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0 没有志气的老头

    叶二郎微微一愣,随后嘴角便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臭小子,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,能够一直打下去呢,现在看来,你也不过如此嘛!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要求,叶二郎只以为是武长风支撑不住了,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对于武长风的好意,他根本不领情。

    原本有些松散的他,此时手上的力道更是加快了几分,步步紧逼之下,居然让武长风有些手忙脚乱了。

    好嘛好嘛,要打是吧,奉陪就是了!

    武长风心里嘀咕一阵,又与对方拆解起招数来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对于叶二郎的武功,武长风是真心佩服的,他自己是因为天尊诀加上砚台的作用,才能与对方僵持这么长时间,但对方可是硬生生的与自己相拼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这人的内力,竟然能够做到连绵不绝的地步,只是这一点来说,他在江湖中已经很难找到对手了。

    即使打不过对方,就这样活生生的耗下去,也能把人耗死啊!

    而与对方对了这么多招,他早就将对方的路数摸清楚了,如果非要拿下对方的话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,武长风还想着他能够带自己一程,自己如果在其他人面前胜了他,岂不是让他脸上无光,到时候对方恼羞成怒之下,负气离开,自己可找不到这么好的领路人了!

    所以,虽然眼见天色渐晚,武长风并没有丝毫着急的意思,而见到对方的武功确实有独到之处,心血来潮之下,居然现学起来。

    起初刚刚转换招式的时候,总会有些力不从心,即使勉强用出来,也丝毫没有叶二郎那种气势如虹的威力,因此,让叶二郎占了不少便宜。

    但到了后来,等到武长风能够对叶二郎的武功驾轻就熟的时候,叶二郎脸上的震惊之色,不亚于看见了怪物一般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现学现卖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啊!

    虽然说武长风表现出来的悟性让他极为震惊,自己只是用了两遍击打蚊子的方法,武长风便已经学会了。

    但自己这一套武功,比起击打蚊子起来,可不知道繁复了多少,自己也是经过多年的摸索,才略微领悟了其中的奥妙,武功招式虽然不难,武长风能够轻易的学去,但这些奥妙所在,可不是摆摆架子就能够行的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到后来用他的武功来与叶二郎周旋的时候,其中的神韵,彻底让叶二郎傻眼了!

    真是活见鬼了,怎么遇上这么一个怪物了!

    正如叶二郎心中所想一样,他与武长风过招所用的招式虽然极为繁复,里面所蕴含的神韵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理解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能够学会他的武功,并不是因为他悟性真的有多好,只是两人从早上打到天黑,他这一套武功不说用了千遍,上百遍是有的,加上武长风眼力惊人,他的招式虽然繁复,但武长风却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自己面前用一套武功不下百十来遍,只要不是一个傻子,恐怕也能摸索出其中的道理来吧!

    而且,武长风是存心想要从他身上学到东西,所以只是一天的时间,他便将对方的武功学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武长风已经掌握了对方的武功,在加上他自己的天尊诀,与叶二郎对起招来,便显得得心应手了!

    “前辈,你这套武功是什么名字,用起来还真不赖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突然说出这么一句,叶二郎的一颗心已经彻底沉下去了!

    原本他还以为能够凭借自己超长的气候,将武长风活活累死,现在看起来,自己的目的非但没有达成,还让对方无意间将自己的武功偷学了去!

    “如此肤浅的功夫,需要什么名字了!”

    从对方的口气听来,武长风察觉到了对方深深的无奈!

    是啊,即使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自己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是想置对方于死地,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将自己的武功偷学了去,这件事如果传出去,非要让人笑掉大牙不可。

    叶二郎也是行走江湖之人,虽然在沼泽地里待了十年,江湖上的事情他却并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深知继续打下去,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撤掌收力之后,一脸不快道:“不打了不打了,你小子哪里是在打架,分明就是在偷师!”

    见对方收了掌力,武长风也没有穷追不舍的意思,同样收了掌力,一脸兴奋的走到老者近前,问道:“前辈不肯收我为弟子,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,多有冒犯之处,还请前辈见谅!”

    叶二郎白了武长风一眼,拿起一块烤好的鳄鱼肉便往嘴里放,含糊其辞道:“就你这样的武功,谁能做得了你的师父了?我看干脆我拜你为师得了!”

    虽然听不大清楚对方的话,但武长风知道,他所说的,定然是夸赞自己的话,从对方那种嫉妒的眼神之中,就能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前辈哪里话,前辈的这套武功也不赖,这套武功究竟叫什么名字,前辈还没有告诉我呢!”

    “风云决!”

    这一次叶二郎没有丝毫的隐瞒,但说话之时的傲气,已经全然不见了!

    风云决!

    武长风念叨了一番,脸上露出满意之色来,这一套武功虽然比不过自己的天尊诀,但也是绝世的武功了。

    陪着叶二郎吃肉的时候,武长风已经决定了,以后自己就用风云决行走江湖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目的,武长风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为了当年那一篇残篇,对方就能对医仙一家下次毒手,如果知道自己用的是天尊诀,不知道对方会使出什么手段来。

    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实力以及身份之前,武长风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。

    而到了现在,他忽然明白过来,为什么岳王宗的掌门,会将天尊诀的秘籍放在闲谈杂记之中。

    天尊诀固然是一门极为上乘的武功,但着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够修炼这一门武功,岳王宗虽然人多,但能够学成这一门武功的人,未必会有多少。

    而对于天尊诀的垂涎,不知道有多少人抢得头破血流,弄不好在自己弟子没有学成这门武功之前,对方已经对自己的武功秘籍虎视眈眈了。

    一个不小心之下,很可能就有灭宗的危险!

    现在自己需要做的事情,同样也是这个道理!

    等吃饱之后,叶二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只是一脸好奇的望着武长风,似乎他身上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!

    而看两人打了一天的许紫嫣等人,在发现武长风并没有落下风的时候,早就已经休息去了!

    毕竟外面蚊子实在太多,待在房间里总比在外面要强些!

    四下无人,只有微风拂过,被对方如此看着,武长风不禁有些心虚起来,问道:“前辈,您这么看着我,有些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他现在担心的,倒不是老者会继续与自己动手,而是担心他在沼泽地里生活了十年之久,忽然见到活人之下,会起什么邪恶的心思!

    叶二郎回过神来,发现了自己的失礼之处,歉然道:“我只是好奇,你这一身武功是从哪里学来的?不会每次和人打架的时候,都学上一招半式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算是明白过来了,他还在对自己偷学他武功的事情耿耿于怀呢!

    曾经多少人盼着受自己为徒,自己都一口回绝了,现在自己想要找他当自己师父,他却不同意了,难道收自己为徒,很给他丢脸么?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快,但还是赔笑道:“都怪晚辈考虑不周,才会冒犯了前辈,既然我已经学会了前辈的武功,不如前辈就收我为徒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极力讨好对方,并不是因为对方的武功如何高明,只是因为他在叶二郎身上,找到了许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譬如用青草杀蚊子,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,即使武功练得再强,不懂得运用之下,一样是徒劳。

    而他从叶二郎身上发现的,正是学以致用四个字,有了这四个字,才是立身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但对于武长风这样的要求,叶二郎丝毫没有兴趣!

    摇了摇头道:“既然你已经学会了,这个师就不用拜了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来,问武长风道:“看你们的样子是要穿过这片沼泽地,难道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非要让你们如此做不可?”

    对方忽然转移了话题,让武长风多少有些不适应,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质问自己的,怎么现在却表现得浑不在意的样子了?

    但对于对方的话,武长风不敢不回答,毕竟他就是奔着这件事来的,有他相助,自己定然能够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微笑点了点头道:“前辈没有忘记我刚才说的话吧,虽然医仙他老人家不想提及此事,但我父母的仇不能不报!”

    叶二郎忽然转过头来,一脸惊讶的望着武长风,在武长风脸上,他似乎看见了熟悉的身影!

    而他现在也总于明白过来,武长风为什么会冒着生命危险穿过这片沼泽了!

    但他努力回想了许久之后,也始终记不起来,那个和武长风长相有些相似的人,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问道:“你父亲当年也去了?”

    从武长风的意图来看,对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他没有想到的是,当年那些人之中,居然出了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后辈!

    虽然说那人的实力极为雄厚,但武长风能有如此武功以及悟性,说不定他真能为自己报了当年的仇!

    一颗复仇的火苗,在叶二郎心中忽然变成了熊熊大火!

    当年自己的狼狈,以及这十年的屈辱,现在终于有机会能够讨要回来了!

    有些激动的看着武长风,却不曾想,武长风居然说出了四个字来!

    雌雄双剑!

    叶二郎如同想起了什么似的,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,但随后,他脸上热切的希望,便化成了失落。

    难怪说自己觉得他有些眼熟,没有先到居然是雌雄双剑的后辈,这也是为什么他刚才回想了半天,也没有想到雌雄双剑身上的原因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的武功在江湖上确实有些名头,但比起那些决定高手来说,就不值得一提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武长风是那些绝顶高手的后辈,得到他们武功之下,或许能有一番作为,但雌雄双剑那点武功,即使练到七老八十,也不会是自己对手!

    这样两个人的后辈,能有多大的出息了?

    见老者原本热切的目光暗淡下去,武长风还以为他没有听说过自己父母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脸惊讶问道:“怎么,难道前辈不认识我父亲?”

    自觉失态的叶二郎脸上有些尴尬道:“认得,自然认得!想他们二位,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!”

    见对方的神情,武长风总觉得对方的话有些言不由衷,而对于父亲当年的所作所为,确实有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追问道:“前辈既然认得我父母,那为何会是现在这般神情?”

    从对方的眼神之中,武长风明显看出了不屑,看样子,当年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父母放在眼里,而刚才称颂的话,恐怕也只是从旁人口中听来的!

    察觉到武长风言语中的不善,叶二郎有些尴尬道:“你父母为人虽然正值,但武功却不怎么样,我原本以为你是那位绝世高手的后辈,觉得能够为咱们当年那些丧命的兄弟讨回一个公道,但现在看来嘛,我劝你还是会大周去,好好过你自己的日子去吧!这件事,你就当从来不知道过!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别说武长风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,即使他只是知道自己父母的死因,就绝对不可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啊!

    无论自己父母曾经做过什么,对于凶手而言,他必须要给自己一个交待!

    “前辈既然如此怕事,我看咱们就此别过吧!”

    虽然说武长风有求于叶二郎,但并不是没有了叶二郎,他就不能穿过这片沼泽,先前是因为武长风觉得他为人并不坏,有他带路之下,自己能少走一些弯路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居然劝自己放弃报仇的念头,武长风怎么能够接受?

    而且,对方宁愿鬼索在这一片沼泽地里,也不敢出去面对当年的事情,只是这点,就表现得极为没有骨气!

    与这样的人时间待久了,武长风怕自己也会变成他这个样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