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8 天降雷霆不知故

    回到凌王府时,已经是月明星稀之时,两人并没有什么睡意,反而为老凌王的死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了真正的凶手是李源,但黄诚泰已经将他放走了,两人将商国太子抓住的事情,早就传遍了整个商国,现在两人只要进入商国,必然会被商国朝廷盯上。

    一旦自己的行踪泄露,别说是杀掉李源了,两人能不能活着从商国回来,都是一个极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现在考虑的,并不是将李源除掉,而是将留在周国的那些李源的部下,一个个的找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坚信,黄启才手中所知道的事情,远比他给黄诚泰看的那封书信要多得多,黄启才既然不准备将这些告诉黄诚泰,说明这些人在朝中的影响极为巨大,至于如何处理这些人,就全凭黄启才的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但对于黄诚泰来说,这些人都是杀害老凌王的凶手,如果不能将他们除掉,他心里永远搁着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找出这些幕后之人。

    然而,丞相府所有有关此事的东西,都已经移交到了皇宫,想要翻阅,必然要经过黄启才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了很久,最终黄诚泰还是决定冒险,却皇宫翻看那些被查封的东西。

    次日退朝之后,凌王并没有直接离开王府,而是径直朝户部而去。

    大周所有的文献典籍,几乎都存放在这里,自然,丞相府查封的东西,也被锁在这里面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,仍旧待在宫外,只是他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守在马车前,而是等黄诚泰进入皇宫之后,便径直去了赵员外家。

    赵员外的府邸,是整个京城中,离皇宫最近的一处府邸,因为女儿赵贵人的关系,他才能弄到这么一处居所。

    当来到赵员外府门前时,一身肥肉的赵员外,已经笑眯眯的守在府门外了,见到武长风之后,他整个肥硕的身子,如同一个肉球一般,直接朝武长风滚了过来。

    初见这一幕之时,武长风还有点担心,如果赵员外没有刹住脚,自己被他压下去,这条命恐怕就没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担心,在赵员外安然无恙的站在武长风面前时,便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则是赵员外殷勤的接待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位石匠吧,难道你不用帮手?”

    在见到武长风之后,赵员外有些好奇的朝武长风身后打量了一番,虽然心中好奇,但他脸上的笑容却如同三月的阳光一样灿烂。

    整个京城之中,真正能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,其实并不是李源,而是这位赵员外。

    而与李源相比,这位赵员外的影响,来得要简单的多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,而且这个女儿还被选进了皇宫,更重要的是,他这个女儿,还是现在最得宠的嫔妃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层关系,在京城之中,凡是见到赵员外的人,都要对他礼敬三分,即使是李源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枕边风的威力,可是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量,没有人愿意受这无妄之灾,所以也只能给赵员外几分面子了。

    而赵员外也并非是那种嚣张跋扈之人,反而因为身宽体胖的缘故,他对一些小事并不萦纡心,所以,众人也乐得给他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按理说,又赵员外这样的背景,见到谁都会不假辞色,但他为人就是如此热情,所以给武长风的感觉,也极为的随和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的背景,武长风也不敢怠慢,微微一笑道:“赵员外的想法也是独树一帜,能不能办成并不在于人多,而是看赵员外准备的东西足不足。”

    赵员外打了个哈哈道:“公子放心,一切都准备妥当了,正因为如此,我见到公子一个人才觉得有些惊讶,如此庞大的工程,公子确定不需要人手?”

    看他的神色,他似乎是担心武长风答应他的事情,只不过是吹嘘而已,而为了将东西弄成,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,区区几个帮手,他还是不差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摆了摆手道:“多谢赵员外好意了,确实不用,咱们也不用耽误时间了,直接带我过去吧!”

    赵员外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了,他如此热情武长风,也只是因为武长风能给他建起一根整个京城最高的石柱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听武长风如此说,正中他的下怀,点了点头,也不再多言,直接领着武长风,朝着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比起李源的丞相府来,赵员外的府邸要显得低调得多,武长风看得出来,这个赵员外虽然看起来极为随意,但做起事情来却极为的细心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是借着自己女儿的容貌,才会又今天这般的地位,如果为人高调一些,等他女儿人老珠黄的时候,就是他大祸临头之时。

    从他府邸的布局来看,就能体现出他的心思细密来,低调,才是保全自身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是国仗,府邸的装饰也并不俗套,比起凌王府来,倒是新奇了不少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心思欣赏这些,走马观花一般的到了后院,见到后院的情形时,武长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个赵员外,还真是贪心不足啊。

    就在赵员外推开院门的一刹那,武长风已经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只见最有五亩地的院子之中,全都摆满了大小不一的石块,小的只有指甲盖大小,大的足有一人高。

    如果将这些石块全部用上,武长风真不知道能够建起多高的石柱来。

    “额,赵员外,你确定要都用上?”

    超院外也是心思敏捷之人,如何看不出武长风脸上的惊讶了,微微一笑道:“能用多少是多少,只要不浪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觉得,这个赵员外也是七窍玲珑心,他能将尽力而为说得如此没有压力,也是一个极为会说话之人。

    对于石柱,武长风并没有太大的想法,即使比凌王府的石柱高处一些,也没有太大的关系,而他现在也同样希望,石柱能够越高越好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便说道:“好,我尽力而为,劳烦赵员外让院中的人出去,等石柱建成了,我自然会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赵员外会意的点了点头,一脸微笑道:“明白明白,院中本来就没有人,你尽管放手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武长风分明看见,赵员外恭敬的退出了院门外,谨小慎微的模样甚是好笑。

    自己让他将院中的人都请出来,并不是怕被人看见什么,而是担心在建造的过程当中,会伤及到无辜,没有想到,他居然做得如此周到。

    如果赵员外走晚一步,武长风一定会问他,难道他一点也不好奇,自己是怎么将石柱建起来的?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倒是给了武长风充足的时间。

    经过将近半月的时间,武长风的天尊诀已经更进一层,此时再运转起来,已经没有任何的生涩可言,而天尊诀的威力,也日益强大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的武长风在遇上叶归来,就不会被他打得只有招架之力,而无还手之能了。

    而亲自守在院门外的赵员外,则亲眼看见空荡的院墙之上,缓缓出现一个如同梦幻一般的石柱。

    这一根石柱并不是石块一块一块堆积起来的,期间也没有看见任何人,在他眼中,那些石块如同听从号令的士兵,整整齐齐的沿着一个方向,徐徐朝着天空飞去,随后,便慢慢的靠在一起,最后形成了石柱的外形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武长风是怎么做到的,但站在院门外的他,感到一股极为强悍的推力,一直将他向外推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股力道究竟有多强,只觉得他生平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三百斤吧的胖子,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将其推动的,即使是大周第一武师发力之时,他也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如果这一股推力全部是冲着自己而来,最后的后果,当真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赵员外吓出了一身冷汗,不敢继续待在院门外,顺着这股推力,他很自然的向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然而,他几乎走到距离院门一丈远的地方,仍旧感觉得到这股推力。

    而且,这股推力并没有因为他距离院门较远,而有丝毫的减少。

    到现在他才骇然发现,那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武长风,绝非等闲之辈,如果他想要对自己不利,即使整个府邸的武师加起来,都不够他塞牙缝的。

    看来,以后凌王府的面子,自己多少要给一点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故意如此,他的想法很简单,只是想将石柱造得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站得高,才能看得远,不然,在李源被除去之后,他也不会继续建造石柱了。

    虽然建造石柱的价格不菲,但他还没有穷到以此为生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找一个能够看清整个皇宫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疑,陈员外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等到武长风建成石柱之后,他并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检查石柱确实不会因为风吹日晒而倒塌之后,武长风一跃而起,脚尖轻点之下,如同一只穿梭于云端的飞鹤,只是片刻的功夫,便道了石柱顶端。

    站在石柱之上,武长风低头去看陈员外那硕大的身去,居然只有拳头一般大小了,这样的高度,应该足够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满意的点了点头,瞧准了方向,便在此放开天尊诀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将所有的劲力都用在了眼睛上,与先前的双瞳相比,现在武长风运转天尊诀,眼睛不会再是双瞳。

    但如果能够近距离的观看的话,就能发现,武长风的黑色瞳孔并不是一个,而是由不下数十个瞳孔组成,因为太过密集的缘故,所以乍看上去只是一个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现在的眼力,他自己也不知道极限了,现在大部分时间里,武长风所用的,都是自己的感知。

    因为感知这个东西,比眼睛要可靠的多,有时候危险来临的时候,感觉永远比眼睛要重要。

    虽然眼力已经到了望穿千里的地步,但武长风还是觉得感觉重要,所以他并不深究自己的眼力,只要能够看清皇宫的情形就行了。

    而在武长风登上石柱的那一刻,黄诚泰正好来到了户部的大门之外。

    朝廷六部,在皇宫都有各自的地方,户部掌管文案及所有文献资料,在皇宫之中可谓是重地,所以户部建在了太和殿的左侧,与兵部对望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,武长风并没有什么心思,一样的琉璃瓦,一样的建筑布局,如果不是从高处看,武长风很难分清楚哪里是哪里,即使带上自己走一遍,自己也未必能够记全。

    他现在所关心的,只是黄诚泰能不能进户部拿到丞相府的东西。

    果然如武长风所料一般,在看见黄诚泰走到户部大门前时,已经有一个手持笏简的文官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实在太远,武长风看不清两人具体的动作,他只看见两人的嘴巴动力几下,黄诚泰便一脸颓废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不想仔细听两人对话的内容,而是他怕引起黄启才的怀疑。

    自从那一日他见识过黄启才所爆发出来的潜能之后,他在黄启才面前就显得收敛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皇帝在他心目中都是弱不禁风的形象,但当初他出手的那一幕,让武长风彻底改变了他对黄启才的看法。

    一个能够位居如此高位之人,如果将自己的安全全部寄托在羽林卫身上,他怎么能够放心?

    而黄启才所表现出来的气势,正好印证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大周之所以数遍年都没有易姓,其中很大的原因就再与皇帝会武功,而且,武功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,想要夺权,就必要要有与之匹敌的实力。

    李源的例子,就是最好的说明。

    如果在太和殿之上,黄启才没有半点武功,今天的局面,就不是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有如此武功之人,对于外界的感知也极为的敏锐,自己放开眼力,就极有可能引起黄启才的狐疑,如果同时将耳力放开,他真不知道黄启才会不会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他也只能暂忍一时,到时候听黄诚泰抱怨,自然能知道他们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,见到黄诚泰转身离开之后,武长风便没了这样的兴致。

    不能进入户部,说明找不到任何有关老凌王被害的线索,如此一来,自然找不到幕后的那些凶手了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得另外想个办法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