,我也睡不着,想出来走走,既然这样,咱们不如说说话解解闷如何?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僵局,张雷如何能拒绝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自己与内人在月下还有些私事要办,武长风不方便跟来?还是老实告诉对方,自己要跑路?

    见张雷犹豫不觉,倒是那娇小女子抢先说道:“有公子相陪,自然是极好的,我看外面也没什么好看的,咱们不如会院里坐下说话闲聊吧。”

    到得此时,武长风才正眼瞧一眼这个娇小女子。

    瓜子脸,柳叶眉,杨柳腰身,配上一袭红衫,楚楚动人的模样,当真惹人怜惜,如果不是因为她身高不过一米五的话,以她容貌,足以轰动整个周国。

    面对女子这样的答话,张雷只是咬了咬牙,一脸不舍的望了马车一眼,而后便被娇小女子拉扯着,回到了院中。

    三人坐下客套了一番之后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听张兄说要陪夫人看星星,这等浪漫之事,恐怕也只有张兄做得出来了,武某有幸学到一招半式,说起来还要感谢张兄一番。”

    张雷无奈摇了摇头,他哪里是陪夫人出来看星星的啊,往日这个时候,他早就搂着如花似玉的美人,在房中温柔缠绵了,不过是随便找了个借口,他还真当真了。

    脸上却是微微一笑道:“我也是无奈之举,内人操持了一天,也应当满足她些许要求才是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脸上笑意更浓了几分,以至于有些邪笑的错觉,缓缓说道:“听张兄的意思,似乎经常与夫人干这样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张雷心中那个尴尬,就别提了,看星星这样的事情,是他这个年纪干的事情吗?别的事情他确实经常干,数星星这件事,他也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谦虚两句,武长风话锋忽然一转,问了一个张雷既觉得尴尬,又不得不回答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张兄既然经常看星星,想必对天文也有些研究吧,我常听他们说起北斗七星,却不知道是哪七颗,不知道张兄是否介意,能不能指给我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