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这个结果,武长风早就在意料之中,李鑫跳脱的性子,不管是谁都关不住他的,令武长风惊讶的是,他居然如此早就来了。s`h`u`0`5.c`o`m`更`新`快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在这个时候能够见到一个自己熟悉的人,武长风还是有一种亲切感,更何况,他一连三天都被关在院中,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与其他人说过话了,无论李鑫带来的消息是什么,他现在都乐得听他唠叨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并没有质问自己,李鑫带着几分小心的脸上,终于舒展出笑容来,很随意的往一张椅子上靠去,端起桌上的茶壶,一连咕噜了三四口这才悠然说道:“我在来的路上,看到有人大摆宴席,你可知道,我见到谁了?”

    李鑫虽然说的神秘,当在武长风面前,他的这种吊人胃口的把戏,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事情而已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你见到伊国的皇帝不成?”

    李鑫一拍大腿,猛然跳起来说道:“正是!”

    但随后,当他看见武长风脸上戏谑的笑容之后,他脸上的兴奋之色已经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无趣,什么事情一猜就中,没意思啊没意思!”

    见李鑫又卖起关子来,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,他很想配合李鑫一番,当他却做不到。

    在整个伊国之中,自己这些人除了见到过上清散人那些道士以外,就只有吴振天一个人而已了,而这里是皇城所在,他如果说遇见熟人的话,也只有吴振天了。

    看李鑫一脸的不高兴,武长风只能转移话题到:“即使你见到他了,也算不上什么好消息吧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李鑫顿时又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对于像武长风这样聪明的人,他总想找到一件事能够难住武长风,而现在看武长风的神情,他赫然发现,武长风也不知道这件事的缘由。

    一脸坏笑到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!要不要我告诉你?”

    看着李鑫一脸热切的样子,武长风实在不忍心打击他,他心中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,当还是点了点头,示意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而得了这个机会,李鑫便开始卖弄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的时候,不仅仅是看见他那个皇帝一人,跟在他身后的那些文武大臣,恐怕占了整个朝野的一半!”

    在他印象之中,对于这些位居高位之人并没有什么概念,他只知道的是,同吴振天一起去的人,非常的多。

    武长风略微皱了一下眉,又问道:“那你可知道,他们这是要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对于吴振天的邀请,武长风着实有些不高兴,当初他苦口婆心的求自己前来,最后却只是将自己晾在这里,如果不是为了借助他在伊国的地位的话,他也不会在丞相府待上三天了。

    现在,当他从李鑫口中得知吴振天的下落之后,他很好奇,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,居然能让他耽搁如此之久,以至于将自己来到皇城的事情都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给他的答案,却让他吃了已经!

    “祝寿呗,难道你以为是来找你的不成?”

    面对李鑫的嘲讽,武长风没有丝毫的在意,他现在隐隐觉得,吴振天之所以没有时间来见自己,恐怕是因为又其他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一个能够让一国之主亲自去祝寿的人,不知道这样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微微一愣之后,便问李鑫道:“你可知道宴会的地点?即使不知道,那你是否知道他们朝着什么方向去的?”

    原本早就已经得意忘形的李鑫,在看见武长风凝重的脸色之后,他这才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只顾看热闹,就让将如此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伊国的皇帝啊,能够让伊国皇帝与满朝的文武百官都去祝贺的,想必这个人的来路不简单啊!

    自己当时怎么没有想到,如果早知道的话,或许能够得到许多有用的消息也说不定!

    懊悔之下,李鑫机械式的点了点头,一只西边说道:“他们好像朝那个方向去的,当具体位置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看见李鑫认真起来,武长风多少有些歉然,他能够找到自己,已经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,顺道能够打听到这些消息,对于自己来说,已经是意外之喜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事情与他并没有什么关系,即使他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,也不用是现在这样一副尴尬的神情才对。

    转而拍了拍李鑫的肩膀,微笑道:“不过你有一件事说对了,这确实是一件不算是好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李鑫微微一愣,半晌也没有明白武长风这句话的意思,等到武长风朝着院外走去时,他这才明白过来武长风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这确实算得上是一件不算好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人看管的丞相府,对于二人来说,就如同自己的家一样,自己想要进来就进来,想要出去就出去,而且,最为重要的一点,是自己即使出去了,也不会被丞相等人质问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便轻松出了丞相府,看着那些仍旧守着院门的守卫,两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高看伊国的武功了。

    确定没有人之后,两人便按照李鑫所指的方向,径直朝着西边而去。

    皇城之中,并不算奢华,即使是丞相府,也处处透漏着简朴的意思,武长风一直以为,这和伊国的国力分不开,他们只有这样的实力,所以只能住这样的宫殿,是以出了皇城,看见逐渐荒凉下来的四周,两人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好奇的。

    只是,当两人继续往前的时候,眼前的情形,却让二人对伊国有了另外的认识。

    隔着很远,两人要要望见西边一处高山之前,一座灯火通明的城池就这样出现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两人还以为城楼上的光亮,只是灯火而已,但走近之后才发现,城楼上确实有火把,当只有那么几个,几乎将整个城池照亮的,确实一颗有一颗明亮的夜明珠。

    即使那些黑乎乎的城洞之中,也被镶在城墙之内的夜明珠点亮,两人一度产生了一种错觉,眼前的这个城池,就是用夜明珠建造而成的。

    然而,那些发黄的亮光,却让二人清楚的知道,这里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走进之后才发现,城墙的墙体,居然使用黄金打造的。

    这座城池虽然不算太大,当绵延开去,少说也有数里地,高约一丈的城墙,不知道需要多少黄金才能够建!

    实在是太奢侈了,难道这里的城主,就不怕有人偷走这些黄金么?

    但片刻之后武长风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能够让吴振天亲自前来祝寿的,这个人的地位,在伊国恐怕已经算得上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,这样的存在,对于整个伊国来说,就仿佛是伊国的主宰一样。

    所有伊国的东西,都属于他,而生活在这里的人,生死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只要他一句话的事,那些偷盗之人的下场,恐怕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城主的身份,武长风越发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当出于谨慎,两人并没有进城,只是选择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,俯瞰整个城池。

    城中的奢华,较之一般的城池,显得极为夸张,武长风在整个城中,都没有找到一块木头,所有的东西,均是玉器之类的东西制成,即使是一般的民房,也都是用金砖玉瓦铺建而成。

    与其说这里是一座城池,倒不如说这里是一处金窑,恐怕整个伊国的财富,都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到这样的情形,半晌也没有回过神来,更不用说一向游走江湖,见惯了世面的李鑫了。

    如此奢华的地方,两人还是第一次看见,而越是见多识广之人,见到这样的情形就越发的震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的话,恐怕他们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相信,会有这样的地方存在,这样的地方,只可能出现在梦里。

    当两人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之后,果然在城中一处较为开阔的地方,看见了聚集在一起的朝臣。

    虽然离得很远,当武长风还是能够看清楚他们脸上的神情,这种强颜欢笑的眼神,武长风并不陌生,在大周文武百官的脸上,他没有少见这种神情。

    然而,站在众人之前的吴振天,武长风在他脸上也找到了同样的神情,这种事情,在大周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或者说,即使是有,也定然只是在后宫之中,绝对不会在满朝文武百官面前,露出这样的神情才对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他们默不作声或是窃窃私语的站在这里,对于祝寿之人来说,是否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明白了做寿之人的用意,他不是为了接受这些人的祝贺,而是为了在这些人面前显摆一番的。

    在如同白昼一般的城中,正门中央一人笑呵呵的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的仆人永远都保持着低头的姿势,仿佛只要自己抬起头来,这一颗脑袋就不属于自己的一般。

    而见到来人出来之后,吴振天等人也是一脸的不快之色,当这样的不快,在他们脸上只出现了片刻,随后便被他们埋在了让人看不见的地方。

    众人齐声呼喝,虽然有些言不由衷,当还是惹得老者高兴了一番。

    而到得此时,武长风才注意到走出来的老者。

    此人梳着一头光鲜的发髻,看上去颇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在里面,只是头发的眼色却出卖了他,使得他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,都显得苍老了几分。

    对方脸上的起色倒是不错,显得红润细腻,但这张脸经不起细看,那些油脂堆叠起来的赘肉,似乎并不是他自己的一般。

    一看便知,这样的后果,定然是吃一些大补的药材所导致的。

    等众人拜贺完之后,老者扫视了众人一圈之后,点了点头道:“难得你们如此有心,每年都记得老夫的生辰,来人啦,赏!”

    他最后这个字的尾音很长,而语气之中彰显出来的霸气,却让人听着极为不舒服。

    即使是一个帝王用这样的语气说话,对方也未必会如何高兴,更何况是这样一个老者,就更加没有说服力了。

    然而,即使吴振天等人脸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抽出,但他们还是异口同声的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龙爷厚赏!”

    武长风清楚看见,这一刻,一个帝王的尊严彻底被践踏,从古至今,只有帝王赏赐别人的份,哪里有帝王被赏赐的份?他现在才意识到,吴振天邀自己前来,并不是仅仅因为自己神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吴振天,就如同一个臣子一般,这样的怨恨,在他心里恐怕不是一天两天了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这是他永远也无法抹去的耻辱!

    武长风能够从他略微发抖的身体看出来,吴振天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他之所以忍耐至今,恐怕也不是为了苟且偷生吧!

    对于他们口中龙爷的赏赐,武长风看了一下,确实是极为珍贵之物,只是从这些赏赐物件的成色来看,就知道这些东西不是寻常之物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这样一笔馈赠,如此装模作样一番,倒也不是不值得。

    然而,等到一番拜谢之后,武长风发现,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在吴振天的领头之下,这些人纷纷将手中得到的馈赠,又重新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站在这里的人,不下上百人,他们手中的事物或大或小,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,一番投掷之后,空地之上居然并没有见到高高隆起的一堆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奇怪了!

    而等到众人将物件丢完之后,吴振天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城外而来,等到人群散去,武长风这才发现,那院中居然有一个不起眼的大洞,只是因为被院墙挡在阴影之中,武长风没有注意而已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这样做,自己得到的馈赠,又怎么会还给这个龙爷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武长风终于知道为什么了。

    就在一人准备迈出院门的时候,原本笑呵呵的龙爷忽然出手,也不见有任何的动静,那人便倒飞出来了。

    抓住那人的后颈,龙爷提手抖了两下,一个拳头大小的金环球,从那人的衣衫之中掉落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如此喜欢这件东西,那你就永远陪着他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也不等那人求饶,龙爷一抬手,那人便直接落入了洞口之中,脚尖轻轻一踢,滚落在地上的金环球也一同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阵尖锐的叫喊声从洞口传出,响彻了整个城池,最后在一阵沉闷的撞击声中,这一声叫喊戛然而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