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出乎武长风的意料,张雷只是讪笑道:“我一个山野村夫,将武功练那么好干什么,有那个时间,我还不如多整两个小菜呢?如果不是祖训不可违,我早就不练这门功夫了。(书^屋*小}说+网)”

    随后,张雷便不再提及武功的事,反而听武长风提及了一句八宝菜的事,顿时来了兴致,七嘴八舌之下,四人一直聊到太阳西斜也没有尽兴。

    见天色不早,又与武长风等人相谈甚欢,竭力挽留之下,这才将武长风等人留住。

    晚上的菜肴同样千奇百怪,但正如李鑫所说,桌上的菜肴,没有一道是自己之前吃过的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之后,三人继续闲聊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张雷所说的话题,都与八宝菜有关,武长风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,但听他的口气,似乎极为在意这道八宝菜。

    起先武长风只是觉得,张雷作为一个十足的吃货,听见自己讲述八宝菜的味道之后,便想亲自尝尝看。

    但让武长风起疑心的是,对方虽然一直在提及八宝菜,但对八宝菜的味道似乎不怎么在意,反而旁敲侧击的,想要了解卖八宝菜之人的相貌。

    武长风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,当下便仔仔细细,将当日卖自己八宝菜的人容貌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武长风明显感觉道了张雷眼神中一抹吃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其中,一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想,武长风却没有径直开口,等到张雷有结束聊天的意思,武长风等人这才识趣的退回了房中。

    只是刚进房间,将房门关上之后,武长风便吹熄了烛火,从窗户上跃上了屋顶。

    绕了一圈,便到了张雷的卧房外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见张雷与一个娇小的的女子说了几句话,便推开院门,朝着大街上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月明星稀之时,街上的店铺早已关了门,此时张雷外出,如果不是为了赏玩风景的话,肯定是去找什么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他并不怀疑对方会对自己不利,但他极想知道张雷这么晚出去,究竟是干什么去的?

    难道说,他认识那个卖八宝菜的人?

    心中虽然猜测不断,脚下却是不满,在张雷出了院子之后,武长风便一路跟着前往。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张雷在一座挂着张府匾额的门前停下,有节奏的敲了七下门环,门便吱呀打开一条缝隙,张雷一个闪身,便从拿到缝隙之中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后大门被关上,四周又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武长风轻笑一声,缓缓摇了摇头,看来,这其中确实有问题啊。

    也不惊动他人,在屋顶轻点一番,武长风便落在了院中最大的一间屋子外。

    只见屋内有五个人影晃动,正在谈论的兴头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有人见过三爷了?在什么地方?”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,显得极为兴奋。

    听对方提及三爷,武长风也想起了一事,当初卖给自己八宝菜的那个老者,似乎自称老三,难道说,他们真的认识那个卖八宝菜的人?

    “是,那人说三爷在运来客栈出现过,不知道是真是假,此人现在还在我屋里,要不要将他们‘请’来?”张雷语气极为坚定,夹带着一丝阴狠之色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这是想将武长风拿下啊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们犯不着与你说谎,咱们一直四处寻找他的下落,却没有想到他就在五岳镇。”还是那个老者的声音,语气中带着几分释然。“跃群,你带几个人,去将三爷请回来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见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,语气带着几分质疑道:“爹,族长的位置,难道真要交给他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从对方的语气中能听出来,这个叫跃群的人极为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争气一点,我也不会走这一步,咱们张家虽然不算是什么大家族,但在郭河镇也有一席之地,你手艺不精,我时日又不多了,不将位置交给他,还能交给谁了?”老者语重心长说道,似乎只是在教导那个叫跃群的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他老人家手艺虽然了得,却不怎么管事,如果让他当了族长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得出来,张跃群语气中的不甘心,只是他听得一知半解,并不如何同情这个张跃群。

    别人家的事,自己还是少插嘴的好。

    “咱们张家之所以能在郭河镇占有一席之地,靠的就是手上这点本事,如果没有这个能力,别人便不会将咱们张家放在眼里,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张家好,管事的能力也比其他人强,但族长的位置,还是老三来当比较合适。”老者不疾不徐说道,语气中带着几分坚决。

    张跃群并没有再反驳的意思,屋内便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三爷,是不是就是自己遇见那个老头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们一定会去找那个人。

    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,武长风决定盯着他们一些。

    八宝菜啊,只要能再次见到那个老者,自己就可以再次吃上八宝菜了,他们倾尽一族之力寻找,总比自己一个人找要强吧。

    武长风继续往下听,却只是听他们谈论一些五岳镇的地形结构,以及对那人可能的暂居之处的猜测。

    武长风对这些并没有兴趣,他要的只是八宝菜而已,所以接下来的话题,武长风并没有留心去听。

    好容易等众人谈完,武长风这才看见众人从屋中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刚出了院门,武长风便遥遥望见一人拉着张雷,向着僻静之处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利用了张雷,他也在利用自己,但对方毕竟供应自己伙食,还将自己留下过夜,有这等恩情在,武长风自然不想对方出事。

    所以在两人消失在视野之中是,武长风已经将眼力放开了,只见两人在一处凉亭停下,白衣之人负手而立,一脸意味深长的瞧着奔流不息的郭河,张雷恭敬站在身后仿佛一个小人一般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担心他会出事,所以才会盯着他,现在看来,他似乎与那个白衣之人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耐住性子,将耳力放开之下,想听听两人究竟说些什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