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7 不知何年何月的老头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自从巨型鳄鱼出现之后,一行五人一路上也没有遇见其他凶狠的异物,贝壳就这样缓缓在沼泽地中移动,天明时分,巨型贝壳已经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只是从初升的太阳来看,所行走的方向并没有错。

    鉴于先前贝肉的香味将鳄鱼吸引过来,五人只能以最快速的方法,将独自填饱。

    然而,即使如此,他们还是招来了不速之客!

    “好香的味道!”

    刚听见这句话的时候,五人都以为是错觉,这里已经是沼泽的腹地了,单纯只是那只巨型的鳄鱼以及贝王,一个人就很难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再加上四周时不时出现的蛇虫鼠蚁,就更加让人难以存活下来,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,众人第一反应是,这个人莫非是从西边伊国过来的。

    但当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,众人脸上都露出惊讶的神情来。

    只见对方一身不知道是用什么皮做成的衣服,上面脏兮兮的挂满了泥土,蓬头垢面之下,那足有一尺长的胡须,更是让人看着极为不舒服。

    而从对方的声音听来,这个老者似乎并不是伊国人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老者突然出现究竟有上面目的,但武长风见对方只是眼馋的望着自己手边的烤肉,上前行礼道:“不知前辈在此清修,打扰了前辈清净,还请前辈莫怪!”

    那老者闻言一愣,但随后笑呵呵的说道:“不打扰不打扰,你们弄的是上面,怎么如此之香?”

    见对方并没有而已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只是些野味而已,前辈如果感兴趣的话,不妨一起享用如何?”

    许紫嫣闻言,眉头不禁微皱了起来,不过也仅仅是皱了下眉头而已,并没有阻止武长风的邀请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却心直口快的说道:“大总管,你看这人脏兮兮的,让他到贝壳上来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用说了,随后便见老者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,忽然出现在了贝壳之上。

    众人清楚看见,他双脚上并没有穿鞋,一双湿漉漉的脚上,带着的泥土正滴在贝壳之上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一幕,众人均是皱起了眉头来。

    这人好不爱干净,竟然赤脚在沼泽地里行走,沼泽地里什么东西都可能存在,万一划破了脚掌,就只能在沼泽地里等死了。

    这人究竟是什么来路,居然如此大胆?

    众人心中存了狐疑,对老者的外貌也不那么在意了,反倒是老者上了贝壳之后,毫不客气的从武长风手中接过贝肉,让众人更加留心了。

    刚才老者突然出现,已经让他们吃了已经,而从武长风手中接过贝肉的速度,他们完全没有看清,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贝肉就已经到了对方手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颇为奇怪,看这老者的身法,他武功定然不差,如果他想要对自己下毒手,这些人恐怕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心中留了心,却见老者狼吞虎咽般的啃完了手中的贝肉,随后一脸享受的望着武长风,似乎在问武长风还有没有!

    武长风朝李鑫使了个眼色道:“去弄些鳄鱼肉过来!”

    等到李鑫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取鳄鱼肉之后,武长风则对老者笑呵呵的道:“看前辈的样子,一定是饿坏了,咱们别的东西不多,唯独吃的东西多,只要前辈肚子装得下,前辈尽管吃就是了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老者忽然有些尴尬起来,但看见李鑫拿过来一块足有他肩宽的鳄鱼肉之后,老者脸上的尴尬,已经变成了贪婪,一双眼睛盯着那块肉,就连喉头都不自禁的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见状,武长风原本想要接过鳄鱼肉,为老者烤制一番的,但没有想到,老者出手居然如此之快,他还没动身,那一块鳄鱼肉便到了老者手中。

    随后,更加惊人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众人亲眼看见,老者端着那巨大的鳄鱼肉,张口就朝上面咬去!

    生吃啊!

    不管从老者的衣着还是举止来看,老者似乎一直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,难道说,他一直都生活在这一片沼泽之中?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听见老者说话的时候,心中就存了的想法,如果真是这样,自己穿过这片沼泽,就轻松多了!

    而此时见到老者如此,武长风已经相信了八九分。

    等他从惊讶中回过神来,这才对满口鲜血的老者说道:“前辈,如果不介意的话,让我先帮你烤好了你再吃如何?”

    老实说,对于老者这样的举动,武长风也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能让人不惊讶吗?那可是生肉啊,而且还是野生的生肉,就这样吃下去,不会生出什么病来吗?

    而且,就这样张开血盆大口的要上去,看着着实有些恶心,一旁的许紫嫣,已经忍不住侧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所幸,老者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嘴上的动作已经慢了下来,抬起头来好奇的望了一眼武长风,觉得这块肉的味道,与刚才的比起来确实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老者尴尬一笑道:“那就有劳了!”

    从老者手中结果生肉,武长风将其切成了薄薄的片,找来几根树枝,将鳄鱼肉穿在上面,随后便放在火上慢慢烤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一直都生活在这里?”

    趁着烤肉的时候,武长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!

    老者回过头来,一脸警惕的望向武长风,看了看他手中真在翻转的烤肉,并没有回答武长风的话!

    果然,他对自己还存着芥蒂呢?

    而过得者片刻的功夫,那肉片已经熟透,武长风取过一块,送到老者手边,接着说道:“前辈不用担心,咱们并没有恶意,我们只是想闯过这片沼泽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走,如果前辈能够指点咱们一下,咱们能少走很多弯路!”

    见到烤肉之后的老者,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,从武长风手中接过之后,脸上原本的警惕也已经彻底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胆子倒是不小,想要闯过这片沼泽,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的,如果你们能让我吃饱的话,我或许能带你们一程!”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放开眼力,只能看见茫然无边的沼泽地,如果不是跟着太阳与星辰,他很难分辨出东南西北!

    听老者的口气,他对这里似乎很熟悉,如果有他带路的话,自己至少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!

    万一再撞上这种巨型鳄鱼,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鳄鱼可是成群活动的,杀掉这一只,只是他们运气而已!

    “前辈放心,管够!”说话之际,武长风已经朝李鑫使了个眼色,让李鑫在一旁帮忙切鳄鱼肉,自己则不停的将烤好的肉送到老者手边!

    “如此,就多谢前辈了,看样子,前辈对这里很熟啊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武长风拷出来的肉真的很美味,即使什么东西都没有给,但肉里面独特的香味,还是让老者停不下来!

    高兴之际,老者的话也变得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岂止是熟悉,这世上还没有人比我对这里更了解了!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,老者忽然觉得自己说漏了嘴,回过头来,警惕的看了武长风一眼,却见武长风只是漫不经心的靠着手中的肉,对自己所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,老者彻底放下心来,叹了口气道:“唉,其实告诉你们也无妨,我之所以穿得如此破烂,连话都说不清楚,就是因为在这里生活的太久了!”

    起初,他还以为武长风等人前来是为了寻找自己,但看见武长风等人对自己身上的厌恶,以及对自己所言并不如何留心之后,老者已经确定这些人不是来找自己的。

    毕竟,那些老怪物现在恐怕早就死的死亡的亡了,至于那一位,是绝对不会白费力气来这里找自己的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躲在沼泽地中,他就不会对自己下毒手。

    而听闻老者所言之后,武长风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,问道:“看前辈刚才的身手,也不是等闲之辈,前辈为何甘于留在此处,不到外面的世界好生活着?”

    看老者略带着愁苦的味道,武长风觉得,对方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,但至少目前看来,对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恶意,那自己大可以和他结交一番!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问出的这句话,如同踩中了对方的尾巴一样,老者瑟缩了一下,眼神中流露出恐惧来。

    起初只是眼神有些迷离,但随后却坚定的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出去,打死也不出去!”

    武长风更加好奇了,以老者的身手,放眼天下间,恐怕也难以找到对手,而且他一直活在这里,难道就不觉得寂寞吗?

    老者身上实在有太多的谜题,让武长风极为好奇。

    老者武功如此之高,他为什么宁愿待在这里也不想出去,还有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自己在提及离开这里的时候,他为什么会如此的惧怕?

    难道是有人胁迫他,不让他离开这里?既然如此,那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,逼得他如此了?

    满脑子的疑问,但武长风不敢直接问出来,从老者的神情来看,他对自己极为警惕,一旦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情,他肯定会头也不回的离开,更有可能,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,会将自己等人灭口。

    所以武长风只能旁敲侧击,一点一点的套问老者的话!

    “想必是这里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,让前辈觉得留恋吧!”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所言,老者冷哼一声道:“狗屁的留恋,这里的蚊子足有拳头大小,我刚来这里的第一天,就受不了这里的蚊子了,没有被他们吸干身上的血,已经很走运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深有感触道:“对对对,这些该死的蚊子,如果不是因为我手中的长剑,恐怕下场和前辈一样了!”

    老者回过头来,瞥了一眼武长风身边的长剑,见剑鞘不错,取过拿在手中掂量了两下!

    原本一直带着惊讶的眼神看着老者的李鑫等人,在老者拔剑的时候,都露出紧张之色来。

    老者武功已经极为高强,此时又拿了武长风的宝剑,如果想到对自己等人不利,那自己可真没办法阻挡了!

    然而,老者只是抽出长剑看了一下,随后便还给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剑倒是一把好剑,用来杀蚊子可惜了!”

    老者随手捡过一根修长的青草来,我在手中随意挥动了下来!

    众人只见啪啪两下,不知道什么东西落在贝壳之上。

    定睛瞧去,却发现两只巨大的蚊子,安安静静的躺在老者脚边!

    刚才他们只是注意道老者身上的衣容,却忽视了跟着老者一起到来的蚊子,围着老者的蚊子有七八只左右,有两只已经在武长风身边转悠起来,另外几只仍旧在老者身边徘徊,准备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状,手中长剑微微一抖,围在他身边的两只蚊子已经变成了两截,本来想炫耀一番的他,却看见围着老者的蚊子已经不见,此时的老者,真一脸享受的吃着武长风递过去的烤肉。

    这也未免太厉害了吧!只是眨眼的功夫,对方就用一根青草,将所有蚊子都解决了!比起自己用长剑来,不知道要轻松了多少。

    见到老者如此本事,武长风起了学艺之心,递上一块肉之后,问道:“前辈,能否再演示一遍!”

    老者已经接连吃了七八片肉了,这样的口腹之欲,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,高兴之余,见武长风有这样的要求,他也丝毫没有吝啬的意思。

    捻起放在一旁的青草,随意摆动了两下!

    虽然只是简单的摆动,武长风却看出了其中的诀窍,那看似飘忽不定的青草,实则蕴含了极深的武学,每一次青草折转的瞬间,就是力道发出的时间!老者击打蚊子时,恐怕也是利用了这一点!

    贝壳之上只有这么一根青草,武长风示意了一下,见老者并没有意见,便拿过青草,在手中摆弄了两下!

    看似简单的动作,在武长风细致入微的观察之下,已经变成了好几个动作,武长风有样学样之下,居然和老者使出来的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有如此天赋,老者也是微微一愣,但随后便微笑道:“你悟性倒是不错,早几年遇上我,或许我还能收你做个关门弟子!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对方有这个意思,忙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现在也不晚啊!”

    然而,老者只是摇了摇头,眼睛已经望向了别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