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说李鑫能够理解对方的难处,但现在他急需要知道武长风的下落,不让自己出远门,他又怎么知道外面的情况了?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李鑫忽然一拳砸在自己另外一只手掌上,脸上明显多了几分兴奋之色!

    见他如此,许紫嫣好奇问道:“李公子果然豁达,被拒绝之后,居然还能笑得出来!”

    李鑫摇了摇头,随后在许紫嫣耳边低语了几句,后者原本不以为然,但越听到后来,原本就明亮的双眼,显得更大了几分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我呢!”

    看着李鑫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,许紫嫣也无法拒绝了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毕竟,她也很担心武长风,自己这院中已经闲了三天了,有点事情做,总比这样无所事事要好!

    缓缓点了点头,吩咐了大朗小朗二人两句,便看着李鑫直接朝着后山而去。

    后山,其实就是院子后面的悬崖,与其他地方的悬崖一样,陡峭是悬崖最大的特点,那一眼望不见底的深渊,更是给人一种极为不踏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然而李鑫到了悬崖之后,没有丝毫的犹豫,便径直跳进了悬崖之中!

    许紫嫣仍然有些担心,忍不住朝前走了两步,但最后,她还是站在来原地!片刻之后,悬崖下面并没有出现什么奇异的声音,她这才略微放心了一些!

    “快来人,有人跳崖了!”

    她话刚说完,紧闭的院门已经打开了,看守院门的两人一脸惊慌的朝里看了一圈,发现只有许紫嫣一人站在院中之后,忍不住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许紫嫣一指悬崖说道:“他刚才想要出去,被你们拦住之后,就跳崖了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你们快去救人!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句话,两人脸上更显惊慌,快步走到悬崖边,低头朝下望了一眼,见云雾缭绕的山涧之中,只有山风时不时的吹过,看不清下面到底是什么情况!

    只是,两人还是很明显的看见了悬崖边的划痕,似乎是有什么重物掉下去所产生的!

    心中暗自叫苦之际,正准备转身去教人,却发现自己脖子上一凉,侧过脸来,却发现两把明晃晃的长剑正架在脖子之上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他们脚底下一人探出头来,一脸坏笑的望着二人!正是刚才被自己拒绝之后,说已经跳崖了的李鑫!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们这么好骗,我随便丢个石头下去就好了!”

    两人被长剑架着,不敢动弹分毫,只是一张阴沉的脸,让李鑫觉得极为不自然,将目光从二人身上移开之后,他这才从悬崖下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朝许紫嫣微微一笑,之后便与大朗小朗二人将二人压入房中去了!

    片刻之后,李鑫伙同二人出来了,却没有发现大朗小朗二人的身影,仔细瞧去,这才发现,跟着李鑫的二人,正是换了对方衣衫的大朗小朗二人!

    到现在,许紫嫣才略微明白了李鑫的做法!

    好一招偷梁换柱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混下山去!

    忙活了这一阵,天色也逐渐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四周的情形,李鑫这才问许紫嫣道:“许姑娘,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大总管?”

    望着李鑫坚定的眼神,许紫嫣还是有些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她也很想知道武长风现在的情况,但她却没有李鑫如此大胆。

    毕竟,不让自己等人离开这里,是武长风吩咐的,她并不是那种喜欢被人摆布的人,但她总觉得,武长风这么安排,必然有他的原因,而现在对于伊国的情况,自己几个人都不是很熟悉,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岂不是又要让武长风分心了?

    而且,自从三天前的事情发生以后,他对武长风的信任又增加了几分,犹豫了片刻之后,她还是缓缓的摇了摇头!

    见她如此,李鑫也没有强求的意思,只是摇了摇头之后,便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就留在这里,等我打听到了大总管的消息,再回来告诉你们!你们可别露出什么破绽来,不然让大总管知道了,我可有得罪受了!”

    等到三人点头之后,李鑫这才摸着山道,直接朝山下而去!

    老实说,武长风现在的情况,并不这么好,并不是他身体上还有什么毛病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从他从深井中出来以后,覆盖在他体外的那一层灼热感,已经全部被他所吸收,天尊诀的强大之处到了现在,总算是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觉得不好,是因为伊国的国土虽小,但其中的情况,却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,现在他深深觉得,自己没有让许紫嫣等人跟来,是一个极为明知的选择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来到皇城的第一天,他就明白了吴振天的难处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亲自召见自己的,但武长风还是遇到了不下十处的检查。

    而从这些人的眼神之中,武长风能够感觉到对方很深的敌意,而这样的举动,更加证实了一点,伊国的君王,在这里并没有多少实权!

    自己可是吴振天亲自召见的人,放在大周,即使他们心中有再多的不满,也绝对不会如此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事毕竟是伊国的事情,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,武长风还没有说话的份。

    不过好找这些人只是询问了自己一番,并没有对自己做出更加离谱的事情来,在武长风的忍受范围之内,坦然接受了这些人的检查之后,一座不算富丽的宫殿出现在武长风面前。

    与大周的皇宫相比,这样的一座宫殿,只能和王府相提并论,作为一个王城来说,这里是不合格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只是武长风的个人想法而已,他即使觉得诧异,也只能暗自嘀咕一番,并不会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出来。

    同样是穿过长长的走廊,但武长风的感觉却不一样,这里的守卫,似乎没有他想象中的森严。

    武长风途径几处拐角的时候,甚至还发现了一些躲在阴暗墙角打盹的士兵!

    这样的人如果放在大周,恐怕早就被拖出去砍了,难道对于这样的事情,吴振天一点都不介意?

    心中带着狐疑,武长风很快被带到了大殿。

    不过与大周不同的是,大殿之中的气氛,要比大周缓和得多,空旷的大殿之中,摆着不少的蒲团,很容易想象,这里上朝的人,恐怕要比大周的朝臣舒服得多,只是现在并不是早朝的时间,武长风无法知道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他走进大殿的时候,吴振天正负手而立,面朝着身后的一副万里山河图,武长风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等通禀之后,他这才一脸歉然的转过身来,在见到武长风之后,原本疲惫的脸上,终于露出意思笑容来。

    当看清了武长风身边站着的人之后,他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了!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当还是点了点头,因为从吴振天的脸上,武长风看出了担忧!

    他不知道皇宫的情况,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当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一定是有某种原因,才会让他如此。

    两人简单的闲聊了几句之后,吴振天便命人给武长风安排住处去了。

    皇宫之中,武长风是不可能住进去的,所以给他找的地方,是一个大臣的府邸,武长风也不知道对方的官职高低,只是有一点让武长风记忆深刻的,就是他的府邸。

    与皇宫比起来,他的府邸似乎更像是皇宫!

    一番热情的款待之后,两人逐渐熟络起来,到得此时,武长风才知道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伊国丞相,府邸大门之上挂着的,却是刘府的匾额,对于这样的事情,武长风十分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人是当朝的丞相,怎么不再府邸挂上丞相府的匾额?”

    刘丞相很吃惊的望着武长风,仿佛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匾额一般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称呼?”

    在刘丞相吃惊的眼神之中,武长风只觉得,这里所有的一切,和大周似乎都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才干咳两声道:“只是一点拙见而已,大人别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刘丞相也没有过分的深究,只是犹豫了片刻之后,他最终还是问道:“听说,左右火使二人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自从武长风来到皇城之后,就没有人与自己说过话,如此问自己的,李丞相自然是第一个,当他并不知道对方的用意,只是扯开话题道:“左右火使二人如此高深,我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,又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们了?打人说这些话,不是在拿我开心吧!”

    虽然说吴振天将自己安排在丞相府,或多或少的,这个丞相定然要给自己一点面子,当他还是觉得,伊国既然能让左右火使二人在朝中如此的事无忌惮,那那个人的实力,定然十分了得,整个伊国官员之中,少不了对方的人、

    或许,坐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刘丞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也说不定呢!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的答话,刘丞相原本兴义盎然的脸上,忽然变得暗淡下来,独自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,脸上的忧郁,与吴振天脸上的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自从这件事情之后,武长风便一直留在了丞相府中,这位看起来忠厚老实的丞相,再也没有和武长风同桌吃过饭,而一直急于召见自己的吴振天,也一连三天没有问起自己。

    这件事让武长风觉得很奇怪,他既然想要自己尽快赶过来,却为何又如此冷淡的对待自己,完全如同两个人的行事风格,让武长风心里更加没底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曾经想过外出打听一番,当每一次出了原本之后,他总能发现那么一两双眼睛盯着自己,虽然武长风有能力躲开这些人的耳目,当他并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或许吴振天对自己是冷淡了一些,当他如此做,定然有他的用意在,武长风可不想因为自己,而坏了自己对他的承诺。

    一连三天都是这样,让武长风有些百无聊赖,他决定再等上一天,如果吴振天仍然是这副态度的话,他便回普文观去。

    虽然说普文观并不是什么好地方,当至少哪里的人,对自己如同神人一般,想要打听伊国的情况,在哪里似乎更加的合适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这天晚上,一直都是下午归来的刘丞相,却没有回来!

    对于这个丞相,武长风谈不上什么喜欢,但武长风也并不如何厌恶对方。

    虽然他并没有怎么理睬自己,但至少好吃好喝的供着自己,只是这一点,就只得武长风感激他几分了。

    知道夜色彻底笼罩了整个丞相府,刘丞相还是没有回来,武长风心里,隐隐有些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人的习惯一点养成了,是很难改变的,想要改变一个人的习惯,除非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,会让他做出这样的改变呢?

    毫无疑问,只能是朝廷之中的事情!

    武长风倒是觉得,如果李鑫在的话,他或许能够给自己打听到一些消息,当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之中只是一闪而过,随后便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自己来到这里都只是这样的处境,更不用说他了,而且以李鑫的性子,恐怕他早就忍不住要打人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让他留在普文观,或许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然而,想到李鑫跳脱的性子,武长风还是有些担心,这小子会不会听从自己的安排都两难说,能够留在普文观,就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
    而他如此造起反来,没有了自己的约束,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离开普文观,或许并没有什么大碍,至少,他那一身轻功,即使打不过对方,也能保住一条命,但他如果拉着许紫嫣一起出来,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武长风忽然觉得头顶有些许的响动,抬起头来,却发现身后屋顶之上,一人正探头探脑的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张望着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武长风清楚看见,一张不算英俊的脸出现在了自己面前!武长风心中一动,微微侧头之后,屋顶那人便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武长风张望了四周一番,见再也没有人出现之后,这才踏着方步,悠然自得的回到了房中。

    将门关上的同时,他这才低喝道:“不是让你留在道观之中么,你怎么还是跑来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话音刚落,一人已经笑呵呵的从屋内屏风之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一个人寂寞,所以特地来和你说说话,我又一个不算是好的好消息要告诉你,不知道你想不想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