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1 英雄就是屠狗辈(2)

    就在李鑫想要挣扎大喊出来的时候,武长风的一只手已经捂住了他嘴巴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坏了他们的大事,就算是是也无法弥补了。”

    李鑫一愣,却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了。

    事实已经摆在眼前,那些已经被刚才的一幕所刺激到的商国士兵,此时已经如狼似虎的冲下了山谷,很快,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就要开始了,李鑫只觉得,如果自己再不阻止这一切,就彻底的完了。

    然而,在武长风的手中,他又如何挣脱得开了?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商国士兵,冲入已经支离破碎的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他不忍在继续往下看,这一场原本属于他们的屠杀,现在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刻,武长风已经将捂住李鑫的手松开了。

    惊讶之下,李鑫睁开眼来,眼前的一幕,却又让他彻底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原本黑乎乎的山谷之中,忽然亮起了一片火光,而早已经安静下来的山谷,此时忽然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呐喊之声。

    沉寂的山谷,如同一直沉睡的狮子,在商国士兵冲入谷中的那一刻,这一只雄狮彻底的情形过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李鑫抬头望去,只见原本一片笑声的山顶,此时已经惊慌一片了,那些张牙舞爪的商国士兵,此时如同吓破了胆的老鼠,东躲西藏之下,却早就被人割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借着依稀的火光,李鑫分明看见,那傲立于山顶之上的一人一骑背后,分明插着一杆写着‘骑’字的骑兵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才彻底相信了武长风刚才所说的话,原来,大总管还有料事如神的本事啊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从惊喜之中回过神来,武长风已经拖着李鑫,朝着更远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突然的变故,李鑫如同丈二的和尚一样,摸不着半点头脑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自己没有相信他,差点将这一场苦肉计给搅黄了,但最后的结果已经很明显,大周已经将商国打败了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没有参与其中,但能见到这样的一幕,不是也应该只得庆贺的吗?怎么大总管如此急着走,难道是怕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不成?

    只是,自己二人所藏匿的地方,即使骁骑军都没有发现,又怎么可能被其他人发现了?

    李鑫现在如同刚才的商国士兵一样,很想看看那些叫嚣的商国士兵,被砍下头颅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的手,却如同一个铁链一样,将他手臂牢牢锁住,即使自己不挣扎,有时也会觉得一股专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,以至于他放弃了对武长风的抵抗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大总管总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,而将自己丢进那些厮杀的军队之中吧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李鑫只觉得自己身子忽然一麻,全身的筋脉,在这一瞬间,忽然完全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等到他恢复的时候,自己已经狠狠的撞在了一个人的后背之上。

    出于本能之下,李鑫只用了一个呼吸的四边,便从那个破口大骂之人的背后躲了开去,而看见对方手中明晃晃的大刀之后,李鑫微眯双眼之下,已经牢牢盯上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过四十来岁,一副凶狠的模样,尤其是他脸上的一道疤痕,让他原本凶怒的脸,显得更加面目可憎起来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一刀看空的汉子,在见到李鑫的眼神之后,一股被轻视的感觉,瞬间在他心里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汉子已经将手中的大刀,直接朝李鑫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鑫不知道武长风为什么将自己丢进这群人之中,而且看这些人的打扮,他们都是大周的士兵,刚才的一幕,让他极为的兴奋,此时见到士兵之后,他都会忍不住肃然起敬起来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李鑫看见眼前这个带着刀疤的中年汉子之后,心里还是忍不住生出一股厌恶之情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讨厌这个人,至于原因,自己等下问武长风就好了。

    眼见飞刀已经朝自己飞了过来,李鑫飘然转身之下,已经避开了对方的这一刀,而他所在的位置,正好在一个士兵的身前,那士兵没有反应过来,飞刀直接没入他的头颅,那士兵便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连自己人都杀,你还真下得去手!”

    李鑫优哉游哉的与一人背靠背骑在马上,似乎刚才那一刀,确实是那刀疤之人朝着自己手下挥去的一般。

    而听见李鑫这句话,那刀疤之人恼羞之下,提手又是一剑,直接朝李鑫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李鑫来说,对方飞刀的速度虽然快,但只要不是武长风这样的妖孽存在,在自己眼中,都如同递过来一样。

    李鑫并没有选择去接,而是一个翻身,便下了马匹,而原本与他同骑一马的人,在感觉到李鑫坐在自己背后之后,也拔出手中的长剑,朝着身后刺去。

    只听‘当’的一声响,两剑相交之下,那骑在马上之人手中的长剑,竟然应声而断,随后,那原本飞向李鑫的长剑,已经没入了他的后心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李鑫这才收拾起轻视之心来。

    都是一样的青钢剑,而且那刀疤之人还是随手掷出去的,最后的结果,确实那骑在马上之人的长剑断了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深厚的功力,一般人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自己大意之下,不是去躲避他的长剑,现在自己的一双手,恐怕早就被他削下来了。

    收起了轻视之心,脸上却并没有任何惊慌的样子,在武长风身边久了,就不知道惊慌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冷嘲热讽之下,对那刀疤汉子说道:“不错嘛,对付手下倒是一套一套的,可碰上敌人,却连对方的汗毛都摸不到!”

    余下的那些士兵,在见到刚才的一幕之后,早就吓得面色惨白了,此时听李鑫如此说,一时之间,众人看那刀疤汉子的神色,却有些怨怼起来。

    是啊,平日里不是说自己如何如何威风么?怎么遇上这么一个瘦不拉几的人,居然能够连续两次失手?

    我看他就是觉得咱们是累赘,早就想找机会除掉咱们了,咱们现在所去的方向可是商国,少一个人分他那一份,他不久能多的一份了么?

    就是就是,我看他平日里就小气吧啦的,早知道就不跟着他混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鑫的一句话,顿时让这些士兵炸开了锅,然而,在那刀疤汉子重重嗯了一声之后,这些人便老实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刀疤汉子的实力,他们可都是领教过的,只要是敢违抗嘲笑他的人,下场都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虽然利益当先,但还要自己又这个命去花啊。

    等周围冷静下来之后,刀疤汉子这才开始打量起李鑫来。

    “喂,臭小子,爷爷倒下没有无名鬼,老实报上名来,或许我以高兴,没准会放了你!”

    李鑫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,便想到了当初在茶馆时的情形,当时武长风所遇到的情况,和自己现在的状况差不多,自己何不依葫芦画瓢,也给他使上这一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鑫轻咳了两声,忽然说道:“没想到李大人的眼光,也不是那么准嘛,收了这么一个酒囊饭袋,还不如早点收拾了来得痛快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李鑫所料一样,在听见李大人三个字之后,那刀疤汉子脸上的轻慢,忽然多出了已是敬意来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李源的名头居然如此好用,早知道这样,当初自己又何必如此费力的想要去救那些山谷之中的士兵了?

    只要自己站在山巅之上,大喊一声李源的名字,不久什么事情都没有了?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道,并不是因为李源的名头好用,而是武长风所找的人,都是与李源有瓜葛的人?这些人也并不是因为惧怕李源,而是因为可以从李源身上得到利益。

    然而,刀疤之人终究谨慎一些,皱眉打量了李鑫一眼道:“李大人刚刚去了商国,这么快就在商国站稳脚跟了?”

    李鑫一愣,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问道李源的近况,他只是胡编乱邹的说了一通,并不知道李源的动向,现在对方如此问,他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!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李鑫这才说道:“以李大人的本事,难道这件事还需要怀疑吗?”

    李鑫的这句话,可谓是一语中的,只要是认识李源的人,都知道他那张嘴的厉害之处,这么说,并没有半点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终究还是犹豫了片刻之后,才说出这句话来的,只是这片刻的犹豫,便让那刀疤之人看出了其中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李大人派来的,说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与李源见面,同样是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,即使是身边这些人,他都没有提及过此时,他不知道李鑫是怎样得到这样的消息的。

    如果李鑫没有犹豫的说出这句话,恐怕他真的会相信,李鑫就是李源派来的人!

    而见对方识破了自己的伎俩,李鑫也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为什么同样的话,在自己口中说出来,却没有了武长风说出来的那种效果呢?

    无论是自己的语气与神态,自己说话时候的强调都和武长风一模一样,怎么武长风能够将魏泰耍得团团转,自己却被一样就被对方识破了?

    想要继续装下去,便说道:“如果不是李大人,我又怎么会找到你?”

    这句话对于刀疤之人来说,确实是一个迷,他真的很想知道,李鑫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了!

    正欲开口询问,一人却说道:“你错了,这样说他怎么能够相信你,你应该这样说,‘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怀疑起李大人起来!’。”

    言罢,一人已经飘然落进了人群之中,见到来人李鑫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,刚才他还不知道怎么办的,现在却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说道:“对,你这么说,如果让李大人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鑫不知道李源会将他怎么样,但武长风这么说,确实让他刀疤之人的神色为之一呆。

    只是这片刻的呆滞,就足以说明,在他心中,其实是畏惧李源的,只要有了这一点在,自己只要稍微施加一点压力,他便能乖乖就范了。

    自己你怎么没有想到这一招,还是大总管厉害啊。

    一脸羡慕的看向武长风,却见武长风目光平静而冰冷的说道:“如果你说出其他人的下落,我或许能放你一码!”

    那刀疤汉子冷哼一声,指着武长风的鼻子骂道:“小兔崽子,少拿这套来唬我,想要我就范,还要看我手中的斧头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从他刚才连续两次扔出兵刃的情况来看,对方善于使用斧头,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,毕竟刚才的丢出大刀与长剑的手法,确实有些像在扔斧子,不然,李鑫也不会那么容易的躲过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缓缓摇了摇头,一脸无奈道: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,既然你自己找死,那就怪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言罢,武长风随后一甩,五粒石子便朝着刀疤之人而去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形,那刀疤之人只是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所修炼的功夫,都在暗器一道之上,而因为斧子的分量与给人的气势,正好适合他,所以他才会选择了飞斧这门绝技。

    和他比暗器,那不是鲁班门前弄大斧,关公门前耍大刀么?

    冷哼一声,提手一砍,一粒石子便被他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让站在一旁的李鑫看的目瞪口呆,能够接住武长风一招半式的人,他还真没有看过,即使是当今圣上黄启才,在武长风也没有一战之力,如果不是武长风有意放过他,他早就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居然有如此深厚的武功,这样的情形,如何能让李鑫不意外了?

    然而,对于刀疤之人来说,在接了武长风第一枚石子之后,他就开始后悔了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武长风不过是一个毛还没有长齐的毛头小子,这样的一个人,武功又能强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然而,在他接住武长风这一粒石子之后,他才发现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,当真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武功,不是从他的年纪就能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在他接住武长风飞过来的石子之后,他只觉得自己的整条手臂都已经麻了,原本可以轻而易举将这五粒石子击开的他,此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外四颗,只朝着自己的脑门飞过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