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3 精美包装下的礼物

    等所有东西都收拾停当,众人也也游玩得差不多了,在武长风的招呼之下,众人分宾主坐下。

    只是这游山玩水的片刻功夫,众人便熟络起来,因为武长风的缘故,他们所谈论的内容,逐渐从武长风身上,慢慢向其他方向转变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三三两两的走在一处,或谈论名流字画,或交流武学心得,岛上虽然只是简单的布置了一番,但众人高兴的气氛,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而见到碧秋碧水两人站在武长风身后时,这些人谈论的话题,又重新落在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大总管艳福不浅啊,居然有这么两位如花似玉的没人相伴。

    还以为大总管还是个处子之身呢,看来是自己想多了!

    看着含笑不语的众人,武长风觉得一丝的异样,但很快,这一丝异样便在看见众人望向碧秋碧水的眼神之后,变得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有幸,能够邀大伙前来一同庆祝,其他的也不多说了,简陋之地,各位尽兴就是!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给自己弄过如此大的场面,作为东道主,他倒不知道怎么用词了,但他说的简单,众人也没有过多的负担,所以场面并没有显得尴尬,反而让众人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任云霄倒是去过不少宴会,见武长风说话,忙接口道:“能够给大总管庆生,是咱们的幸事,任某在这里祝大总管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!”

    因为任云霄的带头,众人纷纷送上祝词,而闲逛了一圈之后,早就饿了的众人,已经如狼似虎的开始收拾桌上的饭菜。

    酒至半酣,众人都带着几分醉意,罗无双忽然开口说道:“武长风,看你又佳人相伴,还真是让人羡慕啊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双眼微眯,看了罗无双一眼,这小子,又发起什么疯来了?

    虽然说他的名字确实叫武长风,而这个名字也是用来给人叫的,但自从他当上了凌王府的大总管之后,还没有人在他面前叫出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唐万能在听见武长风三个字之后,就知道罗无双已经喝醉了,忙劝阻道:“无双,你说这些干什么,有本事,你也找一个啊!”

    唐万能这句并非讥讽,只是安慰的话,在罗无双耳朵中,如同一根针一样,将他刺得生疼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有武长风这样的本事,还用得着你教我?”神色黯然之际,又抬起头来看了碧秋一眼道:“真没有想到,当初咱们看不上的那个傻小子,如今却成为人人羡慕的大总管了,来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虽然罗无双的话有些不着边际,但武长风能够感受得到,他这是因为嫉妒自己,才会说出这些话来。

    不过见罗无双并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单纯的嫉妒,武长风也不往心里去,举起酒杯示意了一番,便一股脑的将酒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来说,他对自己现在的变化,也感到很吃惊。

    一年前,自己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在罗无双面前,根本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,但现在,自己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人物,但在他们眼中,自己已经是极为出色的那一个了。

    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,还真的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谁知道自己今天看不起的一个人,在明天甚至更久之后,会不会变成自己也羡慕的那个人!

    见罗无双没有了其他动作,唐万能已经放下心来,但他与罗无双的关系极为要好,知道刚才罗无双直呼武长风的名字,已经将武长风得罪了,此时见罗无双迷迷糊糊的晃动着酒杯,虽是都有可能倒在桌子下,趁着这个机会,忙站起来说道:“无双喝多了,言语冒犯了大总管的地方,还请大总管见谅,这一杯酒,就当是我代他向大总管赔罪的!”

    见唐万能如此义气,武长风也有些感触,重新端上一杯酒来,与唐万能对饮了一个干净。

    而因为罗无双的带头,这些已经有些许醉意的人,便开始说出自己的心里话,不过大多数都是些羡慕的话,并没有影响这个宴会的气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,忽然说道:“我倒是觉得,大总管对整个王府的贡献,要比二公子都要多!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众人纷纷点头称是,对于武长风所做的一切,他们都看在眼里,可以这么说,如果没有武长风,今天的凌王府,恐怕已经不是凌王府了。

    不说那些虎视眈眈的宗门,只是一个李源,黄诚泰也绝对应付不了,在李源的打压之下,他们可以断定,用不了多久,凌王府将会彻底从大周消失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当这句话说完之后,一人忽然接口道:“我也是这么觉得的!”

    众人回过头来,却见黄诚泰缓步朝着众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去,他什么时候过来的?

    大总管不是说了,没有请凌王过来吗?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,凌王不会追究这件事的责任吧!

    他对自己怎么样都行,毕竟这些话是自己说出来的,但如果连累了大总管,自己可就过意不去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真个宴会的气氛,瞬间降至冰点,除了少数几个已经喝爬下去的人没有起身以外,其他人都一来严肃的夹道迎接凌王。

    见原本欢腾的宴会,忽然变得如此严肃,黄诚泰微微一笑道:“各位说的都是实话,又何必如此担心,可以这么说,没有武长风,就没有今天的凌王府,来,咱们敬武长风一杯!”

    在确认黄诚泰并不是开玩笑之后,提醒吊胆的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而见到黄诚泰居然能有如此肚量,众人也是一喜。

    他们最怕的,就是跟着一个小肚鸡肠之人,跟着这样的人,是很难能有所作为的。

    虽然说他们并没有想着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,但至少,也不会就这样用庸庸碌碌的过万一生吧。

    黄诚泰的大度,让他们清楚的看到,只要自己能够做出一番大事来,都会得到凌王府的肯定。

    这种肯定,不仅仅是给予自己的物质,还有那几乎已经消失殆尽的尊严。

    众人共同举杯,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一杯,不仅仅是敬武长风的,也是敬黄诚泰的。

    喝过之后,黄诚泰这才一脸不快的对武长风说道:“臭小子,庆生这样的事情都不叫上我,如果不是他们说漏了嘴,今天我还真要错过这么重要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不叫上黄诚泰,并不是因为他与黄诚泰只见有了什么隔阂,而是出于身份的考虑,所以才没有脚上黄诚泰。

    毕竟,他可是整个王府的主人,自己不过是一个总管而已,庆生这样的事情,叫上一群能够和自己打成一片的人,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但黄诚泰既然不亲自来,武长风也没有丝毫的不高兴,毕竟黄诚泰能够给自己这个面子,他高兴还来不及呢,又怎么会对他的突然出现表示不满了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其他的不多说了,我自罚三杯,以示歉意。”

    言罢,武长风举起酒杯,咕噜几下,便将三杯酒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,黄诚泰也不再多言,只是找了个位置坐下,一边喝酒,一遍看着嬉笑的众人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小岛之上又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最先发现的,是王才银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不是有些孤僻的么,今天怎么也跑过来抽热闹了?”

    对于来人,武长风并不陌生,这个人正是章横。

    在王府之中,天岳书院的大部分人武长风都请了,唯独这个章横,他在叫王才银等人的时候,都是有意避开他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见到章横的时候,自己心里总是不那么痛快。

    整天将自己第一庸才的名头挂在嘴边的人,武长风怎么喜欢了?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今天过来,是听说了自己要庆生的事情特意来贺喜,还是说来搅局的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他毕竟是天岳书院的人,他可以不给自己脸面,但自己不能一样的对他。

    笑呵呵的迎了上去,很自然的说道:“什么风把章兄弟吹来了,这让武某着实有些意外啊!”

    在章横眼中,武长风在他心中的印象,或许一直停留在书院的时候,但对于武长风如今的地位,他不得不承认,武长风确实走在了自己前面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原因,造成这样的结果,他现在所能做的,只能是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毕竟,他这一辈子穷极一生所能做到的,恐怕也只有武长风这样的高度了。

    章横心气虽然傲了一点,但他并不是傻子,武长风有如今的地位,作为一个书院出来的他,脸上多少能够沾点光,如果能和武长风搞好关系,说不定自己以后的路会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武大总管的生庆,作为同窗的我,怎么能不来了!”

    其实,章横来这里的主要原因,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,而是在任云霄的督促之下,他跟着武长风做了不少事情,从这些事情之中,他学到了很多东西,不管怎么说,自己过来表达一下谢意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,但他能够如此说,证明他不是来捣乱的,只要不是来捣乱的,武长风自然欢迎。

    “能够记得这一点,倒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了,既然如此,那咱们今日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章横点了点头,忽然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来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盒子,众人眼前均是一亮。

    能够来这里的人,都是有些见识的人,只是看见盒子上雕刻精美的图案,众人就知道,里面装的并非凡品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点心意,还请大总管笑纳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没想到他居然还给自己准备了礼物,虽然说他现在什么都不缺,但又礼物给自己,武长风心里多少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从章横手中接过盒子,发现这个盒子确实很精致,盒子上所雕刻的,是一朵牡丹花的突然,从深浅不一的坑纹就能够看出盒子的价值所在。

    而在武长风接过盒子之后,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觉得,这个盒子必然十分贵重,章横用这样的盒子装东西送给武长风,那里面的东西定然不凡。

    所以在看见武长风打开盒子之前,众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武长风手中的盒子。

    只见武长风按开了盒子上的一个按钮,盒子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而就在盒子打开的一刹那,众人只觉得一阵极为刺眼的白光,缓缓从盒子中流露出来,那强烈的光芒,如同一把利剑,似乎能够破开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就是传说中的雷霆珠?

    不是说因为雷霆珠太过残忍,当年制造出雷霆珠的章晨月将它毁了么?而且,以这枚珠子的珍贵,章横不可能弄到才对啊!

    咦,章晨月姓章,章横也姓章,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不等众人继续猜疑下去,章横已经开口说道:“这雷霆珠世间只剩下这一颗,与大总管的身为倒是极为吻合,大总管是暗器的行家,这颗雷霆珠在大总管手上,也能发挥出他真正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从盒子中取出雷霆珠来,刚触碰到雷霆珠的时候,武长风只觉得自己手指如同被千万根小针刺中了一般,虽然并没有伤害道自己,却还是让武长风觉得极为诧异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一颗珠子,居然能够给自己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将雷霆珠捏在手中,先前那股刺痛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,武长风只觉自己捏着雷霆珠,却如同捏着空气一样。

    有些惊讶的望向章横,不知道这件东西怎么用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的神情,章横已经明白过来,微微一笑道:“雷霆珠最大的用处是将使用者的劲力,转化成珠子的雷电之力,大总管不妨试试,看看这颗珠子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听章横如此解释一番,武长风已经明白过来,他心中极为好奇,很想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但这里又如此多的人,武长风还不想将自己的真正实力暴露出来,所以一时之间,竟然有些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早就听闻雷霆珠的厉害之处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到,此时见武长风犹豫不决,众人便开始起哄起来。

    架不住这些人的要求,武长风只得点头道:“好,那我不妨试上一试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环顾一眼四周,见到那些整齐排布的花草之后,武长风便决定在湖面上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脑中转了一圈,便使出了七分力道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,握在自己手中的雷霆珠,如同一个无底洞一般,源源不绝的从自己身上吸走那些原本属于自己的劲力。

    看来,章横说的没错,这个雷霆珠确实是借用了自己的内劲。

    等珠子吸收的差不多了,武长风瞧准了方向,随手一掷之下,珠子已经问问的朝着湖边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