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0 侠之大者利国利民

    听武长风开口,那魏统领吓了一哆嗦,但想到刚才武长风的举动,他眼珠子转了两圈,便一脸赔笑的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少侠还有什么吩咐,只要我能做的,一定让少侠满意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武长风叫住自己,不过是因为自己欺凌弱小罢了,而对于刚才的举动,自己不过是打碎了一些家什罢了,陪他点银子,这件事便过去了。

    况且,这些银子他们未必带的走。

    从武长风的衣着打扮来看,就知道他不是本地人,而且,这里已经快要被商国占领,武长风不可能长久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但他却不一样,只要等武长风离开之后,自己想要将这家店拆了,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心中虽然担心,但并不如何害怕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还算听话,武长风点了点头问道:“刚才他称呼你为魏统领,不知道将军的名字,可是魏泰?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叫出自己的名字,魏泰脸上顿时一喜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武长风的来历,但知道自己名字,无异于告诉自己,他知道自己的后台,只要又这一点在,自己今天说不定就能将那小娘子办了。

    忙点头道:“正是正是,不知道阁下是……”

    魏泰虽然是骁骑军哨兵营的统领,但他只是一个统领而已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并不知道他这一号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从武长风刚才的出手来看,对方并非等闲之辈,这样一个人找上自己,只能有一种解释。

    自己等的消息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看魏泰一脸欣喜的模样,武长风眉毛挑了挑,看来,这里面还有其他的隐情啊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武长风便说道:“李大人的吩咐,你没忘吧!”

    听见李大人,魏泰脸上神色明显变得肃然起来了。

    朝左右示意了一圈,一众人等转眼只见,便退到了三丈开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魏泰走进武长风身边,小声说道:“打人吩咐的事情,小的怎么敢忘,这次打人派少侠过来,不知道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魏泰一脸兴奋的模样,武长风点了点头道:“事情已经成了,只是当初行事的人太多,李大人有些记不住,还要劳烦魏统领一番,将这些人列出来,到时候好论功行赏!”

    听见论功行赏四个字,魏泰的瞳孔都放大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只是骁骑军的一个哨兵统领,但整日里风里来雨里去的巡视,早就让他觉得厌烦了,他就盼着这一天的到来,好让自己享享清福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写!”

    能够知道自己和李源只见来往的,除了李源派来的人,不会是其他人,心中虽然存着狐疑,不知道李源用了什么办法,居然能够如此快的在商国站稳脚跟,但对于他一个哨兵统领来说,这些事情都太过复杂,他所需要的,只是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事情,他一概不关心。

    所以,在被自己呼喝之下的店家,送来纸笔之后,他很快的写下了一列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些名字,对于武长风来说,都是陌生的,他从来没有经过军营,也无从得知军营之中的事情,所以这些人的来历,武长风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知道一点,这些人,在自己眼中已经是死人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魏泰是故意为之,还是实在想不起来了,越是写到后面,下笔越发的慢了起来,有时候,还不禁朝身后的人忘上一眼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知道,参与这件事情的人绝对不少,但魏泰所知道的,也绝对没有他写的这么多。

    这小子野心倒是不小,一提到论功行赏,竟然胡诌出这么动人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动神色,只是静静站在魏泰身后,等他最后一笔写完的时候,武长风已经从他手中抢过了那张写满了名单的纸条。

    “郭成栋!”

    看见最后几个名字,武长风忽然大声念出了上面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不瞧,这人正是魏泰所领之人中的一个,他也不知道武长风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,但听见名字之后,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见到郭成栋出来,魏泰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吗?自己冒着大险,想给他点好处,没想到,他居然这么老实的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脸尴尬的地武长风笑笑,随后说道:“少侠,当初带信回来的,就是他,如果没有他的消息,咱们也不可能成事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笑,并没有反驳魏泰的话,只是带着些许的疑问说道:“如此说来,他确实应该收到奖赏。”

    言罢,武长风顺手一抄,一只竹筷已经激射而出,那叫郭成栋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筷子已经牢牢钉在了他的脑门之上。

    见到这种情形的魏泰,早就吓得脸色惨白了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会对郭成栋下手。

    李大人明明说过,凡是有功之人,一定会论功行赏的,即使自己胡乱将郭成栋编进去,也不至于取他性命才是啊。

    惊慌之下,还以为武长风是因为恼怒自己胡编乱邹,所以才会要了郭成栋的性命,忙跪倒在地道:“少侠饶命,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功劳,但苦劳总是有的,少侠如此待人,就不怕李大人怪罪下来吗?”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武长风与魏泰是一伙的店家,在看见武长风手起筷落之下,将对方一名兵士杀死时,他心中的担忧这才消去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那样,自己这一家,就真的要家破人亡了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不知道武长风的真实意图,所以只是躲在角落里,看着眼前这一幕幕发生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听见魏泰的话,并没有理会他,而是往上又叫了一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等有人答话,武长风手中的筷子又已经飞了出去,只听一声惨叫,一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如此,李鑫也不禁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大总管这是怎么了?怎么自从去了皇宫以后,他整个让人都像变了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说这样果决的大总管没什么不好,但他还是喜欢自己最初见到的那个武长风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人虽然该死,但他们罪不至死啊,就这样将他们杀了,未免有些太过残忍了。

    但在武长风心里,可没有这么想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这里的这些人,都是魏泰的部下,虽然他们现在没有任何动作,所做的也不过是欺凌一下寻常老百姓而已。

    但如果李源真的在商国站稳脚跟,只要他一声令下之下,这些人很快就会变成逆贼。

    与其等到他们屠杀了大周百姓之后在动手,倒不如想将他们杀了。

    而见到武长风如此,魏泰心里已经开始打起鼓来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当初李源找到自己的时候,可是许诺了自己诸多好处,即使这些都只是空口白话,他也不可能派人过来杀自己的部下啊。

    现在他最疑心的,是武长风究竟是不是李源派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李源确实有一张三寸不烂之舌,想要在商国站稳脚跟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,只是李源毕竟只去了商国半个月,即使他能够在商国站稳脚跟,也不可能这么快派人过来才对。

    正狐疑之际,武长风已经喊出了下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来说,他并不需要这些人的回答,因为只要叫一个人的名字,对方都会有些许的反应,更何况,在这种极为紧张的情况之下,突然叫出对方的名字,这种反应就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手起筷落之下,有一人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魏泰手底下的人并不多,算上他自己,也不过十来人,这一下子,就让武长风结果了三个,而名单之上,自己可是列了七八人在上面,如果继续下去,自己恐怕就要成光杆司令了。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已经低下头去寻找上面的名字,魏泰忙阻拦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少侠如此做,究竟是李大人的意思,还是少侠自己的意思?”

    对于眼前的一切,他看的清清楚楚,武长风这个样子不像是来论功行赏的,倒像是来寻仇的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李大人派来的,那自己刚才所列的名单,会害死很多人,这些人可都是李大人的心腹,如果让李大人知道了,自己这条命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而起,名单之上,还有自己的不少兄弟,这些人都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,一起从鬼门关走过来的人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武长风在自己面前将他们一个一个杀了,他实在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现在对武长风的来意已经产生了怀疑,如果武长风真的不是李源派来的,自己仗着这几个弟兄,说不定还能与武长风斗上一斗,但如果任由武长风如此下去,自己就只有等死的份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糊涂人,更不是傻子,坐以待毙的事情,他是绝对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有可能的情况之下,他自然想要博上一博。

    而听见他这句话之后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是李大人的意思如何,是我的意思又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有些畏惧的魏泰,武长风心中没有半点怜悯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他们想着谋害老凌王的时候,他们怎么没有想过会有今天的下场?在他们准备背叛大周的时候,又有没有想到过背叛的滋味,而在他们欺凌弱小的时候,又有没有想过,如今自己的下场?

    看着逐渐惊觉起来的魏泰,武长风并不担心,这些人即使一起动手,李鑫一个人就足以应付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很想看看,这些人垂死挣扎的时候,究竟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想必,老凌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,他们应该见识过那样的场景吧!

    而听见武长风这句模棱两可的话之后,魏泰也有些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身后的这些人,都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,但他们还不是因为知道跟着自己能够吃香的喝辣的,所以才会选择跟着自己,比起李源来,他们可给不了自己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至于李源,他是再熟悉不过了,如果武长风真的是李源派的人,自己得罪了他,就相当于得罪了李源。

    得罪李源的后果,他可是亲眼见过的。

    为了这些人,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,是不是有些不值得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原本还有些恼怒的魏泰,已经彻底的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之所以会选择相信武长风是李源派来的,主要的原因,是李源与自己碰面的事情,只有自己与李源知道,冲着武长风刚才的那句话,他已经信了十之八九了。

    见魏泰沉默下去,原本安静站在后面的人,顿时慌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魏泰才是自己的护身符,在军中自己无论做了什么事情,只要不是以下犯上的冒犯将军,魏泰都能帮自己解决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面对武长风这样一个疯子,能够救他们的,不过是魏泰的一句话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魏泰选择了退缩,那说明武长风继续念下去,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些被念过名字的人的下场,他们可是亲眼见过的啊。

    一时六神无主之下,不知道是谁先开始跑了,随后,余下的几人,也一窝蜂的朝着四面八方奔去。

    既然魏泰已经给不了他们任何庇护,那他们只能自己谋求生路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事情,武长风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反正,自己今天没有打算让这些人活着离开,他们主动逃跑,倒省的自己一个一个点名了。

    朝李鑫使了个眼色,便见李鑫如同一匹孤狼冲入羊群一样,只是眨眼的功夫,这些人便尽皆实在了李鑫的剑下。

    虽然对武长风的这种做法,李鑫感到不理解,但在他眼中,武长风所做过的事情,还没有那一件是没有根据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既然要这些人死,那这些人必然有要死的理由。

    而见到李鑫出手之后,魏泰终于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刚才武长风出手,他已经见识过武长风的厉害了,而没想到,跟在他身边的李鑫,武功居然也如此了得。

    看来,今天自己想要逃走,是绝对不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中还存着一丝希望,那就是李源不想太多人瓜分他所得到的一切,所以才会让武长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但在见到武长风望向自己的眼神之后,他这一丝希望,最后也化成了绝望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战战兢兢的望着武长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,你不是李大人派来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在一旁的店家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,恶心之下,已经趴在柜台上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武长风的举动,他并不感到害怕,反而还觉得有那么一丝的快感。

    自从魏泰来到镇子之后,他几乎没有一天安宁日子可过,喝酒吃饭不给钱也就罢了,最主要的是,他居然看上了自己的媳妇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就应该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这个能力,但武长风将这件事情做了,他也觉得极为痛快,他只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,不然,自己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魏泰不可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他忽然觉得自己身后有人,回过头来,却见武长风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,而他手中的刀,已经递到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来吧,给你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!”

    看着竖在自己眼前的大刀,店家的心顿时变得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,魏泰刚才推自己的情形,在魏泰眼中,自己哪里是一个人了?而他刚才看自己老婆的眼神,他更是看的仔仔细细,那猥琐的眼神,那嘴角的邪笑,以及那胡乱比划的双手,无论哪一点,都是对他最大的挑衅。

    身为男人,怎么可能容忍另外一个男人,在自己老婆面前如此的肆无忌惮?

    此时的他,真有一股冲动,上去一刀将魏泰砍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实是一个小店的店家,打仗死人的事情他没有少听过,但真正杀人,他却从来没有做过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他竟然有些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看着他侵犯你的老婆,你也无动于衷?”

    丢下刀,武长风便站了起来,甚至连看那店家的想法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大周之所以会被商国虎视眈眈,很大的原因,就是因为大周子民的懦弱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是自己,不用给自己一把刀,自己也要将魏泰活活咬死不可。

    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下手,下场只有一个!

    而能够造成这种结果的过程有很多,无疑,这一种方法,是最能让人解气的。

    听见对方一声声的惨叫,才能将自己心中的不满一点一点的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想教他杀人,他只是想要店家明白,一味的避让,只会让那些嚣张跋扈的小人越来越猖狂,只有奋起抵抗,才能保证自己在乎的人不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但店家的表现,让武长风很失望,大周就是因为有无数个这样的店家,所以才会沦落到今天这一步。

    缓缓站起身来,看了一眼一脸畏惧的魏泰,武长风摇了摇头,便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想要放过魏泰,只是这样一个贪生怕死之辈,还轮不到自己动手,自己已经废了他的双手,又将他的部下全部除去,他这样回去,后果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。

    朝李鑫点了点头,两人便朝着大门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,当武长风左脚刚跨出大门的时候,武长风忽然听见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转过头来,却见那店家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,提着刀便朝着魏泰扑去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一幕,武长风有些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店家还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只听‘咔嚓’一声响,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魏泰,人头已经滚落在地,而见到这样的一幕之后,那店家也大口喘着粗气,无力的将手中的刀丢下,双眼茫然的看着已经没有头颅的尸体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杀人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,这样的勇气,足以耗尽他身上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代价,是值得的,毕竟自己亲手杀了想要对自己老婆不利的人,这让他建立起了一个极为强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即使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,但自己一样有能力保护好自己身边在乎的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扫视一眼四周之后,转头对李鑫说道:“去,将这些人身上的银子都拿来。”

    李鑫二话不说蹿了出去,只是片刻的功夫,便将那些士兵身上的银子给搜了来。

    让武长风意外的是,这些士兵看似寻常,却没有想到都是财主,所有人的银子加起来,足足又百两之多,这些银子,足够他们夫妇找个好地方过日子了。

    将银子放在柜台之上,武长风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这是非之地,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!”

    看着消失在门口的武长风,店家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些死了的人,可都是大周的士兵啊,而刚才,自己亲手杀了一个统领,如果被人发现了,自己可不是锒铛入狱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也顾不得去收拾什么家什,找了个包袱,胡乱收拾了一番,将柜台上的银子放入其中,随后带着妻儿,便直朝京城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有了这笔银子,他可以在京城再找一个地方,重新弄一个比这里好上数倍的茶馆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李鑫这才小声问道:“大总管,咱们这么做,是不是有些残忍了?”

    对于刚才的事情,李鑫还是有些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他虽然走南闯北多年,见过的事情也不少,但这样杀了一队士兵的事情,他还是第一次做,对于这件事的后果,他还没有想好。

    武长风回过头来,看了李鑫片刻之后,这才说道:“咱们今天如果不残忍一些,那些寻常老百姓的下场,只会比他们更惨。”

    李鑫一愣,回头望向茶馆的方向。

    武长风所说的,或许并不全对,但他所说的,也并不是没有半点道理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,留着他们,只会祸害更多的人,而保护那些弱小之人的最好办法,就是将他们杀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李鑫的心,变得坚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之后,他终于知道,武长风所做的一些事情看似没有道理,但他所考虑的,才是一个真正有着侠义之心的人,应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长风对自己所说的大事,恐怕就是这件事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