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0 始料未及的仕途

    等黄诚泰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烈日当空之时,看黄诚泰一脸沉重的脸色,已经在外面候着的武长风并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直到马车上了大路,离皇宫有些距离了,武长风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怎么样,有没有什么线索?”

    因为自从黄诚泰从皇宫出来,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,这样的情况,无非有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其一,是他没有找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种可能,武长风早就有所准备了,毕竟查封丞相府的人,并不是一个人,人多手杂之下,难免会遗失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那些对于黄诚泰极为重要的东西,放在这些人眼中,或许只是几张废纸而已,无意之间将这些东西丢掉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东西遗失,但武长风能够想到另外的办法找到这些东西的源头,他最担心的,是第二种可能。

    第二种可能,是黄诚泰找到了谋害老凌王的信件,只是因为涉及的很广,让他觉得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想要为老凌王报仇,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朝廷如同一颗大树,那些朝廷的官员,就如同粗细不一的树干一样,要知道,树干上面,还长满了枝叶,只要动了树干,那些枝叶也必然收到牵连。

    如今的朝廷,因为李源的缘故,俨然已经撼动了主干,如果在出现上面其他的问题,武长风真的不能保证,这颗大树还能不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第二种可能,武长风也颇为担心。

    让武长风诧异的是,黄诚泰这一次并没有连珠带炮的说出事情的经过,只是缓缓摇了摇头,便沉默不语了。

    见到他如此模样,武长风的心一沉,如果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的话,黄诚泰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,他沉默的脸上,最少会带着几分失落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看得出来,黄诚泰虽然想极力隐藏,但他脸上那种无力感,却怎么也掩饰不尽。

    看黄诚泰的样子,应该是第二种可能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这才说道:“既然牵连甚广,那咱们就一点一点的来,既然他们不想让咱们凌王府好过,那咱们也绝对不能让他们舒舒服服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如同一晚温水,在黄诚泰的心里荡漾开来,这一种温暖的感觉,让他觉得极为舒服。

    只要有武长风这句话,自己就能看见希望,即使非常渺茫,也不是没有变成现实的可能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怔怔看了武长风几秒钟,随后重重点了点头,神情之中的坚定,仿佛能将渭水填平一般。

    见到黄诚泰如此,武长风也放心了不少,这才是一个王爷应该有的样子,只有这样的王爷,才能让一个王府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也不多问黄诚泰具体的事情,他并不是不想帮助黄诚泰,只是他希望黄诚泰能够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,凌王府正真来说,还是他的啊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两人直接回到了王府。

    迎接武长风的,是两个消息。

    第一个,是胡一刀顺利通过了王府的考核,为此,他专门在大门前恭候武长风。

    因为他对王府的特殊贡献,他进入王府之后,任云霄并没有安排他任何职位,单纯以胡一刀的武功来论,他在王府至少也应该是领队,但从他对王府的贡献来说,一个领队又不能表示王府对他的重视,所以这件事任云霄不敢私自处理,只能等武长风来了在新定夺。

    只是沉默了两秒钟,武长风便微笑道:“胡领队,以后万花到就是你的家了!”

    虽然说他对王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但王府想来是以自己培养的人才为先考虑,将胡一刀提为领队,已经是凌王府的首例,再往上,其他人恐怕会觉得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而对于领队这样的职位,胡一刀并没有什么概念,他之所以留在王府,完全是出于感激。

    能够救下他一家老小性命的人,他如何不效死力了?而领队以上,在王府就能拥有自己的小岛,这样一来,完全可以满足他现下的要求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让家人不再挤在院子之中,他就觉得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谢过武长风之后,武长风又吩咐了任云霄几句,无非是因为胡一刀年纪的关系,不要分配太过繁重的事情罢了。

    揭开此事,迎接武长风的第二件事,就是李鑫还在跑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日上中天之时,加上又是五月的光景,被艳阳炙烤了半日的土地,此时开始发散出一股愤怒出来。

    别说是在这样的天气下跑步了,就连外出的行人都减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担心李鑫受不了,匆匆吃过午饭之后,便守在了王府大门之外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的时间,武长风便看见李鑫挥汗如雨跑过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一个堂堂七尺来高的汉子,在听了自己一句话之后,却如同一个乖顺的孩子一样,不停的围着王府跑下来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心里,他其实是有些感动的,这种感动的来源,正是出自于李鑫身上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是出自于李鑫对自己的信任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个纷乱的地方,以李鑫的本事,他大可以一走了之,大不了再重操旧业就是了,顶着烈日跑步,不仅对自身没有任何好处,还会引起其他人的笑话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肯定,如果自己与李鑫没有发现先前的事情,他绝对不会在别人的嘲笑声中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庆幸,能遇到这样的人,即使他以后真的帮不了自己任何忙,只是他的这一份心思,就足够让自己感动了。

    等李鑫走过来之后,武长风并没有改变注意,作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言出必行是必须要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要不要喝完梅汤消消暑?”

    他只是想让李鑫知道,在王府做错了事情,是要付出代价的,与此同时,也是在告诉众人,无论是谁,只要做出对不起王府的事情,都会收到惩罚。

    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,武长风自然不会轻易改口。

    但惩罚鬼惩罚,武长风可不想李鑫出什么事情,像他这样相信自己的人,可不多见,少了一个,很有可能没有下一个了。

    所以,恩威并重之下,他只能简单的问候李鑫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听见武长风的话之后,脚下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减缓,只是点了点头,便继续朝着前面而去,只是在他途径武长风身边时,顺手将武长风手中的那碗梅汤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李鑫来说,他心里同样有着些许的感动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武长风体恤自己,给自己送了这一碗梅汤,而是武长风为自己所做的一切,已经超出了一个大总管对下属的关心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李鑫并不觉得自己给武长风带来了什么好处,或许白华刺杀武长风的时候,自己救了他一命,但在这之前,武长风给予自己的好处,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而且,李鑫可以肯定,当时即使没有自己在,武长风也不会出事,他伤势虽然没有痊愈,但想要躲开白华的致命一击,并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自己没有给武长风创造任何的价值,才会让他觉得有些负疚感。

    武长风与自己萍水相逢,他凭什么给自己这些好处,自己没有给他任何帮助,他又凭什么为自己绞尽脑汁了?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武长风的用意是什么,但他可以肯定,武长风如此做,必然有他的目的在。

    原本那些带着敌意看自己的王府中人,在自己跑了半天之后,脸上的排斥已经消减了不少,只是这一点,就让他觉得很意外。

    自己并没有做任何事情,他们为什么会对自己有所改观?

    虽然弄不清这里里面的真正原因,但他可以肯定,只要自己按照武长风所说的去做,必然能够继续留在王府。

    能够留在王府,意味着自己能够继续待在武长风身边。

    他年纪虽然比自己小了几岁,但他知道的事情与处事的方法,却不知道比自己高处了多少筹,只要能够跟在武长风身边,将来的好吃一定少不了。

    李鑫并不是一个目光短浅之人,这些事情他自然能够想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即使武长风让他停下来,他也一定会坚持跑完武长风交待的任务。

    没有付出,哪里有回报了?自己不拼命一些,又怎么能让武长风瞧得上自己了?

    但在武长风眼力,这些事情是完全不必要的,看一个人,只看一件事就行了,对方是否真心待自己,很容易看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并不会因为这件事,而让李鑫停下来,他的目的,可不只是为了惩罚李鑫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王府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加上又是正午的时间,原本忙碌的王府,此时已经变得平静下来,有些得了闲暇,而又听说了此事的人,忍不住好奇,便跑到了王府大门前观望一番。

    在见到李鑫真的汗流浃背的在烈日下奔跑之后,众人心里都生出一股同情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自然的表现,凡是有同情心的人,都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一个人,不在凉快的地方带着,却在烈日下奔跑,如果不是因为某种原因,连傻子都不会赶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所以,原本对李鑫极为排斥的一些人,此事对李鑫已经又了很大的改观。

    一个有恒心有毅力的人,是值得他们尊重的。

    当太阳开始西斜,李鑫跑到第八圈的时候,众人已经开始佩服起来。

    此事的李鑫,看上去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浑身已经湿透,借着武长风送给他的梅汤,他这才没有因为脱水而休克。

    对于已经将眼睛护住的汗水,李鑫也没有那个精力去擦拭了,他已经将所有的力气,都同在了双腿之上,现在即使想要抬起手臂,也会感觉极为吃力,说穿了,他现在还在坚持跑下去,完全是凭着一股意志力。

    这一股意志力,是一种责任,是一种担当,更是一个男人的承诺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这样做过,但他现在确实这么在做,或许,即使自己累死在了王府之外,今天自己围着凌王府泡上十圈的事情,也必然会让所有人记住。

    自己,曾经也辉煌过。

    一个人可以碌碌无为的过完一生,也可以默默无闻的走完所有的路,但当机会来临的时候,一定要有一鸣惊人的决心与勇气。

    李鑫之所以会跟着武长风,很大的原因,就是他从武长风身上,找到了这两种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,机会已经给了自己,他如果不抓住的话,那他真的只能平平淡淡的过下半辈子了。

    所以,李鑫现在不想放弃,他也不能放弃,这样的机会,可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的。

    至于王府的其他人,在看见李鑫如此坚毅的一面之后,原本有些排斥的他们,此时已经彻底接受了李鑫。

    一个能有如此恒心之人,又能差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或许他是将白华带走,差点让整个凌王府遭遇劫难,但当时的他,不过是王府中一个普普通通的武师而已,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,多少是可以让人理解的。

    而且,当时的局面,是凌王府要为难白华,他选择将白华带走,并不是对王府有什么敌意,而是处于对一个弱者的同情。

    有这样心思的人,又能坏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所以,不少王府中人,在见到李鑫汗流浃背的坚持跑下去之后,他们心中的同情已经被勾引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王府大门前的众人手中,多出了一条皆白的毛巾出来,这些人的目光,齐刷刷的望着李鑫来时的方向,当李鑫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时,其中便有一个人拿着毛巾,跟着李鑫泡上一段,趁着这片刻的功夫,帮他擦一下脸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这一天,这一幕,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一个正真的男人,就应该有李鑫这样的坚毅与担当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的李鑫并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汗水,已经浸透了他的衣衫,让他全身的知觉变得迟钝起来,顺着额头留下的汗珠,早就将他的双眼遮住了,虽然被人擦拭过,但疲惫的他,此时眼皮已经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能够继续坚持下来,完全是凭着一股极为坚定的毅力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股毅力的来源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跑下去,他只知道,自己坚持了,或许还有留下来的希望,但如果自己放弃了,那迎接他的,将士自己见到武长风之前,一日复一日混子日的生活。

    那样的生活,李鑫已经极为厌倦了,继续让他如此生活下去,他这一辈子恐怕就完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继续过这样的生活,所以他选择了忍耐。

    任何想要成就一番事业的人,哪一个不是经过了这样或者那样的挫折?

    即使是养尊处优的黄诚泰,不也经历了不少事情么?

    不怕别人起点比你高,只怕起点高的人,还比你努力。

    这句话,李鑫只是在心里默念,这才是他前进的最大动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