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0 炙手可热的人物

    听见两人这番话,武长风还能说什么,心中暗赞一声高明之下,静待上清散人的下文。

    但让武长风意外的是,上清散人也不是吃素的,听了两人的谈话之后,他脸上露出苦涩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圣上这一趟想必是要白跑了!”

    两人只是想要为难上清散人一番,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撒泼打滚起来了,面对这样一个无奈,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了!

    只能说出一个‘你’字,迎接他们的,便是紫金冠之人的不悦之色!

    刚才三人的谈话,紫金冠之人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左右火使故意为难上清散人,他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但现在听了上清散人的话,他已经有八九分相信神人的存在,如果不是这样,上清散人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?

    左右火使让他先拿出龙胆,让自己看,但上清散人已经说过了龙胆在神人手中,只有得到神人的许可之后,才能让自己去看。

    既然都已经要问过神人了,又何必要先看蛇胆,再去拜会神人呢?

    多此一举的事情,不但不能给自己任何好处,还极有可能迁怒了神人,让他对自己生出不满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,自己想要的东西,他又怎么会给自己了?

    侧过脸来,冷冷的看了左右火使两人一眼,随后对上清散人赔笑道:“道长别介意,你们也不是相处一天两天了,他们的性子就是如此,道长别往心里去,既然如此,那不知神人住在什么地方,咱们不上门拜见,至少可以远远的看上一眼吧!”

    对于伊国圣上的要求,上清散人早就看穿了对方的伎俩,从他这句话,上清散人就看出来他还是不肯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悠然说道:“对于神人,咱们普文观自然不会怠慢,整个普文山最适合神人居住的地方,想必圣上也知道,从那里可以看见整个普文山的情形,但想要见到里面的情形,就只能走进里面去了,圣上既然没有这个诚心,我看这一面不见也罢!”

    看着冷傲立在一旁的上清散人,紫金冠之人知道他是真生气了,他舟车劳顿的赶来,就是为了能够见到神人一眼,现在,却因为担心自己的生死,而失去了如此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心中多少是有些不甘的!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之后,紫金冠之人这才开口道:“道长所言极是,还请道长安排一下,朕现在就想见到神人!”

    见左右火使还欲劝阻自己,紫金冠之人冷冷看了二人一眼,抢在二人前面说道:“如果真有人想要对朕不利,这不是还有你们吗?难道朕高官厚禄的养着你们,就是看你们在这里耍嘴皮子功夫的吗?”

    紫金冠的这句话可谓极重,让原本还欲申辩的二人,顿时涨红了脸,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了!

    而看见两人这般模样,上清散人心中却起了狐疑之心,并没有直接回答紫金冠之人的话,而是转头问两人道:“难道说,两位兄台已经练成了烈火诀的最后一重?”

    从上清散人惊疑的神色之中,武长风对这两个左右火使顿时产生了兴趣,能够让上清散人露出如此面容的,看来他口中的烈火诀,恐怕也不是一门简单的功夫!

    而在见到两人一副不屑的神情,武长风心中更加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一门烈火诀,一定是烈火卫至高无上的武功,能够练成最后一重,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而两人的神情,分明在告诉上清散人,他们已经练成了!

    不知道烈火诀的威力究竟如何,与自己的天尊诀相比,又是谁优谁劣?

    武长风来到伊国的目的,就是为了找出当年那个人的下落,虽然说对于自己的武功他极有信心,但听见如此高深的武功,他还是想印证一番!

    然而,从上清散人一脸颓废的神情来看,两人练成了烈火诀之后,上清散人已经不是两人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上清散人还是一副极为淡定的神情,朝紫金冠之人点了点头,便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的谈话,武长风一直听着,此时见上清散人去准备伊国圣上来见自己的事情,武长风心中暗骂一声。

    你们把我当什么,难道你们相见我,不问过我同不同意,而是去问他们这些不相干的人?

    虽然明知这是出于谨慎,所以才会先确认一番的事情,但武长风心里,就是又那么一点的不快!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你们勾心斗角的玩的不亦乐乎,那就让你们彻彻底底的斗上一场!

    到时候,自己不仅能弄清楚普文观的真正意图,还能见识见识烈火诀的威力!武长风的嘴角,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来!

    在听见了对方的谈话之后,武长风一直留在院中等候,大约过了小半日的时间,武长风这才看见,被安排在一处清净地方休息的紫金冠之人,在上清散人的带领之下,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!

    而经过如此长时间的深思熟虑,武长风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计划极为完美,连其中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情,他都考虑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眼中,这些人已经是一群疯狗了!

    而早就得了武长风吩咐的众人,已经缩在了房间之中,当院门被扣响的时候,他们只能从早就准备好的缝隙之中观望院中的情形!

    众人只见武长风听见了敲门之声以后,只是淡定的盘膝坐在院子之中,对院外的一切,他似乎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等院门被瞧响了三次之后,武长风已经能够听见院外小声的嘀咕之声,而从声音听来,肯定是左右火使又在数落上清散人了!

    即使如此,武长风也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,他的第一个目的,就是要双方心中生出不满来。

    对于左右火使这样的人,武长风很请粗,只要给他们抓住机会,他们定然不会放过上清散人的。

    而正如武长风所料一样,武长风已经能够听见外面两人质问的话语了!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神人就住在这里么,怎么咱们敲了这么半天的门,里面却没有动静?”

    此时的上清散人,也是一头雾水,对于这种情况,他事先也没有预料到,而见到紫金冠之人不快的神色之后,他额头上已经有了一层细密的冷汗!

    努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赔笑道:“可能,神人在午休也说不定!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等人的情形,每个一个小时,就有人向他通报一回,对于武长风等人的一举一动,他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自从武长风等人近了这座院子之后,他们就没有离开过,他异常坚定的相信,武长风等人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敲了这么半天的院门,在平时,院门早就开了,又何必要等到现在?

    但武长风奉人不肯开门,他总不能直接破门而入吧,即使自己有这个胆子,圣上也绝对不允许自己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心中焦急之下,只能胡乱编了一个理由,好先稳住紫金冠之人!

    “这件事,最好如道长所言!”

    从紫金冠之人的语气之中,武长风明显感觉道了怒意,而他的话外之音,武长风也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你敢骗我,我定然让你好看!

    对于院外发生的一切,都在武长风的预料之中,他将李鑫等人支开,为的就是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现在火已经烧起来了,就只等着自己加油了!

    受不住紫金冠之人火辣辣的眼睛,上清散人一把将敲门的小道士退开,自己亲自上前扣门。

    “神人,你在不在?如果在的话,能否把门打开一下!?”

    听见上清散人这句话,武长风差点没有坐稳,直接从蒲团之上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声音,这语气,活脱脱的还是在跟小情人说话啊!

    自己可是堂堂正正的大男人,他这样对自己说话,难道就一点也没有负担?

    从紫金冠以及左右火使几人脸上变化的神情来看,武长风更是肯定了自己没有听错。

    他丫的,这么大一把年纪,居然还如此不正经!

    既然对方都已经如此,自己不开门,似乎显得有些不厚道,只是,火上的油不能一口气加上去,总得循序渐进的进行!

    整理了一番思绪之后,武长风这才让自己浑身竖起来的汗毛平复,轻咳了两声,这才用一种极为庄重的声音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没有打开院门,但只是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就让他喜出望外了!

    你们听见了没有,里面有声音,我没骗你们吧,神人就住在里面!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回答,他当真如同听见了从遥远的天籁传来的声音,声音之中的语气虽然不怎么好,但在他看来,天底下恐怕没有比这句话更好听的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一直保持沉默不说话,那他最后只能有两种结果。

    其一,是自己承担欺君之罪,只是这样的一个罪名,就足够让他人头落地的。

    不管伊国的圣上如何崇尚道教,欺君之罪就是欺君之罪,这样的过错,别说是自己,就算是自己的师兄,最后也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这句话,无疑救了他一命。

    而第二种可能,他是打死不会去做的,即使是欺君这样砍头的罪名,他也不愿意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自己鲁莽冲进院中的结果,就是得罪了神人,得罪了神人之后的活过,他只是想想,就觉得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什么生辰八字,什么命格,那都是握在神人手中的,对方可以让自己喝水噎死,也能让自己吃饭呛死,世间所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得罪了神人之后,都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神人还掌控这生死,他可以让自己喝水噎死了之后,在吃饭呛死一回,自己如果活成了这样,还真不如让圣上将自己一道杀了来的痛快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的回答,让他不用为难究竟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对于院内这一声回答,同样吃惊的还有紫金冠之人与左右火使二人,在院门敲了如此就之后,院内居然出现了声音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,一个没有水的池塘,突然冒出了一股清泉一样,这样吃的冲击,给了他们太多的震撼,对于神人的存在,他们心里也开始打起鼓来!

    而上清散人听见武长风答话,还以为是自己说话的声音起到了效果,继续用这种嗲声嗲气的声音问道:“神人现在可方便?观中来了以为极为重要的客人,想要面见神人,不知道神人是否愿意相见?”

    上清散人给武长风的第一印象,是那种仙风道骨的高人,但他此时用这种声音和自己说话,武长风真恨不能一巴掌将他拍死!

    眉头微皱道:“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上清散人微微一愣,随后这才正色道:“不知道神人时候方便!”

    听上清散人用原来的声音说话,武长风觉得舒服了不少,轻轻嗯了一声之后,大手一挥,一股极为强劲的劲力,化为一道飓风,直接将院门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而原本喜出望外的上清散人,在听见武长风这个‘嗯’字之后,已经有些得意忘形了,被突如其来的这一股飓风席卷,他差一点没有站稳,直接掉进下面的万丈悬崖之中去了!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之后,他脸上并没有丝毫的不快,反而,对于武长风的这一举动,他更加的满意了几分!

    这样才算得上是一个神人嘛!

    当院门打开的时候,坐在院中的武长风,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见见到武长风清秀的模样之后,紫金冠之人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,一脸狐疑的望向上清散人!

    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复,上清散人只是用眼神告诉紫金冠之人,眼前这个人,就是他口中的神人!

    一番催促之下,希望紫金冠之人能够尽快进入院中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一面算是见到了,至于后面的事情,就好说得多了!

    心生狐疑的紫金冠之人朝左右火使使了个眼色,便一脸微笑的朝着院门走去。

    岂知,他刚越过上清道人,原本敞开的院门,再一次无风自动,自行的关上了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