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6 移动中的铠甲

    武长风刚醒,李鑫便急不可耐的说道:“大总管,咱们还是单独穿过这片沼泽吧!”

    对于李鑫的担忧,武长风多少能够看出来一点,谁知道后面的路,许紫嫣会不会突然给自己来上这么一剑?

    不过武长风并没有单独行动的意思,反而对许紫嫣身上的宝剑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自己手中的这把长剑,乃是黄启才御赐之物,其威力之惊人,让武长风都有些咋舌。

    然而,才看见许紫嫣的那一剑之后,他才明白,什么叫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

    以武长风对许紫嫣的了解,她的武功虽然不差,但想要在自己手中沾到一丁点的便宜,那是绝无可能之事,这也是为什么武长风在看见他朝着自己挥剑的时候,没有躲闪的原因。

    然而,她手中的长剑,却给了武长风一个极为深刻的教训,能躲的坚决不能硬抗,这一次是自己命大,被那股巨大的威势所击退之后,因为那巨型鳄鱼的盔甲庇护,所以才没有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只是缓缓点了点头,看着有些歉意,又带着几分畏惧的许紫嫣说道:“许姑娘想必吓得不清,还是早点休息去吧!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有说完,许紫嫣已经摇摇晃晃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许紫嫣来说,先前武长风等人的突然消失,让她心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随后又是倾尽全力的一剑,让她更加疲惫。

    又因为她的一剑,将武长风直接弄得昏迷不醒,担心之下,所以一直苦撑着,直到武长风醒过来,她悬着的那可提醒吊胆的心,这才放下来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,自然是身体上所带来的疲惫感。

    见状武长风忙上前将她护住,看见双眼紧闭的许紫嫣,武长风不禁有些心疼起来。

    招呼了大朗小朗一声,让两人服侍许紫嫣睡下,自己则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,觉得身体并没有大碍,这才问李鑫道:“咱们先前弄来的鳄鱼在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自从武长风昏迷之后,一行人便守在武长风身边,对于那个只剩下一半的鳄鱼,他们哪里有心思去理会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武长风问及,李鑫一直鳄鱼的方向,有些担忧的问道:“大总管,咱们还要继续和他们一路吗?我看他们没安什么好像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摆了摆手道:“我自有分寸!”

    言罢,已经朝着巨型鳄鱼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飘飘洒洒离开的武长风,李鑫只能暗叹一声,自古红颜多祸水,看来大总管也难以过这一关了,以后行事,只能自己小心一点了!

    随后也跟在武长风身后,朝着巨型鳄鱼而去。

    昨天是因为巨型的贝壳,四周的蛇虫鼠蚁都消失殆尽了,今天又是因为巨型的鳄鱼,那些刚刚回来的蛇虫鼠蚁又被吓得远遁而去了。

    当李鑫落在鳄鱼身上的时候,只见武长风挥舞着手中的长剑,正在一点一点的割下鳄鱼的肉。

    看他那个样子,是想将所有的鳄鱼肉都割下来啊!

    这一只鳄鱼少说有贝壳的二十个大小,武长风即使将所有的鳄鱼肉都割下来,也无法放在贝壳之上啊!

    “大总管,这些鳄鱼肉咱们也用不上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没事了,但他毕竟还是受过伤的人,与浪费体力在这些事情上面,倒不如好好休息一晚,如果他想要吃鳄鱼肉的话,自己来取上几块就是了,有何必如此大费周章了?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却摇了摇头道:“鳄鱼肉虽然是好东西,但却比不上他的这一身皮革,前面也不知道有什么,咱们准备一些皮革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李鑫还是觉得,武长风这么做有些吃亏了。

    在听了武长风的话之后,他已经发现一块上好的皮革就垂在武长风身旁,从皮革的大笑来看,别说是一个人所用,就算给自己也弄上一身,也有富余的,然而,武长风并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,看他的样子,他是准备给所有人来一身啊!

    “大总管,咱们的够了,他们的让他们自己来弄就是了!”

    对于早上的一幕,他心中一直存着芥蒂,无论许紫嫣怎么表示歉意,他还是觉得对方一定有什么不轨之心。

    所以见到武长风仍旧为对方着想,他忍不住劝说一番,自己不去兴师问罪,已经显得极为宽容了,想要自己在给他们弄点好处,那是绝对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哈哈大笑道:“李兄,你也太小家子气了,难怪你这么大一把年纪,都还没有娶妻生子呢!”

    李鑫原本在和武长风说正事,却没有想到他会忽然扯到自己头上来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娶妻生子,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了?

    一愣之下,有些不快道:“大总管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拿我开玩笑!”

    武长风收起笑容,回过头来问李鑫道:“那缝补刺绣的事情,你可会?”

    只是这句话,就将李鑫僵在了原地,他可是堂堂正正的武师,这些姑娘家才会的东西,他怎么会去学了!

    而到得此时,他才明白过来,大总管如此做,也不全是为了许紫嫣等人,与他们之间,不过是互惠互利的关系罢了!

    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少什么,与武长风一道,开始割起鳄鱼的皮革来。

    那鳄鱼原本就被许紫嫣的一剑劈开了一半,加上鳄鱼肚子上并没有皮革,两人只是用了一炷香的时间,便将鳄鱼的左半边皮革割下来,见皮革确实极为坚硬,舍不得抛下另外一半,有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,将另外一半也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皮革是割下来了,但那厚厚的一沉,却让武长风有些犯难了,这可是巨型鳄鱼皮革,想要搬动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!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两人决定直接将贝壳移过来,虽然这里的腥臭味难闻了一点,但不用自己耗费如此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两人说干就干,很快就将贝壳弄了过来,一直守在许紫嫣身边的大朗小朗二人起初还有些惊讶,待看见二人将鳄鱼的皮革镶在贝壳外面的时候,就已经明白过来了,他们这是要给贝壳再加上一层护甲啊!

    见两人有些辛苦,贝壳又离鳄鱼较近,两人对视了一眼,便与武长风二人一同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他们对武长风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,自从武长风让他们离开的时候,他们忽然觉得,如果能够成为武长风的朋友,好处一定会很多。

    最起码,在面对危险的时候,他不会撇下自己独自离开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只见,几人便开始熟络起来,趁着月色,四人一边干活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虽然不甚欢快,但紧张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贪心,将贝壳的两面都包裹上鳄鱼的皮革,主要是他们还要推动贝壳前行,如果两边都镶上鳄鱼皮革的话,多少会有些阻力,有一面能够抵挡异兽的攻击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等忙完了这一切,李鑫已经点上了火把,将刚刚割下的鳄鱼肉放在火上慢烤。

    很快,一股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,忙碌半天,众人早就饥肠辘辘了,围着篝火饱餐了一顿,却发现许紫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!

    看见有些犹豫的许紫嫣,大朗小朗二人很是识趣的架着李鑫到另外一边去了,只留下许紫嫣与武长风二人,在哪里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在武长风的示意之下,许紫嫣还是坐在了武长风对面,看着一脸平淡的武长风,许紫嫣忽然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个少年了。

    难道他对自己的那一剑,一点想法都没有?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有怪我?”

    许紫嫣有些犹豫,但还是问了出来,毕竟想要和武长风一起穿过这片沼泽,双方至少要没有芥蒂才行!

    现在才走了十里的路程,就遇上了贝王及巨型鳄鱼这样的都系,他真不知道后面会有什么,众人如果不能齐心协力,是很难闯过这一片沼泽地的。

    “怪你?为什么?”

    武长风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,不过眼神中却带着几分疑惑!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许紫嫣已经明白过来了,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,又问道:“难道你就不好奇,我为什么会挥出那一剑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取下一块烤好的鳄鱼肉送到许紫嫣手中,挑动了一下火堆这才说道:“一个害怕到了极点的人,挥出一剑自保,难道还有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许紫嫣眼眶不禁有些氤氲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了解自己的人除了父亲以外,恐怕就只有武长风了,自己即使做了这样的事情,在他面前,压根就不需要解释。

    不需要,连开口都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微微点了点头,便拿起手中的鳄鱼肉,开始细嚼慢咽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朦胧月色下,被篝火照得通红的脸,许紫嫣忽然觉得,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错!

    而就在她看着武长风愣愣出神的时候,武长风忽然说道:“紫嫣,你会缝制衣服吗?”

    许紫嫣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贝壳的一半上面,已经镶上了一层厚厚的铠甲!一眼便能看出来,是用鳄鱼皮做成的。

    她瞬间明白了武长风的意思,点了点头道:“会一些,不过做的不是很好,你是想要让我帮忙,缝制两件铠甲吗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点了点头,许紫嫣茫然开了四周一眼道:“可惜的是,这里并没有针线,即使我想要帮忙,也是无计可施!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句话,武长风也有些头疼起来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没有针线,别说是许紫嫣了,就算是刺绣天下一绝的人,也能以弄成一件像样的衣服吧!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并不死心,自己耗费了如此大的力气,就是为了能够做一件防身的衣服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忽然从会中摸出几枚银针来,问道:“这个可不可以当针来用!”

    武长风每晚都会练花雨针法,所以这些银针,他一直待在身边,虽然没有刺绣所用的针那般坚硬,但在他看来,这些都是针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许紫嫣点了点头道:“只要稍作改动,应该能够用上!”

    但随后却又谈了口气道:“只是鳄鱼皮太过沉重,即使能够用内力将鳄鱼皮穿透,没有能够支撑鳄鱼皮重量的线,也是难以弄成的!”

    既要有韧性,又要足够细,别说是普通的丝线了,就连御用的都很难有这个效果吧!

    但只是片刻,武长风忽然想到了什么,他曾经去过北门关,看过那些将士身上穿的铠甲,那些铠甲同样很重,但一样被串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细细回想那些盔甲的接缝之处,武长风忽然觉得那些丝线似乎并不是普通的丝线,那些,好像是牛筋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忽然有了主意,问道:“紫嫣,鳄鱼的筋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许紫嫣也是一愣,但随后,她脸上便露出微笑来。

    赞许道:“还是你会想办法,居然能想到这一点,如果能弄到的话,或许真的能弄成!”

    说干就干,武长风让许紫嫣继续坐在篝火旁,自己则带着李鑫去找鳄鱼筋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割下鳄鱼肉的时候,没有想到鳄鱼筋会有用处,而且那些鳄鱼筋极有韧性,大部分都是随手丢在一旁,连上面的肉都懒得去管。

    两人只是用了片刻的功夫,便找了不少的鳄鱼肉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根据许紫嫣的要求,武长风又用手中的长剑,将鳄鱼皮割成了一块一块的。

    等忙完了这一切,许紫嫣便借着篝火微弱的亮光,开始缝制起铠甲来,而武长风等人并没有闲着,因为突发的事故,他们已经停在这里两天了,见月色正好,便让大朗小朗二人先去休息,自己则与李鑫一同推动贝壳前行!

    偌大的贝壳上,镶嵌的那一层鳄鱼皮,仿佛一个巨大的铠甲,缓缓在沼泽地盅移动。

    坐在篝火旁赶制衣服的许紫嫣,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正在忙碌的武长风,这种男耕女织的生活,并不是她向往的,但这一刻,她内心忽然觉得无比的宁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