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3 最为自豪的领路人

    武长风的问话,让叶二郎极为的尴尬!

    别说当年那个人是谁,就连对方的背景,叶二郎也一无所知啊!他所知道的,不过是对方实力极为了得,仅此而已!

    而面对武长风的问题,一时语塞之下,只能神色慌张的望着武长风,希望武长风能够重新给他一个机会!

    见叶二郎这般模样,武长风又问道:“我也不问你那个人是谁了,当年杀我父母之人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叶二郎此时憋屈着脸,哪里还敢正眼看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别说他当年瞧不起雌雄双剑夫妇,即使他与两人的关系极为要好,当年他自顾不暇之下,如何还有闲暇去管是谁杀了武长风的父母了!

    但他现在真的希望武长风能够让自己一同前往,即使不能手刃了仇人,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凄惨的模样,他心里也极为的痛快。

    然而武长风的问题,却如同一条鸿沟一样,将他与自己阻隔在了外面,自己想要靠近,却没有任何办法!

    忽然,他灵机一动道:“你武功如此厉害,想要知道当年的事情,也不是什么难事,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,但当年我确实看见过几个眼熟之人,只要能够找到这几个人,何愁找不到那个人了?”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与他交谈以来,第一次从他嘴里听见一句有用的话,不管怎么说,有个知道当年情况的人在身边,总比自己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找人要好!

    万一惊动了对方,说不定让他跑了也说不定!

    见武长风没有反驳自己的话,而他所能想到的人也不过那几个,如果武长风问起来,自己又要尴尬一番了。

    忙扯开话题道:“咱们已经在这里耽搁了一天了,现在要尽快离开这里才行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片沼泽来说,叶二郎有一种极为复杂的感情在里面,说不上惧怕,毕竟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年,沼泽地中所有稀奇古怪的东西,他几乎都看遍了,而对于沼泽地哪里是安全的,他更是一目了然!

    只要他不作死,就能够在沼泽地中一直生活下去!

    然而,那些剧毒无比的蛇虫鼠蚁,随便一个缠上了他,他最后的结局,也不过是一个死字而已!

    正是怀着这颗敬畏之心,他才得意在沼泽地中存货下来,此时忽然要离开,他却有些舍不得起来!

    毕竟,一个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地方,不是说舍弃就能舍弃的。

    但为了报仇,为了能够亲眼看见那个人凄惨的下场,他还是要离开这里,重新进入外面的世界!

    他不知道现在的世界自己还能不能融合进去,而那个一心想要取自己性命的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!

   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就是跟在武长风身边,自己便没有什么危险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更加卖力的讨好起武长风来,毕竟自己的生死就在他手中,如果那个人要为难自己,武长风只要装作视而不见,自己这条老命就没有了!

    “这一片地方我熟悉,就由我来带路吧!”

    听了叶二郎的话,武长风这才惊觉起来,不知不觉之间,自己已经在这里逗留两天之久,虽然吃喝不愁,但武长风并不想继续耽搁下去。

    听见叶二郎如此说,武长风也只是默然点了点头,并没有阻止他!

    得到了武长风许可之后的叶二郎,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来,只要武长风不赶自己走,接下来的一切,就让武长风拭目以待吧!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自信的原因,只是因为他对沼泽地的熟悉,这世上,恐怕还没有人比自己更加熟悉这里的环境,如果能够带着他们安然离开这里,到时候武长风自然知道自己的用处!说不定他一高兴之下,会让自己亲手结果了那个人的性命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去后面推动船只,你去巡视四周!”

    得了武长风许可之后的叶二郎,如同一个得胜了的将军一般,傲立于贝壳之上,对这还处于震惊之中的李鑫等人呼喝道!

    但他说完这一句话之后,武长风的一句话,却又将他僵在了原地!

    “好吃懒做不干活,我看留着你也没什么用!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答应了他的请求,但并不代表他已经承认了叶二郎就是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而李鑫是一路跟着自己而来的,算得上是自己的心腹,如果让叶二郎如此吩咐他做事的话,武长风第一个不同意!

    我的人,应当由我在指使才对!你,滚一边去!

    对于叶二郎的吩咐,李鑫其实并没有多少想法的!毕竟他与武长风打了一天了,其武功之强,绝对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身为武师的他,不会轻易佩服一个人,但对于比自己实力强悍的人,他是打心眼里佩服的。

    叶二郎的武功,能够让他信服!

    然而,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李鑫忽然有些感动起来了!

    大总管这是,在包庇自己?

    虽然说他已经是年过三十的人,早就对这些事情看得很淡了,而且叶二郎的实力摆在那里,让他不得不信服!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一个人,只要是人,就没有心甘情愿让人驱使的,其他人如此,李鑫同样如此!

    而武长风的这句话已经很棉线的表示,要让叶二郎自己去推动船只前行,在李鑫眼中,这就是不让叶二郎欺负自己啊!

    对于叶二郎的重要性,李鑫并不是没有想过,他刚才从两人的交谈之中,大致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一个掌握着武长风杀父仇人名单的人,武长风居然如此的轻视!

    而他这么做的目的,只是不让对方驱使自己而已!

    对于这样一个老大,他如何敢不死心塌地的效力了!?

    “大总管,我看也没有什么,反正这些事情也是要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李鑫还要继续说下去,武长风已经打断了他的话!

    “我有其他的事情安排你去做,既然他想留下,理应有所表现才行!”

    原本听李鑫劝说武长风,叶二郎忽然生出一丝希望来,虽然推动船只并不需要消耗多少内力,但他向来只有惯了,又怎么能够在一个地方静静的待着了?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的一句话,却如同一盆冷水一样,将他浇了个透心凉!

    知道自己在武长风心目中什么都不是,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好吧,既然你要我亲自而为,那就让我来好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叶二郎已经朝着船尾走去,不一会,整个贝壳便缓缓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看不见叶二郎的身影之后,李鑫这才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大总管,你刚才说有事要吩咐我去做,不知道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虽然说每一次武长风交给自己的事情,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想要完成这样的事情,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!

    当初自己带着王文平三天时间赶到东林寺,就让自己领教了武长风的厉害,而后又是围着凌王府跑了十圈,更是将自己累得半死!

    此时四周都是沼泽地,不知道武长风又会让自己做出什么惊人的壮举来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武长风交待的事情虽然不容易完成,但李鑫每一次都能从中获益良多,心中虽然存着担心,但他却有些期盼武长风能够给自己交待一些事情去做!

    “你去看着他,顺便帮他看着一点四周,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,你立刻通知我!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武长风便缓缓朝着房间而去了!

    大总管这是,让自己去管那个老头?

    李鑫仿佛自己听错了一般,但看着武长风回过头来朝自己微微一笑的神情,他知道武长风不是在开玩笑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,就这么一件事情?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情,他并不是很擅长,毕竟叶二郎的武功拜在那里,他如果想要往东走,自己还真不好说他!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,武长风让自己做这件事情,应该也存了什么其他的目的!

    微微一愣之下,却见武长风又开口说道:“你让他一直往西走,别有什么偏差!”

    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啊,自己刚刚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武长风就说出这样的话来了,他这是铁了心的要让自己管着那个老头啊!

    然而,对方的事情,不是他能够抗衡的,如果惹得对方不高兴,他虽是都能将自己杀了!

    大总管不会是练成了神功之后,想要将自己踹了,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之下,才会让自己做这样的事情吧!

    但是说了这句话之后,武长风便没有继续解释下去,而是转身进了房间,继续感受那股有形物质的劲力去了!

    望着一望无垠的沼泽,李鑫真的不知道哪里是西边,对于他来说,平日里压根就不会在意这些东西!自己如果想要找人了,看见灯火通明的地方,定然能够找到一处繁华的地方!

    而他如果遇见强劲的对手想要逃走,只要是路,他就能一直狂奔下去,至于到了什么地方,他才不会管这些!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让他一直朝着西边而去!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要求,李鑫真的很难办到啊,即使叶二郎因为惧怕武长风的缘故,假意答应了自己的话,他手上却略微该了方向,自己也无从得知啊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一阵头大!

    现在究竟该怎么办?

    没有丝毫头绪之下,他只能围着贝壳转了两圈,等到确认四周没有任何危险之后,他这才站在远处,望着一脸怨气的叶二郎!

    老实说,看见叶二郎现在这个样子,他就不敢上前和他说话,更不用说让他一直往西边去了!

    犹豫了很久,还是耐不住武长风的吩咐,走上前对叶二郎说道:“叶前辈,您老也辛苦了了一天了,不如早点休息吧,这撑船的事情,就交给我好了!”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的命令不能违抗,自己又不能像大总管那样逼迫叶二郎,如今之计,只能还是自己吃点亏,接受他手中的事情了!

    初时听见李鑫这句话的叶二郎,本来已经将手中的竹竿往前递了几分,但随后,他眼睛便瞪得老大,随后,便将竹竿又收了回去!

    “区区小事,还难不倒我,你巡视一旁就好,不要让什么蛇虫鼠蚁钻了空子就好!”

    刚才的举动,李鑫看的清楚,叶二郎刚才惊惧的眼神,并不是望着自己,而是看向自己身后!

    难道说,自己身后有什么怪物不成?

    回过头来,却见四下无风,晴朗的夜空之下,只有武长风的房间还两者灯火!

    奇了怪了,他怎么这么怕自己了?

    心中虽然认定,叶二郎刚才那番话,就是因为害怕自己,但他总觉得,这里买你有什么蹊跷的地方!

    又说道:“前辈,我还年轻,这种体力活交给我就好了,正好我也能借助此法,多运功几次!”

    他话虽然说的好听,但并不表示他真的是这么想的,撑船虽然需要消耗劲力,但并不代表这样就能提升武功啊!

    而面对李鑫口不择言的话,叶二郎丝毫不为所动,连忙摆手道: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你还年轻,又大把的事情需要你做,这种枯燥的事情,就交给我老头子好了!”

    两人又推让了一番,最后李鑫还是没有从他手中接过竹竿!

    他本来想借此机会,极致那个方向是西方,只要等到天明,根据太阳,就很容易识别防线了!

    但叶二郎不给自己这个机会啊!

    见叶二郎执意如此,李鑫咬了咬牙,最后还是说道:“大总管说了,让咱们一直往西前行,我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叶二郎忽然高喝一声道:“好嘞,西边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他已经极为熟练的见船只略微调整了方向,直朝着正西方而去

    !

    虽然不理解武长风为什么要朝着西方而去,但他不敢不听从武长风的安排!

    人家可是又绝对的实力的,而且还是自己有求于他,如果武长风一个不高兴,将自己赶走,自己找谁哭去!

    与其如此,倒不如暂忍一时!

    对于忍耐来说,叶二郎的性子也是举世无双的,曾经他误入了一条巨蟒的巢穴,担心巨蟒会报复自己之下,竟然在巢穴边上待了三天之久,只是这样的性子,就不是李鑫能够比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屈辱他都能忍过来,更何况是武长风这种小小的要求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