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6 不一样的地域

    许紫嫣的话,让武长风有些难以取舍了,虽然说她说的确实是事实,但叶二郎的所作所为,武长风很难接受!

    在这一片荒芜的沼泽地中,他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如果是在外面,受到了其他的诱惑之下,武长风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,这样的一个人,留在自己身边,武长风又怎们能够放心?

    然而,看见许紫嫣那带着同情的眼神,武长风又有些不忍,毕竟,这是他第一次开口相求自己啊!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在叶二郎的背影还没有消失在视野之中的时候,武长风高喝一声道:“叶前辈!”

    原本一片死灰的叶二郎,在忽然听见武长风叫自己之后,原本黯淡的眼神,忽然迸发出希望的光芒来!

    这一片沼泽地他已经待了十年,这里的一切他都极为熟悉,而沼泽地中的凶险,需要自己时时刻刻的警惕着四周,才能勉强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自己还能保持这样的警觉多久,一个疏忽之下,他不知道自己会葬身在什么东西的腹中!

    所以,他并不想继续留在沼泽地中。

    然而,如果没有武长风的庇护,自己只要离开了沼泽地,当年追杀自己的人,恐怕不会给自己安享晚年的机会!

    毕竟,那件事所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,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活下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见武长风叫自己的时候,他忽然觉得,自己又有了那么一丝可能,能够给自己一个不算太糟糕的晚年!

    等到叶二郎一脸欢喜的走到自己近前之后,武长风这才说道:“并不是我不想让前辈留下来,实在是这一次的事情,我也没有太大的希望,前辈毕竟已经年迈,对江湖上的事情恐怕已经知之甚少,那些尔虞我诈的场面,未必比这一片沼泽地要轻松多少,重返江湖,对前辈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!”

    许紫嫣也没有想到,武长风心中所想的,居然是这些事情,这也是她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,叶二郎有些可怜,像叶二郎这样的年纪,恐怕比自己的父亲都要年长几岁,她不希望叶二郎的下场太过于悲惨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正如武长风所说的那样,在江湖上活下去,未必比沼泽地危机四伏的场景要轻松多少,人心,有时候才是最恐怖的东西!

    自己的父亲为了宗门能够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众人面前,这些年来,他不知道费尽了多少心急,这里面,也包括了不少见不得人的手段!

    而这些手段背后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流血牺牲了。

    或许叶二郎的武功不差,但如果被人利用起来,最后他自己怎么死的,恐怕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望向武长风的眼神,忽然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,他也并不是铁石心肠之辈,不让叶二郎跟着,或许也是出于对他的一种保护。

    然而,在听了武长风的话之后,叶二郎只以为他这是在考验自己。

    对于失去过一次机会的他来说,他不想再错过第二次,因为很可能这一次过去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机会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重重点了点头,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。

    将他如此,武长风只是轻叹了一口气,便说道:“既然前辈知道这些事情,那就依了许姑娘,让前辈跟着一起前往吧!”

    叶二郎一愣,随后将感激的目光移向许紫嫣,对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激动的了,但武长风的点头,确实让他有些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能够让武长风改变主意的,看来这个人对他极为重要!

    朝许紫嫣点了点头,便一跃上了贝壳船上!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后便进了房间,反倒是叶二郎兴奋的如同一个小孩子,在贝壳船上问东问西的。

    在李鑫等人的数落之下,最后他们也不得不接受叶二郎成为船上一员的事实,而叶二郎身上的那一身行头,确实让他们看着有些碍眼,最后在几个人的要求之下,叶二郎不得不将自己整理了一番。

    等到他收拾完出来的时候,众人发现,他居然有几分道骨仙风在,如果不是他那茫然的眼神的话,众人还真以为他是哪里来的神仙!

    虽然说叶二郎的加入,给众人带来了不小的刺激,但这只是短暂的一瞬间,在武长风的要求之下,很快贝壳船便向前继续前行起来。

    正如叶二郎所说的一样,前面是一片鳄鱼群,那些张牙舞爪的巨大鳄鱼,只是看着就让人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然而,在武长风斩杀了几头鳄鱼之后,其他的人与如同见了天地一样,都迅速的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轻松的穿过了鳄鱼群,继续往前面走,四周的景象便变得轻松了不少,那些巨型的庞然大物,已经很少出现,最多的,不过是一些偶尔跳出来的小东西罢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东西,与武长风等人刚进入沼泽时候见到的并没没有什么差别,虽然一样望不到便即,但众人都很清楚,他们已经穿过了沼泽的腹地!只要不疏忽大意,一行人定然能够穿过这一片沼泽。

    当晚,众人饱餐了一顿美味之后,李鑫与叶二郎二人去了船尾,这几天的相处之下,两人已经逐渐熟络起来,对于维持船只的前行,两人已经变得极为有默契了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,所以李鑫与大朗小朗等人分成了两人一组的,轮番的推着贝壳船前行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房间的缘故,他们只是睡在外面,房间自然是留给了武长风与许紫嫣!

    明朗的夜空之下,繁星星星点点的点缀着天空,星空之下,微风轻抚而过,一人独自望着天上的繁星,正看得出神!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突兀的话语,打破了四周的宁静,出神之人回过头来,却见武长风真微笑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几天来,两人几乎是朝夕相处,已经极为熟悉了,对于武长风突然的问话,许紫嫣也不如何觉得突然,这样的事情,几乎已经成了惯例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点想家了!”

    虽然说,这一次并不是她一地离开罗刹宗,但她却从来没有出来过这么久,即使去最远的东山之地,她也时不时与父亲书信往来,所以并不觉得有多久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次虽然是从罗刹宗直接来到沼泽地,但他已经有几天没有收到父亲的消息了,不知道父亲的咳嗽好些了没有,是不是还在为宗门的事情,一直忙到深夜。

    她这么说,也只是因为思念自己的父亲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她原本只是随意的一句话,却让武长风陷入了沉默之中,这样的情形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以往武长风看见自己发呆的时候,总会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来吸引自己的注意,一反常态的武长风,让许紫嫣觉得,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。

    小心问道:“怎么了,是因为我的话,让你想起了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对于许紫嫣的询问,武长风很快反应过来,干咳了两声道:“没什么!”

    家这个概念,对于一般人来说,并不陌生,然而对于武长风来说,却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东西。

    早在十年之前,他已经是一个无人疼爱的孤儿了,家这个字眼,只会勾起他无限的仇恨来。

    当年,就是因为那个人,所以才会让自己变成现在这样,如果不能亲手将那个人了解了,他如何对得起自己父母的在天之灵?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只是来与许紫嫣聊天的,对于这样的负面情绪,他不想带给许紫嫣,所以才会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但对于许紫嫣来说,武长风空洞的眼神之中,告诉了她一切。

    她算不上是一个七窍玲珑之心的人,但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,而武长风沉默,给予她的感觉,确实一种隔阂!

    自己与他终究是萍水相逢,还没有到真正能够交心的地步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肯说,她也不敢继续问下去,两人只是这般沉默下来,望着天上的繁星出神!

    两人都不知道,明天他们将会面对的是什么,所以现在的这一刻,对于他们来说,都显得极为珍贵!

    一夜无话,次日天明,贝壳船已经到了岸边,望着那逐渐变得高大的树木,众人都很清楚,他们已经道了伊国!

    而原本寂静的四周,在他们的小船离岸边越来越近的时候,一行人忽然出现在了他们必经的岸边!

    为首的,是一个面容冷峻的汉子,从他的眼神中,众人看出了狐疑。

    大周与伊国这一片沼泽地,被称之为断魂谷,迄今为止,他们还很少见到有人能够穿过这一片沼泽的,这也是为什么伊国与大周两国,并没有什么战事的原因。

    此时忽然从沼泽地中出现的一行人,自然引起了对方的主意。

    面对突然出现的一行人,武长风并没有感觉如何吃惊,在大周既然有罗刹宗这样的宗门存在,在伊国,想必也有同样的宗门存在。

    等船停稳之后,为首那人已经走上前来,原本僵硬的脸上露出的笑容并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各位,可是从大周而来?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来者是客,既然武长风等人能够穿过这一片沼泽地,想必他们有什么过人之处,如果能够从他们这里得知安全通过的路线,说不定他们也能去大周。

    武长风淡淡点了点头,同样微笑道:“不知道兄台是哪门哪派的高徒,让兄台在此等候,咱们实在担当不起!”

    对方这才发觉,自己还没有报上名号,脸上有些尴尬之际,忽然正色道:“在下杨文风,普文观弟子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又打量了对方一遍到得此时,他才发现,对方的披风之下,居然是一件道袍。

    而从对方傲然的神色之中,武长风似乎觉得,伊国应该是道家盛行之地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同样说道:“在下武长风!”

    杨文风微微一愣,一脸好奇的望向武长风!

    或许武长风自己也不知道,因为凌王府大小姐出嫁的事情,他已经名扬诸国了,虽然大周与伊国两国不通消息,但伊国却能从商国与夏国哪里得知大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武长风?”

    对于对方的吃惊,武长风也是一头雾水,自己居然如此有命,连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毕竟是以自己的身份前来,不想连累凌王府之下,这个大总管的名头,他并不想与自己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我已经不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了,杨兄叫我名字就行!”

    对方又是露出诧异的神情来,望向武长风的眼神也变得狐疑起来。

    但只是片刻,对方原本僵硬的脸上,忽然露出微笑来,一摆手道:“早就听闻武兄的大名,今日能得见,也算是一场缘分,弊观准备好了酒水为武兄接风洗尘,还请武兄务必赏脸!”

    对于初来乍到的武长风来说,他现在最需要的,就是摸清伊国的底细,既然对方如此盛情,他自然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。

    拱手道:“如此,就打搅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一趟穿行沼泽地收获颇丰,一只小小的贝壳船上,堆满了东西,等众人忙碌了一番之后,在杨文风等人惊讶的眼神之中,李鑫等人已经将贝壳船上的东西搬空。

    别说是那巨大的蛇胆了,就是足有一个人大笑的珍珠,也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。

    本来就知道武长风名气的他,在看见这些东西之后,忽然觉得,武长风之所以有如此本事,看来也不是侥幸!

    所以对武长风的恭敬,就显得更加隆重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手里的任何一样,在伊国都是稀世之宝,不说能够奢求从武长风手中得到什么好处,最起码,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,能够与他扯上关系,对于宗门来说,至少不是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突然出现在这里,是为了什么了?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客气,在杨文风的指引之下,便朝着普文观而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