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9 一言不合就开打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抬头见对方又已经望向了别处,似乎他心中的故事,远不止这些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老者似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想法了,只是如同一尊雕像一样站立在哪里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老者忽然回过头来,问武长风道:“或许你心中好奇,为什么咱们没有找大周的皇帝报仇!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情,武长风并不是没有想过,他之所以没有问出来,是因为如今的局面已经是眼前的样子,王府镇压着宗门,而从老者现在的处境来看,这样的往事对于他来说,并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疑惑,但还是不想让老者的心情更加郁闷下去,所以虽然想过这一点,但却没有问出来,现在听老者主动提及此事,武长风脸上又露出好奇之色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或许你没有听说过,但十年前普济山灭门惨案,你应该听说过吧!”

    听对方所言,武长风又是一愣,普济山对于武长风来说并不陌生,当年医仙的府邸,就在普济山上,难道说,当年的事情,眼前这位老者也参与了?

    武长风一直在查找当年的线索,然而所有关于当年事情的痕迹,都被清理得很干净了,如果不是医仙侥幸存货了下来,他也不可能从医仙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时的时候,打听到自己父母的下落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有关当年的事情,更是如同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一样,无论武长风从哪里打听有关医仙一家被灭门的消息,都没有半点头绪可言。

    而此时听见老者说出普济山来,武长风明前来了兴致,对方即使没有参与当年的事情,恐怕也知道不少当初的事情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留上了心,点了点头道:“医仙一家三十六口尽数被杀,难道这件事另有隐情不成?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情,江湖上的人几乎都知道,但这些人仅限于知道,至于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连陈阳华也只是一知半解,更不用说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所知道的,是从医仙口中听来的,而对于当年的事情,医仙也不愿意过多的提及,每次他问医仙这些事情的时候,医仙总是那其他的事情来搪塞自己,即使被自己问得不耐烦了,医仙也只是让武长风过自己的生活,不用向着报仇。

    对于那个幕后之人,医仙似乎也极为忌惮。

    此时好容易找到一个知道当年情形的人,能够了解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武长风怎么能够不激动了?

    而老者似乎并没有察觉武长风脸上细微的变化,在此抬起头来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“当年为了得到天尊诀,此人不惜一切代价,要杀光医仙满门,不瞒你说,当年我也受过医仙救治,侥幸之下才捡回这一条性命,听闻此事,我自然要助医仙度过这次难关!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事情,武长风都知道,但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却无从考证,此时见对方顿了一下,武长风顿时有些着急起来!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哪知对方只是摇了摇头,转过身来继续去吃身边的烤肉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提也罢,你们还是过你们的安生日子好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怎么他的口气和医仙的一样?对于当年的事情,他极为好奇,自己父母就是死在了普济山上,如果不能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,又怎么知道究竟是谁杀了自己父母?

    然而见对方要不肯说的样子,武长风知道逼迫对方,最后的见结果,也只是老爹数落自己的情形一样!

    忽然灵机一动道:“医仙并没有死!”

    对于医仙还活着的这件事情,武长风只是对陈阳华说过,而且,当时医仙还没有治愈,仍旧处在疯癫的状态,他不愿意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情,就是担心对方如果知道医仙还活着,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取医仙的性命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为他手中的天尊诀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武长风见对方如此情形,他不可能骗自己,即使对方有意要套自己的话,这一望无际的沼泽地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知道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武长风决定堵上一把!

    果然,对方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原本一副不在意的模样,此时已经变得极为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豁然站了起来,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问道:“你说的,可是真的!?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激动的神情,武长风知道他所言不假,点了点头道:“句句属实!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肯定的回答之后,对方忽然一拍大腿,一脸兴奋的模样说道:“我就知道,当年咱们那么多人,怎么可能保不住医仙的性命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,问武长风道:“医仙现在人在何处,你能否带我去见他!”

    他可以活得很随意,即使不顾自己的妻儿老小,独自一人生活在这一片沼泽近十年,但对于医仙的恩情,他不能不管!

    武长风看得出来,对方也是性情中人,但他还是摇了摇头道:“现在恐怕不成,如果前辈想去的话,可以拿着这块令牌,去凌王府找他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武长风已经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总管令牌交给了对方!

    但老者只是看了一眼,随后便有些难为情的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认出了武长风手中的令牌,觉得对方有意要给自己下这个套,他只是觉得,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不适合去见医仙!

    而且,自己即使见到医仙之后,又能做什么了?

    当年那么多人出手,都没能阻止对方,更何况是现在自己孤身一人了!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知道,他分明想确认一下医仙的安全,但却不接自己的令牌,这样的情况,让武长风着实有些不解!

    “隔了这么多年,难道前辈就不想看看他老人家!”

    对方坚定的摇了摇头,随后忽然抬起头来望着武长风!

    “当年的恩情我已经还清了,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区别了?既然他还活着,就让他好好活着吧,我的出现,只会让他原本平静的日子再起波澜!”

    对于对方的决定,武长风有些无语,看来这也是一个死鸭子嘴硬的家伙,心里明明想要见对方,嘴上却咬死不说。

    但既然对方如此说了,武长风也没有什么办法!

    叹了口气说道:“对于当年的事情,医仙他老人家心中一直怀着几分愧疚!让那么多的人白白牺牲,他长长会在半夜惊醒!不能为那些人报仇,他心里多少有些难安呐!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这句话,老者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,这句话说在了他的心坎之上,当年发生的一切,都仿佛还在眼前一样,看着那么多的武林同道,一个一个倒在自己身边,别说是医仙本人了,就连自己看着都有些不忍!

    然而,他最终只是叹了口气道:“即使如此,又能怎样,难道心不安,那些人就能活过来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对方已经上当,大着胆子说道:“医仙说过,有生之年如果不能为那些人报仇的话,他此生难安!”

    这句话医仙并没有说过,他只是为了能够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,所以才会这么说,如果什么都不知道,自己这个仇也很难报了!

    然而,徐二郎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原本放松下来的脸,忽然变得警惕起来,尤其是看武长风的眼神,已经变得狐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医仙想要为那些人报仇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点了点头,徐二郎忽然出手,原本想要掐住武长风脖子的他,忽然一愣!

    只见原本还站在自己面前的武长风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后了四五步了!

    好快的身法!

    其实,对于对方的出手,武长风也没有预料到的,他只是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,所以才会向后退几步,等见到对方的手掌虚握在半空之中,他已经明白了缘由!

    看来,他是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啊!

    “好本事!”

    只说了这一句话,徐二郎忽然冷笑一声,便朝着武长风急探而来。

    十年之前,他或许并不是雌雄双剑二人的对手,但在沼泽地中生活了十年的他,早已不是那个江湖上籍籍无名之人了。

    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掌,其中所蕴含的变化,并不是外人看上去那么简单,也只有武长风这样的实力,才能看清他的真正意图。

    对方这是下了狠心,要一招取自己性命啊!

    见对方动了真格,武长风不敢怠慢,见天尊诀运转到极致之下,他整个人都变得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而原本看两人聊的好好的众人,在看见两人如同残影一样追来追去的时候,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刚才还好好的,现在忽然动起手来了?

    然而,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出手,却丝毫办不上半点忙。

    因为两个人的身法实在太快,他们所见到的,不过是两个影子在互相追逐而已,至于两耳已经交手了不下百招的事情,他们哪里看得见了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极为的担心武长风,毕竟对方的武功他们都见识过,如果真与他动起手来,自己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而如果武长风败下阵来,他们的结局只有一个!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他们都不想武长风输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即使他们想要帮忙,也只能眼阵阵的看着两人动手,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,他们压根帮不上什么忙!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众人清楚听见武长风说道:“前辈,我想你误会了!”

    刚才武长风不清楚对方的实力,又被对方死咬着不放,所以虽然知道了问题的关键所在,但苦于没有功夫开口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交手了不下三百来招,对于对方的招式套路,他早就已经清楚了,得了空闲的他,这才有机会开口!

    “你小子藏的倒是深,居然有如此能耐,什么误会不误会的,等我将你小子拿下了,咱们再好好说说!”

    徐二郎丝毫不给武长风喘息的机会,想要一举将武长风拿下。

    他就在沼泽地中,有时候被鳄鱼一顿狂追,弄不好三天三夜都不能停下来,所以论起气候来,着世上还没有人比他更厉害的,虽然一时半会拿不下武长风,但他不相信武长风能够胜过自己,所以一顿抢攻之下,想要将武长风累趴下!

    等到两人交手五百来招的时候,武长风这才发现了对方的用意!

    想要将自己玩死?就看谁先倒下了!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冷哼一声,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多少变化,只是他脑海虚空之中,那悬浮在雄鹰上空的砚台,已经开始缓缓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如对方所料一样,自己只是有天尊诀,这样和他打下去,一定会被他拖死,然而,有了砚台的相助,别说是三天三夜了,就算是三年,武长风也丝毫不惧!

    等到两人交手超过一千招时,徐二郎已经暗暗心惊武长风的武功了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内力,如果自己不是在沼泽地待这么久的话,恐怕早就被他玩死了!

    而且,眼见自己气力越来越不济,但对方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徐二郎心中更是诧异。

    这小子究竟是不是人,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武功了!

    而原本还在担心的众人,见到两人如此纠缠不清的斗下去,原本极为紧张的他们,此时也暗自松了口气,看样子,两人只是僵持不下,武长风没有丝毫的吃亏啊!

    只是两人这样东来西往的,他们脖子都有些酸痛了,百无聊赖之际,竟然有些不想理会两人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毕竟担心武长风会忽然落败,所以仍旧强撑着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交手两千招有余的时候,太阳已经西斜了!

    两个人从早上打到晚上,先前还一直都在贝壳之上,到了后来,两人却从贝壳上打到沼泽地里,再从沼泽地里打到贝壳之上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如此,众人都是露出诧异的神情来,这两个人是怪物吗,怎么如此能打?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诧异并没有维持多久,他们又有些无聊起来了,于是他们应该做什么的便去做什么了,而大朗小朗二人担心许紫嫣肚子饿,找来了一些枯草之后,便开始烤起肉来。

    很快,一股诱人的香味,便四散开来!

    “前辈,我看咱们还是吃了再打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