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2 一而再的误会

    因为贝王的关系,方圆五里的蛇虫鼠蚁都被剿灭干净了,所以大朗小朗三人看守贝王,也显得不那么紧张了。

    原本李鑫还在反愁,应该怎样推动贝王,沼泽地带虽然有水,但也有不少坑坑洼洼的泥地,想要使贝王前行,就必须有一个着力点。

    贝壳之下,就是无法看清的沼泽,里面藏着什么东西,谁也猜不到,李鑫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,下去泥沼之中推动贝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武长风二人刚才的举动,令三人生出了同仇敌忾之心,还是说大朗小朗二人,也很想去伊国见识见识,在见到一筹莫展的李鑫之后,大朗小朗便将推动泥船前行的竹竿递给了李鑫。

    有了竹竿的帮助,李鑫脸上早就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“多谢兄弟了,这玩意真是雪中送炭啊!”

    李鑫本来想拍一拍对方的肩膀,但在对方的鄙视之中,只能尴尬的笑笑,对于他来说,大朗小朗二人怎么想不重要,他还真没有将二人放在眼里,既然对方不领自己的情,自己也没有必要死缠烂打的和他们套近乎。

    而原本打算连夜行动的武长风,在发现贝壳移动了之后,忽然说道:“你们留两个人守夜就行了,咱们好好休息一晚,明天天亮再赶路!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都是一愣,该不会……

    这也太神速了吧,大小姐不是那么随意的人啊!

    虽然整个船体被移到了贝王之上,但泥船本身只有两个房间,而他们又在贝壳之后,无法看清前面的情况,武长风与许紫嫣二人是在一个房间,还是他们分别住在一个房间!

    虽然听见了武长风的话,但三人都不敢走到前面去。

    万一自己走错了房间,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,自己别说是今晚了,好几个晚上恐怕都睡不好觉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朗小朗二人的关系,李鑫只能第一个休息。

    在将竹竿交给大朗之后,李鑫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,真是太尴尬了!

    犹豫了一阵之后,李鑫还是决定,不去冒那个险,既然现在是夏季,自己在外面打个地铺,也并没有什么不妥的。

    当下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来,和衣直接倒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看见李鑫如此,大朗小朗二人先是一脸的惊讶,随后,两人爆发出一阵极为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这小子也太逗了吧,好好的房间不去睡,谁外面干什么?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两人只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道:“哎呀,你弄疼我了!”

    原本大笑的二人,互相对视一眼,从对方的眼神之中,两人都看出了对方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到现在,他们忽然明白,李鑫为什么宁愿席地而睡,也不去前面了,只是这个声音,谁能受得了了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再看李鑫安之若素的样子,心中大为佩服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太牛了,如果刚才过去,指不定会看见什么情形呢?弄不好,武长风恼怒之下,非要将他一巴掌拍到泥沼之中去。

    只是,李鑫远没有他们看上去那么轻松,刚才的那一身娇叱,着实让他的虎躯一怔。

    这也太销魂了,大总管还真会选人!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他自己就受不了了,只能佯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装睡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担心,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,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冲进房间里,将武长风丢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李鑫并没有如愿,在这一声娇叱之后,却听见武长风那带着些许稚气的声音说道:“好好好,我轻点就是了!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如此说,李鑫顿时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什么细水长流,什么柔情蜜意,什么身份地位,都特么的给我滚蛋!

    老子受不了了!

    当下,李鑫如同被电击了一般,直挺挺的从贝壳上弹了起来,瞧准了声音的方向,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你一个毛头小子知道什么,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!他现在只有一种想法,就是将武长风丢出去。

    而明知道武长风的武功高深,想要对付武长风,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所以他的突然反应,并没有惊动前面的两人,而且,李鑫的速度,是很少有人能够及得上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速度,这样的决心,是难控制的。

    当他冲进房间的时候,他却不得不将这股势头硬生生的控制住!

    因为,武长风真在给许紫嫣揉脚。

    原来,刚才许紫嫣在踏上贝壳的时候,本以为李鑫会去帮她,所以她脚下早就找到了一个可以支撑的地方,只是突如其来的变故,虽然被武长风接住,但她还是将交给崴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两人在房间并没有干什么其他的事情,武长风只是单纯的给许紫嫣在揉脚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不熟练的关系,所以才会让许紫嫣觉得疼痛。

    而如同箭羽一般的李鑫,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,想要收住势头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只是顺手一搭,双手便贴在了武长风后背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与许紫嫣本来是相对而坐,被他这么一推,武长风身子前倾之下,整个人便压在了许紫嫣身上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,身下如同一个软绵的锦被,让人觉得极为舒服,那特别是胸口,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形状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武长风,鼻子离许紫嫣不过一寸的地方,那幽幽的香气,能够融化一个如钢铁般的男人的意志。

    而看着那瞪大了的眼睛,已经那微微跳动的嘴唇,武长风真的很想就这样一口咬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,背后的疼痛提醒他,身后还有人在。

    艰难的将身子从许紫嫣身上移开,装过身来对李鑫怒吼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而已经站稳了脚跟的李鑫,也没有想到回事这样一副情形,见到武长风趴在许紫嫣身上之后,他整个人都觉得兴奋起来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武长风的嘴唇,想要亲眼看见他亲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最后的结果,却让他大失所望,而听见武长风的呵斥之后,他吞咽了一口唾沫,这才说道:“刚才听见许姑娘呼痛,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,既然没有什么事情,那我就先出去了!”

    弄出如此尴尬的场面来,他自然是要逃走了,难道干站在哪里,等着两人的怒火将自己吞噬不成?

    所以在武长风还没有叫住他之前,他已经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的李鑫,半坐在自己先前睡觉的地方,使劲用手掌拍着自己的脑门道:“你究竟在想什么,想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李鑫原本以为,两人会干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却没有想到,别人清清白白的,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?只是自己的思想太过邪恶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有多余的气力的话,还不如用在推动贝壳上面的。

    这是李鑫的想法,但大朗小朗二人却不这么看了。

    对于二人来说,他们并不知道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而许紫嫣毕竟是他们的大小姐,他们可不想许紫嫣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所以在见到李鑫这个样子的时候,两人心里都生出疑问来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见李鑫终于安静下来,大朗便上前问道:“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,你拍你自己脑袋干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的声音,将李鑫吓了一跳,等看清大朗小朗二人之后,惊魂未定的他这才说道:“没什么,只是大总管将许姑娘压在身下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大朗小郎二人本来就觉得自己家的大小姐,绝对不会是如此轻薄之人,而听李鑫说来,好像是武长风想要霸王硬上弓?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两人即使拼了性命,也绝对不能让他发生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见李鑫这句话之后,两人便急不可耐的朝着房间奔去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的轻功不如李鑫,但现在已经道了千钧一发之际,他们跑慢一步,或许那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就已经发生了。

    所以倾尽全力之下,比李鑫刚才的速度慢不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剑尖突然消失的大朗小朗二人,李鑫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他脑海中一直停留在那个画面上,所以当两人问及自己的时候,他随口就说了出来,想要阻止二人,却见二人已经冲进了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如同上一次一样,两人冲入房间的时候,武长风二人刚刚恢复了先前的样子,武长风又开始给许紫嫣揉起脚来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的是,他忽然觉得自己后背之上,又多了四只手,没错,就是四只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保持现在的姿势,但背后四只手的力道实在太大,等到他刚刚运转起天尊诀来,他只觉得自己嘴唇一阵温柔滑腻的感觉,比之刚才的蚌肉,还要柔嫩几分。

    而睁开眼来,却发现许紫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,那满脸的不可思议之中,夹杂的都是疑惑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被自己轻薄了之后的许紫嫣会对自己勃然大怒,但下一刻,武长风却看见许紫嫣瞪大的眼睛,忽然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并不怎么抗拒?还是说,他早就对自己倾心了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武长风也有些犹豫起来,自己是应该起身呢,还是应该保持现在这个姿势,亦或是说,自己需要进行下一步的行动?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!我们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蓦然的声音,打断了武长风纷乱的思绪。

    即使许紫嫣心甘情愿,自己也不能有任何的动作,屋子里还有人在啊!

    再一次艰难的将身子从许紫嫣身上移开,同样怒目的转过头来,还以为是李鑫又在使坏,一脸不快道:“我说你能不能消停点,没事别在这里捣乱了成不成?”

    而当他看清身后的两人时,武长风这才发现,身后站着的,并不是李鑫,而是大朗小朗二人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,他虽然也占了许紫嫣的便宜,但并没有触及到许紫嫣的底线,自己多少能够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但现在所发生的,就不是一句简单的谢谢能够原谅的,如果许紫嫣真动怒起来,自己岂不是又落得一个下流无耻的名头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次,他不打算轻易放过李鑫了。

    而等看清是大朗小朗二人之后,武长风便轻松了不少,虽然说自己的举动确实冒犯了许紫嫣,但造成这件事的原因,可是她自己带着的两个手下啊。

    抱歉的话,他自然不会少说,但下流无耻的名头,自己就不用背在身上了。

    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看大朗小朗二人一眼,随后便见到双颊通红的许紫嫣,已经用一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手绢挡住了脸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出去!”

    在许紫嫣的娇叱之下,大朗小朗二人,如蒙大赦一般,灰溜溜的从房间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进去之前,看得很清楚,武长风哪里压在大小姐身上了,他分明在给大小姐揉脚。

    而看大小姐略微有些肿胀的脚踝,两人知道武长风并不是有意为之,实是因为大小姐受了伤,所以才会让他如此做的。

    两人本来什么事都没有,自己进去之后,他们反倒出了点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见武长风吻上大小姐的双唇的时候,两人那种羡慕嫉妒恨的心情,饥饿别提有多难过了。

    然而,即使再难受,两人也无法阻止啊,这件事,可是自己亲手而为,如果不是自己推了武长风一把,又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所以,出来之后,两人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了,这件事不禁让武长风捡了便宜,还坏了大小姐的名声,大小姐现在虽然什么都没说,那是因为有武长风在,她不好给自己二人脸色看,一旦回到宗门之后,大小姐不知道又会相处什么花样来整自己了。

    而见到灰头土脸的二人时,李鑫却有些忍俊不禁起来了,看着瘪着嘴的二人,那样子实在是太滑稽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没说错吧,我家大总管,是不是压在你家大小姐身上了?”

    对于李鑫所说的,两人又不能否认,他们却是看见武长风压在大小姐身上,只是,他们总觉得这件事有些怪!

    白了李鑫一眼,两人便默默的走到船尾去了,许紫嫣的报复,才是他们最应该担心的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一刻,前面忽然爆发出一个响彻天际的怒吼之声!

    “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