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5 大周皇帝的决定

    等武长风从演武场上出来,已经是夕阳正红之时,或许王府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但就是看着一个不是很完美的王府,逐渐向着好的方向发展,何尝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了?

    只是这种轻松愉快的心情,并没有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凌王才是整个凌王府的关键,如果他不能振作起来,自己做这些努力,也只是白费而已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之后,武长风便直接去了黄诚泰的小院。

    榆木的叶子,已经长成了形,大片的浓荫覆盖下来,正好为凉亭遮蔽了一阵天的日光,凉亭之中不仅不觉得燥热,反而有几分凉飕飕的感觉,炎炎夏日能够有这样一处庇荫的地方,看着都让人心情舒畅了几分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正坐在凉亭之中的黄诚泰,脸上并不怎么高兴。

    自从他从朝堂回来之后,他就是这副样子了,而且,因为枯坐的原因,他眉宇之间更增添了几分愁云。

    武长风放轻脚步走近黄诚泰身边,猛然大叫一声,将原本沉思的黄诚泰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干什么呢,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!”

    黄诚泰从石凳上跳起来的时候,已经破口大骂起来,他现在心情本来就不好,被武长风这么一吓,顿时有些不快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不快,并不是不能消散的,比起他先前的愁容满面来,这样的不快,反而让他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有人将你做成了石象,没想到你还活着啊!”

    对于正处于低谷之中的黄诚泰,武长风真的想不出比这个更好的方法来让他放松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黄诚泰,如同一张紧绷的弦,武长风也不知道,自己能不能解决他心中的困惑,万一自己不能,黄诚泰恐怕会疯掉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之前,他不想与黄诚泰直接谈及他面临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调和之后,黄诚泰倒是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等两人安静下来之后,黄诚泰小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作为凌王府的二公子,他的朋友本来就不多,早些时候,因为去玉山派,因为身份的原因,他只能与宋清华和郭雨霜两人待在一起,而在王府之中,他一直都是凌王府的二公子,别人都拿他当主子看,怎么可能成为自己的朋友?

    如果不是遇见武长风,他道现在为止,恐怕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敢这样与自己开玩笑的人,也只有他武长风一个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的一惊一乍,确实将自己吓了一跳,但黄诚泰不得不承认,这件事之后,自己确实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对于武长风,他心里多少有些愧疚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仅忙着处理王府的事情,闲暇之余,还要想办法逗自己开心,他心里清楚,但因为身份的关系,也只能说出这么一句不轻不重的话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为了避免黄诚泰的尴尬,仿佛没有听见他这句话一般,问道:“怎么样,还是没有找到原因吗?”

    忽然的转折,让原本轻松了片刻的黄诚泰,再一次陷入了沉闷之中。

    对于老凌王的事情,他并不是找不到问题,而是这样的问题,只能依靠朝廷的力量去解决。

    然而,他现在连早朝都不用去了,更不用说借用朝廷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觉得有心无力罢了!”

    看着有些憔悴的黄诚泰,武长风心里是有几分愧疚的,为了让黄诚泰能够独自撑起整个凌王府,自己没有及时的帮他解决眼前的困境,自己这个大总管,当的有些失职了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想不通,就说出来吧,或许,我能帮你想通这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这句话,黄诚泰明显一愣,自从自己知道了这件事之后,武长风一直都回避自己,他知道武长风是一片苦心,想让自己独自处理这件事情,但没有想到,这么快武长风就来问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对于整件事情的经过,黄诚泰已经了解了一个大概,几乎整个兵部的人,都参与了这件事情,想要将他们拉下马,除非将整个大周的将领都换掉。

    对于三军的统帅来说,这件事都是一个不能一时半会解决的问题,更不用他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凌王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黄诚泰还是将自己看过的书信内容,大致说给了武长风听,而说完之后,黄诚泰确实轻松了不少,仿佛一块积压在心里的大石,忽然之间被挪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而听黄诚泰说完之后,武长风的心却变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一个大周的丞相,居然能够调度这么多人出来,如果不是自己在李源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,将他通敌卖国的事情抖出来的话,大周恐怕真的要改姓了。

    但一码归一码,武长风现在索要考虑的,可不是李源的问题,而是整个大周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知道,为什么黄启才在得到这些信件之后,没有全部交给黄诚泰,这件事即使是他,也不敢轻易表露出来的,如果让黄诚泰知道了,他又如何给黄诚泰一个合理的交待了?

    替换所有的将领,是需要时间的,而这些人之中,未必所有人都和李源有一样的想法,或许他们只是贪图那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,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这些细微的动作,并不足以表明,他们有通敌卖国的嫌疑,而对于整个大周军队的影响,也只是微乎其微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这样的影响太多,才会造成最后不一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武长风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将黄诚泰所说的经过已经梳理了一遍,发现一个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商国统帅的位置,老凌王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一般而言,行军布阵讲究的是虚虚实实,而三军统帅的行踪,更是让人摸不清头脑,其目的,就是担心会发生老凌王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如果说只是因为督军的唆使,在没有得到确切的位置之前,老凌王也不可能孤军深入敌后啊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猜想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你不觉得奇怪吗?王爷先前出征的时候,神情是不是有些不对的地方?”

    当初凌王出征的时候,黄诚泰因为郭雨霜的事情,并不在王府,所以对于凌王爷当初的表现,黄诚泰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而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黄诚泰只能一脸好奇的看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记起黄诚泰当时并不在府上之后,武长风只能将当初的情形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父王早就有所预料了?”

    能够牵动整个大周军队的事情,老凌王又是三军的统帅,对于这些事情,他如何不知道了?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缓缓说道:“当时我只是觉得王爷是因为二公子的关系,所以才会一脸失落的样子,但此时回想起来,却觉得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点了点头,随后又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明白,父王既然知道自己已经身处险境,他为什么还要去前线?

    以黄诚泰对老凌王的了解,无非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其一,是因为老凌王对大周的责任。

    责任两个字说起来很轻巧,但真正要做起来的时候,有时候真的是拿自己的性命在担当。

    商国军队大举集结,而整个大周在军队之中最有威信的,只有老凌王而已,如果老凌王不出征,商国恐怕会肆无忌惮的侵犯大周。

    基于这一点,老凌王才决定出征,并不是一剑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个原因,很有可能老凌王只是觉察到了什么,但具体是什么,他并不清楚,所以在出征的时候,才会有这样的表现,等到他发现的时候,恐怕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想了片刻,黄诚泰这才小心的问道:“你是说,这件事情背后,并不是只有李源在其中捣鬼?”

    见黄诚泰终于开窍了,武长风点了点头,但他并不怎么轻松,因为另外一个人,很有可能是当今的圣上。

    而对于黄启才为什么封了黄诚泰的王位之后,又不让他上朝,如果与这件事情联系在一起,就很容易解释了。

    因为王位世袭,册封黄诚泰是很正常的事情,而且,黄诚泰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,这样一个愣头青,他能知道什么了?

    然而,在自己与黄诚泰上朝,揭发了李源的罪行之后,黄启才便发现,如果让黄诚泰掌管兵权,以自己的能力,一定能查出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所以,但担心之下,便保留凌王府的封号,却不让凌王继续上朝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只是武长风的猜想,他并不会跟黄诚泰说。

    说到底,黄诚泰与黄启才是叔侄关系,而自己与黄诚泰,只不过是主仆关系,论起感情来,说不定自己告诉了黄诚泰之后,黄诚泰反而会对自己的话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倒不如将这件事放在心里,等到证据确凿的时候,自己再告诉黄诚泰也不迟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缓缓说道:“既然咱们不能冲朝廷下手,就只能一步一步的来了,李源的书信,都是写给谁的?”

    既然无法掌握有理的证据,那自己就想办法找证据,虽然不能堂而皇之的去质问那些人,但想点办法请他们过来喝两杯茶,武长风总能办到的。

    而这其中的关键,还是当时的督军许东。

    身为督军,许东知道的事情,应该远比凌王要多,但他哪里究竟有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,也只要找到他之后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等黄诚泰一口气说完了他记住的名字之后,武长风点了点头,便走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他首先去了程思琴哪里,对于李鑫的去留,所有的签条都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毫无疑问,李鑫以绝大多数的赞成签,赢得了大多数人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将所有的签条都张贴出去,以免有些人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毕竟,李鑫不是全票通过,总要让那些不赞同的人看见结果,他们才会老实的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没有心思去和他们周旋,便直接将结果贴出来。

    而后,武长风直接找到了任云霄。

    老实说,他对任云霄也不怎么放心,毕竟上一次的事情,让武长风起了疑心,而白华的刺杀,更是让武长风觉得任云霄可能与李源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重要了,现在李源已经逃到夏国,任云霄只能老老实实的留在王府了。

    既然想要找到许东,自然是要知道他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在告诉了任云霄自己的来意之后,任云霄很快便去处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对于王府武师的分配,任云霄还是极为在行的,只是片刻的功夫,武长风便看见两队人接连离开了王府。

    接下来,武长风只需要等结果就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,武长风并不是能够闲着的人,看着众人出府之后,武长风便一袭黑衣加身,叫上李鑫之后,直奔京城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脚上功夫都不差,借着夜色,悄无声息的潜入了京城之中。

    刚开始李鑫还觉得奇怪,大晚上的,武长风一句话不说的叫自己出来,而且还是朝京城的方向而去,难道是他觉得亏待了自己,想要好好招待自己一番?

    但等到两人到了皇宫附近之后,他轻慢的心思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鑫虽然自觉自己轻功天下无双,但他还没有自信到,能够去闯皇宫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似乎没有给他犹豫的机会,也不知道武长风是怎么知道前面有没有人的,李鑫只觉得自己跟在武长风身后,轻车熟路的便进入了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,他此刻的心情并不轻松,这里可是皇宫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地方,一旦被人发现,很有可能被当成刺客当场处死。

    李鑫不知道武长风为什么要来皇宫,也不不知道他带自己来干什么,他现在只是担心,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早知道有可能掉脑袋,自己就不会死皮赖脸的跟着他了。

    天作孽尤可活,自作孽,不能饶啊!

    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他也不能说出来,只是小心翼翼的跟在武长风身后,唯恐被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等稀里糊涂的转了几个弯之后,武长风忽然停下来,小声说道:“你就在这里等,如果听见我高喊一声,你点燃了旁边的稻草就直接跑!”

    放火?

    李鑫心里只冒出了这两个字来,对于武长风给自己的任务,他有些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武长风什么时候,喜欢做杀人放火的事情了?而且,还要自己放完火就跑。

    自己在他面前,一直都表现不错啊,即使要自己动手,也绝对不会安排这样的事情给自己做啊,比如说偷东西,才是自己的强项啊。

    不等李鑫问出心中的疑问,一个响亮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又何必躲躲藏藏的!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声音,李鑫吓得一哆嗦,自己可是很小心了,对方是怎么发现自己的?

    而听见这句话之后,皇宫之中的所有人都警觉起来,不少人拿着火把,围着皇宫开始抽查起来。

    不用很久的时间,两人的踪迹定然会暴露无疑。

    见李鑫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了,武长风拍了拍他的肩头,微笑道:“待在这里,按我的吩咐做。”

    不等李鑫回答,武长风便轻身而出,直朝着喊声之处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来到了太和殿屋顶之上。

    而在屋顶之上,黄启才早就等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忍不住过来了!”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之后,黄启才阴鸷的目光,仿佛要将武长风杀掉一般。

    “本来打算晚一点来的,只是你动作太快了而已!”

    武长风毫不示弱,一脸平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在见到黄启才的第一眼起,他对这个皇帝就没有任何的好感,只是因为黄诚泰的关系,他才没有表现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同了,黄诚泰想要掌控骁骑军的兵权,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,与其做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,倒不如先发制人,给黄启才来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“现在来,也改变不了什么了,我给过你机会,只是你不知道珍惜而已。”

    黄启才似乎没有动手的意思,而四处搜寻的将士,也已经知道了两人的方位,一时之间,整个太和殿周围,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下万人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对于眼前的一切,似乎没有看见一般,仍旧一脸平和的说道:“不是所有的机会,都只得把握的,这些事不提也罢,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回答,已经将黄启才的嘴堵上了,对于这样的人,武长风是不屑为伍的,所以对黄启才的示好,他一点也不领情。

    “正事?我和你之间,还有什么正事?”

    黄启才的话,让武长风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敢做不敢当,果然是个小人!”

    听见小人两个字,黄启才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但他并没有说话,只是怒目看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功高盖主四个字,才是你真正担心的吧!既然你害怕了,收了他的军印就是了,又何必要害他的性命?”

    武长风思前想后,最后得出的结论,也只有这一个,如果不是因为黄启才从中作梗,李源又怎么能够如此顺利的将老凌王除掉?

    而且,整件事看起来是李源所为,但真正的幕后之人,应该是黄启才无疑,李源,只不过是他的替死鬼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来打抱不平呢,还是想要讨回公道?”

    黄启才并不接武长风的话,这让武长风更加证实了这一点,跟着一个毫无胸襟的皇帝,能力反而是一个要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来确定一件事情,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情!”

    黄启才眉头微微一皱,一脸好奇的看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确定什么事情,又告诉我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敢站在这里与武长风碰面,是因为他又绝对的信心能够拿下武长风,而武长风的话,勾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,所以在没有弄明白之前,他还不想将武长风杀了。

    “确定你是一个心胸狭隘之人,事实果然如此,我要告诉你的,是凌王府你休想动它半分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武长风便将天尊诀运转起来,一时之间,如山如海的气势,瞬间向四周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股极为强悍的气势,直接将围着太和殿众人手中的火把给吹熄了,而那些站的较近的人,更是觉得胸口一阵烦闷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的功夫,这些人便齐齐从太和殿四周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临阵脱逃,极有可能掉脑袋,但这样,也总比现在就死在武长风手里要强吧!

    而且,看对方的架势,自己即使站在哪里,也帮不上任何的忙,与其如此,倒不如明智的退出来。

    而感受到武长风这股凶悍的其实之后,黄启才背后忽然出现了六个身影!

    这六人有意无意之间,将黄诚泰围在了正中心,尽是一脸惊讶的望着武长风,看向武长风的眼神,如同开怪物一样。

    黄启才也同样的感觉惊讶,他的武功竟然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?这么说,当初他相助自己,只是演给自己看的一场戏?

    眉头几乎拧成一团的黄启才,一脸不敢相信的问武长风道:“你的武功,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了?”

    对于黄启才来说,他最大的依仗,就是在武长风出手之后,他确定了武长风的实力。

    而他敢出来与武长风见面,也是因为这一点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的是,武长风就让将实力隐藏得如此之好,就连自己也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圣上想要留住我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这句话,黄启才的眼睛明显瞪大了几分,他虽然每天都会修炼皇麟诀,但其进益甚是缓慢,到目前为止,不过只练成了两层而已。

    比起武长风的天尊诀来,无论是从气势上,还是威力而言,他现在都不是武长风的对手。

    微微愣了片刻之后,黄启才这才一挥手,示意六人退下。

    到了武长风这个实力,即使自己与六人联手,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,而且这里是皇宫,如果真动起手来,即使拿下了武长风,整个皇宫恐怕都不会存在了。

    见六人退下之后,武长风这才收了架势,然而就在这眨眼的功夫,武长风只觉得一股无声无息的力道,已经将自己包围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身为一国之君的黄启才,居然是一个如此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惊怒之下,武长风将天尊诀催动到了极致,脑海虚空之中,雄鹰振翅一挥,一股如同江河一般的力道瞬间灌满了武长风的全身。

    随后,武长风又运转起藏佛砚之中得来的秘籍,那一方黑色的砚台,徐徐开始转动起来,原本已经如同水流一般的劲力,在砚台的作用之下,变得更加凝实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股滔天的气势,瞬间从武长风身上爆发出来,那灿烂的光芒,如同流星一般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而束缚在武长风身上的那股力道,瞬间便被瓦解,随后,黄启才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,脚跟不稳之下,差点摔下屋顶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试试,那就让你见识见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武长风双脚猛然用力,如鱼鳞一般的琉璃瓦,如何承受的住武长风这一击了,只听咔嚓一声脆响,刚刚修建起来的太和殿屋顶,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。

    武长风顺势而下,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大殿之中,随后,武长风收敛起身上的劲力,大喝一声道:“出!”

    原本已经退到太和殿之外的众人,只觉自己的耳朵都快聋掉了,受不住这股极大的冲击,已经惊慌失措的丢下了手中的兵刃,纷纷将自己的耳朵捂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的这一声喊,如同一把无形的尖刀一样,即使他们捂住了耳朵,但没有丝毫的用处。

    有些武功修为差的,此时耳洞之中已经渗出血来,更有些离得近的,已经倒地昏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站在屋顶之上的黄启才等人,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们武功虽然不差,但离武长风最近,其中又两个人受不了这一声喊,直接被武长风的这一声叫喊给震晕,从屋顶上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启才反应也不慢,在这一声喊刚刚出来的时候,已经将皇麟诀运转到了极致,整个气势蔓延而下,已经将皇宫大部分地方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武长风这一声喊的威势,但他却清楚的知道,但凡是没有武功的人,只要听到这个声音,就会被震碎心神,即使不死,以后也只是一个痴傻之人了。

    后宫之中的那些嫔妃与皇子,可都不会武功啊,被武长风这么一弄,自己岂不是要断子绝孙了?

    虽然明知不是武长风的对手,但他还是极力的去减少武长风所能带来的伤害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放出的威势,并没有因为被黄启才阻止而停止,原本散发在武长风周围那些柔和的光晕,此时已经变成了一道极为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黄启才看得真切,只要这一股强光爆发出来,别说是整个太和殿了,就连整个皇宫,恐怕都会成为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在绝对强悍的实力面前,黄启才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武长风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屋顶的黄启才,微微一笑道:“现在知道怕了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直接让黄启才的连憋的通红。

    作为大周的皇帝,这万里的江山上的一切,都是他的,在自己的地盘上,他怎么会怕了?

    然而,在武长风这股可以毁天灭地的实力面前,他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尴尬一笑道:“咱们有话好好说,你又何必动怒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前来的目的,只是为了让黄启才有所忌惮,现在他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,完全没有必要毁掉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大敌当前之际,他现在还不能将黄启才杀了,毁掉这里,黄启才任然会再建立起一个皇宫来,如此做法,只不过是劳民伤财罢了!

    收了气势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咱们已经没有什么话可说了,你只要记住我今天的话,我保证不会让你难堪!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武长风便缓缓朝着宫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忽然一道火光,让武长风停下来脚步。

    我去,这小子还真放啊!

    刚才的那一声喊,并不是武长风提醒李鑫的暗号,他原本以为,黄启才不管怎么样,都能和自己斗上几个回合,他担心的并不是黄启才,而是他身边的六个人。

    然而,在自己出手之后,他才发现,自己的这些担心都是多余,别说是黄启才和这六个人了,就算是六个黄启才,自己也不将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此时自己已经占据了主动的优势,完全没有必要让李鑫放火了。

    但刚才的声音,不仅算得上是高喝,而且已经完全超过了高呼的范围,这样的声音,别说是李鑫了,就连京城之外的人恐怕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李鑫听了自己的话,自然会点火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所选的位置,又是皇宫的后厨,里面不仅堆放了柴草,更有燃油,一旦被点燃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不是武长风需要担心的,只有让黄启才真正感到害怕,他才不会去打凌王的注意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看见已经面如土色的黄启才,武长风回头说道:“圣上,再不救火,整个皇宫恐怕就没了!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这句话,黄启才这才反应过来,高喝一声道:“救火!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喊,与武长风的如出一辙,只不过他喊出来的,并不是杀人的厉声,而是救人的柔声。

    听见黄启才的声音之后,那些原本痛苦不堪的将士,这才反应过来,望着已经燃起来的大伙,众人纷纷朝着后厨奔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皇宫都陷入了混乱之中,这一场大火,用了足足三个小时的时间才扑灭。

    望着已经消失不见的武长风,黄启才狠狠的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武长风,我有生之年,定然让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对于黄启才的这句话,武长风是听见了的。

    从太和殿出来之后,他并没有选择离开,既然来了皇宫一趟,总不能就这么离开了。

    自己毁了他的太和殿和后厨,总要送点东西给他。

    来到后花园的武长风,并没有去理会那些惊慌失措的妃嫔,而是直接找到来一个他早就选中了的方位。

    运转天尊诀之下,一根粗大的石柱,缓缓立了起来,正因为武长风运转天尊诀的关系,所以他才听见了黄启才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见棺材不落泪,我看你是要抱憾终身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心里默念着,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听。

    很快,一根粗细中等的石柱,便出现在皇宫的后花园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