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两人的谈话,武长风并没有听见,现在困扰他的,正是他身体表面的那一丝燥热,烦乱之下,差点令其对自己的内力失去了控制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左右火使的火球果然厉害!

    覆盖在武长风身上的这一团火焰,如同在大地上燃烧的一片野草地一样。

    起初,这一层火焰只是借着风势,燃烧着表面的一切,但随着那些略微粗壮的树木以及腐烂尸体的加入,火焰的威力,便逐渐朝着地下深处蔓延开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武长风,就是这样的情形,在火焰之中待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,就好比大火在地表燃烧一样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武长风现在才感觉到真正的痛楚。

    这一种痛楚,是来自骨髓的,让人无法浇灭的同时,只能默默忍受火焰带来的伤害!

    而原本只是表面的一层火焰,此时已经逐渐向武长风的骨子里渗透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种渗透,就如同将水倒在沙地中一样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痛楚越发的深刻起来,就连自己的四肢百骸,此时都隐隐带着一丝针扎似的疼痛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武长风看上去,却显得极为平静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想要强装镇定,好让大朗小朗等人少一些担心,而是他只要略微的动弹一下,这种钻心的疼痛,显得更加的明显起来。

    一层细密的汗珠在武长风额头之上形成,最后汇聚成一道道流淌而下的汗水,只是片刻的功夫,武长风的衣衫便全部浸湿,整个人看上去,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说武长风没有试图抵挡火焰的灼烧的话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从挡住火球开始,武长风就一直没有停止运转天尊诀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不同的是,以前无往不利的天尊诀,此时对于逐渐渗透进来的灼热感,却没有丝毫的办法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敢停止运功,因为一旦停下来,他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只能任由这一种灼热之感,逐渐渗透进自己的筋脉之中,最后与自己的内力交织在一起,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势道来。

    而这两种势道在最初的时候,并没有任何消融的意思,两者刚刚开始接触的时候,仿佛两个陌生人初次见面一般,试探了一番之后,这两种势道,便如同两个敌人一样,在他的身体之中开始争斗起来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体表的灼热感已经不再明想,取而代之的,是他筋脉之中两者争斗之后,带给自己筋脉的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像有人在自己筋脉之中吹起一样。

    无论自己是否承受得住,这种鼓胀的感觉,却没有丝毫消减的意思。

    武长风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,一时无计可施之下,他只能任由两者在自己筋脉之中肆无忌惮的横行。

    然而,两者之间的争斗,并没有因为武长风放任而又丝毫缓和的意思,反而在武长风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后,竟然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继续让这两种势道争斗下去,自己回事什么下场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不能很好的处理好这两种势道之间的关系,最后的结果,只能是自己的筋脉被撑爆!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坐不住了!~

    然而,长久的盘膝而坐之下,武长风却难以从地上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在发现这样的情况之后,武长风四处走动之下,或许不会又这样的感觉,但问题的关键就是,武长风觉得天尊诀能够消融掉外来的这一股势力,所以才会选择这样的做法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当初的决定,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继续这样拖下去的话,最后的结果,便已经成为了定局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想就这样被撑死,自己才刚刚让大周的皇帝相信自己的实力,不能因为这一点小事,而毁了自己的全盘计划!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之下,忍着筋脉带来的巨大疼痛,武长风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水!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最需要的,就是水!

    只是,在许紫嫣二人昏迷之后,大朗小朗等人便去照顾这些人了,武长风即使想要找他们帮忙,也要能够坚持走进房间才行。

    而且,他整个身体被这种灼热感刺激之后,身体的水分正在快速的流失,武长风只觉得自己嗓子都快冒烟了,想要叫出声来,已经不能做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意识逐渐开始模糊起来的时候,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!

    自己,好像让吴振天给自己取过水,而为了糊弄自己,左右火使二人只是在普文观的深井之中取过水!

    水,只要有水就成!

    武长风强忍着身上的剧痛,细细感受了一番之后,很容易就找到了离这里不愿的一座深井!

    将最后一丝力气用在不远万里之上,只是三步的距离,武长风便跨到了深井旁,没有丝毫的犹豫,武长风纵身便跳进了深井之中。

    ‘啪’的一声巨响之后,隐隐还有‘滋滋’的声音发出,武长风仿佛一块焦炭一样,就这样消失在了深井之中。

    原本平静的深井之中,不停的冒出大量翻涌的水花来,整个深井中的水,仿佛被烧开了一样!

    许久之后,深井之中也没有任何的动静,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,只是一场梦境而已,只是深井口上冒出的丝丝热气证明,刚才发生的一切,都是那样的真实!

    当李鑫醒来的时候,是一个很美的黄昏,被染红的红霞,装饰着大半个天空,天上的晚霞成块成块的高悬在头顶,绘制出来的美丽突然,仿佛是有人精心设计过的一般。

    四下张望了一番,这才发现,自己所看见的情形,不过是从透过西边窗子,落入自己眼中天空的一角而已。

    等他彻底清醒之后,李鑫猛然从床上弹了起来,一股清凉的感觉,在他弹坐而起的时候,充斥着他的整个身体,低头去看,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着寸缕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嘀嘀咕咕的从房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子还从来没有这么伺候过一个人,这算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听见说话之人的声音,李鑫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已经有些紧张起来,胡乱抓了点东西,想要将自己的关键部位遮住,然而,在他的身边,却没有一件东西可以让他来遮羞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老者已经看见做起来的李鑫!见到对方慌乱的神色之后,老者只是微微愣了一下,随后便无所谓的去忙自己的事情了!

    “你全身上下我早就看了个遍,就连你大腿内侧的一颗黑痣我都见过了,没有什么好害羞的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老者已经如同变戏法一样的将一件道袍丢给了李鑫!

    “他们这里只有这样的换洗衣服,你就将就着穿吧!”

    说完,老者已经将手中的一盆清水放在了李鑫床头,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!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出门左转,消失在李鑫视野之中的同时,他原本淡定的脸上,忽然露出尴尬的神情来,如同小偷被人发现了一般,一路小跑开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来人李鑫自然认识,除了叶二郎,还有谁能够如此随意的进出自己的房间了?

    心中虽然感激他的照顾,但在看见他出门之后,多少的身影时,他心中的这一丝感激,已经变成了愤怒!

    次奥,难道就不知道给我留一件衣服,非要将我拖成这样才行吗?

    心中虽然还在腹徘叶二郎,手上却已经麻利的将衣服穿好了!

    不等叶二郎彻底的离开这里,李鑫忽然问道:“大总管人呢,他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虽然说李鑫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大碍,但他仍能感觉到一种灼热的疼痛,虽然微弱,但一直都存在。

    自己在烈焰之中只待了片刻的时间,就已经如此的难受,大总管的情况,恐怕比自己要严重得多。

    而想到先前所发生的事情,加上此时又没有见到武长风的人影,他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担忧来!

    “三天前,武小子已经去皇都了!”

    刚听见皇都两个字,李鑫一愣,但片刻之后,他便明白了皇帝的意思!

    只是名字不同,地方应该和大周的京城差不多!

    “他有没有说,要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鑫隐隐觉得,会有什么大事发生,而武长风如此急着走,连等自己醒过来的时间都没有,看来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!

    然而,给李鑫的回答,叶二郎只是摇了摇头,便再次离开了房间!

    见到叶二郎走后,一脸思索之色的李鑫,嘴角略微牵动了一下!

    我是不是吃亏了?

    而且,这个家伙怎么能如此的随意,这里可是自己的房间啊!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满,但李鑫还是迅速的走出了房间,他想要从叶二郎口中知道更多的事情,以便自己能够尽快的找到大总管!

    只是两个火使,就有如此武功,如果你遇上更加厉害的对手,不知道大总管还有没有这一次的幸运!

    然而,当他走出房门的时候,却发现庭院之中的布局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在这里住了几天,在加上认识那颗被烧成灰烬的大树,他还真以为这里不是普文观了!

    只见原本有些陈旧的四周,已经被重新翻新了一遍,他们刚来这里的时候,外面的漆木都是朱红色的,此时已经换成了玄金色,而院内所有的陈设,从先前上等紫檀木,变成了现在的玉器。

    最为难得的是,原本一马平川的小院之中,居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花圃,很难象形,在一处高山之上,弄出一处花圃来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的代价!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正当李鑫一头雾水的时候,他发现并不是自己与叶二郎二人留下了,许紫嫣在大朗小朗二人的陪同之下,从房间走了出来!

    见到李鑫之后,许紫嫣微微点了点头,便朝着小院花圃旁边的凉亭走去!

    两人再次见面,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!

    而然很清楚,给予他们这种感觉的那个人,真是已经不在小院的武长风!

    “大总管去皇城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长风去皇城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出了这句话,之后便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些许的尴尬!

    “难道他没有对你说起这件事?”

    这一次,两个人又是同时开口,所问的事情,也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,是因为他们两人都觉得,对方的关系和武长风要更加的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,在两人问出了这句话之后,都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咱们得想办法去一趟皇城?”

    李鑫犹豫了片刻之后,最终还是说道!

    虽然在见识了左右火使二人的武功之后,他知道自己这点本事,即使找到了武长风,也未必能够帮得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但如果让他一直待在这里等武长风的消息的话,他实在有些坐不住!

    “我们试过了,出不去!”

    许紫嫣一脸失落的转过身去,痴痴的望着被夕阳染红的天空。

    一场腥风血雨,注定是要到来的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他离开的时候,他已经吩咐了道观中的人,不让咱们离开这里一步!”

    从许紫嫣的语气之中,不难听出一种无奈来,而她说道那个‘他’字的时候,语气明显变得轻微了许多,仿佛怕这个字说得重了,武长风会不见了一样!

    “试过了?”

    “试过了!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李鑫的脸上也露出了无奈之色,但他还是不死心,在得到了对方的答案之后,他径直朝着小院的大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没有靠近院门,紧闭的大门已经打开了,一人一脸微笑的对李鑫说道:“武神人吩咐过,不让任何人出入,咱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,还请神人不要让咱们为难!”

    神人?李鑫没有听说?

    虽然说对方说道神人两个字的时候,语气之中并没有任何恭敬的意思,但他听见对方如此称呼自己,心中还是暗自高兴了一阵。

    跟着大总管,什么事都能发生在自己头上啊!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得意忘形,而是沉着脸说道:“既然你知道我是神人,就不该拦着我的路!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如此严肃的神情,定然能够让对方多少生出一点畏惧来,不说待自己如同武长风那样,但至少也不会将自己拦在屋内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听见他这句话之后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武神人吩咐过的事情,咱们也不敢违拗,还请神人莫怪!”

    说完,毫不客气的将原本重新关上了!

    这年头,果然自己的实力才是真正获得别人尊重的原因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