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鑫离去之后,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,这个李鑫,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,难道非要验证一番,才会相信自己所言?

    更何况,即使知道这方砚台是一件神兵,自己也会将他还给东林寺啊,厉不厉害的,似乎和他没什么关系吧。

    好奇害死猫啊,真是无语。

    正当武长风嘀咕完,想要静下来喝粥之时,一人忽然来到武长风这一桌,也不打招呼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咸菜有什么好吃的,来尝尝我这个八宝菜!”来人坐下之后,便将手中一个小罐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武长风原本还觉得对方无礼,见对方也不算小气,心中这才释然。

    东西虽小,却能见其本性,能与一个陌生人分享自己的咸菜,未必不能与人分享其他。

    如此豪爽之人,武长风倒是想结交一番。

    当下点了点头,便夹了一筷子八宝菜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入口只觉一股冰凉之意袭来,仿佛自己吃了一块冰一样,随着自己一口咬下,更加证实了这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但在嘎嘣一声响之后,武长风只觉齿缝之间,爆发出一股澎湃的辣味,直将先前入口的那一丝冰凉,驱散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就完了的话,武长风最多好奇一阵,但接下的感觉,却让武长风双眼不禁瞪大了几分,若不是他努力克制的话,恐怕双瞳都要给对方这道菜惊出来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冰火两重天的感觉,武长风的舌头不知觉的添了一口,一股清甜的味道刺激了他的整个味蕾,不由想赞叹一声,张开嘴来,却发现一股极为香甜的气息,直朝武长风鼻尖涌去。

    绝,当真是绝啊!

    武长风竖起大拇指赞了一声,便欲再去取第二筷子。

    却发现对方动作奇快,伸手一扫,便将桌上的小罐拔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,来人嘿嘿直笑问道:“好吃吗,还想再来一口吗?”

    听见对方如此问话,武长风当真想一巴掌拍死他。

    你丫学什么不好,非要学贱。

    但抵不住满嘴留香的味道,还是可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对方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甚了,一拍胸脯说道:“我老三做的咸菜,哪一个不竖大拇指赞一声好了,只要五两银子,你就能继续吃上这等美味的咸菜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才是不是听某些人说,咸菜有什么好吃的这句话了?你就是以卖咸菜的,整这么大的动静干嘛了?

    而且,五两银子的价格,你确定你说的不是五文?

    一罐咸菜,就要价五两,我看你还不如去抢呢!

    心中极为不满对方的做法,武长风一狠心,咬了咬牙,便埋头继续吃自己的咸菜去了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他所吃的咸菜是店里提供的,黑不溜秋的没有一点油水,吃起来更是如同一团野草一般。

    与他那个八宝菜相比,当真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没办法比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吃了两口,便没了胃口,将筷子一放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却发现那个买咸菜,仍旧一脸笑嘻嘻的坐在自己对面。

    “老三所做的咸菜独一无二,出了这个店,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咸菜了,你不考虑考虑?”对方仍旧一脸坏笑,似乎吃定了武长风一般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武长风并不怎么喜欢吃咸菜,小米粥可以配的东西很多,一碟黄豆或是花生米就很好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会吃咸菜,是因为那一对农夫的缘故,日子虽然清贫,也会时常拌嘴,但不离不弃,才是两人相扶到老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他期待这样的日子,所以便喜欢上了这样的搭配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只几天的功夫,这样的喜欢,就被眼前的人利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咸菜确实美味,只会价格太高,在下实在无福消受!”武长风淡淡的说道,打算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开玩笑,堂堂凌王府的大总管,居然卖不起咸菜?这件事如果传出去,凌王爷恐怕要被急令找回,被圣上请进皇宫喝上两杯茶才行。

    虐待属下的罪名,可不是他一个王爷能够干的事儿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如此说,实在是不喜欢对方一副吃定自己的口气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罐咸菜吗,哪里没有卖的?我就不买你的帐,看你能把我怎么着。

    出乎武长风的意料,那人没有再继续劝说的意思,只是缓缓摇了摇头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,是做生意的人吗?

    望着对方消失的背影,武长风一阵感慨,林子大了,果然什么鸟都有。

    落得清净之后,武长风也没有继续纠结此事,只是等王文平下楼之后,武长风特意叮嘱了他一件事。

    买咸菜!

    特么的,这个八宝菜的味道,实在是太和自己口味了,因为看不惯对方的为人处世之风,武长风这才硬着头皮没有买下他的八宝菜,但此事回想起来,却觉得自己失去的,好像不止是一罐八宝菜而已。

    自己整个人生,仿佛都被那一罐八宝菜带走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再吃到八宝菜,他相信自己真的会抓狂的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信心满满,斗志昂扬的想要找回自己人生的时候,客栈外却来了三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一人一身黑色斗篷,看不清面目,一人杵着双怪,神情冰冷,最后一人则提着一把大刀,头顶有这一戳红发。

    见到三人,武长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所想的,并不是对面三人为何会来这里,而是智空小和尚现在的下落。

    很显然,来人不是旁人,为首之人真是被自己三人合力抓住,五花大绑要送回东林寺的司马松,另外两人则是瘸腿老二与老三刘云星。

    “你们胆子倒是不小,敢得罪东林寺。”武长风并没有焦急之色,只是淡漠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可不傻,不会做什么糊涂事,倒是你,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傻事。”司马松神情冰冷,仿佛要将武长风咬死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说没有得到藏佛砚或者没有参透藏佛砚上面的玄机的话,武长风见到三人的一瞬间,就已经落荒而逃了。

    但事实正好相反,自己还真得到了藏佛砚的秘密,司马松武功虽然厉害,但那是以前了,现在的自己,岂是他能够匹敌的?

    不疾不徐说道:“我给过你们机会,你们却不珍惜,我没那么好的耐心,会给你们更多的机会,说起来,似乎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做傻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