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2 与年纪不相符的实力

    有形无质!

    这小子,究竟学的是什么武功,就让更够在如此小的年纪,就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。

    回头望去,只见那一柄高悬于武长风头顶的长剑,正焕发出耀眼的光芒来,比起高悬于白日里的太阳,都要刺眼几分!

    然而,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叶二郎不会如此惊奇!

    毕竟,武长风这样的实力,与当年那个家伙比起来,还是差了一筹。

    只是下一刻,叶二郎清楚看见,那柄直挺挺的长剑,在武长风的操控之下,居然弯曲成了一个优美的弧度!

    能够将劲力幻化成长剑,就已经超出了武长风这个年纪能够做到的,现在他既然能够是长剑弯曲,如此说来的话,他能够随心所欲的驾驭头顶上的这一把长剑,别说是令其弯曲,就算直刺而去,取敌人性命于十步之外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!

    难道说,他真的能够战神当年的那个家伙?

    这是叶二郎心中的疑惑,对于眼前这个少年,他已经收起了心中所有的轻视,拥有如此实力的人,无论他年纪又多大,对自己而言,都是不可战胜的。

    别说是自己,就算是天底下那些自命不凡的高手,在武长风面前,都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!

    江湖上,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位少年了?

    难道说,是自己活在这里的时间长了,对外面的时间不不熟悉了?有他这样的存在,何愁江湖宗门的势力,无法与朝廷相抗衡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二郎望向武长风的眼神,变得有些不同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之中,夹杂的是一股极为浓厚的希望,而这股希望,已经将他心中复仇的火苗,彻底点燃!

    或许,是自己出山的时候了!

    而对于叶二郎脸上的惊喜之色,武长风丝毫没有放在眼力,他还在感受着头顶上空那一股极为强劲的劲力!

    或许在外人看来,他不过是一把长剑而已,但在武长风眼中,他并不是一把长剑,他只是自己劲力所化成的长剑外形而已,想要利用这一柄长剑伤人,武长风还无法找到其中的诀窍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没有将劲力收回,就是因为他还在努力寻找着驾驭长剑的方法!

    难道说,是自己的方法不对?

    武长风尝试了几次之后,除了能够令长剑曲折以外,他居然不能让长剑脱离自己的头顶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叶二郎忽然开口说道:“心与意合,意与气合,气与力合,方能驾驭自如!”

    或许他无法做到武长风这一点,但他毕竟是年过花甲之人,对于劲力的掌控,要比武长风强出不少!

    见武长风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,他大致知道了武长风心中的想法,眼见一个如此了得的少年就站在自己面前,而且他的本心不算太坏,自己现在如果不结交他的话,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!

    而听了叶二郎的话之后,武长风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!

    随后,一直紧盯着头顶的双眼缓缓闭上,用他极敏锐的感觉,去感受头顶上空的长剑!

    忽然,武长风心意一动,那柄长剑飕的一下便飞了出去,知道离武长风一里开外,这才减缓了势头!

    随后,武长风作势一收,那柄长剑便朝着自己而来,只是到了武长风近前之后,那柄长剑如同认识武长风一样,静静的停在了武长风面前!

    伸出手来,武长风缓缓拿起那柄长剑!一种宛如实质的感觉,在武长风手上蔓延开来,随手一抖,那柄长剑便跟着武长风的手势,甩在了一旁!

    成了!

    等做完这一切,武长风这才缓缓睁开眼来,只见那光芒耀眼的长剑,就这样我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兴奋之余,武长风随意甩动了两下,见长剑并未脱离自己手中,而是与自己所学的剑招融为一体!

    这帮有形无质的长剑,就如同一柄真实存在的长剑一样!

    等确认了手中的长剑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之后,武长风忽然将长剑一抛,那柄长剑直冲上天际之后,便朝着武长风头顶急刺而来!

    原本看着武长风挥舞手中长剑的叶二郎,见到这一幕之后,不禁惊叫起来!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然而,那柄长剑并没有因为他的叫喊,而有丝毫停留的意思,仍旧笔直的刺入武长风头顶,直至剑柄全部没入武长风的天灵盖之中!

    随后,一股极为强悍的气势,朝着叶二郎扑面而来!而原本一直平静站着的武长风,此时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极为强悍的气势来!

    短暂平静下来的四周,因为这一股气势的威压,此时又忽然躁动起来!

    已经被武长风拔干净了的青草,此时只有粼粼水波在搅动,而四周的空气,仿佛被什么牵引着一般,以武长风为中心,急速朝着武长风游去!

    这小子,究竟要干什么?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一幕,叶二郎已经彻底的目瞪口呆了!

    刚才他看见武长风那柄长剑刺入他头顶的会后,叶二郎还以为武长风无法掌控自如那一把长剑,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!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他刚才将长剑刺入自己身体内,为的就是能够激发出现在的潜能来!

    只是这一股凶悍的气势,就足以和当年那位相提并论,而武长风所表现出来的天赋,更是让他坚信,对方绝对不可能是武长风的对手!

    只要假以时日,现在的武长风,必然能够成为天下绝顶的高手!

    而且,还是独一无二的那种!

    叶二郎兴奋的搓着双手,仿佛武长风的所作所为,是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,看向武长风的眼神,也已经不再热切,而是崇拜!

    对,没错,就是崇拜,这样一个少年的存在,叶二郎自认为即使自己这一声都将心思用在武学之上,恐怕也无法超越武长风了!

    而又了他的存在,那个人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当年的血债,定然要讨回来!

    只是,下一刻,原本一脸兴奋的叶二郎,忽然觉得紧张起来!

    因为原本围绕在武长风四周的那一股气流,此时已经化成了一头银龙!

    那张牙舞爪的模样,扛着就让人心生一股恐惧来,而银龙的头颅,正好对这自己,他不能确信,银龙这一口如果咬下来的话,自己这条命还在不在了!

    但有点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银龙真的要攻击自己,自己将无处可逃!

    所幸的是,银龙并没有朝他扑来,自己在高空之中凝视了他良久之后,忽然呼啸之声,便朝着高空奔去!

    等到银龙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后,他这才发现,武长风仍旧静静的站在那里!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让叶二郎不敢靠近他半分!

    他无法得知,什么时候,那条银龙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随后一口将自己吞掉!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叶二郎也不敢动弹半分,他只是这样呆呆的看着武长风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忽然又听见一声龙啸,随后,那条消失不见的银龙,便重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!

    如同长剑一般,银龙没有丝毫的停留,直接朝着武长风扑去,那张开的血盆大口,在刚刚遇到武长风的时候,竟然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!

    等到整条银龙的身子消失不见之后,那一股压在他身上的力道,这才散去!叶二郎重重舒了口气,仿佛压在自己身上的一坐小山忽然不见了一般!

    而李鑫等人的状态,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,与叶二郎想必,他的武功是左右人里面最高的,他都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,更不用说李鑫等人了!

    等缓过气来的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,却见武长风已经落在了贝壳之上,真一脸微笑的望着自己等人,仿佛在看被自己惊吓了的小动物一般!

    见到他这副模样,李鑫这才惊觉,刚才武长风的举动,就是可以来吓唬自己等人的!

    这人好无聊,我可是你的跟班,对你又没有什么威胁,你如此吓唬我干什么了?

    而看着脸色同样不好的许紫嫣等人,他又似乎明白了武长风的用意!

    或许,这才是他真正的想法吧!

    岂知,等许紫嫣回过神来,俏脸微红的看了武长风一眼,便直接回到了房间中去了!

    在他刚刚与叶二郎交手的时候,许紫嫣确实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情,但等到两人从早上一直打到下午,她早就有些困乏了!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有和叶二郎周旋的实力,短时间内,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事情!她实在有些熬不住了,所以才先行回了房间!

    两人分出胜负之后,自己一行人总要继续前行吧!

    然而,当他听见外面的动静之后,原本就睡得不怎么熟的她,立时冲出了屋外,等到叶二郎落败之后,她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来!

    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他准备询问武长风一番的时候,武长风身上的那一股气势,却令她动弹不得!

    至于长剑没入武长风的头顶时,她同样存着担心之意,万一武长风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而就在她起了担心之意的时候,武长风却又化出了一条银龙来,较之先前的威压,她更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一切结束的时候,看着武长风一脸坏笑的样子,她很清楚,自己这一天的担心,算是喂了狗了!

    明明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,在自己面前,却装作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即使想要博取同情,也不是他这个样子的啊!

    一气之下,她自然不想见到武长风了!

    而对于许紫嫣的突然离开,武长风也是微微一愣,本来想要安慰她几句的,却被叶二郎给拦了下来!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见叶二郎有些尴尬的站在自己身旁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武长风定了定心神,一脸好奇的望着他!

    “刚才是我口无遮拦,说了些不该说的话,你别往心里去!”

    见到一向高傲的老者,此时忽然变得如此拘谨起来,武长风微微一笑,问道:“你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?”

    面对武长风的刁难,叶二郎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,刚才自己还大言不惭的说他不可能报仇,但现在看来,别说是报仇了,就是横扫整个天下,也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了!

    自己这点武功,在他面前还真不够看的!

    脸色变得更加难堪起来,尴尬道:“以你这样的实力,足以为你父母报仇雪恨了,既然如此,我就将当年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说给你听!”

    对于叶二郎的话,武长风已经没有丝毫的兴趣可言了,他所知道的,在刚才自己的旁敲侧击之下,几乎说的差不多了!

    而且从他刚才的神情之中,他分明看出了叶二郎对自己父母的不屑!这样一个不会关注自己父母的人呢,又能说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了?

    只是,既然对方有意要和自己扯上点关系,他总不能拒绝对方吧!

    而且,现在的武长风知道了如何运用体外的内力,整个沼泽之中,将没有他担心的东西存在了,现在别说是一只鳄鱼了,就算是一群鳄鱼,在他眼中不过是一盘食物而已。

    有没有老者带路,已经不那么重要了!

    摇了摇头,表现出一副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见到武长风如此,叶二郎却有些着急了,自己被人困在这里十年,如果不是自己命大,早就被沼泽地里的这些蛇虫鼠蚁啃了个干净!

    不说当年的仇,就是自己被囚禁的这些年的怨气,也定然要从那人身上讨回来不可!

    一脸堆欢的凑到武长风身边,却对身边的烤肉置之不理了!

    “那个,当年普济山的事情,想必你极有兴趣,我好好给你说说!”

    武长风对他的话不为所动,只是淡定的吃着烤好的鳄鱼肉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,叶二郎知道不说出一些关键性的东西出来,武长风定然会将自己赶走!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当年那人为什么要灭医仙满门?”

    对于当年的事情,他可是记忆犹新,这十年的时间里,他最后经历的江湖上的时候,就是这一件事了,每当夜深人静之时,他总会想起当年的事情来,所以对于普济山为何会遭受如此劫难的事情,他清楚的记得!

    而见到武长风仍旧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,他这才一咬牙,说道:“上古四绝,你可听说过!”

    对于叶二郎的这些废话,武长风真的不想听下去,他只想知道一件事,只是不知道他究竟知不知道!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说些我不知道的,比如,当年率领众人前去普济山的人,究竟是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