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3 不经意间的话语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站在黄诚泰身后,对于黄诚泰而已,现在任何解释都显得有些多余。

    既然他已经感觉到了王府的不同,说明他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话,黄诚泰并不是傻子,他也知道现在的王府比以前的王府更像一个家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这种感觉存在,他对李鑫的要求,就不会再那么严苛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的看着沉睡的王府,都没有说话,表面上看起来,凌王府并没有改变什么,但两人清楚的知道,明天的凌王府,一定会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黄诚泰这才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如果真是他引起来的,倒不是不能考虑让他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听见黄诚泰这句话,武长风的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,黄诚泰对于李鑫先前的叛变,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要的,是能够将李鑫留下来,但现在听黄诚泰的口气,虽然李鑫改变了王府的韵味,但他并不是很想将李鑫留下来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,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想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从始至终,武长风就将自己当成一个局外人,目的就是让黄诚泰觉得,自己并不是来向他求情的。

    而这种感觉,给予黄诚泰的,却是两种相对的感觉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所作所为,已经很明显的表明了他心中的想法,但他一直不说,却将这个难题抛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黄诚泰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了!

    回过头来,静静看了武长风片刻,这才一脸沉闷的说道:“按理说,他能影响整个王府的氛围,确实值得将他留下来,但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黄诚泰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既然想要保住李鑫,自然不愿意听见自己对李鑫说三道四的,与其与武长风的关系闹僵,倒不如让他自己去想这件事情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所担心的,我自然知道,如果二公子觉得合适的话,明天一早我就召集所有人,询问他们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不敢肯定,王府所有人都会支持李鑫留下来,但他从今天众人的表现可以肯定,支持李鑫留下来的,绝对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只要大多数的人支持李鑫,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而早就被老凌王的事情搅得心神不宁的黄诚泰,在听见武长风这个建议之后,只能选择点头。

    他不想过多的干涉武长风所做的决定,以免让武长风在众人面前落下面子,更重要的原因,是自己改变了武长风的行事作风,那整个凌王府的人,对于武长风的决定都会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日子久了,这些人便不会再相信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虽然黄诚泰明知道武长风这样做,一定有把握将李鑫留下来,但对于王府的情况,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只要能为王府做出贡献的人,都值得将他留下来。

    一次的过错,黄诚泰还是能够原谅的。

    见到黄诚泰点头之后,武长风只是微笑点了点头,便朝着小院外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举动,让黄诚泰着实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本来他因为老凌王的事情,所以才先开的口,现在倒好,武长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,拍拍屁股就走人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心中的疑问,还憋在心里,自己这不是吃力不讨好是什么了?

    “我还有话要跟你说,你等一下!”

    既然自己已经开口了,就不怕武长风笑话自己,反正今天如果不能从他身上捞点好处,黄诚泰恐怕要失眠一晚上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黄诚泰继续说下去,武长风已经转过身来,微微一笑道:“二公子的事情,需要二公子自己去解决,实在想不出办法的时候,再来找我吧!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武长风便扬长而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黄诚泰的请求,武长风并不是不想帮助他,只是他才是凌王府的凌王啊,不能遇上点什么事情,就来找自己吧。

    自己即使没有什么野心,但别人未必不会在自己背后说闲话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们说自己倒没有什么,让凌王的名声被毁,黄诚泰以后在朝廷上的地位,恐怕就留很艰难了。

    看着离去的武长风,黄诚泰本想再说些什么,但他只是望着偌大的王府,以及消失在小院门口的武长风的背影,良久,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武长风所说的道理,他自然知道,王府历经了这么多次的危机,都是依靠武长风来度过的,在他内心深处,早就将武长风当成了最大的依仗。

    一如,在世的老凌王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,正如武长风所说,自己的事情,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去解决。

    自己才是凌王府的凌王,不能遇上点什么事情,就请教武长风吧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深吸了两口气,黄诚泰这才转身,继续去想今天所看见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出了黄诚泰的小院,武长风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小岛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月明星稀之时,偶尔还有几声鸡鸣。

    又是鸡叫头遍的时候了!

    上了小岛,武长风只觉得这里冷清了不少。

    自从上一次让医仙去了炼丹房,自己就很少回到小岛之上了,只留下碧秋碧水两个人,他心里到有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武长风最终还是没有叫醒熟睡之中的二人,自己摸索着退开房门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武长风只觉得一股悲凉的意味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的地方,哪里算得上是一个家了?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思去想这些,因为他实在太困了,现在只要有个地方能够让自己睡觉,他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随意清洗了一番,武长风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这一觉,武长风直到日上三竿才起来。

    而真开眼的第一眼,看见的却是碧秋碧水两人一脸委屈的站在自己床边。

    以往看见自己醒来之后,两人不是匆忙给自己更衣,就是急着去给自己打水洗脸,这一次两人的平静,倒是让武长风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难道有人欺负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武长风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他的贴身侍女自然没有人敢给脸色瞧,而且两人一直都待在小岛之上,很少与外面的人接触,这样一来,又怎么会有人欺负他们呢?

    然而,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碧秋碧水两人噗通一声,便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两人如此,武长风吓了一跳,自己既没有打他们又没有骂他们的,他们怎么给自己跪下来了?

    心中虽然各种疑惑,但武长风还是决定先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说。

    当下从床上下来,将二人扶起来道:“怎么了,到底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的焦急之色,碧秋碧水对视了一眼,然后忽然痛哭流涕的又跪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千万不要不要咱们了,咱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大总管尽管说出来就是了,咱们以后一定改。”

    碧秋一脸的委屈,哭诉着说道。

    而跪在一旁的碧水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既然不想咱们给你宽衣,咱们以后就不给大总管宽衣了,但大总管千万不要将咱们赶出去,我们很能吃苦的。”

    见到二人泣不成声的样子,武长风只觉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劝解两个人,而且从他们两个人的话语之中,他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先将二人扶起来,随后关切的问道:“谁说我不要你们了,你们不是做的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小岛说大也不大,说小也不小,而自己想清净,所以岛上只留了碧秋碧水两个人,他们两个人将这么大的小岛打理得井井有条,足以看出他们平日忙碌的情形。

    这样的两个人,自己又怎么舍得将他们赶走了?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这句话,两人一脸紧张的神色,终于放松了不少,但只是片刻的功夫,两人眉宇之间又充满了愁云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你真的没有这么想过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不过看他们现在的样子,必须要自己证实一番才行,重重的点了点头,以为这样两人就能放心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只听两人一脸委屈的说道:“既然大总管不是不要咱们了,那怎么回来了,也不通知我们一声?”

    到现在,武长风才真正明白过来,原来他们两个以为自己不要他们,是因为这件事情啊!

    武长风这么做,只是单纯的不想麻烦两个人而已,毕竟自己只是想好好睡一觉而已,并没有其他的什么需要,与其叫醒二人,让二人忙碌一番,倒不如自己处理好一切事情。

    他也是从低等级的技师做起的啊,伺候人的事情他也做过,又怎么可能照顾不好自己了?

    “你们想多了,我只是看天色太晚,不想打扰你们睡觉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碧秋碧水两个人又一脸的不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说没有不要咱们,大总管分明就是觉得有没有咱们都是一样!我们能待在这里,就是能够伺候大总管啊,如果这件事都做不到,那我们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仿佛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般,怔怔的看着二人,细细品味着两个人刚才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是啊,他们待在小岛之上的目的,就是为了能够照顾自己,如果这件事情都不用他们做了,那自己还留着他们干什么了?

    同样的,自己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理应替凌王分忧解难才是,不管自己以后会不会继续待在凌王府,但至少,自己现在是凌王府的大总管。

    自己所考虑的问题,确实是为了自己的长远考虑,但因为以后,却将自己现下的事情丢到,这样做,岂不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吗?

    而见到武长风出神,两人还以为他真的有这样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一脸哀求道:“我姐妹二人因为二公子的缘故,才得意苟延残喘至今,又得二公子的照顾,我们才能过上正常人的日子,大总管如果不要咱们了,二公子可如何看待咱们啊,求大总管了,不要赶我们走了!”

    蓦然听见这些话,武长风又是一呆,看自己这件事情办的,又将眼前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忙搀扶起二人,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好啦,我不会赶你们走的,你们看看,你们将这个小岛收拾得这么好,我怎么舍得让你们走了,即使以后你们嫁人了,这里依然由你们两个打理!”

    这句话,说的两人俏脸微红,而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,这一刻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就知道取笑咱们,像咱们这样的人,还有谁能够看得上咱们了?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武长风发现两人脸上微不可查的自卑,这一种神色,武长风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在书院的时候,何曾不是他们这种想法?

    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背景,又没有帮衬的人,又有谁瞧得起自己了?

    然而,对于碧秋碧水来说,他们的年轻貌美,就是最大的资本,更重要的是,两人的体贴入微,更是不少人难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两点,他们又何愁没有人愿意娶他们了?

    见两人神色轻松了不少,武长风这才微笑道:“胡说,这样如花似玉的没人,我都想娶回家了,你们又何必如此自卑,觉得自己比不上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刚说出口,武长风就觉得玩笑开得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看见,两人望向自己的眼神,已经变得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,让人有一种忍不住的冲动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真的想要娶两个人的意思,说这样的话,只是为了安危两人而已,没有想到,自己倒是弄巧成拙了。

    而见到武长风看过来的眼神之后,两人脸上露出一抹羞涩来,难以言喻的尴尬之下,碧秋手忙脚乱的转过身去,便说要给武长风打水洗脸。

    而反应稍微慢了一点的碧水,则愣了两秒钟,随后也是一溜烟的跑了出去,说是给自己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看着二人娇羞的模样,武长风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难道,他们就不留下一个人来,给自己梳理一番?

    无奈摇了摇头,武长风便自己来到梳妆台前,开始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碧秋碧水两人这才推搡着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如此,武长风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将先前的话说穿了,难免让刚刚有些了信心的两人,又觉得自卑起来,但如果不说,他们总是这样面对自己,多少会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犹豫了许久,武长风还是决定,等过些日子了,自己在好好劝解他们一番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因为两人的话,武长风已经想通了很多事情,在短暂的时间内,他不会有时间再回到小岛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