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8 劫后重生的兴奋

    两人尝试了一番,觉得这个方法可行,准备了一番之后,两人便朝着沼泽地里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只用三块木板的缘故,所以两人相距并不远,而两人又是刚刚进入沼泽,虽然能够看见不少蛇虫鼠蚁,但对两人的威胁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大约走了将近十里地,两人忽然发现前方有一个乳白色的东西在蠕动,因为杂草密布的关系,两人只能看出一个大概来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那缓慢移动的乳白色,还是让两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毕竟在这样一块臭气漫天的沼泽地中,乳白色实在太过耀眼了些。

    有心想要知道是什么东西,武长风朝李鑫点了点头,便缓缓朝着那个还在缓慢移动的乳白色物体而去。

    刚开始,两人还以为是什么动物,但到了近前却发现,那并不是那乳白色的东西在动,而是乳白色下面的红色肉体在动。

    两人刚进来的时候,沼泽地中的凶险之处两人就领教过了,能够在沼泽地中存活下来的,都是极具有用攻击性的东西,然而,这么一团肥肉暴露在外面,不是应该很快被其他东西吞掉么?

    心中存了疑问,两人前进的速度便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让两人惊讶的是,这一个乳白色的东西,不仅仅吸引了武长风两人,就连原本攻击他们二人的那些蛇虫鼠蚁,此时也被那乳白色的东西给诱惑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蛇虫鼠蚁只是远远的在那乳白色的物体周围转圈,几乎没有一个上去吃那乳白色物体之下的肉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让两人更加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论对沼泽地的熟悉程度,武长风二人是绝对比不上这些蛇虫鼠蚁的,这些东西从小就长在这里,对于这里的环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既然这些东西不敢上前,说明乳白色的物体极为危险。

    这是动物的本能,能够用来借鉴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所以在见到这样的场景之后,两人便将三块木板拼在了一起,使两人站得更进之下,能够防止一些突如其来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咱们怎么停下来了?”

    李鑫刚开始对于这一片沼泽地极为的忌惮,只是那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恶臭,李鑫就受不了,但等到两人真正进入这一片沼泽之后,李鑫逐渐喜欢上了这里。

    除了这一股恶臭以外,李鑫不得不承认,他在这里见到了自己这一生都没有见过的活物,长着四条腿的短蛇,足有拳头大小又带着翅膀的蚂蚁,这些东西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,即使别人怎么跟他说,他都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这一片沼泽,就是孕育这些神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在看见这一团乳白色的东西之后,他心中的好奇被吸引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,眼见自己离这个乳白色的物体不过三四丈的距离,武长风却示意自己听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自己要挠痒,却隔着一层衣服一样,这样的感觉,让李鑫极为的不好受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却一脸严肃的看着那乳白色的物体,并没有回答李鑫的话。

    虽然那乳白色的物体很是亮眼,但物体发出的白色光芒,似乎被一层薄薄的皮子包裹着,武长风隐隐觉得,那白色的珠子与下面鲜红的肉是长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不敢走到近前,只能远远的观望一番,又因为这些东西只有一般露在外面,另外一般却埋在泥沼之中,即使武长风放开眼力,也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,咱们还是等等吧!”

    两人忙活了大半天,加上一路前行过来的时间,此时已经是傍晚十分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两人的眼睛太过劳累,还是那乳白色的物体极为亮眼,两人只觉得,那乳白色的物体,似乎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晕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两人都是第一次见到,即使是博学多识的武长风,也难以猜测出乳白色的物体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两人毕竟是依靠木板,所以才能在沼泽之中短暂的站立,两人驻足观察了片刻,便发现自己脚下的木板已经陷进了泥沼之中。

    为了弄清那乳白色的物体究竟是什么,两人只能换一个地方继续观看。

    只是,换了一个地方之后,武长风忽然发现,那乳白色的物体,仿佛镶嵌在鲜红的肉里面一般,侧面很大一块,都是那一团鲜红的肉体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鲜红的肉体的那乳白色的物体是两个单独存在的活物,两者相互争斗之下,乳白色的物体不敌那鲜红的肉体,最后被那鲜红的肉体逐渐吞噬掉了?

    但很快,武长风便否定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如果说真的是两个庞然大物争斗的话,那附近这些蛇虫鼠蚁,恐怕早就被吓走了,它们又怎么会一直停在外面,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看着这两者了?

    而且,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武长风发现,那乳白色的物体与鲜红的肉体都很有规律的跳动着,两者之间的比例,并没有多少变化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,那这两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了?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露出狐疑的时候,原本围着两者的那些蛇虫鼠蚁动了,其速度之快,仿佛怕到手的肥肉被人抢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一幕,武长风浑身来了劲头,如果说这乳白色的物体真的是什么宝贝的话,自己说不得要从这些蛇虫鼠蚁之中,将他抢过来了。

    而原本一脸不快的李鑫,此时双眼也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一块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,令两人吃惊的是,那乳白色的物体与鲜红色的肉体仿佛没有发现身边的危险一样,那一起一伏的跳动,还是那样的规律,就连周围的泥沼,也没有丝毫的波澜。

    两者大有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味道,见到这样的情形,武长风不禁有些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看似弱小的蛇虫鼠蚁,武长风是领教过的,其速度之快,攻击之准,当真如同一个职业的刽子手一样。

    而此时两者被这些刽子手围攻,却没有丝毫的变化,如果真是什么宝贝,自己想要出手相救,恐怕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只是,在武长风担心的下一刻,惊人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见,一个如同扇形的巨门,忽然从泥沼之中显露出来,巨门有着如被色物体一样的光华,只是略微显得暗淡一些,但一样的是,上面蒙着一层薄薄的皮子,这种透明的皮子,不仅仅存在与两者之中,就连那鲜红的肉体之上,也有着淡淡的一层。

    而这扇巨门突然从泥沼之中出现,只是眨眼的功夫,便已经翻转道了另外一面。

    武长风请粗看见,原本白色的巨门背面,是一层灰黑色的东西,其上更有一圈一圈五彩的光晕,与这一片光晕有着一样的弧度的,是灰黑色上面深浅有致的纹络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武长风忽然觉得,这个东西,很想自己熟悉的东西。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但他现在没有功夫去理会这些,因为那扇巨门关下来的时候,那些蛇虫鼠蚁正好他他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有些反应快的,已经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,但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终究有些慢了。

    只见不下百条的毒蛇,以及数不清的老鼠,就这样淹没在了那巨型的大门之下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按原本安静的巨型大门,此时才开始了他真正的躁动,武长风请粗看见,在泥沼的边缘之处,与那扇巨门相对应的,是另外的一扇巨门,而两扇门之间,有不少只露出半截的毒蛇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武长风才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,而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给予他的震惊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什么新物种了,分明就是一个巨型贝壳。

    而见到这一幕的李鑫,此时已经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老实说,凌王府后院的湖中,所生长的贝壳,就足够的惊讶的了,他闲事曾经下水捞过,随便捡一个上来,都又脸盆大小。

    但这些贝壳与眼前这个相比,仿佛是这个的孙子一样。

    哦,不,应该是曾孙,甚至曾曾孙!

    这特么的是什么怪物,怎么会长这么大。

    而且,贝壳不是以泥沼为生么,看他这个架势,似乎是要将这些蛇虫鼠蚁全部吞掉啊。

    贝壳什么时候也吃肉起来了?

    不过吃惊的同时,两人都有些庆幸,还好自己没有急着动手,不然自己两人就真成了这个巨型贝壳的盘中餐了。

    两人很清楚,刚才贝壳收壳的速度,凭两人的速度,是绝对跑步出来的。

    毕竟,那些生活在此间的蛇虫鼠蚁都难逃这样的下场,更何况是自己两人了。

    而且,被他吃掉也没什么,但如果让人知道了,是会让人笑掉大牙的。

    特么的,堂堂凌王府的大总管,岳山派的长老,居然被一个贝壳给吃掉了,想想这件事,武长风二人就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而因为贝壳的举动,让武长风身边的蛇虫鼠蚁少了不少,刚才,几乎方圆五里之内的蛇虫鼠蚁,都前来争抢这个庞然大物了,贝壳的这一口,差不多吃尽了这里所有的活物。

    武长风二人就这样静静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定在了原地,他些许的颤动,却不是因为他本身,而是因为里面的猎物垂死挣扎的表现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对方只是一个贝壳而已,武长风就不会那么惧怕了,只要躲过他的一夹,这样一个庞然大物,还不是让自己拿捏?

    但武长风现在却不敢动手,只能选择等待。

    贝壳虽然只有那么一手,但他里面的那些毒物,却有着千变万化的手段,现在只要自己出手,那些被放出来的毒物乱咬之下,自己可没有把握能够安全躲开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会选择等待,是因为他看上了那乳白色的物体。

    很明显,暗格乳白色的物体,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珍珠啊,对于珍珠,武长风见过不少,但这个比婴儿还要大上一些的珍珠,武长风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
    不说拿出去卖,即使留给自己用,也是不错的选择啊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然的,野生珍珠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来多久,那贝壳终于没有了反应,而此时,也正是武长风出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拾起一块还算坚硬的泥土,对准了贝壳的顶部砸去,那贝壳似乎察觉道了什么身子微微一动之下,已经陷入了泥土之中。

    不等他整个身子消失不见,武长风已经朝着贝壳奔了过去,一手贴在贝壳上面,忙运转器天尊诀来。

    一股淡蓝色的光满,缓缓从武长风手中发出,随后覆盖在了真个贝壳的表面。

    原本朝着泥土之中陷进去的贝壳,便停止在原地不动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朝李鑫招了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

    早就目瞪口呆的李鑫,在站在贝壳的悲伤之后,他有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,这真是一个贝壳啊。

    他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怪物,如果能够将其拖出去的话,只是用来给人看上两眼,就能赚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他有些后悔,刚才没有让武长风活捉这个贝壳了。

    吃惊的同时,却听见一阵乒乓作响的声音,回过头来,却见武长风正在在剑鞘敲击这个贝壳。

    大惊之下,忙上去拉住武长风道:“大总管,这可是好东西啊,如果拿出去放在王府的大门前,我可以保证,每天都又无数人前来观看!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李鑫的发财大计,武长风没有丝毫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喂,天还没有完全黑呢,你做什么白日梦了,还不快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如此巨型的贝壳,武长风只是看中了他两点。

    其一,就是里面的那颗珍珠。

    珍珠到了黄豆大小,就已经能够进行贩卖了,而长到豌豆大小的,已经更够成为贡品送入皇宫了,那些指甲大小的,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着要呢。

    至于这一颗和婴儿差不多大小的珍珠,如果拿出去的话,恐怕会让无数人疯狂的追逐。

    其二,则是这个贝壳的外壳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在贝壳上面一阵敲打,但他并没有破坏外壳的完整,他也不知道这一片沼泽地有多远,此时又已经天黑,如果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,他们只能轮番守夜了,而黑夜之中,眼神也不是那么好使,万一有个闪失,自己就只能喂那些蛇虫鼠蚁了。

    这个贝壳足够宽大,别说是容纳他们两个人了,就算再来上十个壮汉,也不显得拥挤。

    更可,这样的贝壳,可以作为一艘船只,如此一来,两人只要一个人负责让贝壳前行,另外一个不让那些烦人的蛇虫鼠蚁靠近就行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贝壳,对于他们现在来说,如同雪中送炭一样重要,解释了一番之后,李鑫便也开始跟着武长风忙碌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