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0 只有你想不到的

    随后,武长风这才对许紫嫣说道:“让三位受惊了,着实不好意思,只怪咱们没有事先说一声,才会让三位栽了这个跟头!”

    许紫嫣微微一笑,如春风拂面般微笑道:“大总管客气了,只怪咱们不小心而已,都是些许消失,大总管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便请三人入座。

    说是入座,只不过是盘膝坐在贝壳之上而已,两人出来,不会将所用需要用的东西都待在身上,而且对于许紫嫣三人的到来,武长风也是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许姑娘到这里来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他见到大朗小朗二人身上都带着两个巨大的包袱,看他们的架势,似乎是要出院门,而且,自己在见到许紫嫣的时候说要进入这一片沼泽,许紫嫣当时还阻止过自己。

    既然他知道沼泽地的凶险所在,定然不会犯傻进入如此深的沼泽。

    许紫嫣点了点头道:“大总管不愧是大总管,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,实不相瞒,我也想去伊国瞧瞧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,许紫嫣继续说道:“大总管也知道,罗刹宗一直想要进入中原,可惜一直没有如愿,看大周武林的架势,家父觉得短时间内不可能有更好的时机,所以特意命我去伊国看看,如果能在沼泽地里开辟出一条路来,罗刹宗未必不能在伊国有所作为。”

    对于许紫嫣的话,武长风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虽然大周战败的消息并没有传出去,但以罗刹宗的势力,绝对不难知道这一点,商国如果当真攻入北门关,罗刹宗有的是机会入主中原,这样的机会,他们怎么能说没有呢?

    然而,对于许紫嫣的话,武长风并没有戳穿的意思,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正好结伴同行,一路上有个照应,也能多几分希望!”

    对于许紫嫣这样的话,即使是李鑫,也是难以相信的,听见武长风答应,李鑫脸上顿时露出不快来。

    “伊国是什么情况现在大伙都不知道,而沼泽地的凶险,是有目共睹的,你们宗主也算是高见了,居然让你来这样凶险的地方开路,也不选择休养生息,等待时机。”

    并不是李鑫想要戳穿许紫嫣的话,只是他不想见到大朗小朗二人而已,三人一见面就结下了梁子,前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路程,与他们两人待在一起,即使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,更不用说几天几夜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李鑫心里,并不想他们三人留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,许紫嫣是女子,这贝壳虽大,但五个人挤在里面,多少会有些尴尬!

    许紫嫣似乎看出了李鑫的意图,他并不想自己白白沾了武长风的光!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用了各种方法,耗时五年的时间,才走到沼泽地十里的地方,而武长风只是一天的时间,就已经到了这里,而且他还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许紫嫣觉得,能否穿过这一片沼泽,对于他们罗刹宗来说,是一个绝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李鑫已经很明显的不想让自己跟着,如果死皮赖脸的央求下去的话,武长风未必不会发现自己的意图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李公子放心好了,咱们早有准备,就不打搅二位了!咱们只是好奇这个贝王,想要上来看看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许紫嫣如此说,李鑫便住嘴了,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,自己这个大总管,对人家可是极为伤心的,对方既然已经说道了这个份上,自己继续为难下去,未免会显得自己小气了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,余下的事情,就交给武长风好了。

    听两人说话的时候,武长风侧过头朝泥船望了一眼,不得不说,泥船的结构确实适合在沼泽地里穿行,那宽大的船底,足以保证泥船不会陷入泥沼之中,而瘦小的船身,则可以减轻船体的重量,两相结合之下,只要不遇上什么麻烦,很穿这一片沼泽,没有丝毫的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,从方才自己遇见的情形来看,沼泽地更深的地方,恐怕还有其他增加可怕的东西存在,只是凭借这一艘小船,是能难抵御任何攻击的,只要泥船被毁,他们三人定然葬身在那些蛇虫鼠蚁的府中。

    即使明知许紫嫣前来的目的,不仅仅是为了借自己的力量穿行这片沼泽地,更是为了监视自己的行踪,但武长风还是不想三人就这么死在沼泽地中。

    一脸狐疑的问道:“许姑娘,你是准备乘坐这艘小船穿过沼泽地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指着泥船,一脸担忧的样子,许紫嫣知道,自己不用离开贝壳了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这就不用大总管费心了,咱们自有办法!”

    李鑫冷笑一声道:“你们的办法,恐怕是跟着咱们吧!有咱们作为先锋,你们自然能够安然度过这里了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将原本还镇定自若的许紫嫣,说的面脸通红,这正是他的想法,既不会让李鑫觉得不快,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见她窘迫的样子,忍不住生出一股怜惜之情来,对李鑫呵斥道:“李鑫,你说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见李鑫做了一个丑样子,便站在一旁不说话了,武长风这才对许紫嫣歉然道:“许姑娘别放在心上,他就是这样一个小肚鸡肠的人,既然咱们都是大周的人,进入伊国之后,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事情,结伴同行之下,多少会有个照应!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见许紫嫣一脸疑惑的望向自己,武长风带着些许的尴尬说道:“而且,我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穿过这一片沼泽地,许姑娘毕竟对这里的环境熟悉一些,多少能够帮助我一些!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话,许紫嫣是不怎么相信的,毕竟连贝王都能抓住的人,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?

    而且,有了贝王的一副贝壳,抵挡沼泽地的其他东西,就更加有把握了,如果武长风都不能闯过这片沼泽地的话,她真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够穿越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对于李鑫来说,他却是相信武长风的话的。

    因为,武长风从来没有求过人,即使当初白华刺杀他的时候,他脸上有的,只是从容和淡定。

    但刚才武长风说这番话的时候,李鑫明显感觉到,武长风的语气之中,带着些许的尴尬。

    大总管所说的这一切,并不是在骗人,而是法子内心的啊。

    虽然他亲眼看见武长风了解了这个贝王,但他更加相信武长风的直觉。

    然而,对于武长风的这句话,众人都难以分清楚,只有武长风知道,他这句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只是,武长风并没有打算解释的意思,有些话,适合烂在心里,而现在的情形,正好附和这一点。

    对于都沉默下来的众人,武长风倒是显得有些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说,是自己将天聊死了不成?

    尴尬一笑道:“我看不如这样,许姑娘与二位在贝壳里面,我与李鑫道下面的船上去,这样一来,我至少能够放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这样的话,反应最为剧烈的,自然是李鑫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许紫嫣的泥船并不小,比贝王要大了几分,但论起结识来,泥船又怎能及得上贝王的一分了?

    自己好不容易才清理出来的贝王,就这样拱手让人了?李鑫现在都还觉得,武长风的话是那样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凭什么,凭什么,凭什么啊!

    咱们可是要去伊国的,他们只是为了跟着咱们而已,如果真遇到什么危险,他们可以打道回府,但咱们难道要回去凌王府不成?

    他已经从凌王府离开过一次,算上这一次,已经是第二次了,吐过再回去,他可拉不下这个脸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铁了心的要去伊国的。

    然而,对于武长风的决定,他又不能反驳,只能气鼓着一张脸,眼神不善的看着许紫嫣,唯恐她下一刻就答应下来,将自己二人赶下贝王去。

    对于李鑫的不快,许紫嫣早就看在眼力,虽然说武长风两次都欺骗了他,他对武长风确实没有好感,但她的本心不坏,不会做出那种鸠占鹊巢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大总管的好意我二人心领了,如果是这样的话,咱们还不如打道回府的好,我看还是按先前的说法做,咱们回到泥船上去,远远跟着大总管就是!”

    见两人一直推搡不下,一直站在许紫嫣身后的大朗忽然说道:“咱们大可以将泥船拆了,搬到贝王上面来,这样就不用都为难了!”

    虽然说他对李鑫没有上面好感,但武长风的好意,他是不忍心拒绝的。

    毕竟沼泽地里的凶险,他们从小看到大,不知道又多少人,都死在了这一片沼泽之中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自承自己准备充分,但能够又更好的选择的时候,他们自然不愿意放弃。

    而对于大朗提出来的建议,众人均是一愣。

    这小子,脑袋倒是灵光,就让能够相处这样的主意来,如果真能够做到的话,那大伙就不会显得如此尴尬了!

    武长风欣然点头道:“大朗兄弟说的对,咱们就按他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虽然李鑫不怎么情愿,但现在这种做法无疑是最好的选择,他算是看出来了,以大总管目前的架势来看,如果不能保证许紫嫣的安全,他是不会独自穿过这片沼泽的。

    得,不就是干活嘛,这样也总比丢了性命强!

    点了点头,五人便开始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许紫嫣负责收拾贝壳上残留的脏污,那些黏糊糊的肉皮,让人看着就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不过他特意留了一圈,刚好能够放置船身的地方,这些肉皮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,但如果干枯下来,就变得极为坚硬,作为固定船身所用的材料,倒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三人则是比对了一番,最后决定将船身削去一半,只留下一人来高的高度,这样的高度,是为了保证贝壳观赏之后,仍然能够保证船身不被损毁。

    当看见武长风用手中的宝剑消减船身的时候,大朗小朗二人早就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轻松了吧,这把宝剑究竟是什么做成的,怎么切木头跟切豆腐似的?

    等忙完了这一切之后,四人分别支撑船身的一个角,一同发力之下,便将整个船身移到了贝壳之上。

    忙完了这一切之后,众人又小心翼翼的拿着几只用骨头做成的火把,小心翼翼的在船体的四周烘烤了一遍,等到船身彻底固定之后,众人再将贝壳合起来,将没有将整个船体破坏,这才一脸兴奋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翻转贝壳的时候,许紫嫣早就注意到被刻上留下的,足有婴儿大笑的珍珠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珍珠,一时之间,竟然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这个巨大无比的珍珠了。

    这是野生的珍珠,对美容养颜可是有着绝佳的效果,无论是内服还是外敷,都是绝佳的良品,这样的东西,如果搬到市场上面去,绝对是有价无市!

    没有想到,贝王体内,居然还有如此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竟然一脸眼巴巴的望着武长风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容颜,是每个女子最为关心的事情,没有哪一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能够青春永驻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刻珍珠,不说自己能够永远这样,但至少能够比同龄人看上去年轻十岁不止,只是这样的诱惑,就足以让许紫嫣动心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如同猫见了鱼一样的口水直流,指了指珍珠道:“如果喜欢的,许姑娘拿去就是了!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来说,容颜对于他来说,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,而如果能够用这一颗珍珠,打消许紫嫣对自己的不满,那实在太划算的一笔买卖的。

    然而,见到武长风开口,李鑫又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大总管到底知不知道,这一颗珍珠的价值了?就这样的珍珠拿出去,别说是上千两银子了,就是万两都有人出。

    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,难道大总管就一点不动心?

    但贝王毕竟是武长风抓住的,这一颗珍珠自然是他的了,对于这件事情,李鑫没有任何的发言权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万两白银,就这样溜走了。

    而许紫嫣也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如此的大方,有些不信的看向武长风,弱弱的问道:“大总管不是在开玩笑吧,这样珍贵的东西,大总管真的准备送给我?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道:“反正我也用不上,许姑娘如果不嫌弃的话,拿去用就是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