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9 偷鸡不成蚀把米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原本已经退朝离开的穆王爷,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武长风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会注意到他,是因为穆王爷所去的方向,也是户部。

    朝中大臣时有案情需要交接,到户部本来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,让武长风觉得奇怪的是,穆王爷早不去户部,晚不去户部,偏偏在凌王之后去了户部。

    原本看上起没有什么问题的事情,在武长风眼里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首先,自从黄诚泰被册封之后,武长风并没有听见黄诚泰与穆王爷有任何的交集,而老凌王的事情,此时已经弄得人尽皆知了,他此时在黄诚泰身后出现,不得不让武长风心生怀疑。

    其次,穆王府所掌管的,似乎是东山之地,即使的通敌卖国,似乎和他也扯不上什么关系,他现在去户部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武长风清楚看见,穆王爷并没有丝毫的避讳,直接与凌王打了个照面,武长风极想知道,这个穆王爷安的究竟是什么心。

    虽然担心被黄启才发觉,武长风还是决定将耳力放开,即使黄启才感觉敏锐,能够察觉到异样,但此时的武长风已经缩在了石柱之中,黄启才即使看过来,也发现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凌王今日怎么有空,来户部转一转了?说起来,我还没有亲自去府上恭喜凌王一番,作为叔叔的,好生惭愧!”

    穆王爷似乎并不知道黄诚泰的意图,只是随意的与他交谈着,但从他的语气之中,武长风明显感觉到了穆王爷的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虚情假意,必有所图。

    “叔叔公务繁忙,没有时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而且,王府也没有设宴招待群臣,礼数不周之处,又怎能怪叔叔了?”

    听见黄诚泰的回答,武长风点了点头,黄诚泰总算不是榆木疙瘩,嘴上的功夫也不差了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虽然没有明说穆王爷没有帮助他,但话语之中的意思,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难道凌王府不邀请你,你就不过来探望一番了吗?

    穆王爷仰天打了个哈哈,一副没事人一般说道:“哎呀,你说的也对,老凌王刚刚过世,你现在这个身份却是有些尴尬,不过前些日子你府上的大总管,在朝堂之上可是出尽了风头,有这样的人才在,不怕你日后不能到老凌王的位置上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似乎不想继续说下去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不知道叔叔前来此处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对于穆王爷的冷嘲热讽,黄诚泰并没有选择与他硬碰下去,毕竟他是自己的叔叔一辈,不管怎么样,自己都讨不到什么好处,与其如此,倒不如看有没有机会能够混进户部去。

    果然,穆王爷原本嬉笑的脸上,变得严肃起来,正色道:“东山之地最近有些不太平,有几个人的底细我想察看一番,如果侄儿有时间的话,不妨陪我一同进去,闲暇之际,咱们也好多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穆王爷是一个典型的墙头草。

    在凌王势危的时候,他冷漠的选择了保持中立,但在李源被扳倒之后,他去主动向黄诚泰示好起来了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个穆王爷,但他的话却让武长风极为的感激,看样子,他不是不知道黄诚泰要近户部啊。

    老奸巨猾,这个穆王爷要小心些了。

    果然,黄诚泰顺杆往上爬道:“侄儿对于宫中的东西都不太懂,有叔叔教导一番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!”

    言罢,便请穆王爷先行,自己则紧随其后而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武长风只觉得一股极为强烈的杀意朝着自己而来,这一股杀意,即使是武长风这种见过生死的人,也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果然,黄启才还是知道了自己的踪迹。

    连忙收回了耳力,转而将感知打开,武长风只觉得,天地万物,如同一副虚幻的图画呈现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在这幅画的一角,武长风清楚看见一个人,真怒目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,其衣着样貌,一看便知是黄启才。

    然而,黄启才只是这般的盯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瞧,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武长风能够看见,他原本就深陷的眉头,此时几乎拧成了一团,但之后,他眼神中明显露出了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肯定,他惊讶的,一定是这一根冲天而起的石柱。

    为了让李源不好过,武长风已经先后在进城之中建起了九根石柱,算上陈员外的这一根,一共是十根。

    只不过前面九根,都是在丞相李源在的时候,武长风所建立起来的,而此时的这一根,与上次最后一根相比,已经隔了十天半个月了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石柱,自然引起了黄启才的好奇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断定,过不了几天,黄启才必然会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无奈摇了摇头,便顺着石柱直接落了下来,既然黄诚泰已经进了户部,而自己的行踪也已经被黄启才发现,继续待在石柱之上,得不到半点好处不说,还极有可能惹怒黄启才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帝王,如何容忍有人站在比自己高的地方了?

    而落地之后的武长风,并没有急着开门,他现在院中转了一圈,发现地上的石块还很充裕,而武长风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便来到另外一个角落处,运功之下,很快便建起了一个十米来高的石柱。

    这一根石柱,较之先前的那一根要粗壮不少,两相比较之下,宛如一个瘦子和一个胖子一样。

    等彻底做好了这一切,武长风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后又一跃而上,如同蜻蜓点水一般,朝着石柱顶端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武长风没有再运转天尊诀,极目远眺之下,他所建立起来的十一根石柱,清楚的落入了眼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闭上眼,在心中默默感受了一番,觉得石柱所在的方向,确实和自己脑海中的图形吻合之后,这才一跃下了石柱。

    而早在院门外等着的陈员外,在见到那根十米高的石柱时,心里早就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武长风为他所建造的石柱,不仅是全城最高的一根,而且,对方还附赠了一根。

    那一根高耸入云的石柱或许无法攀登上去,但这一根只有十米高的石柱,自己安排下人大招一番,便能很好的送人上到顶端。

    十米高的高度,足够观赏全城的美景了,有了这一根石柱,皇上岂不是要天天玩自己家里跑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员外原本就小的眼睛,此时已经全然不见了,见到推门而出的武长风,脸上的殷勤之意更是让人掉一地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为了表示感谢,陈员外坚持要留武长风在家里吃饭,但因为黄诚泰的缘故,武长风果断拒绝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很担心,黄启才在发觉自己之后,会不会带人找过来,即使他对自己没有什么兴趣,突然冒出来的石柱,也一定会让他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现在,还不是在皇宫建立石柱的时候。

    从陈员外府出来,武长风现在集市上转了一圈,确定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,这才一脸轻松的朝着宫门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仍旧负手站在太和殿外的黄启才,并没有任何的动作,他只是呆呆的看着两个大小不一的石柱,眼神中有着几分不解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,轻声在黄启才耳边说道:“圣上,要不要找出这个人?”

    黄启才眼神之中的羡慕之色,是难以掩饰的,作为一个王朝的帝王,见到不少府邸都有的东西,而皇宫却偏偏没有,这种感觉,比被人打了一耳光还要疼痛。

    石柱,在整个京城,已经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,一阵成了可以吹嘘的资本,拥有石柱的府邸,那些下人走在街上,头都会不自禁的抬高几分。

    京城出现的石柱,可不是谁家都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种对于的驱使之下,黄启才也极为渴望皇宫之中能有一根石柱,以便于朝臣门提及此事的时候,自己不至于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而此时进入户部的穆王与黄诚泰,也见到了拔地而起的石柱。

    这件事武长风早就和黄诚泰商量过,虽然石柱的高度让黄诚泰有些惊讶,但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他脸上并没有露出多少诧异之色来。

    但对于穆王来说,这样的石柱,同样是让他眼红的东西。

    四家王府之中,只有凌王府府中拥有一根石柱,其余的石柱都是在其他府邸之中,只是这一点,就让穆王爷极为的眼红。

    他也曾试图找过这位能够平地建起石柱的匠人,只是因为李源的关系,他才没有去找黄诚泰,此时见又冒出一根石柱来,他原本悸动的心,此时又开始痒痒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侄儿,这一根石柱与你府上的比起来,可高出了不少,看来这位匠人有心要压你一头啊!”

    当石柱最开始出现的时候,众人都将拥有石柱作为炫耀的资本,但当石柱有了一定的数量之后,众人便开始以石柱的高低来作为比较的对象,穆王的这句话,俨然是现下最流行的评论了。

    “看方向,石柱似乎是在陈员外家,国仗家的石柱高人一头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叔叔又何必如此较真了?”

    听黄诚泰如此说,穆王这才猛然醒悟过来,辨认了方向之后,这才点了点头,随后又轻轻叹了口气,似乎不想继续谈论这样的话题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用这样的话来刺激黄诚泰,谁曾想石柱居然是处在陈员外家,如果是实情的话,那黄诚泰所说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有些懊恼,自己不应该说出先前的话的,别人家都有了石柱,自己家里却偏偏没有,说出这样的话,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吗?

    黄诚泰早就将穆王的神色看在眼里,为了他能尽心的帮助自己,黄诚泰打算出卖武长风一回。

    “穆王爷难道如此想要这样一根石柱?”

    听见黄诚泰这句话,穆王原本沉重的脚步,彻底停了下来,猛然回过头来,一脸严肃的看着黄诚泰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你能找到那位匠人?”

    黄诚泰见他动容,原本有些紧张的他,此时已经彻底放松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如此本事之人,自然很难找!”

    欲擒故纵,才能吊起穆王的胃口,只要有把柄捏在自己手中,就不怕他给自己捣乱了。

    果然如黄诚泰所料一般,在听见黄诚泰这句话之后,原本瞪得如同铜铃一般的眼睛,此时又变得黯然起来。

    想要人坠入无底深渊的最好办法,就是在出现希望之后,毫不留情的将希望掐灭。

    现在的穆王,就是这样一个情形。

    “不过嘛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,想要找到这个人,也不是什么难事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如同一道曙光,再一次将穆王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作为朝中的王爷,没有什么比颜面更加重要的事情了,只要不要他的命,任何代价他都愿意建造这样一根石柱。

    面子,可是他在朝中的脸面,拥有了这样一根石柱,别人看自己的脸色都会不同。

    黄诚泰说道这里,却不再继续往下说了,只是干咳了两声,环视一眼四周,一副没事人一般说道:“今天太阳真大,能找个庇荫的地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穆王早就看见黄诚泰将有意无意的目光落在了户部的大门之上,黄诚泰的意思,穆王如何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暗自点了点头,便直接朝着户部的大门而去。

    原本将黄诚泰劝走的郎官,在看见穆王过来之后,脸上殷切的微笑,丝毫没有减少,反而因为刚刚出现的石柱,脸上还带着几分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穆王爷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王爷与王爷之间,是存在差异的,从郎官待人的态度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,黄诚泰只是刚刚被册封的凌王,在朝中并没有什么要职,而穆王就不一样了,他当穆王已经很多年了,在朝中的地位,自然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得罪了凌王,对自己没有任何影响,但得罪了穆王,自己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郎官不傻,自然知道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大事,只是想翻看一些典籍而已!”

    说完,穆王便直接往里走,丝毫不在意一旁站着的郎官。

    黄诚泰见状,连忙跟了上去,却不料那郎官一伸手,已经挡住了黄诚泰。

    黄诚泰认认真真看了郎官几秒钟,将他的样子牢牢记住之后,便高声说道:“叔叔,我看匠人恐怕难找咯!”

    原本准本推门而入的穆王,转身怒目看着那个郎官说道:“干什么?难道你没听见他叫我什么吗?”

    只一句话,那郎官便吓得将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黄诚泰又看了那郎官几秒钟,这才大踏步朝着户部的大门而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