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看似吃力的抵挡二人合攻,实是为了瞧清智空二人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两人打斗,却让武长风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有多么华丽的招式,也没有多么强大的气势,两人只是相对而立,一人出掌,另外一人随后出掌,如此往复,简单得如同小孩子打架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见两人奔走的身影,也看不出两人所面临的危险,但从两人陀红的双颊以及额头的冷汗不难看出,两人所出的掌法,也不是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原本一直挤兑司马松的武长风,此时见两人打斗,武长风没有为智空而担忧,反而是担心司马松不敌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司马松想要置自己于死地,自己应该盼着他输才是,毕竟司马松如果输了,刘云星二人肯定会上前相助他,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找机会溜走了。

    而且,最开始司马松朝自己出手,自己避无可避之时,还是智空出手将自己救下的,就凭他不怀好意的拔刀相助,自己也应该盼着他胜才是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确实不想去东林寺,不想见到东林寺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他并不是畏惧东林寺,只是在他武功没有练成自己,自己去东林寺不过是砧板上的一块肉,与送羊入虎口没什么区别,这样去东林寺,自己真的半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确实想要了解东林寺,但却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然而,正在武长风思量如何脱身之时,武长风却发现,自己所有的想法,都化为了泡影。

    因为,智空已经有些不支了。

    虽然司马松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而头上的汗已经汇聚成雨点般大小了,头顶的热气,如同架在过上的整笼一般,但智空苍白的脸色告知他,司马松已经稳稳站住了上风。

    看来,着小和尚确实没有说谎啊。

    当下不敢再多想,全神应对之下,刷刷两剑,将攻向自己的人避开,趁着这个空荡,武长风轻身而起,直朝圈外逃去。

    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

    临别之际,武长风回过头来,却见智空脸色已经惨白,却没有丝毫退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至于对面的司马松,却没有留情的意思,一掌接着一掌,如同打木桩一般朝着智空拍去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不出三十招,智空必然丧命与司马松手下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想去东林寺,却也不愿因为自己,而让智空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绕着智空二人转了两圈,见刘云星二人还在全力追拿自己,趁着二人同时出手的空荡,武长风一月而起,一剑直朝司马松身后刺去。

    虽然与智空斗了一阵,但仗着浑厚的内力,司马松却是越大越起劲,越大越轻松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一剑虽然事出突然,司马松却将这一切都瞧在眼力。

    朝智空拍出一掌之后,直将智空一掌苍白的脸,又逼成了鲜红色,而后回转过身来,冷笑道:“看你牙尖嘴利的,就不知道你是不是皮糙肉厚,禁得起百般折腾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如何不明白,只要自己落在他手中,他定然会用各种酷刑伺候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智空救过自己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被司马松打死。

    虽然听见司马松如此说,武长风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,就在司马松对自己出手之时,武长风忽然一个折转,直朝智空扑去。

    提起智空,武长风低喝道:“快走快走!”

    智空见武长风来相助自己,脸上露出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“武施主,你可以趁机逃走的!”

    看着智空一脸真诚的道谢,武长风心中反而内疚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与他差不多大,利用他也没什么,但此时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来,武长风才意识道,智空心智,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罢了。

    自己这样利用它,仿佛骗小孩出钱给自己买糖果一般,心中的负罪感,一时之间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吞了口唾沫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微微一笑道:“你救我一次,我救你一次,咱们算是扯平了,你如果再出事,我可不会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智空却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小僧看的出来,武施主是一个心底善良之人,即使我没有救过你,你也会出手救我的,师父没有说错,武长风是一个可造之材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脸上神色明显一愣,似乎觉得自己将东林寺想得有些偏了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,因为在武长风提起智空的时候,司马松等人已经反应过来,呼啸一声,已经朝着二人追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轻功本就不如司马松,再加上此时带着智空,只片刻的功夫,两人又重新被围在了当中。

    见眼前形势不利,武长风焦急问道:“和尚,你需要多久才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智空也发觉不对,缓缓摇头道:“我从来没有这么使用过寂灭掌,一时消耗太大,怕是一时半会缓不过来了,他们要抓的人是你,你还是找机会逃走吧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哪里肯听,坚决说道:“少说废话了,留着体力恢复要紧,我先拖住他们,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,就找机会冲出去。”

    脸上一直平静无波的智空,此时也不禁皱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问道:“你能拖住他们?我走了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拖住司马松,只是他不想将智空一个人留下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说智空是东林寺的人,但从司马松方才出手来看,他似乎并不在意东林寺给他的威胁,很难保证,司马松不会对智空下毒手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自己拖着他奔逃,又如何能逃出他们的包围了?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,武长风只觉眼前一花,一只手已经出现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武长风清楚看见,对方那一只收,只有四个指头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却见李鑫双眼如电扫视着四周,一手搭在智空肩头,正在寻找突破的地方。

    武长风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,直接手上重量轻了几分之下,脚下奔行速度已经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扫视一眼四周,当即说道:“你带着他往北边走,我来引开他们!”

    不等李鑫开口制止,武长风已经松了手,直朝南边而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