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灯初上,大街上人来人往三五成群的行人,让黑夜的五岳镇变得热闹起来,小贩可劲的叫卖,让热闹的街道变得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卖零嘴小吃的占了大半,有油炸的葱油饼,有温烤的番薯,也有炒制出来的各种果仁。

    然而,运来客栈的武长风没有心思上街游玩,即使被王文平怂恿一阵,他也依旧站在楼上观赏五岳镇的夜景,李鑫并没有回来,想必是外面的热闹吸引了他,在外面玩得正尽兴。

    等王文平一脸扫兴、却带着满腔热情离开客栈之后,武长风便退回了房间,将门窗观赏之后,便将一个漆黑如墨的砚台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外面风景虽好,却没有藏佛砚带给自己的作用来得大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武长风先粗略观瞧了藏佛砚一番,见与其他砚台并没有什么两样,只是砚台上深浅不一的花纹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放开耳力,确定左近没有其他人以外,武长风这才将眼力放开,往砚台上深浅不一的花纹瞧去。

    这些花纹看起来如同经络一般,将这个砚台包裹这,就连盛装墨的凹槽,也有着同样的花纹。

    按理说,砚台是用来磨墨所用,即使是再美丽的花纹,也经不住日久天长的打磨才对,所以,一般砚台的凹槽之中,并不会雕刻花纹。

    难道说这方砚台做成,本来就不是为了磨墨所用?

    但很快,武长风就推翻这种猜测,如果不是用来磨墨,当初为什么要将他造出来?看起颜色,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,作为观赏之物,肯定没有什么美感。

    而且,武长风能看出藏佛砚边缘的棱角,有这明显的磨痕,虽然不是很清晰,仿佛如从未用过的一般,但细微之处的变化,却逃不过武长风这双眼睛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方砚台曾经确实用过。

    既然用过,那这些花纹为何没有被磨掉?

    忍不住心中好奇,武长风伸手去摸那些纹络,可是砚台之中深浅不一的纹络确实咯手,那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东西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更加好奇了,这小小的砚台究竟是何物所制,竟然如此坚硬?

    心中狐疑,武长风大胆拿起砚台,在梨花木桌上敲了两下,只听咚咚两声响,砚台依旧完好如初,留在梨花木桌上的凹痕,更加说明了砚台的坚硬。

    见砚台并没有破损,武长风胆子便大了几分,提起砚台猛然敲去,只听哗的一声响,那梨花木打成的木桌尽然变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击打在人身上,对方不知道是说明效果?

    虽然如此想,武长风却没有去证实的想法,他不相信,能作为东林寺镇寺之宝的藏佛砚,只有这般妙用。

    如果是武器,应该有人用才是,将它当宝贝供着,又怎么能发挥出他的妙用了?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的想法,如果让李鑫知道,他定然会吐血半升。

    如此宝贵的东西,有谁舍得这样去摔打它了,一个不小心将他打碎了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

    所以,李鑫那了藏佛砚数年,却是连藏佛砚的这一条妙用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,武长风又详细观瞧了藏佛砚一阵,就连上面毫无意义的图案,他都联想成了可能的文字。

    一盏茶之后,武长风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难道说这些纹络并没有说明用处?藏佛砚是稀世珍宝一说,只是东林寺弄出来的噱头?

    缓缓摇了摇头,武长风又推翻了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东林寺的底蕴,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了?只凭东林寺各种绝世武功,就足以震慑住其他人,弄出这个一个虚假的玩意来,不但不能给东林寺任何好处,还有可能给东林寺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他们不可能笨到,做出这样的傻事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肯定,东林寺也不知道这方砚台的用处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只能作为兵刃使用?

    可是用这么一方小小的砚台,只有近身才有可能打中对方,但如果用上兵刃,刀剑之流,很用以将自己拒之于外,这方砚台,又如何发挥作用了?

    思来想去,武长风一咬牙,抽出了腰身的长剑,朝着砚台猛力一剑,只听铮的一声响,手中长剑断为了两截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!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这方砚台所用之物,定然是极为坚硬的矿石,能轻易将对方兵刃折损,这样一来的话,对方没了兵刃,自己就能近身施展了。

    只是,每当武长风想到拿着砚台与人打架之时,总觉得这样的画风有点……额,不雅!

    而且,即使是那些读书人,也不可能成天到晚的带着砚台四处走啊,江湖上那些舞刀弄剑之人,就更加不会了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不对,但除此之外,武长风真想不出藏佛砚有什么其他的妙用了。

    低头思索之际,大拇指轻轻抚摸着藏佛砚上的纹络。

    武长风咯噔一下,瞳孔放大猛然瞧向砚台,转了两圈之后,武长风这才细细观瞧起砚台之上的纹络来。

    只见砚台上的纹络粗细不一,却有着主次之分,俯瞰整个砚台之下,砚台左侧的纹络,似乎与手臂三阴筋脉吻合,砚台右侧的纹络,似乎与手臂三阳筋脉吻合,至于上下的纹络,则是双腿前后的筋脉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武长风顺着藏佛砚正中心开始,逐渐朝着左侧看去,而与此同时,他运转内力,顺着双臂三阴筋脉开始运行,见道纹络变浅,武长风便驱使内力停顿片刻,而后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等左侧纹络看完,武长风脸上露出惊喜莫名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功夫,竟然如此神奇。

    他能清楚感觉到,自己内力按照藏佛砚上的筋脉运行一遍之后,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,久滞未前的内力,似乎也有所增长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现在实力已经不弱,想要提升功力,没有三五个月的时间,是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,自己只是运行了一遍,便发觉功力有所涨进,虽然不多,但足够他惊喜一阵了。

    如果,自己能将这些筋脉全部运行一遍,不知道会是什么效果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再也按捺不住,再次确认了一番,便开始修炼起手臂三阳筋脉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隐隐有所涨进的功力,在三阴三阴筋脉同时运行的时候,武长风只觉体内一股热流涌动,功力已经增加了七毫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速度下去,自己内力岂不是突飞猛进?

    不再理会其他,武长风一心沉浸于修炼之中,及至李鑫二人归来,瞧他房门之时,武长风也没有半点反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