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没有等武长风弄明白是什么情况,那为首的道人已经虔诚的朝着武长风跪倒下来,本欲上前相扶的武长风,却在上清散人的催促之下,快速朝着空地的另一边而去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消失在空地,又重新进入一条回廊之后,那原本寂静的空地之中,忽然爆发出真正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情形,武长风有些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自己不过是从他们只见穿行过来而已,他们没有必要如此大惊小怪吧!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嘀咕之际,上清散人已经带着武长风来到了一处偏房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偏房,倒不如说是一处别院,虽然别院与普文观相连,但除了一条可供同行的过道之外,整个别院完全建立在一座孤山之上,如果不想外人打扰的话,让人守着过道就很容易办到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一个小小的道观,居然还有如此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对于武长风来说,实在是太适合不过了,他刚来到伊国,对于伊国的情况并不怎么熟悉,出现在外人面前,必定引起这些人的注意,有个清净的所在,自己或多或少能够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一些伊国的消息,等到自己熟悉了之后,再离开这里也不迟。

    满意的点了点头,便开始打量起四周的情形来。

    原本看着只是一间宽大的院子,在武长风进入过道之后,这才发现,自己的想法还是太过简单了。

    那间被他认为是宽大院子的地方,只不过是一个歇脚的凉亭而已,等闯过凉亭的过道之后,武长风眼前又是一亮,整洁的空地之上,一排排俨然的屋舍拔地而起,中央的空地被分为石块,两处是池塘,此时荷花开得真浓,在山风的摇曳之下,颇有几分搔首弄姿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另外两处,则是两处花圃,花圃之中开着不知名的花,得益于微风的照顾,整个院子之中,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味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一处高山之上,居然能有如此梦幻般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些俨然的屋舍,少说也有七八间,别说是自己一行人了,就算是整个凌王府的人前来,恐怕也不觉得拥挤。

    “武神人远道而来,想必早就累了,这一块地方,可还入得了武神人的法眼?”

    武长风自己也不知道,他为什么会叫自己武神人,但这样的称呼,似乎是一种尊称,所以武长风也懒得去管,只是目不暇接的去心上四周的风景,对于上清散人的话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得到武长风的同意之后上清散人这才一副谦卑的样子躬身行礼,随后便说道:“如此,那贫道就不打搅各位神人休息了,如果神人有什么吩咐,只管去扯过道口处的那根绳索,有什么需要的,自然会有人送来!”

    言罢,上清散人也不再啰嗦什么,只是一脸深意的看了武长风等人一眼,仿佛怕惊扰了对方似的,恭敬的退出了院中。

    等到普文观的人离开之后,李鑫等人这才找了一个空房间,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入其中。

    随后便折转回来,问武长风道:“大总管,他们对咱们怎么如此客气?还有,神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事情,武长风也不清楚,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用意是什么,但从他们的态度来看,这些人应该不会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管他呢,自己在沼泽地中已经度过了将近半月的时间,虽然上面也有床,但他总觉得睡得不踏实,现在有如此好的一块地方可以让自己休息,那自己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抬头扫视了一眼之后,一股倦意便席卷而来,不知道是因为这里的气候宜人,还是那股淡淡的花香催人如梦,现在,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有这种感觉的,并不是武长风一个人,包括叶二郎在内的众人,都有这样的倦意,很知趣的让出主位的房间,众人各自去找可以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许紫嫣选的房间,就在武长风旁边,后边就是大朗小朗二人的住处,而另外一边,挨着武长风房间的则是李鑫,排下去就是叶二郎的房间。

    如此分布,倒也在武长风的意料之中,没有多说什么,嘱咐了众人几句之后,便各自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原本惊讶于外边布局的武长风,在进入房间之后,却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过简单了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只觉一种奢华的感觉,在武长风心里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只见雕栏玉砌的用具,以及梦幻般的陈设,让武长风觉得,皇宫大院恐怕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最让武长风觉得惊异的,还是那一张挂着金色幔布的玉床。

    这个东西,武长风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玄冰凝床!

    上古四绝,对于所有修炼武功之人来说,可以称之为是至宝,但对于技师来说,上古四宝之一的玄冰凝床,则是所有技师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张床只是从其外观来看,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,看上面雕刻精美的纹理,以及那优美的弧线,只是看上去,就给人一种极为舒坦的感觉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张床有着静心凝神的功效,传闻在上面睡上一晚,能够令无法安睡者安然入梦,如果能睡上十天半月,偶尔的头痛症状便能消除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一直用这张床的话,即使是头疼欲裂者,时日久了,也能自行消除!

    更为离奇的传说,则是这张床能够开灵智。

    曾经听闻,在玄冰凝床刚出现的时候,因为人皇担心献床者对自己图谋不轨,于是去深山野林之中,抓了一只从未与外界接触的猴子来,将其绑在床上代替自己。

    起初,这一只极为狂暴的猴子,在见到生人之后,便张牙舞爪的想要逃走,但放在床上之后,这只猴子竟然平静下来,之后的每一个晚上,即使不将猴子绑在床上,它自己也会回到玄冰凝床上去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之下,这一张床,便成了这只猴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原本将这件事忘记了的人皇,在数年之后忽然想起了这件事,回来再看时,却听见猴子说出了一句话!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大惊之下的人皇,本想抓住猴子,好仔细问个明白,但在人皇的熏陶之下,猴子早就偷偷的将人皇的本事学去了,人皇想要抓住猴子,猴子却已经逃走。

    至此之后,玄冰凝床这才被分为圣物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有着如此功效的一张床,居然放在普文观这种道观之中,这让武长风对普文观的印象,有了很大的改观。

    从刚才上清散人对自己恭敬的态度,以及那些普文观弟子小心翼翼的神情来看,武长风只觉得,他们不过不是一群愚昧无知的信徒而已。

    但既然有着玄冰凝床这种东西存在,作为普文观的弟子,自然是无福消受的,但对于上清散人这样的存在来说,必定能在上面休息几晚。

    能够给猴子开灵智的一张床,如果给人使用,那还了得?

    所以见到这张床之后,武长风觉得,这一座普文观,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但从上清散人的神情来看,他们对自己的恭敬,似乎不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他们将自己安排在这里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想不通其中的关键所在,武长风只是茫然的望着窗外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阵阵花香,让武长风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,倒在床上,便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三日,都没有人前来打扰他们,只是时不时有普文观的弟子过来送些吃食以外,其他时间并没有人来与他们交谈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情形,武长风等人起初也觉得奇怪,但到了后来,见到那些送饭菜的弟子,连正眼都不敢看自己一眼之后,武长风心中的顾虑便消除了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想要囚禁自己,他们定然不会是这般模样,看他们这个样子,似乎是想让自己在这里过得舒坦而已。

    有几次武长风有过想找杨文杰的想法,在整个道观之中,他觉得只有这个杨文杰对自己的态度不是那么的拘谨!

    或许,他知道些什么,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问过送来饭菜的弟子,他们只是说杨文杰奉了师命下山去了,要等十天半月才能回转。

    于是这最后一丝的想法,也在武长风脑海中破灭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那张玄冰凝床的效果,武长风则极为喜欢,起初睡在玄冰凝床之上,一觉醒来之后,武长风只是觉得自己头脑更加清晰了几分。

    但时间久了之后,他发现,自己在玄冰凝床上睡了一晚之后,原本已经极为宽广的脑海虚空,竟然隐隐有扩大的趋势,而且脑海虚空之中那一层淡淡的雾朦,似乎在有消退的意思。

    最为明显的,则是脑海虚空之中哪知雄鹰的眼睛。

    武长风还记得,自己刚刚铸就脑海虚空的时候,哪知雄鹰的眼睛是闭着的,随着自己将天尊诀修炼完整,雄鹰的眼睛这才慢慢张开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情况,只是在自己使用天尊诀的时候,一般情况之下,这只雄鹰的眼睛,都只是保持这一个不动的姿势。

    但自从在玄冰凝床上睡了两个晚上之后,他发现即使自己不运转天尊诀,哪知雄鹰的眼睛,也开始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,武长风也不知道,他只是觉得,这样的情形,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而这几天他一直处于困顿之中,每天都能睡上十二个小时,仿佛前一段时间在沼泽地中没有睡好的觉,在这几天都补上了!

    现在既然自己已经处于巅峰状态,武长风便想要了解一下普文观的情况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不与自己交流,那自己只能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拉动过道口的绳索,而是在临近悬崖的一块空地之上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他才发现,院子之中的微风,便是经由这里送上来的。

    而这里,正好与普文观相对而立,从这一块地方,能够清楚望见普文观那些上山烧香的信徒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,武长风并没有什么兴趣,他所在乎的,是在道观之后的一个小院之中。

    放开眼力之下,整个普文观的情形,如同一个缩影一般,迅速的进入武长风的脑海之中,在找到了这一间小院之后,武长风的目光,停留在了两个清瘦的老者身上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真是接见自己的上清散人,另外一个,则是在空地之上,主持大局的,与上清散人穿着一样服饰的道人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总觉得有些不妥!”

    上清散人开口,脸上的神情,明显带着几分惧怕!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妥的,咱们只是负责通传而已,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也是他们烈火卫的事情,和咱们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人开口,语气之中,明显带着几分不屑!

    武长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对于上清散人口中这个师兄,心中已经生出几分不满来。

    但两人的话,并没有因为武长风远在观香阁的偷看,而有丝毫的止歇!

    “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,如果他们并不是神人,而是前来刺杀君王的,到时候别说是他们烈火卫,就连咱们普文观也要遭殃啊!”

    对于上清散人的担心,另外一个道人脸色忽然变得严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怕了?”

    听了他这句话,上清散人脸上立时恢复了严厉之色,一本正经说道:“咱们这些年被烈火卫压着,早就担惊受怕惯了,这点事,还不值得我害怕!”

    上清散人这句话,似乎让另外一人极为高兴,点了点头,一脸赞许的对上清散人说道:“这就对了,即使整个普文观与烈火卫同归于尽,咱们也对得起天下武林同道了!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武长风已经明白过来了,看来伊国的江湖人士,过的也并不是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只是,你们两家有仇,扯上我干什么?

    武长风分明听见,上清散人刚才提及过神人两个字。

    从他与自己见面开始,他一直称呼自己为神人,这件事如果和自己没有关系的话,武长风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只是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究竟要干什么,又是怎么和自己扯上关系的?

    还有,这个烈火卫究竟是什么东西,武长风现在还没有弄清楚!

    只能耐着性子,继续听二人说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武长风忽然看见,坐在上清散人对面的一人,忽然眼神犀利的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望过来。

    那种可以洞穿一切的眼神,让武长风心头一紧,忙收回了眼力,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了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家伙也不是易与之辈啊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