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6 实力面前的威慑

    武长风选择在这个时间与黄启才摊牌,最主要的原因,并不是因为黄诚泰被贬职了。

    或许这件事情对凌王府的打击很大,但至少凌王的封号没有被撤销掉,只要有这一点存在,就没有人敢打凌王府的主意。

    武长风所担心的,是凌王在朝廷中没有了官位,其他人会潜移默化的排挤凌王府,他本来就已经耗尽心力在凌王府上面,不想再抽出多余的精力去管理这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武长风眼看着整个凌王府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,如果因为凌王的关系,让他们一蹶不振,那壮大凌王府,就只是一句空口白话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想要的,不仅是让他们能够过上好日子,而且还要有足够好的前程。

    这些前程,自然不会凭空出现,总需要人去争取一番的。

    既然黄诚泰做不到这一点,那只有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对于得罪了黄启才这件事,武长风是不怎么担心的。

    在自己绝对的实力面前,黄启才并没有亮出他的底牌来,这种情况,只有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第一,黄启才并没有其他的后盾,他所仰仗的,只不过是皇麟诀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步上古典籍,其中的精妙所在,武长风还没有发现,但他可以确定一点,黄诚泰所能运用的,绝对只是皇麟诀的皮毛而已。

    一旦他皇麟诀的火候与自己旗鼓相当之时,自己就很危险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看黄启才的样子,没有个三年五载,自己是不用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是更加相信第二点,黄启才并不是没有后盾,只是还没有到用出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只是凭借皇麟诀,就能将大多数人的念头打消掉,即使他不敌对方,只要不死守,逃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    毕竟,像陈阳华这样的一等武师,黄诚泰都能过上两招,而得了只的增益之后,更是反败为胜的将陈阳华打伤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点,他怎么舍得轻易动用背后的力量。

    以武长风对黄启才的了解,黄启才背后的这股力量,绝对是石破天惊的,但这股力量,也绝对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不危机道黄启才的性命,自己就不会面对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黄启才如果想要动用这股力量来对付自己,不过是杀鸡用牛刀,大材小用罢了。

    他作为大周的皇帝,绝对不会傻到,为了报复自己,而做到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不过武长风现在的目的已经达到,短时间内他不会在对黄启才下手,有这样一个惧怕自己的皇帝在,自己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,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而洋洋洒洒从皇宫走出来的武长风,却被一个惊慌失措的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你总算是出来了!”

    看着面带哭腔的李鑫,武长风很想一巴掌拍死他,如果没有这场大火,自己的这一次威慑,将会完美的收场,让黄诚泰感到害怕的同时,还不会记恨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场大伙,却让黄启才彻底恨上了自己,从黄启才刚才咬牙切齿的那句话就能看看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凌王府不会再受到任何排挤,说不定这件事传开之后,整个江湖都要对凌王府礼敬三分了。

    朝李鑫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道:“干的不错,回去我替你想王爷请赏!”

    李鑫哪里还想要什么奖赏了,刚才皇宫的情形,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如果武长风刚才那一股强光爆发出来,不仅是整个皇宫的人呢要遭殃,他李鑫也会倒霉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他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一脸惨笑道:“请赏及不必了,不过下一次叫我办事的时候,能不能先说明要干什么,不然,我心里真的没底。”

    擅闯皇宫,在皇宫之内放火,无论是哪一条,都足以让李鑫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早点告诉他的话,或许他就不会跟来了,这样的险,他实在不想冒了。

    “富贵险中求,没有付出,哪里来的回报,放心好了,你这份奖赏,自然不会少了你的,但想要知道事情的全部,你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行!”

    李鑫一愣,却见武长风已经满面春风的朝着凌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自己实力很差吗?要不咱们比一比脚上的功夫?如果不是我跑得快,我自己都要被烧死在里面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心中腹徘一阵,李鑫却是一脸的苦笑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中,自己的轻功却是决定,但与武长风比起来,自己只有满街跑的份。

    实力,是让别人感到害怕,才算得上真正的实力,而只能保全自身的,哪里算什么实力了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李鑫便跟上武长风,朝着凌王府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武长风刚才所表现出来的那股气势,却是让李鑫无话可说,以前他还有与武长风比试一番的想法,现在,这种想法已经彻底没有了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面前,自己这点武功,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,他想要杀了自己,不过是伸伸手指头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崇拜,李鑫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他相信,无论是谁,看见过今天的武长风,一定会有与自己一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选择留下来,是一个极为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与拥有绝对实力的人,只能与他站在同一条船上,即使是素不相识,也是很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你根本不知道,什么时候,自己无意之间的一个举动,就将这个人得罪了。

    而得罪了这样一个人的下场,李鑫真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回到王府之后,武长风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黄诚泰,而是直接去了任云霄那里。

    在黄启才没哟将这件事情传出来之前,武长风不能说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得罪了黄启才,如果火上浇油的让他面子上过不去,他或许真的会不惜一切代价,将自己这个眼中钉除掉。

    不过是皇宫之内的事情,黄启才的一句话,就能让所有人都闭上嘴巴,武长风也相信,为了自己的颜面,黄启才绝对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找到任云霄,是因为派出去的人已经有一天了,即使这些人打听不到许东的下落,至少也应该熟悉了许东的身世,有这些东西,武长风想要找到他,就不是什么难事了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的事情,让李鑫仍然心有余悸,现在的他,才真正将武长风当成了护盾,一个坚不可摧的护盾。

    只要待在武长风身边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自己都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得知武长风要去找任云霄之后,李鑫便死皮赖脸的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,可有什么有用的消息?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询问,任云霄自己知道是关于许东的事情,忙拿过一份封存好的文件,恭敬递到武长风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关于许东的所有消息,大总管请过目!”

    与之前相比,任云霄现在显得恭敬得多,这一点,武长风并不如何诧异,只是点了点头,便拆开那份文件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看的很仔细,没有错过上面的任何一个字,以至于全部看完,李鑫已经哈欠连连了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熬不住了,可以先回去睡上一觉的,如果有什么事情,我答应叫你一声便是!”

    看着双眼有些红肿的李鑫,武长风淡然一笑道。

    虽然李鑫已经恢复过来了,但一天的长跑,所消耗的体力,还是需要一些时日恢复的,他可不想李鑫落下什么病痛,以至于成为自己的累赘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却是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,一副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,随后继续翻看。

    等他将所有的文件看完,武长风只记住了一个词。

    望亭山!

    这些文件上所记载的,大部分都是许东以前做过的事情,无论是大事小事,已经途径的地方,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唯独上面有两次提及望亭山,却没有说明许东去哪里干什么了!

    这一点,让武长风觉得十分可疑。

    望亭山并不在京城,距离京城少说也有三百多里路程,许东身为督军,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军中,即使他闲来无事,也只是在北门关附近徘徊,文件上所记载的清清楚楚,就连他去了几次万花楼,都写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许东没有任何理由,回去东山之地的望亭山,而且,还是连续两次。

    等看完了这些东西,武长风点了点头,便直接朝着王府的藏书楼而去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里武长风并不陌生,而且他曾经说过,自己有时间的时候,一定要多来看看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直忙于王府的事情,并没有如愿而已。

    此次重新来到藏书楼,武长风便不觉得有前几次的神秘了。

    那些爬满墙头的爬山虎,仍然是那样的翠绿,围着藏书楼的小径,也同样的幽静,即使没有人打理,这里也并不显得荒芜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对于看守藏书楼的人,武长风已经不再感到神秘了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的双眼之下,整个藏书楼的情形,如同一副图画一样,清晰的展现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那个悄无声息躲在梧桐树上的人,现在已经换了另外一个地方,在藏书楼的西北角的屋顶上。

    他神情看似淡漠,但一双眼睛,却一直留意这自己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武长风有心要和他开一个玩笑,走到藏书楼前,在门板上轻扣了两下。

    原本还在屋顶的汉子,眨眼的功夫,便道了院门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武长风身形微微一晃,不远万里用出来,只是眨眼的功夫,便翻过了墙头,落入了院中。

    那守门之人神情一呆,发现面前只是站着一个李鑫,有些诧异的朝四周望了一眼,猛然发觉身后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目光之中露出些许的诧异,随后一个闪身,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当他来到院中,看见武长风的时候,却发现,那不过是武长风的影子罢了。

    他习武这么多年,多受师父的教导,虽然没有出府办过事,但武功身法,却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进藏书楼的,还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原本极为平静的他,在被武长风连续躲开了两次之后,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好胜的冲动来。

    身子并没有动弹,眼珠子却已经滴溜溜的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在确定了武长风的大致方位以后,汉子忽然一个闪身,便朝着武长风所在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,却发现眼前模糊不清的人,不过是武长风的影子罢了。

    别人都说事不过三,他连续被武长风戏耍了三次,心里不禁有些恼怒起来。

    如法炮制之下,再一次确定了武长风的方位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不打算留手,所以在确定了武长风的位置之后,他手中不知何时,已经多出了一柄寒气森森的宝剑。

    一股难以察觉的杀机,顿时蔓延了整个院子。

    见到他认真起来,武长风也是微微一愣,好重的杀气,看来他本事并不差啊!

    虽然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已经将自己盖住,但武长风还是决定试试他的身法。

    就在汉子忽然拔剑的一瞬间,一个沉重的声音制止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锋儿住手,你不是他的对手!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武长风脸上也是微微一呆,没有想到,徐前辈也知道院子里的动静了。

    见叫锋儿的人已经收了架势,武长风这才对他点了点头,随后朝着藏书楼喊道:“徐前辈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武长风说完,藏书楼的门已经打开了,一袭灰袍的老者,一脸微笑的从屋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如此短的时间,你居然能有如此成就,早知道,当初我就算是下跪,也要将你收为徒弟了。”

    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习武之人的辛酸,只有习武之人才会懂得,武长风能够有如今的成就,运气可以说有,但不能是全部,即使一本再好的武功秘籍,你有再高的悟性,不肯刻苦用功的去练,最后都是几页废纸而已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武功,到了现在这般境界,说明他在这上面所下的功夫,一定比别人要多。

    听见徐老说话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徐前辈过谦了,与前辈相比,我还差的远了呢!”

    徐复微微一笑,点头道:“你小子武功不但不差,为人也算低调,怪不得连任小子都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呢!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任小子,说的自然是任云霄了,武长风顿时来了兴趣,问道:“听前辈的口气,似乎与任总管的关系不错啊!”

    徐复没想到武长风反应会如此之快,干笑两声道:“都在一个府上这么多年了,又怎么能不认识了?大总管前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