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3 焚烧不尽的骨架

    然而,现在无论他怎么呼喊,都无法改变眼前的事实,因为火球已经打在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众人清楚的看见,原本只有头颅大小的火球,在打中武长风的瞬间,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武长风清晰的身影,就这样湮没在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一个伟岸的身躯,瞬间消失在火焰之中,众人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,在火海之中若有若现的一副骨架!

    这一副骨架的大小,与武长风的身材没有任何的偏差,如此诡异的一幕,让众人心头都是一颤。

    难道说,大总管就这样没了?

    难道说,武长风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难道说,他并不是什么神人?

    对于众人来说,最为高兴的,自然是左右火使二人,原本他们心中还存着一丝担忧,如果武长风真的是神人的话,自己冒犯了他之后,不知道会遭受什么样的报复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一幕,让他们心底的这一丝顾虑彻底消除了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真的是神人的话,他不可能轻易被自己的火球打中,即使真的被自己的火球打中,也不可能被火球烧得只剩下一副骨架!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而已,死了就死了,没什么只得可惜的。

    而见到火海中的这副骨架,他们心中甚至生出了一丝优越感来。

    普文观借用神人的名头,将圣上的双眼蒙蔽了,是自己将对方的伎俩戳穿,让圣上的双眼再一次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而对于先前的冒失,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心里负担了,虽然刚才自己冒犯了圣上,但自己毕竟让圣上清楚的认清了现实,他应该感谢自己才对,又怎么会惩罚自己?

    两人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起来,如何向吴振天邀功请赏。

    然而,吴振天现在的心情并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他眼神复杂的望着那一对火海之中的骨架,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,还是应该悲伤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不远千里赶来,为的就是能够见到神人,而之所以如此的原因,实质上他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自从他成为伊国的国君一来,从来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这种提醒吊胆的感觉,并不是来之其余三国的威胁,而是来自于伊国深藏在背后的黑暗。

    这一股黑暗的厉害,是他一个君王都束手无策的,也真是因为这种黑暗,才让他不顾一切的想要找到一个能够冲破黑暗的途径。

    无疑,普文观口口相传的神人,才是他最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,在亲眼看见了武长风,心里已经开始认同他就是神人的时候,这样一个神人般的存在,居然在左火使的一个火球之下,化为了飞灰!

    这种巨大的落差,只给了他一个感觉!

    神人,也不过如此!

    起初武长风被火球砸中的时候,他只是怀疑武长风的身份,或许,他并非真正的神人,只不过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而已。

    但到了后来,他心里的这一丝猜忌,最后却变成了绝望。

    在漫长的岁月之中,自己一直忍辱负重的活着,为的,就是能够在某一天,遇上一个能够真正拯救伊国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可以是神人,也可以使一个普通人,无论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对于吴振天来说,他都是吴振天心中的一个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,自己等候了大半辈子,好容易盼来了这么一个希望,或许武长风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神人,但即使如此,自己也能利用这一点,做出很多有利于伊国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份希望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,自己亲眼看见了希望的破灭。

    这一种巨大的落差,让他原本充满希望的心里,再一次蒙上了灰色。

    绝望!

    普天之下,恐怕没有谁能够真正的撼动他对伊国的影响了,即使自己做再多的努力,忍受再多的屈辱,到了最后,都不过是一场梦幻而已。

    绝望!

    这一刻,在武长风被焚烧的同时,他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,也变成了绝望!在自己有生之年,恐怕再也做不出来对伊国有贡献的事情来了。

    吴振天略微惆怅的眼神逐渐暗淡下来,直至最后一丝明亮,在他眼里彻底消失!

    而同样有着这种想法的人,并不是只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上清散人眼神之中,有着与他同样的暗淡之色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武长风是自己见过最为接近神人的人,或许他并不是什么真的神人,但他的这一层身份,可以让自己做很多事情!

    与吴振天一样,他心中也有打破伊国目前僵局的想法,只要不出什么差错,在普文观的大力推崇之下,在加上吴振天的到访,到时候武长风即使不是神人,在一番鼓动之下,他也会成为伊国第一个真神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这一层身份在,那么接下的事情,就不用武长风费心,自己与师兄就能很好的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为了避开左火使的火球,竟然亲手将武长风送进了坟墓。

    这无异于自己亲手将自己的计划全部扑灭掉,一种深深的自责,在他心底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,自己即使被左火使活活烧死,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

    上清散人的自责,并没有让许紫嫣等人有任何原谅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武长风确实是为了救自己,才会被火球击中,但眼见着武长风就这么没了,他们心底的那一丝感动,此时已经变成了愤怒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们突然到访,武长风又怎么会遇到这样的险境?如果不是他们三人动手,武长风又怎么会受到池鱼之殃?如果不是他们,武长风现在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?

    一股深深的愤怒,让他们冲出了房间!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,自然是将火球转移到自己这边来的上清散人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武功不济,斗不过左火使,这一团火球根本到不了自己这里,没有火球的威胁,武长风也就不会挺身而出的相救自己,他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了!

    其中反应最为激烈的,自然是李鑫了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之中,他是跟着武长风时间最长的人,对于武长风了解,他也是最为深刻的。

    从自己深夜偷盗开始,武长风给他的印象就是沉稳,而在以后的事情之中,他从武长风哪里学会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亦师亦友的人,给予自己的恩惠,更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眼见着自己活得越来越像一个人的时候,武长风就这样没了。

    对于始作俑者的三人,他心中原本变得阳光起来的地方,此时又被一层黑暗所蒙上了!

    或许,自己并不是三人的对手,但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气,驱使着他继续往前!

    无论如何,这个仇,自己一定会报!

    只是,在武长风身边耳濡目染的他,此时学会了冷静,他不会因为武长风的离去,自己也跟着一同送死!

    有生之年,即使自己活得不好,也绝对不会让这三个人活得滋润!

    对于一个人最大的折磨,并不是立刻杀了他,而是要让他们知道,什么叫做痛不欲生!

    即使做这件事的代价,是穷极自己一生!

    然而,对于李鑫愤怒的目光,左右火使二人并没有看见,他们现在真盯着那一团仍在燃烧的火焰在看!

    不应该啊!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武功,左右火使二人都极为清楚,那一团火焰虽然是凭借自己的内力化出来的,但与真实的火焰相比,火球的威力,远在一般火焰之上。

    寻常之人,即使碰到一点火星,都会叫嚷半天,更不用说碰到自己化出来的火焰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从火球砸中武长风的那一刻开始,他们从来没有听见武长风叫喊过一声!

    即使火球砸中对方的瞬间,他至少也应该叫出声来吧!

    这样诡异的一幕,让两人心里开始打起鼓来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真的是神人,这一句肉身,不过是神人所支配的肉体凡胎而已?

    同样反应过来的,还有上清散人与吴振天二人。

    二人在看见左右火使盯着持续燃烧的火焰看时,他们心中也冒出了同样的疑问!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真的只是寻常之人的话,即使他再硬气,也不可能纹丝不动啊!

    而且,都过了这么长的时间,那一颗燃烧的青树,都已经化为了飞灰,但与武长风一同燃烧的火焰,此时还是如同刚刚砸中他时的那般模样,随着山风的起伏,仍在左右跳动着!

    实在是匪夷所思!

    而反应过来的上清散人,此时在记起一件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快救火!”

    他的这句话,自然是对身后的普文观弟子所呼喝出来的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看得呆的众人,在他的这一声呼喊之下,这才手忙脚乱的朝着柴房院中的古井跑去!

    只是,当他们取了井水过来,准备灭火的时候,他们慌乱的动作已经听了下来!

    因为,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,出现一具发光的骨架!

    这是一副完整的人骨,在忽明忽暗的火焰之中,这一副骨架显得更加的突出,而即使在日光的照射之下,这一具骨架的颜色,也清晰可辨!

    而且,即使是这些普通的弟子,在看见骨架之后,都觉得有些不同寻常!

    因为一般的骨架,应该是白色的,但火焰中的这一句骨架,却隐隐泛着金光!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这是因为火焰的缘故,是的骨架泛出如此灿烂夺目的颜色,还是因为骨架本来就是这个颜色,只是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而已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这样的一副骨架,足以让他们的视觉受到冲击,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,如同传染病一样,迅速在这些人中扩散开去!

    这样的神情,同样出现在了左右火使等人眼中!这种事情,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们寻常时候练功,还是与人对敌之时,凡是火焰所经之处,都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,即使再坚硬的金铁,在火焰的灼烧之下,最后也只会化为一片灰烬!

    这,究竟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正在他们心中生疑的时候,火焰中的情形,再一次给了他们极大的震撼!

    因为那一副骨架的姿态,实在是太过诡异了!

    并不是火焰之中的骨架,给了他们多少威胁,恰恰相反,正是因为火焰之中的骨架,有着一种大度从容的风范,才会让他们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随着火焰的持续燃烧,火焰之中的骨架,显得更加清晰起来,而骨架的形态,也并非武长风当初抵挡火球之时的弓步,而是如同一个负手而立的老者,傲然俯瞰整个世界一般的姿态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姿态之下,世间所有的一切,都显得微不足道,即使是万里的山河,在这样的姿态之下,不过是一副山河图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发现这一点的二人,在这样一副骨架面前,却显得如同蝼蚁一般渺小,一种恐惧,在两人心底彻底蔓延开来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说话自己,已经惊惧到了极点的左右火使二人这才反应过来,顾不得自己会被火焰燃烧的他们,此时如同两只发疯的也够,径直朝着火焰中的骨架冲去!

    一定要赶在火焰燃烧殆尽之前,将这副骨架拆了!

    在他们心中,已经隐隐觉得,或许,武长风真的是神人!

    只有神人,在被自己的火焰灼烧之下,还能保持如此傲然的之态,只有神人,才会给自己如此强大的压力,只有神人,在他死后,还有可能获得重生!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,就是他们二人,如果武长风真的是神人,那么他们以后的日子,即使有背后之人撑腰,最后的下场也将会是痛不欲生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之前,他们绝对不可能让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!

    你不是能够涅槃重生么?你不是能够起死回生么?没有了骨架,我看你怎么活下去!

    这是两人此刻的想法,也是两个人此刻不顾一切要做的事情!

    对于两人突然的举动,李鑫最先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鑫,对左右火使二人的仇恨,已经到了极点,好歹毒的心肠,活活烧死了大总管不说,难道还要将他的骨头拆了不成?

    刚才是因为事出突然,所以他来不及阻住武长风,但现在,他既然知道了左右火使二人的意图,又怎么会让两人得逞?

    在左右火使二人出手的同时,如同一阵疾风一般的李鑫,已经朝着两人扑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