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5 花式送礼不嫌多

    虽然说武长风与罗刹宗打过交道,对他们多少有些了解,但这些仅限于他以碧水宗弟子的身份,所了解到的罗刹宗。

    至于罗刹宗与凌王府,可从来没有过任何的交集,他们这次过来,难道是为了进入中原,想要结好凌王府不成?

    然而,这种想法很快被武长风否决了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是以前,罗刹宗前来凌王府,武长风或许会相信,他们是为了进入中原做准备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凌王府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气势,别说是帮助罗刹宗了,就连保全自己,都存在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相信,罗刹宗会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但,对方为什么还是要来凌王府呢?

    莫非,他们是为了杀鸡儆猴,将凌王府除掉?

    但这种想法,很快被武长风否决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凌王府已经不复昔日的辉煌,但凌王府的名头再在,只要有这么一个名头在,就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对付凌王府。

    罗刹宗想要入主中原,就更加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,罗刹宗也是听说了自己的生辰,特意过来给自己庆生的?

    正思量之间,一人已经从大门走了进来,那肥瘦均匀的身段,简直是天下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,而那一缕齐肩的长发,足以撩动天下所有男人的心。

    天底下,怎么能有如此绝美之人?

    而当看见对方的脸之后,武长风的呼吸不由一窒。

    我去,他怎么来了?

    对于来人,武长风自然是很熟悉的,罗大宗许方举的千金许紫嫣,自从上次在东山之地见到她之后,武长风一直没有想好和他见面的身份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她亲自找上门来,所有的一切岂不是要真相大白了?

    有些尴尬的看着许紫嫣,想要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躲起来,与往日见到许紫嫣的武长风想必,他此刻多了几分心虚。

    虽然,自己隐瞒身份的事情,又自己的苦衷,但这件事终究是自己骗了他,她心里应该不怎么高兴才对吧!

    对凌王行礼之后,许紫嫣这才似笑非笑的问武长风道:“大总管,你不是说你是碧水宗的弟子吗?怎么,这么快就变成凌王府的大总管了?”

    听见许紫嫣冷嘲热讽的对自己说话,武长风感到极为不痛快,然而这种不痛快,并不是对方造成的,而是因为自己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,所以才会闹出这样的无回来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终于站直了身子,踏前一步说道:“许姑娘,对不住了,当初骗你,实属情非得已,如果姑娘是来问罪的话,大可以找我武长风便是!”

    武长风已经想通了,不管自己今后是否留在凌王府,自己这个大总管的身份,是永远不可能抹掉的,想要离开王府接近许紫嫣的想法,不过是无稽之谈而已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离开了凌王府之后,再次见到凌王府的人的时候,要装作不认识他们?

    纸,终究是保不住火的,即使自己能够与许紫嫣在一起,这些事情他总是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躲躲藏藏的,倒不如直接了当的承认这件事情,即使不能和许紫嫣成为朋友,但至少以后见面的时候,武长风不会觉得尴尬!

    而对于武长风的解释,许紫嫣丝毫没有放在心上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今天是凌王府大总管庆生的日子,家父特意差遣我来,给大总管送上一份贺礼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暗想,我还要什么贺礼,只要你能陪我说上两句话,就是最好的礼物了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话,他现在还不敢说出来,至少,在凌王府众人面前,他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让许前辈惦记,武某感到无比荣幸,许姑娘请里边坐!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这句话,众人均是一愣,虽然武长风待人的态度都极为亲切,但前面几个人,甚至包括医仙在内,他都没有表露胡如此欢迎的态度来。

    对方不过是罗刹宗的一个小丫头而已,大总管没有必要这么客气吧!

    看来,这里面有情况啊!

    心中虽然这样想,但众人只是冷眼旁观的看着,也不知道这个许紫嫣,是不是真的只是来送礼的。

    然而,让众人意外的是,许紫嫣断然摆了摆手道:“不了,我还有事情在身,不能在此久留。”

    转过头来,对身后说道:“来人啊,将东西抬上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大朗小朗以及另外两个人,抬着一口极为宽大的箱子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庞然大物,众人都是一脸诧异,而见到四人吃力的样子,众人觉得,罗刹宗送给武长风的,或许就是银子了。

    只有银子,才需要这么大的地方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能直接拒绝,只能看着众人忙活一阵,最后将箱子放在了院中。

    问许紫嫣道:“许姑娘,这礼物未免也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,自己只是过个生日宴而已,罗刹宗没有必要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来吧。

    武长风觉得,许紫嫣送给自己的礼物,或许真的是银两,这样的庞然大物,还还真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而听武长风如此说,许紫嫣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这样的箱子,才配得上大总管的身份,如果大总管不喜欢的话,咱们换一份便是!”

    对于许紫嫣的来意,武长风已经彻底懵圈了,正如武长风刚才所说,凌王府已经是过了气的王府,他们真没有必要诶自己准备这样一份厚礼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对方既然千里迢迢赶来说用,证明对方有这个心意,无论箱子里装的是什么,他总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吧。

    俗话怎么说来着,千里送鹅毛,礼轻人意重嘛!别说是这么大一口箱子,就算是一个空箱子,武长风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罗刹宗送的东西,怎么可能差到哪里去了,这份礼物我就手下了,替我想许掌门道一声谢!”

    许紫嫣点了点头,又看了武长风与黄诚泰二人一眼,这才一拱手,大踏步朝着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许紫嫣的离开,武长风当真有些许的失落。

    而一旁冷眼旁观的黄诚泰,在看见武长风失魂落魄的样子之后,他便推了武长风两下,打趣道:“还不快追!”

    正当武长风犹豫不决之际,一人又急匆匆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总管,岳山派弟子求见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又是一愣,怎么东山之地的人都来了?

    但鉴于刚才的事情,武长风并没有说直接让对方进来,而是反问来人道:“对方是不是只来了几个人,而且还带着礼物?”

    那人犹豫了片刻之后,便点了点头道:“外面来人,正是大总管所说的这般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道:“好明白了,请他们去会客厅吧,我稍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颇为镇定,那传信之人也不似先前那样慌张了,点了点头,便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人没走多久,武长风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自己的衣容,另外一人又跑了过来,脸上同样带着几分惊慌道:“大总管,高原派弟子求见!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事情,武长风已经有了准备,看来,他们这些宗门前来,想必都是来给自己送礼物的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自己的面子竟然如此之大了?

    点了点头,便吩咐带信之人将高原派的弟子引进会客厅,而武长风则做了另外一件事情,让李鑫尽快通知守门之人,凡是问明了对方来历的人,都直接请到会客厅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这个将自己生日散播出去的人有守门目的,但他却清楚的知道,今天的凌王府恐怕要热闹一番了。

    一边吩咐其他人准备酒宴,一边则让人给自己收拾一番。

    等所有事情都准备停当,仍然还有人不断的传来又宗门前来送礼的消息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武长风已经不再那么匆忙,反而悠闲的坐在院中陪众人聊天。

    如果一一答礼的话,不仅浪费自己的时间,而且,还会落下一个礼数不周的名声。

    偌大的凌王府,虽然落寞了,但绝对不会让人瞧不起。

    等再没有人前来汇报了,武长风这才一挥手,便带着众人朝着会客厅而去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来到会客厅的时候,里面显得极为嘈杂,从那些粗言秽语之中,武长风只听出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比谁家的礼物准备的更好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,武长风并不怎么关系你,他比较在意的,是这些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武长风粗略看了一下,除去几个比较偏远的宗门之外,机会所有的宗门都来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人的到访,自己就又有底气和黄启才周旋了。

    他始终觉得,泄露自己生辰的事情,恐怕就是他黄启才做的,只有黄启才能够查到自己的生辰,而能够如此快的将消息传播出去的,也只有他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情,武长风心中多少存了些感激的,不用自己相邀,他们就能主动过来,这是要怎样的面子,才能做到这一点啊。

    不管黄启才想要干什么,也不管他准备干什么,至少目前来看,这件事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走进大厅的时候,原本还在争吵的众人便安静下来,只有极少数争的面红耳赤的人,短时间内没有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武长风走到正中,朝四方拱了拱手道:“小子不过是一个寻常人而已,又如何担得起各宗门的青睐,既然各位给武某这个面子,那武某也结交各位这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听见朋友两个字,众人都有些动容,能够成为武长风的朋友,至少自己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啊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,多少是赚了的。

    或许武长风自己不知道,在得知武长风的生辰之后,他们会争相前来送礼拜贺,但他们可是清清楚楚知道,能够将叶归来打败的人,绝对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痛恨叶归来的残暴,但至少他们有那个决心与勇气将叶归来除掉,这其中的原因,只是隔了朝廷两个字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的身份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如果他真做出什么事情来,即使触动了所有人的利益,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,也回来之所以被他们逼得隐姓埋名,很大一部分原因,就是因为他没有朝廷作为靠山。

    一个既受朝廷保护,又有绝对实力的人,他们是不敢招惹的,这样的人,他们只能想办法去拉拢,好在对方觉得有利可图的时候,能够放自己一马。

    这也是这些宗门争先恐后前来,给武长风庆祝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而等武长风话音刚落,便有打头阵的人站出来,忙将随身携带的礼物拿了出来,口中念念有词的同时,更是不忘将自己所带的礼物吹捧了一番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言尽不实的话让武长风很反感,但武长风清楚的看见,有些宗门在听见别人介绍礼物之后,头不自觉的低下去了半分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是他们准备的礼物差着别人一筹啊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,武长风并不怎么计较,毕竟大宗门的实力,给了那些自信满满的人足够的自信,而那些小宗门,因为条件有限,只能给自己送上这么一份礼物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,大宗门送给自己的,就绝对是什么好东西,更不能说明,大宗门苦心孤诣的为自己准备这次的礼物。

    或许,那些小宗门穷尽所有,也只能弄到这些东西来送给自己,而大宗门,则能够轻而易举的拿出这些东西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强求这些人的意思,只是吩咐了刘龙一声,让他将个宗门送来的礼物好好纪录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礼物如何,这些都是自己应当还回去的人情。

    等将所有的礼单登记完之后,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在黄诚泰点头之下,王府便将早就准备好了的宴席端了上来,整个凌王府热闹的场面,比当初大小姐出嫁时都要风光一些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有些感慨,看来,这个世界,还是要凭实力说话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强横的实力,别说这些人不请自来了,就算是自己亲自登门去请,对方未必给自己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见漫天的繁星,如同会眨的眼睛一样,虽然明亮不一,但大致上看去都是一样,唯独天上的明月,只有那么一轮。

    还是月亮好!

    而就在众人酒至半酣的时候,凌王府大门之外,忽然传来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“圣旨到!”

    听见圣旨二字,众人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碗筷,齐齐站起身来,朝着门外的方向。

    虽然说他们是江湖中人,不受朝廷的约束,但应有的礼节,是绝对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有强大到,能够和朝廷对抗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心中最为疑惑的,还是黄诚泰与武长风二人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生日,圣上已经派人送过礼来了,那把长剑,现在还放在武长风的小岛之上。

    怎么一天不到的时间,圣上却派人前来下旨了?

    不知道黄启才究竟有什么目的,但武长风还是上前将圣旨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打开来看,只见上面列举了无数条武长风的罪状,暗杀朝廷官员武长风道不如何意外,但潜入皇宫盗取宝剑,与结党营私,密谋谋反的证据,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到现在,武长风已经确定下来,将自己生辰说出去的人,一定还是黄启才,而他这样做的目的,就是能够光明正大的将自己除掉。

    其心思之恶毒,就不怕自己再去报复他吗?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那被夺过圣旨的公公,早就一声令下,吩咐身后的人将武长风拿下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栽赃,武长风自然是不肯承认的,自己什么都没有做,又哪里来的密谋造反一说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倒想见见黄启才,问问他到底是什么居心。

    朝原本想要护住自己的众人挥了挥手道:“我跟他们走一趟,你们尽兴就好!”

    面对黄启才,即使再多的人也没有用,自己一个进入皇宫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些迟疑的众人,在看见武长风坚定的神色之后,这才犹豫的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黄诚泰有些担心,凑近武长风身边问道:“你确定你要孤身一人前往?”

    对于黄诚泰的好意,武长风只能心领,毕竟黄诚泰是凌王府的凌王爷,即使被罢免了,他仍旧是大周的王爷,只要又这一层身份在,他绝对不可能和黄启才为敌的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现在面临的处境,他给不了自己任何实质性的帮助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他对自己的关心,武长风多少还是领情的,毕竟他现在没有站在黄启才那边将自己抓住,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庇护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放心吧,说不定明天之后,二公子就有事可做了!”

    黄诚泰一愣,没有明白过来武长风这句话,但此时的武长风已经大踏步朝着王府外而去,只留下一脸思索的黄诚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人忽然凑道黄诚泰身边问道:“大总管,咱们要不要将大总管救出来?”

    而一直跟随者武长风的李鑫等人,早就有些按捺不住了,在听见任云霄这句话之后,都纷纷开始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些宗门之人,在武长风离开之后,早就没有了吃饭的兴致,虽然说这件事情不是他们造成的,但这里面的原因,或多或少都是因为自己的到来。

    看见黄诚泰犹豫不决的神色之后,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来。

    “看他这个样子,就知道没戏,既然他们不去救武长风,咱们去救便是!”

    这些人此时已经喝得半醉,哪里还有什么利益可言,现在在他们心中,只有一个义字。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是因为自己等人,才会锒铛入狱的,如果不将他救出来,他们怎么能够继续带领手下的兄弟了?

    而这句话一出口,顿时引得群雄一阵喝彩,附和之声此起彼伏,让人听得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趁着这股酒劲未消,众人便簇拥着朝着皇宫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黄诚泰本来想阻止这一切,但看见这些人的举动之后,他便沉默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是自己府上的大总管,他锒铛入狱,最着急的应该是自己才对,黄诚泰并不想将这件事情置之不理,但想要他去对付朝廷,他怎么也迈不过自己心中的那道坎。

    而见到群雄的举动之后,黄诚泰又觉得极为羞愧。

    这些与武长风只有一面之缘的人,尚且能够不顾一切的去救他,自己这个凌王府的凌王,却成了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让他心里实在不好受。

    而原本就有些想要离去的李鑫,在看见黄诚泰这个样子之后,他真的为武长风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武长风尽心竭力的为王府做事,而后四处为他报仇,到了最后,武长风被陷害,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    跟着这样一个人,武长风实在是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重重哼了一声道:“既然凌王不肯出面相助,我李鑫自己去可以吧!”

    见黄诚泰并没有拒绝的意思,李鑫又对身后的众人说道:“各位,有想法将大总管救出来的,随我来!”

    李鑫振臂一呼之下,不少人犹豫了片刻之后,便跟在李鑫身后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大总管为凌王府所做的一切,这些人都看在眼里,可以这么说,如果没有武长风,就没有今天的凌王府,武长风一旦离开,那整个凌王府将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与其跟在一个没有用的凌王身边,倒不如跟着武长风,去轰轰烈烈的干上一场。

    这样,至少也不会让外人嘲笑自己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在场的众人,几乎已经有大部分人跟着李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王府其他人在听见这件事情之后,也有不少人加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这些人或者是如同王才银这样的高手,又活着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技师,他们很清楚,自己就这样去闯皇宫,很有可能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不在乎,他们在乎的,只是在武长风的带领之下,逐渐恢复过来的自信,更有从李鑫身上,感觉到的那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是那种只会耍嘴皮子功夫的人,现在大总管已经遇险,如果现在自己不站出,以后自己有了困难,别人恐怕也只会冷眼旁观了!

    所以,在集结了足足大半个王府的人之后,李鑫这才带着众人,浩浩荡荡朝着皇宫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到达皇宫的时候,只见先一步从王府出来的众人,真一脸严肃的看着皇宫的方向,哪里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,让他们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李鑫当先迎了上去,却见白墙红瓦的皇宫之内,一道极为耀眼的光芒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守在皇宫之中的士兵,正一团慌乱的从皇宫之中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对抗,不是他们这样的人能够插手的,到现在他们才明白过来,武长风为什么会只身一人前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来了,也帮不善什么忙啊。

    但他们并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一脸警惕的望着那些甲士,虽然给不了武长风任何实质性的帮助,但至少要让武长风知道,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    皇宫之内,武长风仍旧一脸无害的站在哪里,而对面的黄启才则单手捂着胸口,由两人搀扶这才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我明明……”

    黄启才一脸疑惑的望向武长风,仿佛眼前这个人,是一头能够吃人的怪物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已经实力大增了,怎么还不是我的对手?”

    见黄启才一脸诧异的望着自己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那是因为,我和你动手,从来没有用过全力。”

    见黄启才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,武长风话锋一转,问道:“咱们不说这么没用的话了,说吧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黄启才似乎知道了自己与武长风之间的差距,他这一辈子穷极一生,恐怕都不是武长风的对手了!只要自己不能胜过武长风,那自己就拿他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,让他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。

    黄启才恨恨的看了武长风一样,脸色忽然一变,厉声道:“你残杀我大周的忠良之辈,难道不是谋反?你看看你过的生日,有所少人给你送礼?只是这两点,难道你的想法,还不够明显了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道:“忠良之辈?难道他们的所作所为,你不比我清楚?有些事情,难道非要我说明白不成?”

    只是一句话,便让黄启才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在丞相府之中搜出来的信件,确实不止他给黄诚泰看的那一封,而他之所以选择那一封信件,是因为信件上面不仅表明了李源谋害老凌王的意图,而且也没有牵扯道过多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武长风居然能够凭借上面一个已经消失的人名,从而找出事情的真想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没有对这些人下手,只是因为这件事所牵扯的人太多,追查下去,只会对眼前的形势更加不利。

    但现在,武长风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,即使他想要隐瞒,也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见黄启才半晌也说不出话,武长风则一脸不屑的说道:“我的生辰,是你泄露出去的吧!”

    见黄启才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神,忽然变得惊觉起来,武长风就知道,自己猜对了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道:“雕虫小技,也拿出来献丑,亏你还是大周的皇帝,心胸居然如此狭隘,如果不是你,凌王府恐怕也不会有这么多江湖人士前来吧!”

    在黄启才查明了武长风的动向之后,已经确定了那些副将就是武长风所杀的,鉴于上一次自己被武长风重伤,随后又是大周将领被杀,这两件事情,如同一块巨石一样,压在他心里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会借用武长风身份的事情,广邀各路豪杰,给武长风设了这样一个局。

    但最后的结果,在武长风绝对的实力面前,终究变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见黄启才默认了这件事情,武长风没有继续说下的想法了,这里面的一切,已经很明显了,从始至终,都是黄启才在背后捣鬼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难想象,如今北门关的局势已经变成这样了,他居然还有心思来为难自己,这个皇帝当的,也是操碎了心啊。

    “大周如今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,如果你继续找我的麻烦的话,我想很快,你就会成为那个亡国奴!”

    丢下这一句话,武长风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,黄启才忽然开口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所说的一切,黄启才都默认不语,但唯独有一件事情,一直困扰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没有谋逆的想法?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这样的存在,确实已经危机到了他帝王的位置,他可以忍受对方的心思比自己灵巧,也能允许被人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,更能容忍那些武功比自己高强的人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忍受的,是一个人的武功比自己强,心思又比自己灵巧的人,这样的人,给他的威胁,不亚于如今商国的进犯。

    即使自己能够击退商国大军,但如果斗不过武长风的话,那最后自己的下场,不过是为武长风做了嫁衣罢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事情,他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得知了北门关大胜商国之后,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武长风除掉。

    而为了对付武长风,他白日处理政事,晚上却发了疯的勤练武功,在他认为能够对付武长风之后,便出现了今天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但最后的结果,却让他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今天他已经彻底的败给了武长风,无论是智谋还是武功,他都败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而如果对自己的皇位存了觊觎之心,他宁肯大周被商国吞掉,也不会让武长风捡了这个便宜。

    至少,自己战败之后,世人只会说大周国力不行,加上没有一个能够统领三军的将领,才会导致灭国之祸。

    但如果自己守住了江山,却让武长风有机可乘的话,那天下人只会说自己是个昏君,不会用人。

    两相比较之下,他更倾向于前者,所以即使一败涂地,他还是要亲耳听武长风说出那句话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,当然道:“没兴趣!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武长风便朝着皇宫大门而去。

    与上次一样,整个皇宫的士兵,在看见武长风之后,都如同老鼠见到猫一样,滚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但与上次不一样的是,在武长风出了宫门之时,整个皇宫之外,都响起了一阵欢呼之声。

    这也太牛了吧,一个已经被顶罪了的人,居然能够安然从皇宫之中走出来,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