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6 名副其实的无能

    在被众人簇拥着问及里面的情况时,武长风并没有说出里面的实情,毕竟大周皇帝的颜面,自己多少还是要给一点的,不然让这些人觉得,黄启才只是一个软柿子,众人都能拿捏的话,他们或许就没有现在这么老实了。

    而见众人都来了之后,武长风着实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只是因为心中不忿,所以才会来皇宫的,但他们都应该知道,来到这里的下场,很有可能是与自己同罪论处。

    通敌卖国,可是诛连九族的罪名啊。

    能够将自己身家性命都压在自己身上的,武长风的心即使是一块石头,恐怕也早就被捂热了。

    大喊一声道:“让各位挂念了,各位可吃好喝好没有?没有尽兴的,咱们再会府上好好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的事情,他们确实没有尽兴,而此时见武长风平安归来,众人的热情随之高涨,齐声呼喝道:“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群慷慨激昂的汉子,武长风的心,也跟着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,这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吧,然而,这样的生活,自己终究过不了多久的。

    因为十年前的事情,武长风已经有了些许的眉目,只是眼下还没有确定,所以还要等上一段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当众人回到王府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了,此时的王府,并没有如往日一般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尤其是黄诚泰,在众人离开之后,他的心一直都悬着,等到听见外面的欢声笑语时,他忍不住好奇,急匆匆的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见到武长风安然无恙之后,他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,他在看向其他人时,从他们的眼神之中,或多或少的看出了些鄙夷来。

    这种鄙夷的来源,黄诚泰自然知道,如果将自己换成是他们,恐怕心里也不会好受吧。

    只是,他毕竟是凌王,带着他们去皇宫闹事,后果就不是单纯的胡闹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而在武长风面对这样的事情时,他不能给予任何的帮助,对于他来说,心里多少是有些愧疚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黄诚泰走到武长风身边,情真意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,语气之中明显带着自责,但众人都将他这句话听在耳中,有几个胆子大的,心里多少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“马后炮,刚才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猫哭耗子假慈悲,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,我看连这句道歉的话恐怕都要省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正当这些人说的起劲的时候,武长风挥手打断了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或许这些人不知道黄诚泰的处境,但武长风却很清楚他的为难之处,换做是自己,恐怕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吧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不必自责,你的难处我理解,更何况,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吗?这件事就让他过去吧!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句话,众人虽然义愤填膺,但还是老实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武长风都不介意了,自己和他一个凌王较什么劲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便朝着府中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大部分人都去了皇宫,所以先前酒桌上的饭菜并没有撤下去,此时武长风提议重新摆上几桌,黄诚泰欣然答应之下,便吩咐其他人去忙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不知道喝到了什么时候,武长风只知道,自己回去的时候,已经是漆黑一片了,而有许多酒量不佳的,直接喝爬在了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夜,众人都极为高兴,不仅仅是因为武长风的生辰,更因为他们齐心协力的做了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次日天刚亮,武长风便离开了王府。

    既然昨天武长风已经向黄启才摊牌了,那他继续做没有完成的事情,也就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看来,如果黄启才识趣的话,在自己昨天说出那一番话之后,应该已经张贴诏书,将自己手中名单上余下的那些人收入大牢。

    既然黄启才下不去受,自己替他代劳就是了。

    当下朝着京城西北防线的周侍郎府邸而去。

    对付这些文人,武长风自然要轻松许多,但对于这些文人的威胁,武长风却需要更加警惕一些。

    三人成虎的事情,在自己身上发生过不止一次了,不想让这样的事情重演,就只能有一种做法。

    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路清杀下来,已经连续跑了四家,因为昨晚的事情,今天已经通知不上早朝了,所以武长风前去的时候,大部分人都留在府邸。

    如此明目张胆的杀人,武长风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虽然说他武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但如此事无忌惮的做事,武长风多少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然而,当武长风在赵侍郎口中得知,户部侍郎岳云川密谋勾结商国的时候,武长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连户部侍郎都起了谋反之心,那整个大周,还有哪一个是为了整个大周着想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不由打了个寒噤,如果继续这样下去,恐怕整个大周的官员,都要被自己杀掉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将这些人除掉的,那老凌王的仇,就没有办法报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还是决定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纸条上面的人民虽然多,但在整个大周,也不是多么的重要,有气是在对抗商国方面,就显得更加无力了,这样的人,没有必要继续将他们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武长风如快刀斩乱麻一样,很快便将名单上的人呢收拾了一遍。

    其中只有两个因为有事外出,没有被武长风碰到以外,其他人都实在了武长风的雷霆珠之下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雷霆珠的效果确实不错,不仅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,还没有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武长风光天化日之下,杀了不少大周的朝臣,却没有引起多大的恐慌。

    然而,当黄启才知道这件事之后,他那铁青的脸上,又加了几条暴露出来的青筋。

    武长风如此明目张胆的行事,着实让他脸上无光,即使他知道做这些事情的人就是武长风,但他却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自己知道了一个惊天的秘密,却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一般,这种憋屈的感觉,是黄启才从来都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出现,而且还是那么的强烈,让一直高高在上的他变得极为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边关因为上一次的大捷,令商国大伤元气,以至于商国到现在为止,都没有组织一次大规模的进攻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让大周均对有了一个修整的时间,而武长风除掉了军中那些还从之后,整个大周均对都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那些自由散漫的人,此时也如同一个紧绷着的弦,只要一声令下,他们就能如同箭羽一样射向敌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机会,着实给了黄启才很富裕的时间,来思考对付武长风的法子。

    而就在武长风昨晚所有事情之后,京城之中又一则消息,让整个京城的人都有些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日之间,就死了八位侍郎和一位尚书,这样的事情,在大周还是第一次发生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听说,这件事是一个人干的,能有如此本事之人,恐怕是天底下最为厉害的刺客了,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,你们说的不假,但也要注意时候,现在风头紧着呢,咱们还是少说话的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事实,即使咱们不说,也无法改变这件事情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看来大周的天下,恐怕又要不太平咯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议论,武长风或多或少的有些了解,但对于这些事情,他已经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谋害老凌王的人,加上李源以供三十四人,其中三十一人已经被武长风杀了,余下的三个人,一个是李源,另外一个则是李源。

    忙完了这一切之后的武长风,此时正在二公子的院外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自己现在离开王府,是不是最好的时机,但现在凌王的仇自己已经替他报了,而且自己也找到了自己杀父仇人的线索,现在离开,是最好的时机了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毕竟是一个念旧之人,他在王府已经生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虽然谈不上多深的感情,但总会有那么一丝的不舍。

    而且,特别是在面对黄诚泰的时候,武长风就更加难以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有什么事情进来说吧!”

    蓦然然听见黄诚泰的声音,武长风多少有些纳闷,看来,二公子的武功见长啊。

    缓缓退开院门,见黄诚泰正端坐在石桌旁,手中拿着一本书再瞧。

    因为不用上朝的缘故,黄诚泰彻底落了个清闲,整个凌王府有武长风额程思琴打理,所以他压根就不用管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百般无聊这下,这才拿起了书本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到来,黄诚泰丢在手中的书本,此时的他,脸上已经露出了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他一直想要报复的几个人,却在一天时间里全没了。

    虽然遗憾,但还是能够让他高兴很久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人并不是因为身上沾染了什么恶疾,所以才会离世的,而是因为有人出手,将他们杀了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一切,他一直都看在眼力,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世间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,不知不觉只见,这些人就能凭空的消失了?而对于武长风这两天忙碌的样子,他同样看在眼力。

    这件事,必然是武长风干的,所以听见门外的踱步之声以后,他便让武长风进来说话。

    而见到武长风脸上的尴尬神色之后,黄诚泰立时惊觉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昨天的事情,确实是自己做的不够好,但限于自己的身份,自己确实帮不上什么忙,如果是其他事情,自己一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柔声问道:“怎么了,又出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当然摇了摇头道:“没出什么事情,只是觉得有些无聊了!”

    他在凌王府待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虽然其中很多事情自己做的不是很好,但不管怎么说,自己已经尽到了一个大总管的职责。

    而看着逐渐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的王府,武长风觉得,自己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酝酿了一番之后,武长风还是开口道:“大总管,我明天要走了,所以特意来通知你一声!”

    黄诚泰还以为是什么大事,没想到居然是这件事情,他对于武长风的管制,并没有那么严格,每次武长风外出,都是他来向自己汇报的,这样的情况,黄诚泰已经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嗯,这段日子你也忙的够呛,找个机会放松一下,也是不错的选择,这样吧,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武长风犹豫了片刻之后,忽然说道:“大总管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得离开,是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了,虽然说他已经有了大致的方向,但能不能找到那个人还是未知,如果没有找到的话,自己只能孤身一人,在茫茫人海中搜寻可能有关的消息。

    真个凌王府的探子,几乎遍布了真个了大周,即使如此,耗费了将近半年的时间,才只是打听到了一点皮毛而已,武长风现在,连对方额名字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己一人,不知道自己两鬓苍苍的时候,能不能找到那个人。

    而即使找到了那个人,恐怕他也早就入土为安了吧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他要亲手了结了那个人的性命,所以在这之前,他必须要找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不想将后面的话说出来,是想给自己留一套退路,如果真和自己预料的一样,至少自己还能又一个依仗不是吗?

    而听见武长风这番话之后,黄诚泰似乎也明白过来了,这一天,总算是来了。

    黄诚泰犹豫了片刻之后,忽然拍了拍武长风的肩膀说道:“你就放心去吧,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虽是派人告诉我一声,只要我能做到的,一定帮你做到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见武长风眼神之中带着几分伤感,黄诚泰微微一笑道:“你不用担心,凌王府大总管的位置是因为你才存在的,你永远都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对王府的贡献有些突出,但一旦自己离开了凌王府,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没说,黄诚泰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,足以证明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有他这句话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月而坐,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,武长风叹了口气说道:“以后不能陪伴二公子总有,二公子行事可不能鲁莽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武长风有很多的话相对黄诚泰说,包括自己的老爹,以后还要他多多照顾,包括碧秋碧水,不能让两人受了委屈,还有王文平章横这些人,都是值得他去培养的,切不能因为他们的一点过失,就将他们叛了死刑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话最后只变成了这么简单的一句,很大一部分的原因,是因为这些事情,都是因为黄诚泰的鲁莽所造成的。

    只要黄诚泰能够控制好自己的脾气,这些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事了。

    黄诚泰听而很认真,武长风说一句,他便点一下头,等武长风说完,他眼睛已经有些湿润了。

    回想自己刚见到武长风的第一眼,在听见他报出自己的技师等级的时候,他并不知怎么看好武长风。

    而将武长风带入后山,也只是为了试探武长风一番,即使真出了什么事情,他也不会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的时,武长风在短时间内给予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太多,无论是在孤皓峰两人携手逃命,还是灭掉碧水中,武长风所做的一切,都出乎了自己的意料。

    至于王府的打理,以及自己父亲的丧失,大姐的喜事,武长风都安排得极为体面,不知不觉之中,他早就将武长风作为了最大的依仗。

    而因为陈阳华的关系,他与整个玉山派已经很少有联系了,至于整个王府之中,能够将他当成朋友的,也只有武长风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听武长风要离开,黄诚泰忽然觉得,一股难以言语的悲伤,在自己心里蔓延开来,胸口仿佛被一团气堵住了,让人极为难受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,没有了武长风的凌王府,回事一个什么样子,而自己以后的日子,又会过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的话,尽量回来看看!”

    一阵哽咽的黄诚泰,说出这句话之后,便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他很想在武长风离开之前,在他面前表现的坚强一些,至少这样,能够让武长风走得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,每当想到武长风就要离开的时候,他心里的那股悲伤,就不由自主的跑了出来,以至于他准备了很久的勇气,在这股悲伤面前,都如同云烟一般消散不见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,只是静静的看着天上的明月,或许,这是以后两人相互慰藉的唯一方式了吧!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之后,武长风忽然站起身来,对黄诚泰说道:“二公子,我该走了!”

    黄诚泰点了点头,便转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很怕见到武长风,只要看见他的双眼,黄诚泰就有一股克制不了的冲动,他很怕自己会受不了这样的离别的场面,求武长风留下来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倒不如视而不见吧!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黄诚泰忽然转过身来,只见武长风原本站着的地方,已经空空如也,夏日的凉风拂过,黄诚泰并没有觉得丝毫的清爽之意,反而觉得有些悲凉的味道在里面,受不了这样的场景,黄诚泰果断回到了房中。

    然而,他心中又开始期盼起来,或许,下一刻武长风会敲开自己的房门吧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憧憬之中,黄诚泰逐渐进入了梦想。

    而离开了小院之后的武长风,并没有直接离去,而是折转去了炼丹房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深夜,炼丹房的烛火也已经熄灭,武长风只能听见里面时不时传来的鼾声,证明那个一直牵挂着自己的人就在里面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进去打扰赵佳奇,只是在门外站了很久,之后,便朝着罗无双二人的小院而去。

    而他不知道的是,在武长风离开之后,医仙的眼睛忽然睁开了,他并没有起身,自己暗骂道:“臭小子,连走都不跟我老头子打个招呼,你要是受伤了,可别来烦我老头子!”

    他嘴上虽然如此说,但他眼神之中暗淡的光芒,却掩饰不住他的悲凉。

    他,终究是要展翅高飞的!只是,还没有等到自己老眼昏花,他就已经开始在蓝天翱翔了!

    那样,至少自己眼不见为净,也不会如此的难过了啊!

    翻了个身,赵佳奇却怎么也睡不着了,直到天明,他都这样懒洋洋的躺在床上,武长风的离开,就仿佛勾走了他的魂一样。

    只希望,他不会遇到什么麻烦才好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到了罗无双的小院之后,原本想敲门的他,却并没有敲响二人的房门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来说,罗无双二人可以说说是他极为重要的鞭策者,当初如果不是罗无双一再相逼,自己恐怕早就对医仙的方子失去了信心,不敢继续尝试下去了。

    真是因为有了他的刺激,自己才会义无反顾的按照方子上的方法修炼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一路走来,所得益于的,正是这张方子带给自己的益处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感谢两人一番,至少在自己离开之前,能够说点让两人受益的话。

    但想了想,武长风还是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唐万能或许还好一些,但罗无双对自己的成见,武长风知道从来没有消除过,即使自己当上了凌王府的大总管,他对自己的态度并不是那么友好。

    或许自己的存在,才是激励他的最好方法,保持一个上进的心,才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武长风便到了凌王府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李鑫早就在外面等着了,他认定了武长风,所以对武长风的动向极为关心,在得知他要离开之后,便毅然决然的选择跟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无论前路如何,他相信,只要跟着武长风,自己必然有名扬天下的一天。

    两人翻身上了马匹,回头看向夜色之中的凌王府,整个凌王府都沉浸在黑夜之中,仿佛没有一丝烟火气一样。

    不知道,明天的凌王府,又会是什么样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