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4 慕名而来的访客

    ‘嘭’

    众人只见一道极为耀眼的光芒从湖面传来,如果不是他们早有所防备,恐怕早就被雷霆珠的光芒刺下了双眼,而随后发出的闷响,更是将真个湖面,掀起一道三丈来高的水柱。**shu05.com更新快**

    没有想到,雷霆珠的威力居然如此惊人,这还是自己只用了七成的功力,如果用尽全力之下,在加上藏佛砚上得来的武功,不知道这一颗雷霆珠,会爆发出怎样的威力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好东西啊。

    正当武长风高兴之际,想要将雷霆珠找回来的时候,湖边忽然传来一声喝骂之声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想弄死你老爹不成?”

    听见声音,武长风一脸的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老爹怎么这个时候来了,刚才雷霆珠没有将他伤着吧!

    顾不得众人脸上的诧异,武长风已经奔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只见河岸上医仙如同一条落水狗一样浑身已经湿透,手中拿着的,正是武长风刚才丢出去的雷霆珠。

    在医仙身上摸了一遍,确定他没有事之后,武长风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刚才雷霆珠爆发出来的威力,足以将一块小山炸掉,如果这颗雷霆珠稍微偏一些,自己恐怕就将老爹杀了。

    一脸愧疚道:“老爹,你来怎么也不通知一声,没伤着你吧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紧张的模样,医仙微微一笑道:“如果不是我见机得快,让船家将船踩翻,你现在看见的,恐怕是我的尸体了,以后,别这么随意的试东西了!”

    赵佳奇毕竟是老江湖,对于雷霆珠这样的存在,他多少有些了解,正因为帆船之后,他们被淹在了水中,所以才能保全性命。

    看老爹一脸不在乎的模样,武长风心里更加愧疚,忙将他扶上岸,又招呼碧秋碧水为老爹更衣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阵,这才见赵佳奇一脸微笑的从内堂之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庆个生也不告诉我一声,害的我让月轩那丫头准备了一大桌子菜,看来是要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眼睛有些胀痛,看着医仙道:“老爹,你不是不知道我的生日吗?”

    赵佳奇白了武长风一眼,说道:“那是我糊涂的时候,忘记了给你庆生而已,你一年难得有这么一次,难道还能缺了我?”

    说完,赵佳奇已经从会中取出一个檀木盒子来。

    比起刚才章横送的,赵佳奇的盒子实在太普通不过了,而众人对赵佳奇的了解,仅限于他在医术上的造诣,这样的一个盒子,里面想必也不会装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而对于武长风来说,老爹送给自己的礼物,有着特殊的意味,虽然他不得不承认,章横送给自己的雷霆珠,确实让他觉得惊艳,但这并不代表,老爹送给自己的东西就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欣然从老爹手中接过盒子,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,见确实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这才赵佳奇说道:“老爹,这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赵佳奇微微一笑,丝毫没有得意的样子说道:“是什么你不会自己打开看啊,不过这个东西你得收好,他能抵得上你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武长风更加好奇了,别开玩笑了,续命丹已经是最好的疗伤之物,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,就能将人救回来,难道医仙还能自创出更厉害的丹药来不成?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如此想,但有些人却不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传闻,江湖中有一种丹药名为舍命丹,能够将刚死之人救活过来,对于这种说法,江湖上一直都抱着怀疑的态度,毕竟这种丹药的出处,是来自于西丘之地的苗疆族。

    苗疆人善用蛊毒治病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用了什么办法,居然能够做到起死回生之效。

    但这种说法毕竟只是传说而已,所有人都不会当真,而且,赵佳奇并没有说这颗丹药就是舍命丹,兴许是其他的丹药也说不定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的眼睛,便不自觉的望向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医仙所送的丹药是不是舍命丹,只有看过之后才知道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武长风将盒子缓缓打开的时候,一股极为柔和的黄色光晕,缓缓从盒子中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股光晕,如同带着生命一般,所流淌之处,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真的是舍命丹?

    武长风不认识此物,只得问医仙道:“老爹,这是生命东西,他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神奇?”

    医仙微微一笑道:“舍命丹的药效,难道你还信不过?”

    听见舍命丹三个字,众人都是一愣,这还真是舍命丹啊!

    如此珍贵之物,他怎么舍得给武长风了?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神奇丹药,一般人都会选择藏着,他这个老爹当的,也未免有些过了吧!

    毕竟赵佳奇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这颗丹药,随时可以救他一命,换做是自己,才不会舍得将这样的丹药送给武长风呢!

    而无处也是一呆,没有想到医仙所送的东西,也是如此的珍贵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想将丹药还给医仙的,但想了想,还是作罢。

    对于老爹的想法,武长风还是知道一些的,自从上次自己重伤之后,他对自己外出感到极为担心,送这颗丹药给自己的目的,就是为了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自己指不定什么时候出去,就再也回不来了,有了这颗丹药,武长风的胆子都能大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,医仙已经说了,这枚丹药的神奇之处再与,他能够让人起死回生,如果丹药还给了医仙,那他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自己便不能及时的给他服下这枚丹药,放在自己这里,武长风倒是省心了些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便将丹药收入怀中。

    而因为刚才的事情,众人此时已经彻底的炸开了过,因为舍命丹的珍贵之处,而且还是用了就没有的东西,众人虽然感到极为好奇,却没有让武长风试一试的想法,所以丹药的效果究竟如何,他们也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但对于章横送给武长风的雷霆珠,众人可是亲眼见识过它的威力,就刚才的那一股势道,如果是突然朝自己而来,恐怕自己没有被雷霆珠打死,就已经被那股强光刺瞎了双眼,如此厉害的宝贝,章横居然舍得送出去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武长风是知道的,在章横将雷霆珠交给自己的时候,武长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但自从他用功雷霆珠之后,就不在这么认为了。

    雷霆珠的威势,完全取决于使用者内力的身后与否,而自己刚刚拿起雷霆珠的时候,手指被雷霆珠上的劲力刺得生疼,而他从医仙手中结果雷霆珠的时候,只觉得自己的整个手臂都被震麻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雷霆珠章横并不是没有用过,只是他无法发挥出雷霆珠的威力,所以才将它送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话虽然如此说,但武长风不会觉得章横送给自己的,就是他不要的,毕竟这样宝贝,他能够拿出来送给自己就已经很难了。

    当众人正兴奋的议论着刚才的两件宝物的时候,众人只见湖面之上,又划来一只小船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怎么了,怎么有这么多不请自来的人?

    而且,这些没有被邀请的人都带着礼物,倒是让他们那些两手空空而来,受武长风邀请的人觉得脸上特别无光。

    这一次,如果对方也是带着礼物前来拜贺的,那自己真的要想个办法,送他点礼物才行。

    对于来人,武长风也是一脸的疑惑,在自己进入凌王府之后,与自己关系要好的,恐怕都在这里了,现在还有人前来,武长风着实想不出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还是走到了岸边,准备迎接对方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的功夫,在湖上摇曳的小舟,已经到了近前,此时武长风能够看清对方的脸了。

    除了他那一对即使不笑也会露出来的酒窝之外,武长风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询问,那人已经开口说道:“在下奉当今圣上之命,特地给大总管贺岁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对于对方后面的话,他没怎么听进去。

    黄启才怎么知道自己今天生日?而且,自己将他的太和殿都给拆了,他怎么会想到给自己送礼?

    到现在他才明白过来,对方之所以能够进入王府找到这里,恐怕也是因为他这一层身份吧!

    只是,这里是整个凌王府的禁地,一般外人不得踏足,程思琴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?等一下,自己倒要好好问问她才行。

    “让圣上费心了,我一个下人,又哪里只得圣上惦记着!”

    武长风略微思量了片刻之后,便知道了黄启才派人来给自己送礼的原因,他这是在威胁自己啊。

    首先,黄启才能够知道自己的生日,说明他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,自己所有的一切,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件事,确实让武长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莫非,他连自己父母被杀的事情也了如指掌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自己倒是要多留点心了。

    其次,是他能够派人前来自己的小岛之上,说明他对凌王府的情况也极为清楚,如果自己还敢有说明动作的话,他能轻而易举的灭了凌王府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冷哼一声,就凭你?因此看向对方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对武长风的眼神视而不见,随手将自己身后的一个木匣子卸了下来,送到武长风面前道:“这是身上为大总管准备的贺礼,还请大总管无比收下。”

    在他上岸之前,众人就留意道他身后的木匣子,懂木头的人看一眼木匣子的上面的纹理,就知道是上好的紫檀木,而木匣高近两丈,宽有三尺来宽。

    紫檀木本来就是极为稀少的木材,能够找到如此大的木头做成匣子,看来圣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不想与黄启才有上面瓜葛,但对方送上门来的礼物,他又怎会拒之门外?

    顺手接过之后,只觉入手极为沉重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不禁多看了来人一眼。

    如此沉重的匣子,他都是一路背过来的?

    天生力气大,能够负重的人并不少,但他背着木匣,能够驾船来到这里,就有些不同寻常了。

    从木匣的重量来看,只是将木匣放在船上,就足以将小船压沉,更不用加上他这么一个大活人了。

    有如此本事之人,恐怕武功也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心中存了警惕,但脸上还是微微一笑道:“有劳兄弟将东西送过来,不如喝上两杯酒水再走!”

    武长风确实不怎么喜欢黄启才,但他不会因为黄启才,而厌恶黄启才身边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只是摆了摆手,说了几句告辞的话,便重新踏上小舟,朝着王府的大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见对方离开之后,众人的目光便落在了武长风手中的木匣之上。

    这可是圣上送来的东西,即使是凌王庆生,也没见圣上送什么礼物啊,大总管的面子,还真是过人。

    而早就有些疑惑的李鑫,见武长风只是呆呆的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,走上前去好奇的问道:“大总管,这里面装的是什么,打开来瞧瞧呗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回过神来,顺手一让,将手中的木匣推给了李鑫。

    “想看的话,你自己打开就是!”

    对于刚才来人的举动,武长风是彻底明白过来了,对方不仅仅是来威胁自己的,更是来试探自己的。

    刚才对方看似只是将木匣子随意丢过来,但考究的却是自己的劲力,武长风也不知道,刚才自己平稳的接过木匣,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,以至于他对木匣中的东西没有了丝毫的兴趣。

    而木匣推给李鑫之后,李鑫忙欣喜的接了过来,然而,当木匣子碰到他时,他只觉得这小小的一方木匣,却如同一尊泰山一样朝自己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哪门子的匣子,怎么这么邪乎?

    虽然觉得情况不妙,但李鑫不想在众人面前丢脸,脚下微微一错,已经摆开了一个弓步,使劲全身力气之下,却只是是木匣子保持了原来的姿势,想要将它完全放直,李鑫却怎么也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见到整张脸都长得通红的李鑫,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,伸手在木匣上一搭,那木匣便平稳的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手中微微用力,那木匣的盖子便应声弹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木匣打开的一瞬间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股蓝紫色的光晕从木匣之中流露出来,一把通体发亮的宝剑,正静静的躺在木匣之中。

    “紫云剑!”

    见到木匣中的宝剑,不知道是谁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,而听见这三个字之后,众人脸上都流露出不解的神情来。

    紫云剑也是极为罕见的神兵利刃了,一直传说这把宝剑收入了国库之中,没有想到,这个传闻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而且,如此珍贵之物,黄启才怎么会送给武长风了?武长风只是一个技师的身份,送他宝剑干什么?

    众人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,武长风却很清楚黄启才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这是让自己别多管闲事啊!

    难道说,他已经知道北门关的事情,是自己所为不成?

    看来黄启才对自己很上心啊,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不是担心他会对自己怎么,毕竟他杀的那些人,都是该死之人,黄启才即使与他当面质问,也只会将黄启才的丑事牵扯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送宝剑给自己的目的,已经昭然若揭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黄启才是什么用意,他送给自己的这把紫云剑,确实不是一剑等闲之物,自己还正愁没有何时的兵刃,他能送自己这么一把宝剑,也算是解了自己的燃煤之急。

    伸手拿出宝剑,入手确实有几分沉重,他现在才在知道,紫檀木或许极为沉重,但真正的分量,却在这把宝剑之上。

    只是凭借他身体的力道是很难将这把宝剑运转自如的,运起天尊诀,随意比划了两下,觉得确实是一把宝剑之后,便笑呵呵的将宝剑交给了碧秋碧水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见武长风那宝剑轻松的样子,还以为宝剑虽然名贵,但只是因为宝剑的名头而已,与其他长剑相比,或许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然而,在她们接过宝剑的一刹那,两人只觉一股极为沉重的力道传来,使劲了全身的离去,却还是没能控制中宝剑下沉的势头。

    这么重!

    两人心中均是一惊,但为了不让这把宝剑落地,两人竭尽全力的想要将宝剑拿稳,不让它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两人原本带着红晕的脸上,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通红了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吃力的样子,武长风眼疾手快之下,已经拖住了剑身,如此一来,才不至于让碧秋碧水二人在众人面前出丑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武长风是有些自责的,他刚才一时大意,没有考虑道碧秋碧水两人的武功,自己拿起这把宝剑都极为费力,有何况还是他们了?

    朝二人点了点头,便拿回了宝剑,随手一掷之下,那宝剑平稳的朝着独墅飞去,直到独墅门前,宝剑才静静的竖在大门之外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片不解,如此上好的宝剑,武长风怎么能够随意放在这样的地方?而且,这可是御赐之物,又怎么能如此轻慢的对待了。

    包括黄诚泰在内的众人,都觉得武长风的做法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他们穷极一生的想要有所作为,就是为了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,毫无疑问,圣上能够御赐自己一两件事物,对于他们来说,就是最大的认可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己得了这把宝剑,已经为其修建一处剑堂,将起供奉于其中,绝对不会像武长风这样,只是随手将其丢在门外。

    正当有人想要劝阻的时候,小岛岸边又来了一叶孤舟,驾船的是府上的技师,看起神色慌张的样子,黄诚泰与武长风二人均是一惊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都在小岛之上,如果府上出了什么事情,他们还真不知道如何处理了。

    忙迎上前去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,怎么如此惊慌?”

    那人此时还喘着粗气,很明显他是一路狂奔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启……启禀王爷,玉山派的人来了!”

    黄诚泰与武长风二人均是一惊,玉山派的人怎么来了?因为陈阳华的事情,他们还没有找玉山派算账,没有想到,玉山派居然主动来找自己麻烦了。

    好得很啊,既然宋清华什么都不顾了,那自己也不用顾及大总管的面子,新账旧账和他一起算得了。

    朝众人点了点头,便直接朝着凌王府而来。

    到得大堂之中,武长风只见一个极为恭敬的小子,正笔直的站在大堂之中。

    见到黄诚泰与武长风之后,那人忙行礼道:“在下郭羽节奉掌门之命,特地来给大总管贺喜。”

    原本进入大殿的黄诚泰与武长风,在见到对方只来了一人之后,已经是极为惊讶了,而听见对方说话之后,两人更是有些目瞪口呆?

    贺喜?玉山派是怎么知道自己庆生这件事的?难不成他玉山派在王府之中还有眼线不成?

    武长风佯装不知问道:“贺喜?贺什么喜?”

    郭羽节微微一笑道:“大总管的生辰,难道大总管自己不知道?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原本有些不确信的武长风,此时已经铁青下脸来,阴沉的问郭羽节道:“这件事情,你们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大总管真会说笑,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了,大总管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脸上更是惊疑一片了,自己的生日,可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起过,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?

    朝身边的李鑫使了个眼色,李鑫很快随意,片刻之后,李鑫回转过来,朝武长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来也确实奇怪,自己走到大街上,随便拉住一个人,问今天凌王府有什么喜事,对方很轻易的便说出了武长风庆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武长风亲口告诉自己,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,连与武长风如此亲近之人的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,他们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在想这个问题的,不只是李鑫一个人,武长风也觉得,这件事必定有什么蹊跷的地方。

    对于庆生这件事情,武长风本来就没有打算声张,所以只是叫了府上与自己关系不错的人,而他们也只是刚刚得知这件事情,绝对不可能外泄才对啊。

    那,其他人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?

    想不通此节的同时,郭羽节继续说道:“这是咱们掌门的一点心意,还请大总管无比收下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郭羽节已经从怀中取出了一方小小的檀木匣子,与之前的匣子想必,郭羽节拿出来的是一个六角形的盒子,盒子正中镶嵌着一颗指甲大小的夜明珠,看其成色,似乎也不是什么凡品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虽然好奇,但还是顺手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入手之处,只觉一股极为清凉的感觉从盒子中传来,武长风有些不解的望向郭羽节。

    然而,郭羽节只是报以一个温和的微笑道:“我只是负责将东西送来,至于里面是什么,我就不得而知了,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了,那在下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想留他喝上两杯,但郭羽节似乎受了宋清华的命令,死活不受之下,武长风只得任其离开。

    等郭羽节离开之后,武长风一脸好奇的望着手中的盒子,喃喃自语道:“庆生?礼物?”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还是想不通这里面的关键所在,究竟是谁泄露了自己生辰这件事情,玉山派派人来送礼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摇了摇头,便要打开盒子,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武长风动手,一人又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脸上惊慌失色的样子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爷,大事不好了,罗刹宗的人来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罗刹宗怎么来王府了?

    与黄诚泰对视了一眼,便对来人说道:“请他们进来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