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1 英雄就是屠狗辈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没有将魏泰留下来,是因为他知道的事情,都已经写在了纸上,虽然上面有许多他为了或许更多的利益,而胡乱填上去的,但大部分人,都是他所了解的,参与过谋害老凌王一事的人。

    有了这份名单,武长风就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他不用再东奔西走,为了找到一个关键性的人物,而忙碌许久,他只需要按照名单去找那些人,就很容易顺藤摸瓜的找出这些人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需要做的,只是确认这些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离开茶馆之后,武长风直接出了北门关。

    虽然名单上的人,有不少都为了保全自己,而躲在了城内,还是有很多人,蒙混在大周的军队之中。

    这些人本来就心怀异心,留在军中只是一个祸害而已,指不定这些人什么时候忽然暴起发难,大周的军心恐怕都会让这些事情动摇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那么伟大,为了保全大周,才会先找这些人,他心中所想的,只是担心这些人,会提前实在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一旦如此,那他们对凌王爷所做的一切,将不会有重见天日的哪一天,而他们自己,也将成为大周的烈士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所以他得赶在这些人前面,取了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两人轻装简行之下,很快便到了大周军营附近。

    老实说,武长风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军营,但他看见那些如同繁星一样的帐篷,以及感受到从那些帐篷之中散发出来的杀气,武长风只觉得,自己的一颗心,也开始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恨不能与这些热血沸腾的汉子一起,领略那尸横遍野的风光,即使,自己不幸成为尸体之中的哪一个,他是自己此生最大的幸事。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已经过了那个冲动的年纪,热血沸腾的他,早就因为凡尘俗世,变得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眼中,已经没有了那种壮志凌云的豪情,更没有那股无所畏惧的傻劲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也会反问自己,现在的自己,与那个年轻时候的自己相比,是不是差了很多?

    然而,当他想到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老爹,想到死心塌地跟随自己的李鑫,想到王府上上下下那些热切的眼神,他便觉得,现在的自己,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一个无法保全自己的人,怎么可能保护好身边的人?这好比一头饿狼,如果连命都没有了,又拿什么去与敌人搏杀,从而保护自己身边的人?

    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,将那些不该存在于自己脑海之中的事情,全部都赶了出去,抬起头来,极目远眺之下,整个军营的情况,已经在他的脑海之中形成。

    大周军队做驻扎的乃是一处山谷,这样的地形,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,但这样的地势,对于大周来说,也是一件极为凶险的失去过。

    如果让商国的军队知道了,对方只需要占领四周的高地,就能来个瓮中捉鳖,将大周的军队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大周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才对啊?

    疑惑之际,武长风忽然发现了大周军队两翼的不用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两翼的作用,主要是帅营出现了什么情况,两翼都能够迅速支援过来。

    但从大周部署的阵势来看,左右两翼的军队离大营距离较远,而去中军之中,还有一处小山坡,将大营围在其中,如果对方攻占了大营,两翼想要再去援救,首先要做的事情,是攻下这处高坡,有这个时间,对方能够将大周的主将杀上千百回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大周真的没人了吗?派一个这样的将领过来打仗,哪里又不输的道理?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始终觉得,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即使是自己这个局外人,都能一眼看出大营的破绽,更不用究竟杀场,一直对大周虎视眈眈的商国了,他们没有那么笨,自然能够看出这里面的玄机出来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嘴角忽然露出一丝邪笑来。

    “高明!”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自言自语,原本就糊涂的李鑫,此时更加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大总管这是怎么了,他怎么无缘无故的笑起来了?而且,他的笑容看起来,怎么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?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想法,他无从得知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武长风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,他既然面带微笑,说明他已经对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,只要自己按照他的吩咐去做,绝对不会吃什么亏的。

    所以,李鑫并没有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,只是好奇的跟在武长风身后。

    他心中所想的,究竟是什么事情?

    对于李鑫的想法,武长风一无所知,他现在需要做的,是要在整个军营之中,找出名单上的那八个人。

    可是,他毕竟只是一个凌王府的大总管,放在军队之中,自己连一个屁都不是,能够笑脸相迎自己的,恐怕只有那些心存怜悯之心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世上哪里还有这样的人存在了?

    所以,想要快速找到这些人,武长风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!

    硬闯!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对军队的肃杀之气也几位忌惮,他并不担心军营之中,会忽然冒出一个像叶归来那样的高手来,他所担心的,是军营之中的军阵。

    对于军阵,武长风并不是很熟悉,即使在典籍上看到,上面也只是一笔带过,毕竟能够领教军阵之后,还能安然逃脱的人,至少在目前为止还没有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想见识见识军阵的威力,看看传说之中的军阵,究竟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据说,军阵是军营之中特有的阵法,这种阵法,能够将一个人的威力放大出来,如果是五个人,一个人的威力,就相当于是五个人的威力,如果是十个人,则会变成十个人的威力。

    然而,外人地军阵一无所知,不知道军阵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,居然能做到这一步,正是因为如此,才勾起了武长风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正当武长风做好了所有的准备,准备只身前往大营的时候,忽然之间漫山遍野的呐喊之声,让武长风呆了一呆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只见围着大周军营的山头之上,出现了数不清的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,当初大小姐出嫁,几乎半个朝廷的人都去了,而他与黄诚泰潜入商国,更是看见了商国皇子们狩猎的情形,虽然称不上是人山人海,但也极为壮观。

    但此刻,武长风眼前出现的景象,与自己先前所见比起来,就如同大海与孤舟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目光所及的地方,就看见了数不清的人呢,至于山头之后的人,武长风没有放开眼力,也知道后面情形。

    见到这等情况,武长风的心忽然一紧,暗自为大周的主将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如果商国这一次得手,那大周追后的一道防线将会被攻破,只要往后十里,商国便可以长驱直下,直接打到京城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怎么也没有想到,大周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危机的适合,真不知道黄启才是怎么想的,难道不让大周子民知道边关的情形,就能稳住整个大局吗?

    或许,那些寻常老百姓知道了大周的窘境,为了保家卫国之下,兴许有一批人会奋不顾身的抵抗商国的进犯。

    但黄启才的这种做法,让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,一旦商国攻入大周,这些人的第一个想法是保命,绝对不会再想到反抗了。

    这个黄启才,心不是一般的大,为了他那至高无上的地位,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狠狠咬了咬牙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他虽然武功超群,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,面对成千上万的商国军队,他哪里有这等本事,将他们统统杀掉了?

    现在,他只希望,自己刚才的推测是正确的,只有这样,大周或许还有一丝能够反败为胜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犹豫的片刻,山顶之上,一人忽然开口道:“给我杀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呼喝,山头上的众人并没有选择冲下去,而是随手捡起一块石头,朝着周国军营砸下去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上上丢石头,或许只是觉得无聊而已,但一群人丢石头,这样的场面,就让人极为震撼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武长风只觉得整个山头,石块如同下雨一样,朝着山谷倾泻而下,原本被刚才的那一身呐喊,吓得手足无措的周国军队,在毫无防备之下,便被这突如其来的石块取了性命。

    原本寂静的山谷之中,忽然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,这样的惨叫声,让听着无不动容,而那些哭天喊地的呼救之声,更是让人闻之侧目。

    活生生的一场大屠杀,就这样展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的耳力过人,对于声音的敏锐,要比寻常人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原本有些动容的武长风,在听见山谷第三波的呼救之声时,武长风脸色凝重的朝山谷方向望下去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之处,武长风之间一片漆黑的军营之中,一群人所在一团,由几人轮流支撑着盾牌,抵挡着从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块,而时不时的惨叫之声,正好是从那些没有举起盾牌的人口中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场景,武长风彻底放下心来,看来,整个大周,也不全都是笨蛋。

    这一招请君入瓮之计,如果武长风没有休息过天尊诀,恐怕也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而在一旁的李鑫,听见那些撕心裂肺的叫喊声的时候,早就难以自控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,那些哭喊声带给他的震撼,仿佛一个个像他求援的信号。

    作为大周的一员,他不能眼阵阵的看着这些守卫疆土的战士,就这么活生生的被砸死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之中又魏泰那样的败类,但李鑫不会一棍子打死一船人,固执的认为,所有人都会和魏泰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一波接一波的哭喊之声,早就让李鑫热血沸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,自己今天如果不出手的话,自己一辈子都会活在自责当中。

    当下一个箭步,就要冲进最近的山头,武长风眼疾手快之下,已经将他拉住。

    “等等,后面还有好戏瞧呢,急什么?”

    在李鑫眼中,武长风的沙发果决,确实给了他极大的震撼,而且他对恩怨情仇的把控,真的到了如火纯情的地步。

    那些该死之人,他一个也不会放过,但那些应当出手相救的人,他从来都没有袖手旁观过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情形,让李鑫对武长风大失所望,他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是如此铁石心肠之人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同胞被人杀害,他居然能够泰然处之,安之若素一样的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都道了这个时候了,他还向着看戏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他真的想将武长风的心挖出来,看看他的心究竟是不是热的。

    用怨毒的眼神看了武长风一样,随后气愤的说道:“既然你不想出手救他们,就不要阻拦我了,即使我死了,也不会像某些人一样,只会做缩头乌龟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这小子没吃错药吧!自己带他出来的时候,明明给药他吃过药了的啊,怎么,难道是药不对?

    但眼下情形,武长风看得真切,他并不是铁石心肠之人,如果他不知道军营之中的情况,恐怕早就在李鑫前面冲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拦着李鑫,是怕李鑫坏了大事。

    此时的商国军队,已经杀红了眼,听着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,他们只觉得无比的痛快。

    在边关苦守多日,眼见好日子就要到头了,只要今晚将这里的人杀光,那整个周国,都将是商国的天下了。

    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,自己终于可以和就别的亲人重逢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激动之下,甚至已经热泪盈眶了,所以他们扔石头的速度,也越发的快了起来,仿佛山底下的那些帐篷,并不是什么帐篷,而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一样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况,李鑫更加焦急起来,只是他的一只手被武长风牢牢抓住,他用尽了全力之下,也无法将武长风的手松开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山谷那些圆鼓鼓的帐篷,最后变成支离破碎的布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