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李鑫回来之后,一脸惊喜的拿出藏佛砚时,却发现武长风空洞的眼神,仿佛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愕然之下,王文平这才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给他听了。

    待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以后,李鑫打个哈哈,一副没事人一般说道:“大总管,不就是一罐八宝菜吗?有必要弄成这样?”

    武长风正在琢磨卖八宝菜的人,自己如何才能找到他,如此人间美味,可不是什么地方都有的啊。

    现在对方别说是五两银子,就算是五十两,自己也不会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可是,听见李鑫所言,武长风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似乎不怎么在意八宝菜啊。

    也对,毕竟他没有吃过,不知道八宝菜究竟有多么让人留恋,只要他吃上一口,武长风相信他也会和自己一样痴迷其中的。

    “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,在我面前就不用来这一套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李鑫是一番好意,不想让自己太过失落,所以并没有反唇相讥,只是让他就此打住。

    但李鑫并没有劝解武长风的意思,他只是才说一个事实而已,八宝菜他虽然没有吃过,也或许真的是人间美味,但如果武长风只是吃了八宝菜之后就如此模样的话,那他这次东山之行,将会成为一个充满遗憾的旅程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,我虽然没有吃过八宝菜,但并不代表我没有吃过其他东西,如果武大总管继续这样下去,我看咱们还是打道回府的好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却见李鑫一脸无所谓的喝着桌上的茶,那张不置可否的脸上,并没有表明他不想去东山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知道他话里有话,武长风言简意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东山虽为丛山峻岭,但这里的人极会享受,各种美食层出不穷,却没有见过重样的,武大总管如果忘不了八宝菜,相信也忘不了其他菜肴,到了最后,恐怕要老死在这东山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李鑫曾经是五华寨的刘当家,在左近待过不少时间,对周围的情况,要比武长风二人清楚得多。

    这些话别人说出来,武长风或许会觉得有些自吹自擂的意思,但从李鑫口中说出来,他不禁有些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层出不穷?还不带重样的?那些酒楼饭馆,难道卖的不是一样的菜品?

    等到了东山境内,武长风这才明白了其中缘由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之后,武长风这才收起来收罗八宝菜的想法,如果真如李鑫所言,自己恐怕真的要困在东山之地了。

    当下三人结账,想要补偿客栈一番,却没有想到,在司马松等人离开之前,客栈已经收到了对方的银两。

    成王败寇,多么简单的道理,在这里,竟然体现的如此鲜明,武长风虽然不怎么喜欢司马松等人,但对于他们的豪迈,自己还是极为佩服的。

    也不与客栈老板多谦让,道了声谢便同李鑫二人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出了五岳镇,三人算是进入了东山境内。

    沿途本来冷清的地方,逐渐变得热闹起来,繁华的街道之上,叫卖吆喝的不少,却都是一些小玩意,至于吃食一类的东西,三人却一个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日上中天,武长风等人已经饥肠辘辘,但将整个郭河镇都翻遍了,却没有找到一处酒楼。

    好奇之下,武长风问道:“李兄,你不是说东山之地各种美味层出不穷,为何这里一处卖吃食的地方都没有?”

    李鑫自然也饿了,只是架不住武长风的呵斥,不肯去寻常百姓家里讨口吃食,所以只能饿着肚子,跟在武长风身后。

    此时听武长风口气,李鑫知道机会来了,当即解释道:“不是他们不开酒楼,只是不敢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更加疑惑了,这又是为什么?酒楼饭馆是极为赚钱的地方,在暴利的驱使下,又有谁不想捞一笔了?

    朝廷没有这样的规矩,不许人开酒楼啊,即使是宗门不准,多交点银钱,酒楼还是一样能做下去的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疑惑之色,李鑫解释道:“想必武大总管听说过,东山人的舌头都极为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武长风确实有所耳闻,只是这和开酒楼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李鑫一脸得意说道:“众口难调这句话,想必武大总管也听说过吧!”

    听他说道众口难调四个字,武长风这才恍然。

    是啊,东山之地的人舌头都极为厉害,能尝出平常人尝不出的味道来,再加上众口难调之下,很容易让人起争执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一桌人吃饭吃的好好的,忽然一人说谋道菜肴有些偏淡,另外一人却觉得不错,两人都相信自己的舌头,于是据理力争一番。

    这样的画风,武长风真的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如果是相熟的,相互体谅之下,或许只是讨论一番,而后便揭过此事,即使如此,他们日后恐怕也不会同桌吃饭了。

    万一自己忍不住,与他翻脸了怎么办?

    更严重的情况,就是两人不怎么熟悉,忽然因为一个菜而争吵起来,你一言我一语之下,无法说服对方,就只能用拳头解决了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酒楼生意只会每况愈下,到了最后,也只能关门大吉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武长风这才缓缓点头道:“这么说,咱们只能到寻常百姓家蹭饭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是嫌弃寻常百姓家里做的饭菜不好,只是去一个陌生人家里吃饭,他总觉有些不好,在他的印象中,只有极为相熟的朋友,或者被主人邀请去做客的人,才有资格去别人家里吃饭,贸然进了别人家,弄个跟个要饭的是的,这种事情,他真的拉不下脸来。

    而李鑫似乎看出了武长风的狐疑,微笑道:“放心吧,东山之人极为好客的,他们巴不得有人去尝他们所做的美食,好向邻里夸耀一番呢!”

    说完当先开路,朝着一家不算富裕,却也过得去的人家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门前,李鑫想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,一脸郑重说道:“东山之人虽然好客,但他们脾气也颇为火爆,两位如果吃到不中意的菜,可以略过不提,按千万别说难吃二字,不然被赶出来事小,被人毒打一顿,就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与王文平对视一眼,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二字。

    不是说他们的舌头极为厉害吗,那做出来的菜肴定然不会差才对啊,一个真正的吃货,必须要有与之相对应的烹饪技能才行,不然他这一生算是要活在悲痛之中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里既然没有饭馆酒楼,每家每户都在自己家里做饭,日久天长之下,手艺定然不赖才是啊。

    难吃的东西,他们怎么会弄出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