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马松原本还觉得有周旋的余地,此时听智空如此说,知道是半点无望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双眼微眯之下,冷冷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虽然智空承认不是司马松对手,但司马松却也极为忌惮智空的掌力,那种自己明明全力一击的掌力,在对方面前,居然如同无物一般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自己有数之不尽的钱财,在对方眼中却只是粪土一般,这种感觉,让司马松极为不爽,却又十分忌惮。

    他苦练一生武功,最为得意的就是阎王掌,但方才那一掌,已经将他所有的信心都击溃得一干二净了,即使他还能使出这样的掌法,却也无法威胁到智空半分。

    所以,在两难之下,他最终只能选择摊牌。

    要么,自己与智空大战一场,如智空所言一般,他不敌自己,自己不禁能将他没扣,更能抓住武长风,逼迫李鑫叫出藏佛砚。

    要么,智空所言只是骗自己的鬼话,得不到藏佛砚不说,还得罪了东林寺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智空只是微微一笑,一副极为诚恳的模样说道:“我想将武施主带回去,不知道司马施主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嘿,你还真是卖萌卖上瘾了?

    司马松脸色铁青,却又发作不得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一旦自己出手,必然要将这些人尽数灭口,不然自己与东林寺的梁子,铁定是要结下了。

    但刚才智空那一掌,确实让他摸不清对方的虚实,一时踌躇不决,却没有立时回答智空的话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再打退堂鼓,心中却开始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松一旦松口,那智空铁定要将自己带去东林寺的,他不知道东林寺找自己干什么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智空,就能将武功如此高深的司马松震住,如果去了东林寺,自己还不是任他们宰割的料?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还要去东山一趟,哪里有时间陪他们玩了。

    当下见了空荡,冷不丁说道:“想不到司马寨主才是真正的缩头乌龟,我看你这一身武功算是白练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松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眼前的事,但武长风有啊。

    坐山观虎斗的事,武长风又不是没有干过,只要成功将司马松激怒,让他与智空大打出手,两败俱伤之下,自己就能趁机逃脱了。

    而让犹豫不决的司马松动手,现在只能用激将法了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武长风的用意,但司马松如何能听武长风这样的话,恶狠狠瞪了武长风一样后,冷冷道:“不将你小子这张嘴撕烂,我就不姓司马了!”

    言罢一掌辟出,避开智空,直取武长风而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,算是一个两全的法子。

    自己只是对武长风下手,并不与智空正面交锋,如果智空出手,那就是东林寺多管闲事,怪不得自己。

    只要智空出手,自己就有借口,与他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虽然他能挡住自己的阎王掌,虽然自己极为忌惮他的武功,虽然不清楚他的地下,但自己是五人,他只有一人,如果真动起手来,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。

    果然,在他出手之时,智空并没有坐视不理,当下侧身挡在了武长风身前,口喧佛号道:“司马施主,你当着要与东林寺为敌?”

    司马松知道他会如此,只是一脸平静说道:“小和尚,你也看见我,不是我想和东林寺为难,实在是这个小子欺人太甚,如果不好好教训他一番,日后我五华寨的脸面往哪里放,江湖上又如何看待我司马松?你如果一再阻拦,那也怪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当下又是一掌阎王掌,却避开智空,直取武长风而去。

    智空喧一声佛号,又如先前一般,挡在武长风身前的同时,已将将双掌摊开来。

    司马松一怔,随后那种软面无力、空无一物的感觉再次出现,待一掌去势已尽,智空已经收了手掌,一脸严肃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退后一步,沉声问道:“这是什么掌法,怎么如此古怪?”

    此时智空脸上已经出现了一抹红晕,呼吸也有些粗重起来,却还是一脸平静,缓缓说道:“当空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,繁华喧闹后,终有寂灭时,小僧侥幸,能领略寂灭掌法一招半式,在司马施主面前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寂灭掌法是什么来头,但司马松脸色已经明显变得郑重起来。

    东林寺的底蕴,天下人皆知,有名头的功夫,东林寺修炼的人自然很多,但如果说东林寺最为厉害的,却还要数那些没有什么名气的武功。

    能在四国形成之前,就已经存在的东林寺,所收录的武功秘籍,又有哪一门是无用的?

    那些流传出来的武功,自然是东林寺最为平庸的武功,因为修炼之人极多,被外人学去一招半式也是不打紧的。

    但即使这一招半式,也能在江湖上掀起一场风浪来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那些籍籍无名,躺在东林寺睡大觉,无人问津的绝学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绝学之所以没有名气,是因为对悟性的要求极高,一般人可能终其一生,也无法参透其中一招半式,没有人修炼,自然就没有什么名气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一旦练成,其威力之强大,绝对远超其他所有知名的绝学。

    司马松并不是东林寺弟子,但他却很清楚其中的道理,如果有得选,他宁肯和那些修炼过知名武功的人过招,也不想和智空这样的存在较高下。

    然而,不幸的是,他正好遇上了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既然两人已经动手,司马松此时想要放弃,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证明自己真的是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当下只是冷哼一声,朝刘云星二人使了个眼色,而后又是一掌,直朝智空当胸而去。

    毕竟是一个山寨出来的,司马松一个眼神,两人便心领神会,两人也不上来援手,而是弃了智空,直朝武长风扑去。

    只要司马松不来为难自己,凭刘云星二人的本事,他二人还奈何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冷哼一声,眼见瘸腿老二一拐点来,侧身避过之际,已经将腰间的长剑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‘哐当’一声响,武长风又格开了刘云星挥来的一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