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8 压箱底的陈年往事

    见老者不同意,武长风有些遗憾,毕竟像他这样的高手,才是世上真正罕有的,能够从他手上学到一招半式,自己以后将会受益无穷。

    但对方已经没有这个心思,自己也不用死缠烂打的黏着对方,如此非但不能从他口中问出半句有用的话来,反而还会让对方觉得反感!

    “看前辈身手不凡,当年在江湖上也一定是赫赫有名的人物!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这句话,让老者极为受用,无论是谁,在提起自己年轻时候的风采时,总会情不自禁的自豪一番。

    得意一笑道:“那是,提起分筋错骨的功夫,江湖上谁不知道我叶二郎的厉害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叶二郎,这个名字好生熟悉,只是一时想不起来,只能听老者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当年在北门关外的一场大战,咱们上千武林豪杰,在面对商国数万军队的时候,那一个豪气干云,可谓是一大壮举!”

    看着叶前辈一脸向往的神色,不知道为什么,武长风能从他的眼神之中,看出一种不属于他身上的气质来。

    那是年轻人才会有的豪情壮举,也是年轻人才会有的鲁莽冲动,悍不畏死,勇往直前!

    哪怕遍体鳞伤,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,都会都出向往之色,如果有机会重新来过的话,他们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那种让人浑身热血沸腾的感觉,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出现的。

    然而,在老者的眼神之中,武长风更看出了一种凄凉的味道。

    想必,当日的那一场大战,他们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,而从老者逐渐暗淡下来的眼神之中,武长风可以断定,那一场大战之中,他最为关心的人,恐怕折在了那场大战之中。

    毕竟,上千人面对数万人,所依靠的,可不仅仅是勇气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实力与鲜血,是难以换来这种带着向往的悲伤的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当初那一战,定然还是前辈等人胜出了!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老者如同被蛇咬了一般,猛然回过头来,盯着武长风看了许久,见武长风并没有嘲笑自己的意思,这才微微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!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以为他会继续说下去,但话到了这里,老者居然硬生生的将话头止住了。

    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,将他的脖子掐住了一般,这种诡异的安静,让众人都觉得十分诧异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经历了当年那些事情的他们,无论结局如何,都是一件只得称道的事情,老者既然不愿意继续往下说,说明里面一定有说明问题!

    见老者半晌不说话,武长风忽然问道:“前辈能够在如此多的人围攻之下逃脱,也是一件极为了不得的事情!”

    原本已经有些伤神的老者,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忽然长长叹了口气,随后又缓缓摇头道:“然而,并不是咱们凭实力闯出来的!”

    隔了片刻,老者又抬起头来望着远方,忽然感叹道:“如果再有那样的事情发生,咱们即使拼了性命,也绝对不会让他干出那样的事情来的,不然现在的天下,宗门也不会过得如此艰难!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看起来,这里面的故事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啊!

    好奇之下,武长风又说道:“前辈这些话,着实让晚辈起了好奇之心,不知前辈能否透漏一二,好让晚辈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

    叶二郎回过头来,扫了众人一圈,最后目光落在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小子,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,年纪轻轻的不仅会烤肉,而且悟性也不差,最为难得的事,他的心思,比一般人不知道灵巧了多少,只要自己稍微透漏出一点东西出来,他就能顺着自己的话头说下去,即使自己有意想隐瞒这些事情,到最后还是或多或少的将实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,宗门振兴的希望,就在他身上了!

    点了点头,老者忽然叹了口气说道:“既然你想知道,我告诉你也无妨!不过这件事情多少有损朝廷的颜面,你们听了之后,切莫在朝廷众人面前透漏半句!”

    对于老者的劝告,武长风知道他是一片好心,一定是这件事情干系重大,他担心自己因此而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感激的朝老者点了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!

    “当年,咱们虽然只有近千人,但这些人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,如果不是眼见商国就要破开我大周的门户,咱们决计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老者的眼神开始有些迷离起来,似乎对当初的情形,仍旧历历在目一般。

    “当初收到北门关告急的公文时,咱们武林中凡是觉得自己在江湖上排得上号的人,几乎全部去了,那一战真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,老夫这一双手,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,那横尸遍野的景象,至今都还历历在目!”

    可以想想,一千名武林中的好手前往北门关,与那些商国士兵战斗在一起的场面!

    对方虽然人多势众,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对方也只是在消耗这些高手的体力而已,那些充当先锋的尸体,定然会堆得比小山还高!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当初即使前辈们没有取得胜利,商国恐怕也会元气大伤,那为什么前辈会说,当初这一战并没有胜?”

    问出这句话之后,武长风猛然醒悟过来,叶前辈之所以提醒自己,不要在朝廷中人面前提及这件事情,恐怕是因为大周的朝廷横插了一脚吧!

    果然,老者露出一丝苦笑来!

    “商国那些士兵,还奈何不了咱们虽然咱们只有近千人,但面对他们数万人马,丝毫不落下风,之所以失利,只是因为大周朝廷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眼前一花,仿佛天地之间的景象都如此的不真实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对黄启才确实存了偏见,但如果说他对大周有什么不满的话,恐怕也仅限于此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武长风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他一直做的事情,就是想办法制衡宗门的发展,在他眼中,朝廷才是正统,而那些宗门只是歪门邪道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他忽然明白过来,为什么罗刹宗有如此强悍的实力,却一直隐忍不发,只是在找寻一个适当的时机,好入主中原,他也忽然明白过来,为什么碧水宗的周锐,在他的计谋东窗事发之后,仍然选择一意孤行!

    前者,是因为畏惧,而后者,则是因为仇恨!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没有猜错的话,之后的事情,一定是等到双方两败俱伤之后,大周来了一个黄雀在后,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,至于叶二郎为什么能够活着出来,这件事就只得他深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叶二郎的话已经解开了武长风心中的谜团。

    “谁曾想到,从朝廷散布北门关危矣的消息时,就已经布好了局,并不是大周没有与商国对抗的实力,朝廷只是想借用这次机会,将大宗宗门的势力镇压下去。”

    见老者一脸愤怒的神色,武长风可以想象,当初大周进队冲入这些武林中人之中,大肆屠杀的情形!

    这些有血有肉的武林中人,甘愿用自己的生命,来为大周筑起一道城墙来,但朝廷却一直在考虑,将这堵城墙毁掉!

    没有什么,比背叛更让人难以接受的!老者此时的心情,可想而知!

    “难道,他们就一点也不顾及商国会继续进犯我大周?如果不是前辈们出手,恐怕整个天下都是商国的了,这么做,未免太卑鄙了一些!”

    叶二郎缓缓摇了摇头,如同看傻瓜一样看着武长风道:“你也太天真了,他们根本不需要咱们守卫北门关,咱们即使不出手,北门关也不会丢失,所有的这一切,为的就是将咱们镇压下去!”

    原本在武长风眼中几乎完美的朝廷,此刻在听见老者这句话之后,如同大山崩塌一样,在武长风眼中已经没有丝毫的形象可言了!

    朝廷也太不要脸了,居然拿着数千万的大周子民作为赌注,如果这件事早一点被他们发现,那大周的后果,将不堪设想,而那些无辜的大周子民,最后也只能任由商国的军队宰杀!

    好不要脸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朝廷最后又为什么会放过前辈!”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最为不理解的地方!

    当时的情形之下,商国的军队已经与叶前辈他们打成了两败俱伤,即使付出一定的代价,也定然能够将叶前辈等人留住,放过他们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哼,如果不是盟主以自己作为代价,再加上早就看透了大周皇帝那点伎俩的商国威胁,我又岂能活到今天了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有些不解的望着自己,叶二郎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当初咱们已经被大周的军队包围,为首的,正是率领十万骁骑军的凌王!”

    提及凌王,武长风心里又是咯噔一下,依照时日来推算,叶二郎口中的凌王,说的定然是老王爷了,他现在总于明白,大周为什么会如此依仗凌王!

    他忽然觉得,凌王的死,似乎变得不那么简单了!

    或许被自己杀掉的那些人确实是始作俑者,但真正促使这一件事情发生的,恐怕还是当年的那一场大战!

    原本还一脸正气的凌王,此时在武长风心中,却如同腐朽的砂石一样,随风而逝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股极深的厌恶!

    趁人之危,算不得英雄好汉,抢夺他人功绩,更是罪大恶极!

    “不过凌王倒是有些不忍,或许是担心咱们一怒之下与他的十万骁骑军拼个鱼死网破,或许是他忽然心生怜悯,觉得咱们可怜,总之最后他忽然提出一个要求来,只要解散了武林盟约,并让盟主自裁以谢天下,他便答应放了咱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武长风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局,一定是这位盟主最后答应了这件事情,才会有了如今这般局面!

    而对于帝王之家的看法,在武长风心中已经根深蒂固了!

    帝王家的人,就没有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黄启才如此,老凌王亦是如此,在他们眼中,存在的永远都只是利益而已,即使凌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,才导致宗门没有彻底被灭,但武长风已经偏向于相信,老凌王如此做,只是为了保存实力而已!

    毕竟商国还在虎视眈眈的看着大周,一旦这些武林人士发起疯来,十万的骁骑军,在他们眼中也不是不可战胜的!

    至于之后的事情,就不用老者说了,武林盟约既然已经解除,那与朝廷相抗衡的筹码就没有了!

    而在朝廷的一番运作之下,这些宗门自然逐渐没落下来!

    “当初,就不应该答应这种要求,即使不能全身而退,也定然要让朝廷知道,得罪了自己是不好惹的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老者原本带着惆怅的脸上,忽然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像,实在是太像了,就连说话的语气,也和当初的盟主差不多!在凌王没有说出要求的时候,盟主确实和咱们这么说过,但眼见有着一线生机,盟主希望咱们能够活下去,即使不能与朝廷继续抗衡下去,也总比白白丢了性命强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叶二郎忽然抬起头来,直勾勾的望着远方,似乎是在自言自语,又似乎实在对某个不存在的人说话!

    “你哪里知道,咱们与其如此窝囊的活着,倒不如轰轰烈烈的去死!”

    对于叶二郎的这句话,武长风是极为赞同的,即使自己活不了,也绝对不会让对方好过,毕竟数千人冲下下来,即使骁骑军得胜,最后也只能是惨败!没有了骁骑军的大周,就如同不穿衣服的人呢,大周所有的弱点都暴露在了商国眼中,想要灭掉大周,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?

    “你或许觉得不值得,我也一直想不明白,但刚刚听了你的话,我似乎明白了盟主的意思!”

    武长风细细品味着他这句话,片刻之后武长风也如同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,望向叶二郎的时候,却发现对方带着微笑的脸,真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,当初那位盟主的想法,恐怕就是不想大周的百姓受苦,所以才会选择这么做的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