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2 偷得浮生半日闲

    这一夜,王府很宁静,祥和的氛围,让凌王府的人都感觉很轻松。

    原本在武长风的强压之下,这些人只知道埋头苦干,但李鑫的事情,无异于让他们在忙碌之余,看见了自己为什么而活着。

    对,不是为了生活,也不是为了白花花的银子,而是为了那看不见、摸不着的感情。

    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,自己所有的努力,只是为了自己以及身边的人能够过得好一点。

    这一点,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,在整日的辛苦忙碌之后,蓦然发现,自己,还是原来的自己,经过多年的努力,自己除了整日的劳作以外,连陪伴家人的时间都没有了,更不用说,能不能让他们过得好一点了。

    自己这一生,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李鑫的出现,无疑给了他们答案。

    那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感,一直都存在于他们心中,只是没有突发的事情,让自己心中的情感表达出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一次的事情,成了他们情感爆发的突破口,深藏在他们心中的友情,在这一刻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原本忙得见面之后,招呼都不大声的两个人,在经历了李鑫这件事情之后,两个人即使不说话,也会相视一笑,这其中的亲切,在这一刻已经不需要用言语来修饰。

    比起那些虚情假意的客套,王府众人只见的情感,显得更加真实了几分。

    武长风刚开始只是为了解决李鑫的难题,好让他顺理成章的留在王府,但没有想到,结果居然如此的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敢相信,只是一场单纯的长跑,就能让王府所有人的心都聚拢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股凝聚力在,王府还有什么难关是度不过的?

    思量了很久,武长风最终决定,当即将所有总管领队叫来,商议了一个新的规定。

    这个新规定,对于王府所有人来说,都是一件极为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以后,王府晚饭过后,众人可以围着王府散步一圈。

    这其中自然有许多细节需要处理,譬如王府不可能所有人都出去散步,总要留几个人守在王府之中。

    而且,王府所有人一天之中的事情,已经安排得极为满当,抽出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那这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。

    这一点,对于王府所有人来说,又是一个难度极高的挑战。

    要将一天需要处理的事情,腾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出来,无疑对这些真正做事的人来说,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众人刚开始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,脸上都是一脸的微笑,但等到细分到每一个人的时候,又出现了不少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,这些凌王府的总管领队,并没有达成一致,只是列出了一个大致的方案,准备在找个时间好好商议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,武长风缓步出了大厅的门,俯瞰整个凌王府,一种祥和的氛围,让武长风这个局外人都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这,才是一个正真的王府啊。

    不过感慨归感慨,李鑫的事情,并没有处理完。

    虽然他得到了凌王府大多数人的支持,自己也因为他,想出了这么一个促进众人关系的想法来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做过对不起凌王府的事情,能不能留下来,还要看其他人以及黄诚泰的意见。

    而最重要的,还是要黄诚泰点头。

    所以在忙完了所有事情之后,武长风便来到了二公子的小院。

    此时的二公子,已经还是整个凌王府的一家之主,他的住处,已经从原来二公子的院子,变成了凌王府的院子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改变,武长风是有些不适应的。

    毕竟凌王府的小院在后院,而他之前一直都在前院,对于后院的情况,他多少有些不熟悉,而见到王府的女眷,也难免会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之时,王府大部分的人都在温馨甜蜜之中睡去,后院唯一亮着灯的院子,就是黄诚泰的院子了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见到黄诚泰屋子亮着灯的时候,他又有些望而却步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二公子最重要的时间,自己的出现,很可能让他心里有所放松。

    他已经将所有的心思都埋藏在了心中,想要独自一人挑起这个凌王府,作为他一直信赖的人,自己的出现,肯定会让他烦闷之际,忍不住向自己倾诉。

    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,那先前的努力,便化为了泡影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今天的表现,已经激起了凌王府其他人的同感,如果再等上三两天的,众人心中这股热情消退下去,想要再为李鑫说情,就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武长风最终还是瞧响了黄诚泰的房门。

    当见到武长风的时候,黄诚泰脸上明显露出一种惊讶的神色来,但随后,他脸上的惊讶,便被松懈所取代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等他开口,已经直接开口说道:“凌王,半夜找你只是为了李鑫的事情,其他的,咱们就暂时先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句话,如同一个堤坝一样,直接将黄诚泰滔滔不绝的话语,堵死在了口中。

    而原本一脸倾诉欲望的黄诚泰,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了,武长风来找自己,并不是因为自己想不出好的对策,他过来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的事情,终究还是要自己来做。

    但他听见李鑫两个字之后,眉头已经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中了毒,在炼丹房救治么?怎么,他现在醒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并没有说什么,他看黄诚泰的脸色,就知道他对李鑫有一种排斥,原本铺好的路,看来还是行不通啊。

    果然,见武长风点头之后,黄诚泰继续说道:“既然他已经醒了,就让他尽快离开王府吧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黄诚泰便转身走回了房中,然而,房门并没有关上。

    对于李鑫这件事情,不用过多的猜忌,黄诚泰就能明白武长风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这么晚来找自己,如果只是来问自己如何处置李鑫的话,那王府上上下下的事情,恐怕没有一件是自己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自己早就忙不过来了,还要他这个大总管做什么?

    所以,他故意说出这番话来,想要看看武长风与李鑫之间的关系,究竟到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他意料的是,在听见他这句话之后,武长风并没有说他,他只是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外,仿佛一尊雕像一般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来说,李鑫对自己的信任,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即使自己不能将他留在王府,也不能让他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黄诚泰真的这么做的话,自己只能另外找个地方安置他了。

    而见到黄诚泰并没有关门,他觉得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,而现在如果自己开口,就有帮助李鑫的嫌疑,只要有这一点存在,黄诚泰未必不会刁难自己一番。

    与其去求黄诚泰,不如让他自己说出心中的疑问来,至少,自己可以占据一丁点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的举动,确实出乎了黄诚泰意料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很明显了,武长风深夜来找自己,为的就是将李鑫留在王府,他嘴上虽然没有说,但黄诚泰可以肯定,他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武长风的想法,但他又不能问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问了,那武长风解释一番,自己就又没有话可以说了,如果是武长风自己提出要将李鑫留在王府的话,自己就能刨根问底的询问一番。

    李鑫的轻功虽然了得,但王府不是没有他,就不能存在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黄诚泰很想知道,武长风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心照不宣,但都盼着对方开口,于是,凌王府又出现了极为怪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大晚上,两个男人相对而立,一个在房间里面,另外一个在房间外面,两人都有开口说话的冲动,但却只是望着对方,两人都没有先开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发生在一般人身上,都显得极为的怪异,更何况是凌王这样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看见这一幕的话,还以为武长风是受了气的小媳妇,被人赶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黄诚泰先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李鑫这件事情,而是关于老凌王的事情,他有一件事想了很久都想不通,以武长风的头脑,他或许能够知道其中的端倪。

    但因为武长风刚才说的那句话,他这才没有将这个疑问说出来,此时看见武长风就在眼前,他忍不住就想将心中的疑问告诉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你站在这里不走,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,既然有事情要说,就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!”

    他并不想先问及李鑫的事情,但心中的疑问,又迫使他先开口,所以只能问出这么一句话,让武长风说出这件事来。

    然而,在听见黄诚泰这句话之后,武长风恭敬的行了一礼,转身便朝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转身,是因为黄诚泰先开口了,只要黄诚泰开口了,他必然会将事情问了个明白,自己如果继续留下来,只会让他心中生疑,果断的离开,反而会让他主动追问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果然,面对武长风的离去,黄诚泰不得不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斗不过你,你的意思是,想要让李鑫留下来?”

    听黄诚泰认输,武长风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让他留下来,是王府的人都想让他留下来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在武长风这里,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王府如此多的人,都跟在李鑫身边护着他,只是这一点,就足够说明这些人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然而,对于黄诚泰来说,这句话如同一个惊雷,让他着实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难道说,凌王府的人都叛变了?李鑫可是带走白华的人,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,自己也不会担心得三天三夜没睡好觉了。

    一个对王府没有任何感情的人,王府其他人怎么会让他留下来的?

    黄诚泰之所以不知道原因,是他一直在想老凌王的事情,以至于与武长风一同回来的时候,并没有察觉王府的怪异之处。

    但此时听武长风说起此事,他又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他对王府可没什么贡献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反驳他这句话,反而点了点头道:“确实没有,不过他今天的所作所为,倒是让王府的气氛亲切了不少,这一点,并不是给点银子,就能办得到的事情,他的贡献,不在于表面能够看见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有些愣神,不知道武长风所说的究竟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但对于武长风的话,他又不得不相信,毕竟他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关于王府的事情,他可不敢对自己撒谎。

    心中存了狐疑,黄诚泰也顾不得那些,直接一步跨出门外,便到了院外的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夜空之下的凌王府,还是那样的宁静,自己目光所及的地方,与以前看见的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然而,他总觉得,自己现在看见的凌王府,与之前有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并不是凌王府的陈设有所变化,而是一种笼罩在整个凌王府,看不见抓不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,仿佛一个人生出薄雾之中。

    离远了,便能看见白雾,但走近了,却又发现薄雾消散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,让黄诚泰觉得,凌王府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凌王府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怔怔的看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就是李鑫做的?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解释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静静的站在黄诚泰身后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同样落在了整个凌王府,这一种奇妙的感觉,他也很受用,只是因为之前的各种原因,让他无法注意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只要有这一种氛围在,即使凌王府出了大事,这些人也不会轻易的离开凌王府了。

    一个有了感情的地方,让人怎么舍得割舍掉了?

    黄诚泰现在还有些迷惑,一个叛离了凌王府的人,怎么可能带给凌王府这种感觉了了?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只是问了这句话,黄诚泰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了。

    这种亲和的感觉,他也曾经感受过,而感觉的来源,并没有如此的强烈,以前给予这种亲和感觉的人,是自己的父亲,现在,却是整个凌王府,其中的差别再与,一个是与自己有着至亲关系的人给予的,而另外一个,则是一群死物带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真的没有想到,死物居然也会有感情!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死物是不可能有感情的,这种感觉,只是因为操纵这些死物的人,带着他们的感情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