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没有想到司马松会突然出手,见他暗施偷袭,而智空离他不过五步,心中不禁为智空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武长风早就看见智空前来,有利用他的嫌疑,但与之见面之后,觉得这个和尚还算不错,如果是因为自己,而遭了司马松的毒手,那自己的罪过就真的大了。

    正思量如何应对自己,却见智空合十的双手已经缓缓摊开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状大惊,他这是在找死吗?

    司马松这一掌本就朝着他面门而去,他的一双手正好可以抵挡对方一阵才是,现在他将手摊开,无疑是见自己的防御撤去,任由对方打向自己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东林寺的武功,自然也不知道智空为何会摊开手掌了。

    只有站在智空对面的司马松,在智空摊开手掌的一刹那,才能感觉到一股不可名状的恐怖从对方双掌见散发出来,以至于自己都在怀疑,自己这一掌只要拍中对方,双掌便会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掌法,他这一招叫什么?

    不等司马松从惊疑中走出来,只听智空缓缓说道:“阎王掌,果然威力不凡!”

    司马松回过神来,只见对方已经重新合上了手掌,惊讶之际,又望向自己双掌,只见自己的一双手完好无缺,对方也是没有半点损伤。

    刚才自己那倾尽全力的一掌,就这样没了后文?

    越看越心惊,脸上却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说道:“知道是阎王掌,还不赶紧让开,东林寺虽然势大,但我司马松却是不惧。”

    他只想收拾了武长风,好以他为要挟,逼迫李鑫将藏佛砚交出来,而智空的突然出现,完全将他的谋划全部打乱了。

    在智空面前,自己别说是抓住武长风了,就算是自保都是问题,如果可能的话,他想尽量不动手,让对方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毕竟,他能看出来,智空心智并不如何成熟,应该极为好骗。

    智空虽然好骗,但站在他身后的武长风,却不是那么好骗的。

    在听了司马松所言之后,武长风眉头已经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阎王掌,他从来没有听说过,但从对方的掌力来看,确实当得起阎王而去,只是方才他见智空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,便将对方这一掌化解掉了,而听司马松的口气,似乎想要逼智空退让。

    当下上前一步说道:“装什么大葱呢,明明打不过和尚,却在这里装腔作势,我看你还是趁早带着你的人离开,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司马松被他这句话挤兑得脸色通红,心中那个气啊,真想将武长风的舌头一点一点的割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武长风说的确实是实话,自己确实打不过智空,如果不是这样,自己又何必和他们费如此多的口舌了?

    正思量自己究竟是死鸭子嘴硬到底,还是委曲求全溜之大吉之时,智空的话,却让司马松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是实话,我确实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那个郁闷,真想大嘴巴子抽他。

    你打不过他就打不过他嘛,干嘛要说出来呢?你难道没有看见他脸上阴晴不定的神色,他其实比你更害怕啊,只要你不说,我可以保证他绝对会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心中无论如何腹徘,也无法改变这个已经成为事实的事实。

    只听司马松哈哈大笑道:“听见了没,还是和尚诚实,我看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,免得我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智空突然出现,他相信,武长风现在已经落入自己手中了,然而智空的突然出现,却将他逼的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但现在,智空已经亲口承认不是自己的对手,只要智空不出手,武长风不是任由自己拿捏?

    哈哈,当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啊!

    正当司马松洋洋得意之际,智空却淡淡说道:“想要拿武大总管,司马施主先问过小僧再说!”

    司马松明显一怔,已是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你丫确定不是在耍我?

    刚才还说的好好的,不是我的对手,现在怎么就突然变卦,又要帮这个小子了?

    不明白智空为何如此做的,不止是司马松,就连一向极为沉稳的武长风,在智空面前,自己那可小心脏,如同座过山车一般忽上忽下。

    太特么的刺激了。

    只是心中感激的同时,也不禁暗暗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智空思维虽然有些跳脱,但他所说所做的一切,似乎都是奔着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至始至终都没有报出自己名号,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?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备而来,就一定是有备而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被东林寺给盯上了?

    而且,一个司马松就够自己头疼的了,现在再来一个智空,自己今天这是踩了狗屎了么?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想明白,只见原本还在得意的司马松,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起来。

    冷冷问道:“小和尚,你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智空仿佛没事人一般,缓缓说道:“我没什么意思啊,他们觉得我特别无趣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云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一阵无语,你特么真的是得道高僧?连这么简单的话你都听不明白,别人问的是这个意思吗?

    而且,你说的话很有意思好不好,如果能与你相处一日的话,可以保证自己肚子一定会疼。

    笑疼的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异样的目光,智空无奈挠了挠头,一脸不明所以的模样。

    你丫的,说了冷笑话还卖萌,你要不要这么搞笑?受不了了,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然而,终究因为武长风的问题,众人都没有笑出来。

    而司马松又因为忌惮智空武功,还不得不耐心的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,你既然打不过我,为什么还要拦住我,难道你不怕死吗?”

    面对司马松一脸正气的提问,智空只是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傻笑,而后一脸无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死啊,我善因还没有攒够呢,如果死了,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,可是,这是众师叔的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才弄明白,智空为什么会来这里的原因了,原来,果然是东林寺盯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,除了李鑫之外,自己好像和东林寺没有什么关系才对啊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