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了许久,武长风见对方并没有亲自上门来,就连派人来打听一番也没有,他这才略微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二人的谈话,武长风却一直都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很显然,自己成为了两人利用的对象,而事情的真想,自己现在还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二人所说的事情,他还是极为好奇的,如此大的一个宗门,为了对付烈火卫,居然不惜牺牲掉自己的一切,那他们所谋之事,恐怕也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虽然对于二人的意图不明,但武长风还是决定静下心来,看他们要对付的究竟是什么人!

    三天之后,原本在小院之中清修的武长风,听见山下有动静,这种动静,与往日里人山人海静默无声的情形想必,实在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好奇之下,武长风又放开眼力,发现原本挤满了人的台阶之上,竟然空无一人,最为奇怪的是,山道之上,居然铺上了一条直通山顶的红毯,而且,看普文观弟子庄重的神情,不难发现,他们所精心准备的一切,是为了欢迎某个重要的人物。

    略微沉吟了片刻,武长风并没有将眼力直接放在山脚下,而是选择在半山腰。

    对于前几天的事情,他现在还有些余悸,如果让对方发现自己在偷看他们,后面的事情,他们恐怕会更加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还一头雾水,不知道他们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,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,他还不想暴露自己。

    之所以将眼力直接放在半山腰,是有原因的,至于这种方法是否可信,武长风也只是第一次尝试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,就好比山谷吹来的风,虽然自己无法看见这些风,但自从自己来到这里,这股风就一直从山谷吹来,久而久之之下,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自己进入这里的时候并没有风,而是在某一个时候,一股风突然出现了,虽然道理都是一样,但诧异自己,自己一定会寻找这件事情的原因,直到找出风的源头,自己才会安心。

    与自己的眼力一样,自己将眼力放在半山腰,这些人上山之后,即使有被人偷看的感觉,他们也会习以为常,但如果自己现在贸然将眼力伸出去,出察看山脚下的动静,说不定会引起什么误会,以至于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,最后又被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,就是让对方觉得没有任何威胁,好让他们心中的小算盘,尽早的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等了没多久,武长风便发现一行人进入了自己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头戴紫金冠,一身华丽的服饰,模样看上去四十多岁,脸上带着虔诚之意。

    而他身侧,则站着两个表情极为严肃的护卫,一身火红的衣服,仿佛像两团火焰一样,使得走在最前之人身上仿佛有一层光芒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两人的身份,但从对方时不时转动的眼珠来看,对于自己放出的眼力,他们还是有些不适应!

    但这种情形,也只是片刻的功夫而已,等到前行一段距离之后,两人便不再四处张望,而是警惕的守在紫金冠之人的身边!

    这一招果然有效,早知道,自己一直将眼力放开就是!

    在大周,他为了隐藏自己的实力,所以只有在自己需要的时候,才会将眼力放开,但现在自己初入夏国,知道自己的人并不多,如果从一开始,他们就有这种感觉的话,即使他们隐隐猜测到了什么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将眼力持续外放,对他并没有什么坏处,他一直想要无时不刻的运转天尊诀,好让自己的武功更进一层,只是碍于各种关系,所以才一直没有办法做到。

    现在,武长风不再顾忌这些,只见将天尊诀运转起来,等到了一个自己觉得不怎么累,又能保持的距离之后,他发现自己的眼力维持在了三里左右!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范围虽然比自己将眼力放开到极致时,少了一大半,但即使如此,三里的距离,发现不对劲之后,武长风能够做很多事情!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结果,武长风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紫金冠身后的人,全部出现在了武长风的视野之中,跟随而来的人,不下上百人,这些人只有少数几人的衣着是普通的锦服,其他人则全部是那种火红的衣衫!

    从他们衣服的眼色来看,这些人的地位一看便知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理会这些,而是看见了站在如同火焰一般的两人身后的杨文杰!

    到得此时,武长风才明白过来,杨文杰这几天的离去,定然是给紫金冠之人送信去了!

    至于他紫金冠之人为何前来,武长风就不得而知了,而看对方的样子,他们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,所以才会匆忙赶来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的话,武长风隐隐觉得,先前自己听到的烈火卫,恐怕就是这些穿红衣服的人了。

    既然普文观如此痛恨烈火卫,为什么又要去请他们前来了?还有,这个紫金冠之人,看上去虽然普通,但武长风从他身上,总能感受到一股帝王的冷峻。

    难道说,烈火卫是当今圣上的护卫?而这个紫金冠之人,就是伊国的皇帝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接下来的戏码,就十分精彩了!

    等众人到了半山腰,上清散人已经率领众弟子等候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在见到紫金冠等人之后,他们只是恭敬的行礼,并没有下跪的意思,这一举动,引起了武长风的好奇。

    难道说自己的猜测不对,这个紫金冠之人,只是烈火卫的人而已?

    心中好奇之下,却见紫金冠之人已经被上清散人簇拥着朝着山顶而来。

    而从两人的交谈之中,武长风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圣上远道而来,令弊观蓬荜生辉,不知道这一次圣上要在此住多久?”

    能够被称之为圣上的,只有伊国的天子了,正如自己预料的一样,烈火卫就是当今圣上的护卫,这也难怪上清散人二人交谈的时候,对烈火卫表现出极为不满的神情来。

    而从上清散人的话语之中,武长风倒是觉得,紫金冠之人来这里小住,似乎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!

    听了上清散人的话之后,紫金冠之人只是摆了摆手,对他所问之时,并没有回到,而是转而问道:“令师侄所言之时,可是事实?”

    上清散人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杨文杰,小心说道:“是否是事实贫道不知,但他们确实是从那里而来,而且,是我这位侄儿亲自相迎!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句话,紫金冠之人仿佛看见了希望一样,两眼放光的望着上清散人,激动说道:“好,不知道神人现在在什么地方,烦请散人现在就带我去见他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又是一愣,神人?怎么又和自己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武长风在小院清修的日子,并不是只安于此地,从那些山上之人一声细语的交谈之中,他大致弄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普文观来了神人!

    而从自己到来之后,他并没有发现其他人来到道观,而且,上清散人在见到自己之后,称呼自己的都是神人!

    所以他们口中的神人,自然是自己无疑了!

    可是,自己一个大周的普通人,到来这里,怎么忽然就变成了神人了?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一件一直令武长风十分不解的事情,此时武长风也得到了解释!

    伊国上下,无论是达官贵人,还是普通老百姓,他们对于普文观的尊敬,一点都不亚于对皇帝的尊崇!

    一个国君听见神人两个字之后,都显得如此激动,伊国百姓对于自己的好奇,自然不用多说了!

    看来,他们是真相信有神仙这一回事啊!

    不过对于这些,武长风并没有丝毫的兴趣,毕竟神仙对于他来说,还是太过虚幻了一些,一个有血有肉之人,又如何能变成神仙了?

    但既然对方将自己当成了神人,无论他们想要干什么,自己有了这一层身份在,就不用担心他们会对自己怎么样了!

    然而,正当武长风盘算着如何对待这位伊国的国君时,一直站在紫金冠之人身后,冷眼看着上清散人的二人,忽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在你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以前,还是小心些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倒是让紫金冠之人激动的神情得以了缓和,不过,只是缓和了一些,并不是已经消除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紫金冠之人有些焦急的对二人说道:“左右火使,既然这件事已经确信无疑,你们还有什么好顾虑的,能够见到神人的机会,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,一旦错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紫金冠之人脸上的焦急,已经变成揾怒!以至于站在他身后的两人,也只能老实的站在了原地!

    只是,两人却没有打算就此住嘴的意思!

    “圣上,难道你忘了去年发生的事情?”

    听见二人这句话,紫金冠之人脸上的揾怒已经变成了愤怒,只不过对象,也从左右火使二人身上,转移到了上清散人身上!

    这里面,有文章啊!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武长风能够从这些人的交谈之中看出来,普文观与烈火卫之间的仇怨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!

    而产生这种仇怨的原因,就是因为这个紫金冠之人!

    听了两人的话之后,上清散人忙解释道:“圣上息怒,去年的事情,确实是咱们听信了谗言,所以才会闹出笑话来,但这一次,我可以用人头担保,这件事绝对不假!”

    见紫金冠之人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,上清散人之才继续说道:“圣上可见过龙胆?”

    原本带着疑惑的紫金冠之人,此时脸上露出了浓厚的兴趣!

    别说是龙胆了,就是真龙他也没有见过,而且,如此神圣之物,谁又舍得杀了,只取他的龙胆了?

    见紫金冠之人露出好奇之色来,上清散人微微一笑道:“神人这一次上山来,就带了一枚龙胆,我亲手摸过,绝对假不了!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句话,连左右火使二人都露出惊讶之色来。

    龙可是神物,能够弄到龙胆的人,必然也不是普通人!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这一次上清散人可要立大功了!

    不等两人开口,紫金冠之人已经重新露出了兴奋之色来。

    “散人如此说,自然不会有假了,只是不知道龙胆现在在什么地方,可否让朕一观?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,至高无上的武功秘籍,就是他们毕生所追求的,而那些当世的强者,就是他们仰望的对象。

    但对于一个求仙问道之人,所有关于神仙传闻的东西,自然成了他们好奇的对象!

    看着紫金冠之人脸上露出的兴奋之色,武长风可以断定,伊国的国君,就是这样一个人!

    只是,他们提及到的龙胆,只是蛇王的蛇胆而已,虽然蛇王的大小,和龙确实差不多大,但那毕竟只是一枚蛇胆,并不是真的龙胆啊!

    而且,最重要的一点,是那枚蛇胆是自己的,自己可没有说要将蛇胆交出来,他们想要看蛇胆,问过自己没有?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觉得这些人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,但他现在毕竟在伊国,身为伊国国君的紫金冠之人想要看蛇胆,自己也没有接口搪塞啊!

    如果将伊国的国君得罪了,自己还用继续在伊国待下去吗?

    正担心之际,上清散人的话,却让武长风松了一口气!

    “圣上稍安勿躁,龙胆毕竟是神人之物,咱们也不能据为己有,想要亲眼见到蛇胆,还要问过神人之后才行!”

    紫金冠之人脸上,明显露出失落之色来,但只是片刻的时间,他便反应过来,忙问道:“那神人现在在什么地方,烦请道长带我去见他!”

    看着紫金冠之人几乎给上清散人跪下的模样,武长风这才明白过来,上清散人等人处心积虑的谋划着一些,为了,恐怕也就是这些了!

    权势,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,都有着无法抵挡的诱惑,即使是修仙之人,也不例外!

    而正是上清散人的这一句话,却给了左右火使一个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“在没有见到龙胆之前,咱们如何确定那些人就是神人?如果圣上有个散失,你可担当得起这个责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