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武长风忙完了一切,已经是日上中天之时,当他来到前院的时候,正好看见了一脸沮丧的黄诚泰。

    见到他如此,武长风有些不解,按理说,二公子已经将李源拉下马,黄启才应该重用他才是啊,即使给不了骁骑军的大印,至少也不会给他脸色看啊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现在看见的黄诚泰,就是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处理李鑫的事情的武长风,此时不得不先询问一番。

    “凌王,又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黄诚泰一脸无精打采的模样,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就是因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所以我才觉得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随后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黄诚泰来说,确实如他所说的一般,虽然这件事是自己在朝堂之上说出来的,但自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这件事的功劳不给自己,至少要给黄诚泰吧。

    “凌王也不用气馁,来日方长,咱们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跟着黄诚泰,武长风学会的,就是怎么安慰人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自从跟着黄诚泰以后,他总是会遇上一些烦心的事情,以至于自己不停的安慰,现在自己都快成为这方面的大师了。

    黄诚泰抬头看了武长风一眼,随后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些害死我父亲的人,我一刻也不想让他们多活!”

    看着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的黄诚泰,武长风也有些动容了。

    他何曾不是这样想过,让那些害死自己父亲的人,早一点下地狱去,只是过了十年的时间,对方还活得好好的,自己却连对方还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黄诚泰此时的心情,武长风极为了解。

    “凌王有什么发现,咱们商量一下,或许能有新的发现。”

    然而,黄诚泰无奈摇了摇头道:“迟了,从今天起,我不用去上朝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,自己脑袋嗡的一下,这个消息,实在是太过出乎意料了。

    过河拆桥的事情,黄启才也敢做?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,黄启才究竟是怎么想的,即使李源的事情不给黄诚泰重赏,至少也不会贬他的职位啊,但从黄诚泰现在的表现来看,这件事恐怕已经成了事实!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和黄诚泰开玩笑了,他对黄诚泰突然的变故,感到极为的震撼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白眼狼黄启才,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自己就不救他了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只想以最短的时间,问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黄诚泰一直自己的小院,示意武长风与他道小院中聊。

    约莫一盏茶的功夫,武长风已经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大概。

    对于李源谋反一事,虽然是自己所为,但自己是自己,凌王是凌王,正因为自己的关系,所以更加显得黄诚泰无用,这样一个人,黄启才自然不想重用。

    而且与了李源的先例,他现在用人也十分谨慎,即使过去了半个月,朝廷丞相的职位,都还一直空着。

    武长风默然看着黄诚泰,拍了拍黄诚泰的肩膀说道:“不用灰心,此路不同还有彼路。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的安慰,黄诚泰脸上明显露出勉强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能够拿到骁骑军的兵符,不仅仅能够很顺利的找出老凌王出事的真想,而且对于以后来说,也是凌王府的一个依仗。

    现在却因为自己的无能,无法得到骁骑军的大印,即使有武长风安慰他,他又如何高兴的起来了?

    只是轻轻嗯了一声,便垂头丧气的会小院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看得出来,黄诚泰现在的心情并不怎么好,即使自己去劝他,效果也并不好,不如趁着他缓解心情的时间,自己先将李鑫的事情处理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之前,武长风叫来了唐万能。

    虽然说唐万能与罗无双两人,都是与自己一同进入王府的,但两人给自己的感觉,武长风还是觉得唐万能更加可靠一些。

    万一凌王出现了什么情况,罗无双为了前程,说不定会自作主张的做出一些事情来。

    但以唐万能的性子,就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第一反应是通知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黄诚泰现在的情况,不是很乐观,他只能选择最为保险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等做完了着一些,武长风便直接去了前院大厅,王府所有的领队总管,早就在哪里等着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后便开始继续讨论昨天说过的提议,经过一上午的时间,所有人最终同意了这一项提议。

    这项提议的出现,不仅对王府的其他人有好处,他们身为领队总管,也是受益人之一,能够争取到更多的福利,他们自然也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等这件事结束之后,武长风便正是的将李鑫的问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于昨天的事情,各位想必都知道了,李鑫在王府有危难的时候,确实做了一件极为愚蠢的事情,但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的,即使是咱们,也或多或少的犯过一些错误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停顿了片刻,见众人并没有多少反感,这才继续说道:“然而昨天的事情,想必给各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只是我随意的一句话,他便围着王府转了十一圈。三千多公里的路程,他一天就跑完了,这一点,在座的各位包括我在内,恐怕都不可能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王府现在算是稳定下来了,但对于人才的需求,却还是远远不够,对于李鑫这样的人,咱们应当抱以一颗宽容的心,但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,是否让李鑫继续留下来,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龙已经站起身来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李鑫必须留下来!”

    昨天,他是亲眼看见李鑫跑完全程的人之一,而最后的一圈,他一直陪着李鑫的身旁。

    刘龙本来想要在武长风看不见的地方扶他走上一段,但都被李鑫拒绝了,而且李鑫软弱无力的话,此时还在他二胖回响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大总管交待的事情,我爬也要将这段路爬完!”

    看一个人其实不需要太多的时间,往往一句寻常的话,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性子。

    李鑫的这句话,毫无疑问证明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或许在整个凌王府面前,李鑫并没有这种想法,但在武长风面前,他却能够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刘龙相信,李鑫对于整个王府的忠诚,并不会比其他人差。

    而想到李鑫昨天默默忍受痛苦走完最后一程的时候,他原本干涩的眼睛,竟然有些湿润了。

    444 热闹非凡的演武场

    这样一个有恒心有毅力的人,理应留在王府之中。

    坐在大厅之中的人,大部分都知道李鑫的事情,只是他们并没有看见李鑫走完全程,但他们对于李鑫带给自己的感动,一点也不必刘龙少,只是刘龙有些激动,站了起来,其他人只是坐着没有开口而已。

    见到众人一脸坚定的目光,武长风似乎看见了一群同仇敌忾的士兵一样,这一次的目的,是让李鑫留下来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武长风继续说道:“还是那句话,李鑫能不能留下来,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,劳烦各位回去通知自己手底下的人,让他们写一张是否同意李鑫留下来的签条过来,到时候咱们根据签条的多少,再来决定李鑫的去留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见这句话之后,点了点头,便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之后,武长风便将李鑫的事情交给了程思琴去处理。

    接下来只是看签条的结果,不需要他亲自处理这件事情了,至于李鑫能不能留下来,就看他昨天能够让多少人动容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武长风并没有急着去二公子的小院,而是折转去了李鑫的小院。

    昨天将他折腾了一整天,自己不上门看一下,实在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而昨天一整天的运动,恐怕李鑫现在双腿酸痛的都下不来床了。

    然而,当武长风走进李鑫的院子时,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的,并没有人在里面。

    打听了一番之后,才得知李鑫正在演武场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,让武长风有些惊讶,看来,李鑫已经有些认同王府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武长风缓步演武场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六月的光景,正是酷暑的时候,拐过转角,武长风却发现,演武场上的人并不少。

    这些人或拿兵刃,或用拳脚,但相同的是,这些人都光着棒子,皮肤已经被晒成了古铜色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肌肉高高隆起的武师,武长风心里又是一阵宽慰,只要他们保证这股势头,他们以后的成就,也一定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刻意的去寻找,便找到了里面唯一一个没有光着膀子的李鑫,走到近前,便发现他身上的那件长衫,早就就汗水湿透了。

    而与他过招的,正是王才银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一向不可一世的王才银,居然能出现在演武场上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说话,只是在一旁着看两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只是在比划拳脚,并没有较量轻功上的造诣。

    其实武长风觉得,这两个人没有什么必要再去练其他的武功了,既然他们有着过人的轻功,直接将轻功练到最上乘,岂不是更好?

    然而,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发现了两人的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两个人与其说是在比划拳脚,到不如说是在较量气息。

    每一次,两人交手之后并没有急着分开,而是比过劲力之后,这才退开,如果只是比这些,两人大可以找一个清凉的地方,坐下来扳手腕就行了,但两个人的出手,又不只是比较力量,这里面,还包括着速度。

    因为每一次,两人分开的时候,都是眨眼的功夫,便换了另外一只手或者脚,速度稍微慢一点,就极有可能被对方打中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如此,武长风这才点了点头,自己还是将两个人想得简单了,他们所练习的,就是自己最厉害的地方。

    武长风静静的站在一旁,等两人如同放慢动作一样的交手了十几招,这才高喝一声道:“这个速度可以了,你们比一下脚下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说话,那些原本就发现武长风的人还不觉得有什么,但对于那些专心练习的人来说,无疑是一种极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刚才大总管有没有再看自己?自己又有那些破绽?

    武长风的武功,他们可是见识过的,虽然没有和任总管比拼过,但他的武功绝对在自己之上,如果能够让他指点自己几招,说不定自己有一个很大的改变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所以,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原本分散在场上的众人,都朝武长风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这些人对自己居然如此的热情,看来武功的高低,真的能够决定一个人的地位。

    但演武场上的人并不在少数,他不能一一的打招呼,只是朝这些人点头微笑致意,随后便听李鑫说道:“比起大总管来,咱们这个速度可不行,脚下的功夫咱们早就比过了,觉得没什么意思才来练拳脚的,大总管确定要咱们比一场?”

    听见李鑫这句话,王才银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“脚下的功夫有什么好比的,咱们还是练拳脚的好。”

    很难得的,武长风看见王才银难为情的样子,看来,他不是李鑫的对手啊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王领队这是要弃脚下的功夫,去练拳脚不成?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明白了王才银刚才那句话,众人的热情,并没有因为演武场上的炎热而消减,一起起哄道:“比一场!”

    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,引得其他不知情的人纷纷侧目,那些胆子小的,还以为又有人来王府找事情了!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氛围,武长风觉得很好,比不比已经不重要,输赢也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他们能够如此亲近,就足够了!

    整个下午,武长风都待在演武场上,李鑫并没有因为昨天的长跑,而影响自己的身体,反而因为昨天的事情,他与王府其他人的关系融洽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见识了两人比拼了两场之后,武长风便不再继续为难王才银了,脚上功夫,王才银真不是李鑫的对手。

    趁着两人休息的间隙,武长风也时不时的与其他人过上几招,见到其他人的缺点之后,武长风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建议,不少人都觉得极为受用,对武长风的感觉,也更加亲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人心换人心,看来这句话并没有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