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7 一头雾水的敬畏

    地处沼泽地的边缘,武长风总觉得这个普文观与大周的罗刹宗应该差不多,但到了普文观之前,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出了沼泽之后,一路上武长风只觉得地势逐渐变高,因此也阻挡了他的视力,无法看清眼前的情形。

    转了两道弯之后,眼前的路变得更加崎岖起来,而原本就略高的地势,此时却忽然变成了陡峭的阶梯,抬头望去,一座大山就这样横亘在眼前。

    拾级而上,道路两旁的野草已经摸过了膝盖,看来这一条路并不是经常有人走,反倒是杨文杰等人轻车熟路,在几乎看不见的山道之上前行!

    又转过两个弯,武长风等人的眼前豁然一亮,原本寂静的山道上,却挤满了默不作声的人!

    刚见到这样的情形时,武长风还以为普文观是一个比罗刹宗更加邪恶的宗门,由此,一直抱着赏玩心态的武长风,此时也不得不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们这些宗门,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?

    然而,当一行人继续往前,山道上人山人海的情形也不负存在,此时众人已经到了半山腰,抬头望去,能够看见山顶缥缈的香火情形,一股淡淡的香火气息,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武长风才了然,那些上山的人并不是受了普文观的胁迫,只是出于对道观的虔诚之心!

    略微放心了一些,众人继续往前走,建造在山沿之上的建筑便开始逐渐显现出来,粗略看了两眼,发现山顶上的道观数量之多,足以和整个大周相媲美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只是一座普文观,就有如此大的规模,武长风暗暗起了好奇之心。

    不刻,众人便道了山顶附近,杨文杰抱拳行礼,让武长风等人在此等候,自己则进观通传去了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休息的李鑫,此时才高呼起来,这一路的上路走来,即使是一般人也有些吃不消,关键是他还拿着那颗巨大的蛇胆,为了蛇胆不被路上的荆棘刺破,他需要格外的小心,因此,他一路上来,比一般人要累上许多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理会他很没有形象的倒在路边,只是自顾自的欣赏四周的风景。

    三山五岳之中,看来地处伊国的西山是最值得一观的。

    极目远眺之下,武长风这才发现,自己所在的位置,只是西山的后山,从这里望去,能够清楚看见沼泽地中的多有情形,只是因为沼泽地极为宽广,看不见尽头而已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给武长风一种登山看海的感觉出来,只是沼泽地中那些时不时尝出来的青草,有些违和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影响他赏玩风景的心,虽然失去了,烟波浩渺的壮阔感,但从沼泽之中升腾起来的水汽,却是一副另外的景象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沼泽地中那些巨型生物活动所致,还是因为扑面而来的微风的关系,那些水汽并不是一尘不变的。

    粗略看上去,有时候那些水汽组成的图形如同一副壮丽的山河图,有时候又如同滚滚东流的渭水,又是则化形为某一相似的动物图案,武长风足足看了半个小时,却从来没有见过重复的情形出现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样的情形,实在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也让他过足了欣赏美景的瘾!

    而过得这许多时候,进去之后的杨文杰一直都没有出来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竟然让他们在此等了如此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在李鑫等人叫苦不迭,小声咒骂普文观不懂理解的时候,一个样貌清瘦的老者当先跨出了道观的门,在他身后,则是一脸歉然的杨文杰!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等人之后的第一眼,那清瘦的老者,竟然直接跪倒在地了!

    额,即使有怠慢自己的地方,也不用行如此大礼吧!

    心中暗自嘀咕一阵,却听对方说道:“真是神人啊!”

    武长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想要猜测他这句话的意思,可是从他惊慌失措的神情之中,他看不出半点端倪来!

    难道说,自己看上去如此像神仙?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用意之下,武长风只能静候下文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站在清瘦老者身后的杨文杰却有些尴尬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武公子,这位是我的师叔上清散人,他老人家听闻你们从后山而来,便将客堂之中的香客丢下,亲自出来相迎,只是因为普文观太大,让武公子久候,实在是抱歉之至!”

    原本眉头微蹙的武长风,在听见这句话之后,脸上却是一愣!

    这个清瘦老者,居然是杨文杰的师叔,看他这个样子,他还不如这个师侄稳重啊!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原因,即使是伊国的国君前来,他作为道观身份如此之高的人,也不用下跪吧!

    武长风始终觉得,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!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问出来,武长风却见杨文杰已经见他这个师叔的衣角扯了两下!

    随后,这才发现这个名为上清散人的道士,这才从地上爬起来,一脸赔笑的对武长风说道:“武神人里边请!”

    说完已经转过身来,对杨文杰说道:“文杰,你去吩咐一下,尽快将武神人要住的地方收拾出来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,刚才的这一番话,并不是出自同一个人的口中。

    原本对自己还极为谄媚的他,转过脸对向杨文杰的时候,语气竟然如此的恶劣,仿佛在呼喝一个下人一样!

    即使杨文杰是他的晚辈,他也不用如此吧!

    心中犹豫之际,却见杨文杰并没有任何的不虞之色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师叔,都已经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抬头之际,正好撞见了武长风疑惑的目光,杨文杰却只是使了个眼色,并没有多少什么!

    一头雾水的武长风,却在上清散人的簇拥之下,朝着道观而去。

    而原本一直拿着蛇胆的李鑫,此时却已经和普文观的弟子叫上了劲!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蛇胆虽然极大无比,但李鑫从山脚下一路抱上山顶,都没有丝毫的问题,只是到了道观门前时,忽然闪出两个人来,想要从他手中接过蛇胆!

    对于蛇胆的功效,李鑫虽然只知道一点皮毛,但只是这一点皮毛,就足够让他视蛇胆为珍宝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辛辛苦苦从山脚下搬上来,对方不给一个解释就想从自己手中拿走蛇胆。

    李鑫只能说,痴人说梦,休想!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那两名过来接手的弟子并不说话,只是从武长风手中拿蛇胆,如此一来,李鑫便急了,大叫之下,直接将已经走进了道观的武长风给叫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他们要抢咱们的宝贝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之下,却见两人见到自己之后,已经恭敬的退在了一旁,对于刚才的举动,也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!

    而跟着武长风折转过来的上清散人,在见到武长风微微皱眉看着李鑫等人时,不问缘由之下,直接朝着两人扑了过去!

    随后只听‘啪啪’两声脆响,两人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!

    “神人的东西,是你们可以随意触碰的么?”

    那两人一脸委屈之下,只是低着头不做声,就连杨文杰在内,脸上也露出惊惧之色!

    武长风还没有弄清楚缘由,上清散人已经劈头盖脸的将两人数落了一顿,看着他喋喋不休的神情,以及那两名普文观弟子脸上的委屈神色,武长风似乎明白过来了,这两个人或许只是出于好心,想要帮李鑫而已!

    而看着没有丝毫止歇的上清散人,如果任由他继续发作下去,不知道他数落两人会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干咳了两声,对上清散人说道:“上清散人误会了,不过是些粗浅的东西,只要小心些就是了,散人没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!”

    上清散人听了武长风的话,顿时转过身来,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事情,与他并没有关系一般!

    而更加精彩的是,原本一脸严肃的上清散人,在听见武长风叫自己之后,脸上又出现了笑容。

    武长风极为吃惊,他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做出这样的表情变化来的。

    但他不明所以之下,只能先任由上清散人如此。

    “神人的东西,即使粗浅,又岂是他们能够随意动的,既然神人想要自己拿,他们就不应该继续就餐下去!”

    然而,到得此时,他才注意到李鑫手中抱着的蛇胆!

    原本还在与武长风说着话的他,此时所有的目光,都已经被这颗硕大的蛇胆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蛇胆的外形来看,还是从它细微的纹理去瞧,上清散人的眼睛,一直都保持着溜圆的状态。

    仿佛李鑫手中抱着的,真的是什么宝贝一般!

    对李鑫干笑了两声,示意自己能不能摸一下,得到武长风的许可之后,上清散人这才用略微颤抖的手,在蛇胆上轻轻抚摸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手刚接触到蛇胆的一瞬间,上清散人便如同触电一般,将手收了回去,随后,猛然后退两步,又朝李鑫跪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口中喃喃自语道:“得罪得罪,罪过罪过!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神神叨叨的,武长风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回过头来,去瞧站在一旁的杨文杰,从他的眼神中,武长风同样开出了虔诚。

    就如同自己在上山的途中,看见那些想要上山进香的信徒一般!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情况!?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诧异的时候,上清散人的问话,却解开了武长风心中的疑惑!

    “武神人,这……这可是龙胆?”

    龙胆?

    算了吧,只是一条比较大的蛇而已,又哪里谈得上是龙了,武长风只用了一剑,就将他的脑袋削下来了,如果是龙的话,自己未必能够将他拿下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武长风已经明白过来,上清散人见了自己之后,之所以如此恭敬,恐怕是因为得知自己是从沼泽地来的。

    他长年累月的在这里观看沼泽地,想必也没有进入过沼泽地,因为沼泽地中水汽的原因,恐怕他认为那是仙境,而这条巨蛇如果直立起来,恐怕他的头颅会在水汽之中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让上清散人更加艰辛,凶险万分的沼泽地,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仙境!

    自己能够从里面过来,自然是神仙降世,而神仙的坐骑,一般都是龙,所以他才会觉得李鑫手中这颗硕大无比的蛇胆,是龙胆了!

    微微一愣之下,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向他解释清楚!

    而上清散人见到武长风为难的神色之后,脸上早已露出明悟的感觉来!

    点了点头,便对众人使两个眼色,随后,他身后的那些弟子,如蒙大赦一般的朝着院子中涌去,只是在经过武长风等人的时候,这才抬起头来,好奇的偷看了武长风等人几眼!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,只有在见到自己不知道的事情,或是极为憧憬的事情事情时,才会出现的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们真的将自己当成神仙了?

    等众人都散去以后,上清散人这才对武长风说道:“武神人的身份特殊,有些事情自然不方便透露,神人不愿意说的,我也不问,外面风大,咱们还是进里间去细说!”

    进入道观之后,武长风的第一感觉,就是大!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明白过来,普文观建在如此偏远的地方,还能有如此鼎盛的香火,恐怕很大一部分的原因,是因为身后的这一片沼泽地吧!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们从来没有进去过沼泽地?还是说,他们真的认为,这个世界上有神仙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伊国的情况,与大周比起来,恐怕要相差很多了!

    暂时撇开这些,武长风已经细细开始打量去四周的情形来。

    道观的布局,清一色的都是吊尖屋檐,偌大的空地之上,隐隐出现了四角相对的情形,是的空地就是在下雨的时候,也能保持大部分的干燥。

    而空地之外,则是一排排回廊,可以看的出来,这里应该是普文观的后院所在。

    沿着回廊继续往前走,一个偌大的空地便出现在了眼前,当武长风出现在空地的时候,发现站在空地之上的人群,并没有任何张望的意思,反而在一位与上清散人穿着类似服饰的人的呼喝之下,都将头低了下去!

    额,这又是什么情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