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7 翻山越岭的高手

    甩开心中的思绪,两人纵马狂奔,一路向西之下,直朝着伊国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老实说,武长风并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凌王府,毕竟大周现在还在战事之中,弄不好,整个大周都有被商国吞并的危险。

    他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,多少会让人产生一些误解。

    然而,即使他现在留在凌王府,也没有半点作为可言,虽然说他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但凌王都不知道朝廷的动向,他又怎么能知道了?

    而且,即使利用王府的探子,知道了前方战事的动向,他一个凌王府的大总管又有什么资格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了?

    更何况,他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,伊国之中,有人卖过一对长剑。

    这对长剑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刃,与武长风腰间的紫云剑比起来,当真是破铜烂铁,但这一对长剑,却有一个极为好听的名字,名为鸳鸯蝴蝶剑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会盯上这一对长剑,并不是因为长剑的名字,而是因为长剑的主人。

    这一对长剑原来的主人,正是武长风的父母,武长风一直以为,最有可能做出当年凶案的,只可能是夏国的人,但没有想到,这一对长剑居然出现在了伊国,不管怎么说,他都要先找到这一对长剑再说。

    两人轻装简行,只是一天的时间,便道了西丘之地。

    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时,在傍晚十分,两人又遇见了老熟人,准确来说,是武长风的老熟人。

    许紫嫣。

    而在见到武长风的第一眼,许紫嫣也感觉极为惊讶。

    罗刹宗原本想借用碧水宗的势力重回中原,但最后因为碧水宗的别灭,只能作罢,随后碧水宗又想借用李源的势头,却没有想到,还没有开始,李源已经东窗事发。

    而原本壮志凌云的许紫嫣,在接连收到打击之后,准备回到罗刹宗,等到机会合适了之后,再行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半路之上居然遇上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,许紫嫣是极为厌恶的,毕竟接连骗过自己两次的人,他并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毕竟合适凌王府的大总管,以武长风的实力,说不定以后的凌王府又能撑起一片天来,到时候自己杀不了要和他打交道的。

    朝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武大总管,幸会啊!咱们可真是有缘,走到哪里都能遇见。”

    突然听见许紫嫣这么一句酸溜溜的话,武长风多少有些不适应,一直以来,许紫嫣对他的态度都是在狐疑与冷漠之中,即使与自己说话,也是因为自己主动去找她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忽然对自己凯欧,着实让武长风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是啊,好巧,怎么,许姑娘准备回宗门去?”

    许紫嫣露出警惕之色来,但还是点了点头道:“咱们没有办法待在中原,就只能回老地方去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说道:“其实,你们罗刹宗的重要,比你们想想之中的还要高得多,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一定为你们邀功请赏!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如此说,许紫嫣难得的朝武长风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就多谢武大总管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知道为什么,无论自己怎么做,许紫嫣对自己的态度都是这样,以前那种冷冰冰的样子还好一些,至少不会让自己这么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一切,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,对于许紫嫣的这些话,也就不如何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在此朝许紫嫣报以一个微笑道:“那咱们后会有期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,武长风的做法依旧,还是离对方远一点的好,至少不会出现刚才两看相厌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见武长风如此的识趣,许紫嫣却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每一次都是他占自己的便宜,自己刚刚沾一点上风,他就溜之大吉了。

    狠狠一跺脚,却发现武长风所去的方向,却是自己宗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要去干什么?

    虽然说武长风生辰之时,自己给他送过礼物,但武长风的果决,她是领教过的,如果他真要对罗刹中不利,恐怕不是一脸见礼物就能摆平的事情。

    招呼了众人一声,便跟在武长风身后朝着西丘之地而去。

    论起地势来,不得不说,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人,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武长风走大路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,他们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到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早就察觉到有异,在知道是许紫嫣之后,便不予理会了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要借他们的道,他们跟着自己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虽然有眼力加持,但西丘的这一处地方实在太过诡异,他即使将眼力放开到极致,也只能看见方圆五里的地方,而这方圆无礼的地方,又尽皆是一样的矮树,两人在其中转了一圈,却始终找不到出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又因为没有星星的缘故,他们只能在树林之中,等待天明了,或许借着日光,武长风能够走出这片低矮的森林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而许紫嫣一直留意着两人的动向,在确定两人不是来找碧水宗的麻烦之后,他忽然出现在了武长风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咱们罗刹宗的迷阵,可还过得去?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指望许紫嫣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,从她冷嘲热讽的语气之中,武长风就能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没说,他毕竟是这片林子的主人,如果由他带路,自己可以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确实了得,如果许姑娘不介意的话,可否告知咱们去往伊国的路!”

    听见伊国连个字,许紫嫣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重新打量了二人一眼,见两人不像是在开玩笑,这才对武长风说道:“你要去伊国?去那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在许紫嫣的影响之中,伊国就是一块禁地,在他小的时候,许方举曾经无数次的告诫过她,不要跑出这片林子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,她在后来才知道。

    原来伊国与大周只见,不仅仅是隔着一个西丘之地,更有伊国的一片沼泽之地。

    而那一片沼泽,与西丘的这一片树林比起来,凶险了不知道多少倍,如果没有熟人带路的话,十个人就会有十个人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如此凶险的地方,难道他们不知道?

    听说两人要去已过,许紫嫣对武长风态度便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想死的话,我奉劝二位还是尽早回去吧!西丘这一片的树林咱们熟悉,带你们出去绝对没有问题,但已过的沼泽,才是真正凶险的地方,传说那里又四脚怪,只要被他要上一口,就绝对挣脱不了,最后只能沦为四脚怪的盘中餐,不是我吓唬你们,就你们这样过去,十条命都不够你们用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是很熟悉这里的地形,没有想到伊国居然还有如此凶险的地方,一时之间,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但想到自己的杀父仇人或许就在伊国,他不得不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朝许紫嫣点了点头道:“多谢许姑娘提醒了,只是咱们又必须起西丘之地的理由,还望许姑娘成全。”

    许紫嫣摇了摇头道:“虽然时候我不怎么喜欢你,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,如果你们想出去,只要沿着林中红色的树干走,就能走出去,但想要去伊国,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!”

    听见许紫嫣说出这样的话,武长风多少有些感激,看来,他也不是那种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人嘛!

    只是在听了许紫嫣所说的以后,武长风大致明白了他们探路所用的方法。这林中虽然长着千奇百怪的树,有的树干是血红色的,有的树干是深绿色的,而有的,则是叶子呈现金黄色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哪一种树木,都有着其特定的规律,武长风看来许久之后,忽然对许紫嫣拱手道:“多谢许姑娘之路,如有机会,在下一定好好请姑娘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言罢,武长风已经站起身来,在身边比划了一番之后,便急速朝着西北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的功夫,武长风便回到了原来的地方,对李鑫说道:“走吧,咱们继续赶路!”

    此时正值夏日,树林之中的蚊虫特别多,李鑫早就受不了这里了,此时听武长风如此说,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来。

    也不用过多的收拾,直接跟在武长风身后,他恨不能立刻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跟着武长风走到林子尽头的时候,他这才发现,原来真正的地狱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还没有完全走出林子的时候,李鑫便闻到了一个极为恶心的恶臭,伴随着一阵阵嗡嗡之声,李鑫很快发现了成片的蚊子。

    对没有错,就是成片,而且这里的蚊子,并不像平常看见的那样,每一只蚊子身上,都有黑白相间的条纹,而蚊子的大笑,足有黄豆大小。

    李鑫一时大意之下没有及时的运转经历,手背被蚊子叮了一口之后,他的整个手掌都变得肿胀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又武长风的帮助,他这条手臂恐怕难以抓住任何东西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里面只有这些东西的话,李鑫倒是觉得很幸运了,两人只是站在树林边观看一望无际的沼泽地,就发现自己脚下已经爬过去两条颜色极为鲜艳的花斑蛇了。

    至于蟾蜍蜘蛛这样的异类,更是让李鑫觉得,眼前哪里是什么沼泽,完全就是一个地狱。

    想要从这里安全的过去,即使走到了尽头,身上所中的各种奇毒,恐怕也会要了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见李鑫有退缩的意思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怎么,害怕了?”

    在武长风面前李鑫总想表现的厉害一些,听见武长风如此问自己,李鑫傲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:“怕?我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呢!”

    听利息你说完这句话,武长风明显见到李鑫的身子抖了一下,怕就说出来嘛,又何必装得如此强硬了?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你如果不怕的话,那就在前面开路吧,我怕!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情形,谁能不怕了?这完全就是一个大毒缸,能够从这里安然走出去,不仅仅是依靠运气的。

    而且,到现在为止,他看见的毒虫毒蚁已经不下十余种了,只要被其中任何一种盯上,自己这条小命就没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险境,即使是武长风也会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而听见武长风如此说之后,李鑫已经彻底懵圈了,他哪里料到,武长风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忙摆手道:“大总管,我看要不还是算了吧,或许咱们绕一圈,从商国的地界进入伊国,或许会轻松一些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哪里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只是伊国与商国交接的地方,是一处高达七千米的冰山,上呀偶从冰山上却过去,还不如从这里走呢?

    而即使是伊国与夏国只见,也隔着一条极为滚烫的河流,想要从哪里渡过,无疑实在夹着火炉的锅中游泳。

    唯一可行的,出了这一条通路意外,恐怕就留只有飞过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轻功虽然了得,但想要安全通过这一片沼泽,也需要一些时间,万一跑到中途,自己气力耗尽之下,很有可能调入沼泽之中,沦为烂泥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有些动摇起来,这完全实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还是打算试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已经到了这里,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回去吧,而且,如果杀自己父母的仇人就在伊国,自己因为这一条沼泽被阻拦,岂不是一辈子都报不了仇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对李鑫说道:“你去弄些麻绳过来,实在没有,就用树皮,我先试试,如果不成的话,那咱们就只能想办法从商国进入伊国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执意如此,李鑫也只能点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手中所带的宝剑,没有一刻钟的时间,李鑫已经剥下不少的书皮来。

    趁着树皮还没有晒干,李鑫双手并用之下,很快便弄出了一根足有二十米来长的绳索。

    而且武长风亲自拉扯过,不是那种一拉就断的低劣之物。

    朝李鑫点了点头,便将自己早就修好的木头拿了过来,很快,一个只有手臂长宽的木板已经被拼接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块木板,武长风点了点头,随后他将剩下的绳索一端缠在了自己要上,这才大声呼喝道:“好了,开始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武长风便直接将木板丢在沼泽之中,抄起修好的两根长棍,便在沼泽之中开始滑行一起。

    起初,或许是因为

    木板的动静太大,将周围的那些蛇虫鼠蚁都吓走了,但武长风还没哟划出三米远,他便看见一条手臂出息的花蛇已经盯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看来,许紫嫣说的没错,就这样一个地方,绝对不是人能够度过去的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他才真正明白过来,伊国一直与其他三国相安无事,很大一部分的原因,就是因为这些难于逾越的天然屏障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还是有些不死心,想要到更远的地方,留着这自己身旁毒蛇的同时,缓缓朝着沼泽更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还没有走出是不远,哪知原本盯着武长风的毒蛇,终于按捺不住了,趁着武长风交换手中木杖的空隙,按花斑蛇奋起一击,直接朝武长风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冷哼一声,随手一带,那花斑蛇便被武长风跳出去老远,短时间内,他是不可能再找武长风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轻松多少,在他挑走这条花斑蛇的时候,另外一条更大的花斑蛇重新出现在了武长风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条蛇,足有武长风大腿粗细,因为跳过巨大,武长风看不清他的全身,只能从他那若隐若现的身子之中,看出这条巨蛇的大致外形来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庞然大物,武长风再也不存半点怜悯之心,如果只是将这些毒蛇驱赶开来,只会给自己带来跟多的麻烦,语气如此,倒不如将这些蛇杀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便将手中的一条木棍,换成了手中的长剑,武长风不知道长剑有什么过人之处,但用它来对付这些畜生,想必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这一条足有两米长的巨蛇,已经将武长风围在了正中心,只要武长风稍不留神,就很有可能被这条巨蛇缠住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忽然举起手中的长剑,朝着巨蛇的身子刺去。

    这巨蛇也并非等闲之物,哎看见武长风手中的长剑之后,巨蛇身子一伸一缩,已经变幻了另外的形状,而武长风的一剑,也已经刺进了脚下黑乎乎的沼泽之中。

    而于此同时,巨蛇的头部,也已经抬了起来,在确认了方位之后,直接朝着武长风的后颈要去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的十五米距离,武长风接连两次遇险,这让站在一旁的李鑫,早就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刺激见武长风又遇险,已经将手中的绳索缠在了手中,只要又丝毫的不对劲之处,他会科技纸鸢武长风。

    而对于身临其境的武长风来说,他顿时感觉道后背一个凉飕飕的感觉,不用抬头,反手一剑之下,长剑已经从自己腋下刺了过去,而巨蛇的头颅,此时也正好道了武长风的后背。

    李鑫只听一声极为凄惨的嘶鸣之声,随后‘哐’的一声,似乎是那巨蛇再在沼泽之中的声音。

    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李鑫只见那条巨蛇,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在了沼泽之中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形,李鑫已经吓出了一声冷汗,轻轻拉了拉绳索,示意武长风回来。

    即使武长风想要冒险,他也不敢让武长风继续了,只是走了十五米的地方,就遇上这样凶险的事情,等到整条沼泽走完,自己即使没有被这些毒蛇咬死,恐怕早就累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觉得,用这样的方法前进,实在是太慢了一些,即使自己能够安全到达对面,恐怕也是半年之后了。

    双脚夹住脚下的目标,轻轻扯了一下绳索,李鑫马上会意,迅速拉动绳索之下,便将武长风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过去吧!”

    因为叫习惯了的缘故,即使李鑫知道他已经不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了,但一时半会还是改不过口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对于这些倒不怎么在意,只是摇了摇头道:“如果这里咱们都不过去的话,那咱们也不用去伊国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很想知道,当初跃过这一片沼泽的人,是如何将那两把长剑带到伊国去的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,自己空手未必不能做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忽然灵光一闪,对李鑫说道:“来,咱们共用一个木板,看能不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鑫有些不解,抬起头来看向武长风,见武长风一脸的严肃,他这才说道:“怎么做,咱们要不要在树林先试一遍?”

    武长风比划了一阵之后,李鑫已经彻底明白过来,当下,武长风拿着木板,将起抛在一个李鑫能够跃过的地方,随后,李鑫脚尖一点,便落在了木板之上,但他想要将脚下的木板抽出来,却始终做不到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说道:“咱们用两个木板试试!”

    言罢,武长风已经开始动手做起木板来,只是片刻的功夫,一块一模一样的木板便做好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让李鑫拿着木板,自己则先将木板抛出去,李鑫踩在木板上之后,便将手中的木板抛给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想要再次将木板拿起来的时候,却发现又不能成功了。

    接连试了五次,木板也从自开始的一块,变成了六块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两人能够轮流的交换木板,但等到跨出第七部的时候,李鑫又发现自己难以将脚下的木板拿起来了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形,武长风便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不再与木板数量的多少,而是再与,能否将自己脚下的木板取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这件事情对于两人来说,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,即使是武长风,也难以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而且,只要在木板上停留的时间稍微长一些,就很有可能遭遇沼泽之中的那些蛇虫鼠蚁。

    一个不小心,自己很可能就成为了这些毒物的盘中餐了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的事情,武长风便开始想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用了大概半天的时间,武长风终于相处了一个办法来,而且,只需要三块木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