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武长风没有丝毫犹豫,便朝王文平扑了过去,眼见这一剑便要刺中他左肩,一脸扭曲的王文平此时也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别管我!”

    可惜,武长风去势已成,又如何能轻易改变了?

    见到眼前这一幕,李鑫这才恍然,自己之所以越来越信任武长风,并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他这般不顾自己,即使是一个帮不上他什么忙的人,他也能豁出性命,去相救对方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出手的那一刻,就已经注定了结局,而他之所以出手的原因,自己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是另有所图,还是天性使然?

    如果是有所图谋,一个跟屁虫一般的存在,有必要让他冒着性命危险,去营救对方吗?

    即使武长风真的心怀叵测,也不会将注意打在他身上才是。

    那么,他先前那般的信任自己,也不是为了藏佛砚?还是说他故意演了这么一出戏,好让自己死心塌地的跟着他?

    李鑫缓缓摇了摇头,又否定了这种猜测。

    很显然,大当家的绝对不会和武长风认识,而且大当家的出手,也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,如果是作假,又怎么可能真的那自己的性命去凭?

    一旦失误,他的努力将会化为乌有!

    这么推测的话,那只有第二种可能了,武长风本来就是这样的性子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他这种性格,但他可以肯定一点,武长风的这种不抛弃身边任何一人的做法,就值得让自己跟着他经历他所经历的一切。

    当下毫不迟疑,一个闪身,便直朝王文平而去。

    本在瞧着好戏的司马松,见人影晃动,眉头微微一皱,已将看见地上的王文平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却见李鑫带着伤重的王文平,急速朝着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而原本准备抵挡下射向王文平那一剑的武长风,见眼前一阵恍惚之后,立时回过神,脚尖连点两下,看看避开刺向自己左肩的一剑。

    只是,另外一剑,却悄无声息而至,贴着武长风的右臂而过,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鲜红的伤口。

    而后,司马松冷冷道:“想逃?你们也太瞧不起我五华寨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人已经激射而出,甩出两件刺向武长风的同时,已经追着远遁的李鑫二人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时间看司马松出手,但他能感觉到对方剑气之中冷冷的杀意,这种杀意与劲力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说劲力能够带动周围轻微物体的话,那这股杀意,则是直接穿透物体,直指自己要害之处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武长风出手一再小心,却仍旧着了对方的道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对方究竟用的是什么武功,从对方投出飞剑的做法,似乎是使用的暗器手法,但长剑足有三尺来长,这般使用暗器,又如何能体现出暗器的一个奇字了?

    但不是暗器的话,他这种使用长剑的方法,就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长剑,还能这样用?

    心中虽然一阵狐疑,却也不敢大意,当他小心避开射来的两剑之后,发现两人已经朝自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左侧使双拐的瘸腿老二,右侧使大刀的老三刘云星。

    知道而是是为了拖住自己,当下不由细想,闪身折转两次,又避开两人合攻,随后向后一跃,已经跳出了两人包围。

    回头再看只是,武长风脸上的神色就不怎么好看了。

    只见司马松直朝李鑫二人而去,眼见便要追赶上二人了。

    李鑫轻功虽然决定,但他毕竟拖着一个王文平,再加上司马松轻功本就不差,他这才会被对方追上。

    如果李鑫独自一人逃走的话,恐怕蓝司马松也拿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眼见形势不妙,武长风大叫道:“李兄,朝南边走,实在没有办法,就将王文平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李鑫听了,只是冷哼一声,随后抓着王文平的手更加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你既然能豁出性命的去救他,我也能豁出性命的来帮你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就绝对不会将他放下来的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满武长风对自己的看法,但他却没有忽视武长风的话,提着王文平,便直朝南边而去。

    司马松冷哼一声,随手一抓,已将旁边的树叶抓在了手中,随手甩出之下,那些树叶如同飞舞的刀片一样,直朝两人后背而去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说话之时也没有闲着,亦是朝着李鑫二人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眼见司马松出手,他当下毫无迟疑,手腕一抖,已经抓了一把银针,六根连发之下,连发三次,这才勉强将所有树叶刺穿。

    刺穿了的树叶,如同一个小小的陀螺,在空中打了两个转,便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李鑫回头瞟了一眼,心中暗赞一声的同时,也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武长风帮忙,任由那些树叶射向自己的话,他虽然有信心避开,但想一个不漏,却有些难。

    此时武长风帮他解决了眼下最大的危机,他如何能不松一口气了?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司马松又抄起一把树叶,冷冷道:“手法倒是不错,就不知道你有多少银针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又是一片片叶刀,直朝李鑫背后射去。

    李鑫心中一惊,却见这些叶刀飞到一半,又缓缓朝着地面飘落下去。

    当下在不敢迟疑,脚下猛然发力,将原本已经快如闪电的声音,又提高了一截。

    武长风给自己创造了如此好的机会,如果不能甩脱司马松,别说是保住王文平了,就连自己性命都可能交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司马松轻功虽然不差,又是随手抛出叶刀,但他毕竟分心二位,比不上李鑫全力奔逃。

    只眨眼的喘息时间,李鑫已经将他甩出一节,想要施展叶刀,已经不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此时被瘸腿老二与老三刘云星追赶的武长风,已经喘过气来,射中了叶刀之后,又开始向司马松射出银针去了。

    顾此失彼之下,司马松与李鑫的距离,终究越拉越远了。

    眼见李鑫越奔越快,自己又被武长风缠住,想要追上李鑫,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当下毫不迟疑,回转身来,直朝武长风而来。

    原本就被刘云星二人追赶的武长风,此时忽然被三人夹攻,一时之间,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