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武长风这么说,李鑫虽然高兴了,但司马松几人,却不能淡定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几人在反驳下去的话,非但不能救出司马松,反而会将自己几人搭进去。

    正如武长风所说,如果不是自己参与偷盗,又怎么会知道藏佛砚的下落?

    此时的司马松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继续说下去,只会给自己惹麻烦,如果不说,自己是铁定要跟智空会东林寺的。

   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滋味,真的不好受啊。

    朝刘云星二人使了个眼色,示意二人带着众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四周安静下来,智空只是点了点头,而后对武长风说道:“多谢武施主提醒,让小僧省了不少麻烦,既然方丈想请武施主到寺里一聚,不知道武施主有没有这个时间?”

    很显然,智空前来的目的,只是为了请武长风去东林寺,至于司马松以及藏佛砚的事,都是意外的收获而已。

    武长风露出一丝尴尬来,歉然道:“真是对不住了,我正好有要事在身,不能虽小和尚你一起去贵寺了,等事情了了,我一定亲自上门谢罪。”

    智空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武施主又没有得罪敝寺,何来罪过一说?既然施主有事,小僧就不强求了,至于方丈师伯的话我已经带到,敝寺随时恭迎武施主大驾。”

    又与武长风谦虚了几句,一脸深意的望了李鑫一眼,随后提起被五花大绑的司马松,便朝中原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智空离去的方向,良久之后,武长风这才说道:“李兄,我看你还是将藏佛砚还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是武长风畏惧东林寺,也不是他怕惹祸上身,实是他对藏佛砚也有极大的兴趣,想要观瞧一番,如果李鑫信得过自己,必定会将藏佛砚交给自己,让自己还给东林寺。

    果然,武长风话音刚落,李鑫便接口道:“世人都说藏佛砚是宝贝,其中蕴含了极大的玄机,可是我观瞧了数年,也是一无所获,这个烫手山芋,我早就不想要了,既然武大总管开口,不如帮我将藏佛砚还给东林寺如何?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想观瞧一阵,却只是摇了摇头道:“藏佛砚已经成了东林寺的心结,他们定然会问藏佛砚的来处,这样的差事,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!”

    李鑫本以为武长风会欣然接受,自己便可将这个烫手山芋抛出去。

    那可是藏佛砚啊,多少人日思夜想就想瞧上一眼的东西啊,怎么到了武长风这里,却显得极为低贱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,他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定然是武长风觉得自己观瞧了数年也瞧不出来,他也未必会有所收获,而且藏佛砚是东林寺的镇寺之宝,武长风就这样还回去,一定会引起对方的猜忌,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谁会去做了?

    但如果不交给武长风的话,他自己又怎么将藏佛砚换回去?难道说以前一样,偷偷将藏佛砚还回去?

    上一次自己几人去头藏佛砚,东林寺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,已经增派了人手,而且上一次自己是六人同时行动,有内应之下,这才得手的,想要悄无声息的将藏佛砚还回去,即使是自命轻功天下第一的夜蝠,也没有把握做到。

    央求道:“武大总管,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老死在东林寺吗?”

    听了智空的解释,两人都知道,得罪了东林寺的下场,不是拜入东林寺,就是废去武功在东林寺内打杂。

    李鑫的性子,是不可能去当和尚的,所以只能在后院打杂,老死寺中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苦笑道:“你自己闯的祸,应当你自己承担才是,我所能做的,不过是帮你说两句好话而已,至于送还藏佛砚一事,我是真的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李鑫明白武长风的意思,自己不想老死在东林寺之中,武长风也不想啊,如果是他将藏佛砚还给东林寺,被东林寺逼问之下,要么冒认是他偷了藏佛砚,要么是将自己供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是后者,还不自己亲自将藏佛砚送回去,或许方丈念在自己悔改的份上,或许会放自己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李鑫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东西送回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能求助的,也只有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李鑫还是一咬牙,跪下说道:“如果武大总管都不肯帮我,那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智空虽然没有追问藏佛砚的意思,但从他之后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,他已经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而司马松已经被他押回东林寺去了,只要到了东林寺,当年自己等人偷盗一事,便会败露,到那个时候,藏佛砚在自己身上这件事,也会被东林寺知道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那么自信,能躲过东林寺所有的追捕。

    出于无奈之举,他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跪下,一脸惊讶说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,快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鑫只是咬着牙,欲哭无泪道:“武大总管如果不答应,我还不如跪死在这里算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嘴角,明显抽搐了一下,这么老的桥段,你也是敢用。

    但不屑归不屑,武长风还是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佯装一副不情愿的模样说道:“好吧,我答应你就是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还欲装成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去扶李鑫,却没有想到,自己还没挨着他,李鑫已经飞快的起身,伸手入怀之下,将一个巴掌大笑的砚台抛给自己,而后一溜烟的跑了。

    远处,传来李鑫兴奋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多谢武大总管,以后无论武大总管要我做什么,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怔怔望着李鑫消失的方向,武长风露出一丝苦笑来。

    这,算是自己被他坑了吗?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藏佛砚终于落入了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李鑫或许看不出藏佛砚的妙处,但自己有眼力加持,能看见寻常人看不见的地方,他相信,自己一定能看出藏佛砚中的奥妙所在。

    刚想细细观瞧一番,却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朝着李鑫离去的方向,大喊道:“你将王文平送到哪里去了,咱们在什么地方汇合?”

    三人可是要去东山之地的,李鑫就这样走了,自己想要再找到他们,恐怕要费一番周折。

    “十里外,五岳镇,咱们在运来客栈等你!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抚摸了藏佛砚一阵,便将其收入怀中。

    他虽然极想知道,藏佛砚之中究竟藏了没事秘密,但这里毕竟是五华寨的地盘,如果藏佛砚有什么玄机,自己看得入神,着了五华寨的道,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。

    还是等到了五岳镇之后,自己再好好观瞧藏佛砚一番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